第十九章 颉利可汗

小说: 大唐隐王 作者: 妹妹猴 更新时间:2015-01-17 11:48:04 字数:3031 阅读进度:131/624

兔淘淘.ccupu.“好个天马行空的想象.就按他说的办.快.换座位.”李世民颇有兴致.高声喝道.

顿时.右列那些文臣武将.一个个脸都绿了.把李承训恨得牙痒痒.甚至恨不得生吞了他.可既然皇帝发话.便无人敢不遵从.但毕竟是不甘心.一个个都用眼睛剜他.当然.这些人中也有例外.长孙无忌和魏徵便是当先离座.向左列而來.

左列这边.迟疑之后.便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欢呼.谢恩之声.各种溢美之词.接连不断.虽然不少人是久居中土.但他们毕竟是胡番.这话音却始终带着异国情调.惹得座上两位皇帝.开怀大笑.

古代载籍中对汉族以外的人们多笼统称作“胡”.如胡人、胡雏、胡儿、胡兵、胡贾、胡僧、胡客等.主要是些來自北方的突厥人和西方的回鹘人、吐火罗人、粟特人、波斯人、大食人和天竺人等

这些胡人虽然久住京城.但也只能以二等.甚至三等居民自居.特别是朝堂之上.更无他们说话立足的份儿.如今听得李承训这个注意.与诸位大臣平起平坐.那明日在坊间炫耀起來.无疑会又提一个档次.做起事來.必然顺风顺水.焉能不喜.早有几个胡人跑去了左列.

皇帝金口玉言.众人不敢怠慢.一番混乱之后.彼此坐定.还真是按照皇帝的意思.隔一个汉人.便是一个胡人.基本都是按照官职或者名望.混杂在一起的.

李承训很自觉地坐在了那两个倭国人中间.排在末尾.

据《汉书》、《后汉书》记载.我国古代称日本为“倭”或“倭国”.公元五世纪.日本统一后.国名定为大和.直到七世纪后半叶.日本遣唐史将其国名改为日本.意为“太阳升起的地方”其后沿用.成为日本的正式国名.《新唐书?日本传》中有记载:咸亨元年(670年).倭国遣使入唐.此时倭国已“稍习夏言.恶倭名.更号日本.使者自言.因近日出.以为名.”此外.在汉语中.“扶桑”、“东瀛”也是日本国名的别称.

众人坐定.酒肉摆上.丝竹声起.舞姬入场.霓裳艳影.秀色美食皆可餐.酒宴算是正式开席.场中也逐渐热闹起來.

在两位皇帝频频举杯之下.几巡酒过后.众人的紧张之感渐渐褪去.特别是那些个胡人.酒精上脑.排座两边闹酒呼喝之声开始不绝于耳.两位皇帝不仅沒有不满.反而更加高兴.更加助涨了那些胡人的酒风气焰.

李承训的目光在众人面上逡巡而过.心中暗自好笑.只见那大唐武将尚好些.与身旁外番时不时的碰酒.也是大块吃肉大口喝酒.只是苦了那些大唐文臣.一个个侧脸掩鼻.闻不得胡番身上的生膻气.听不得胡虏口中的粗言秽语.

他的目光最后又落在墙角那个心事重重.不言不语的胡人身上.因为他的表现与这里的热烈的气氛显得格格不入.

很显然.上座的李渊也发现了这点异常.笑着开口道:“颉利可汗.汝有何心事.不如说出來.何必独自喝闷酒.”

那胡人闻言.连忙惶恐起身.作揖道:“太上皇大人.颉利只是喜欢这般喝酒而已.”

李承训都能看出他说话口不对心.何况是座上的李渊和李世民.

果然.李世民插言道;“颉利可汗.汝藉父兄之业.数范大唐边疆.蹂我稼穑.掠我子女.然自你被迁京城以來.朕赦汝死罪.封汝官职.厚廪食之.奈何你仍有怨言.不知感恩.”

“陛下.”颉利可汗连忙抽身离座.俯身在地.“颉利自知罪孽深重.怎么会不知悔改.不知感恩.”

李世民起身上前数步.沉声道:“你在京都空地.支起帐篷.一应生活效仿草原习惯.这是何意.心中却无对朕不满.还是在做无声之抗议.”

李渊见儿子话里有话.明智的选择了退后半步.让出空间.自然更是不敢搭话.他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该做什么.

颉利可汗已是满头大汗.“陛下.番臣久居草原.实在是不适应京城生活.因此才不得已而为之.外面传言全都是假的.沒有根据的.不能轻信.番臣实在是忠于陛下的.”

此刻.陡变突起.全场寂寥无声.无人敢触李世民的霉头.他们都知道李世民对颉利可汗不满足于现状早有意见.如今胸中怒火被点燃.自然是要烧上一烧.即便有心替颉利可汗分说两句的.也是环顾左右而选择了沉默.

李承训眼见颉利可汗被挤兑的可怜兮兮.心中顿生恻隐.起身揖礼说道:“陛下.罪民有事启奏.”

李世民沒料到有人会打断他的话头.见是李承训.按捺住心中火头.想听听他要说些什么.沉声道:“你说.”

李承训说道:“颉利可汗常居草原.如今刚徙帝都.必是有所不适应.并且.他思念故土.渴望还乡的意愿也必定极其强烈.这是人之常情.”

“陛下.冤枉啊.臣内心并无不满.臣忠心啊.”颉利可汗见李世民的脸色越來越阴沉.几乎尖叫着.打断了李承训的话语.

李承训却并不介意.继续说道:“人之常情.却是与忠心无关.颉利可汗是忠于陛下的.这点罪民可以作证.”

话到此处.不仅激动着的颉利可汗傻眼了.即便座上那两位大唐皇帝.也是颇觉好奇:这颉利可汗是否忠心.你李承训因何得知.

李承训可不敢在李世民面前卖关子.他的性命还在人家手里捏着呢.赶紧说道:“方才陛下与太上皇未到之时.在座诸位已有交流.罪臣曾与诸位番臣闲聊.问他们有何礼物现予陛下.现予今日之盛宴.大家都说匆忙赴宴.未有准备.而独独颉利可汗说愿为陛下起舞.以谢陛下活命厚待之恩.试想.如此情谊.怎说颉利可汗不忠呢.”

“陛下.请允许番臣起舞谢罪.”颉利可汗当然不傻.他哪里说过什么起舞谢恩之事.这分明是那人有意替自己开脱.何不赶紧就杆而爬.

李渊也不想今日自己主持的宴会出现什么差头.更怕李世民迁怒李承训.毕竟君心难测.见有转寰余地.赶紧说道:“皇儿.如此说來.颉利可汗还是对咱大唐忠心的.”

“陛下.”紧挨着颉利可汗下首一名矮小男子起身说道:“颉利可汗.确实说过此话.还让番臣代为朗诵一首胡歌.以助酒兴.”

李承训虽不认识这个南蛮子.却知道这人是谁.史书记载.贞观七年冬那场宫廷盛宴上.李渊命颉利可汗起舞.而旁边伴诗的那人是南蛮酋长冯智戴.想來.这酋长平素与颉利可汗交好.或是与其同命相连.因此以为周全吧.

李世民颔首道:“既然众人代你求情.朕便信你.望你好自为之.”

“好.既如此.请颉利可汗起舞.冯酋长伴歌.”李渊高举酒杯.用力喊道.

“好.”

头一次.汉番两边臣僚达成了共识.汉官不希望雷霆震怒.好好一场饮宴变作疾风暴雨.而自身受到池鱼之殃;胡番那边更是不希望龙颜大怒.因颉利可汗自己的不检点而被牵扯受到无妄之灾.

达成共识.那便和谐了.底下一片歌功颂德.祝酒敬酒之声再次响起.片刻之后.随着那颇带胡风韵律的乐声响起.底下渐渐平息下來.

颉利可汗缓缓走入场中.起舞之前瞟了一眼李承训.以示谢意.

与此同时.南蛮酋长冯智戴.站起身來.缓缓念出一首民歌來.配合上苍迈婉转的曲音.显得雄壮有力.

敕勒川.阴山下.

天似穹庐.笼盖四野.

天苍苍.野茫茫.

风吹草低见牛羊.

极目青天日渐高.

玉龙盘曲自妖娆.

无边绿翠凭羊牧.

一马飞歌醉碧宵.

…………

歌声苍凉古朴.沒人会觉得由这南蛮的口音念出.而感到不适.相反.这酋长的苍凉与事故.反而衬托出这诗歌大气磅礴.粗犷雄放.

颉利可汗那高大瘦弱的身形.伴着胡风乐曲的节奏.喝着南蛮酋长那刚劲有力的诗歌.左右晃动着.跳动着.好似每一步都坚实的踏在了碧绿的大草原.那片他热爱的故土之上.

他的眼睛湿润了.乐曲与诗歌把他带回了草原之上.他见到了满眼的青翠.无边无际的天宇.如同毡帐一般笼盖草原.微风吹拂.健硕的牛羊从丰茂的草丛中显露出來.波澜壮阔的场面充满了蓬勃的生机.

他笑了.笑的很开心.这一部分笑.是因为他“回到”了草原.另一部则是笑给“人家”看的.

李承训见颉利可汗在长袖舞动中.悄悄抹去了眼角的泪水.恻隐之心又起.决定帮人帮到底.做戏做到足.

曲罢舞终.众人的情绪都被调动到了gaochao.颉利可汗与冯智戴也如获重释.纷纷回座端起酒杯祝酒.山呼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