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公主出嫁

小说: 大唐隐王 作者: 妹妹猴 更新时间:2015-01-17 11:48:04 字数:3490 阅读进度:129/624

upu.兔淘淘.cc<冰火#中文“啊.”李承训听到长乐公主表白.脑中一片空白.与她大小眼相瞪.一切处于静止.只能听到两人急促的呼吸之声.

纵观古代历史.唯独唐代公主所受到的束缚较少,她们的婚姻生活内容比较丰富.再婚、出轨现象较为常见.典型实例如太宗高阳公主与唐三藏高徒辩机和尚私通;如高宗皇帝的太平公主休夫再嫁等等.不胜枚举.

有人说这是李家血脉里的遗传因子在作怪.其实不然.因为在唐初整个宫廷社会.不仅是李家如此.整个上层贵族都是如此.

李承训把这种现象.归结于唐代统治者的开明与开放.虽然由此导致了宫廷内外yinluan不堪.但不可否认的是.正是这种思想之自由.才造就了当时通融中西.奢华繁茂的世界性的大都市.长安.

细观其后的诸朝历代.如闭关锁国的弱宋.常年偏安一隅.半死不活;禁锢汉人的大元.内耗不断.百年不到便被逼回大漠;曾经七派郑和下西洋的明成祖朱棣.再封锁海禁之后.断送了永乐盛世;“伟大”的满清帝国.因其闭关锁国.令中华历史倒退.更一手促成了近代百年屈辱.百年血泪.

“哎.”还是长乐公主当先一叹.“你怕什么.我只是说出來.心里好受多了.不说.怕是沒有机会了.”

李承训看着她幽怨的神情.不知该如何出言安慰.便也随着叹了一声.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喜欢的是牢里的那位姐姐.你放心.父皇已经答应我放她出來了.”

“什么.”李承训惊呼出声.身子如僵尸般从床上弹了起來.

“看看把你高兴的.”长乐公主一阵气急.跺脚起身便要走.想想他是为使自己开心而累倒的.便又一屁股坐了回來.嘴巴撅得老高.

“不是不是.我只是有些吃惊.”李承训赶紧解释.

“那你喜欢我吗.老实说.”长乐公主突然问道.眼中充满期待.

“喜.喜欢.”李承训可是不敢得罪她.关乎无忧的安危啊.

长乐公主嫣然一笑.泪珠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掉落.

“我的小公主.可别哭了.”李承训一阵心疼.连忙哄劝.

长乐公主破涕而笑.“你再叫一声.我听听.”

“什么.”李承训正后悔自己方才口不择言.

“哎.”长乐公主轻轻叹道.“你就哄哄我.让我开心一下.又能如何.”语气说不尽的幽怨.道不清的缠绵.

李承训胸中好似有块大石堵住.“公主.天生丽质.性情柔顺.知书达理.承训怎会不喜欢公主.只是承训知道自己的身份.也知道公主早已许配给长孙兄.所以才时刻警醒自己以妹妹之礼待公主.当真从心眼里希望妹妹生活快乐.”

长乐公主见他说的情真意切.不由一阵感动.也定下心來.惨然一笑.“我知道.这就是我的宿命.有时我想.要是不遇到你就好了.那我依然会混混沌沌地快乐着.可有时又想.遇到你才好.使我的生命因你而精彩.”

“公主.长孙公子乃当世才俊.遍观天下.也只有他配得上你.你们一定会幸福的.”李承训继续安慰着.

长乐公主.长出一口气.“父皇从小便最是疼我.千挑万选相中了他.其实我也挺中意的.可恨的就是你.让我现在心里乱七八糟的.”

“嗯.”李承训不敢接话.见她此刻稍显平静.便小心地问:“你刚才说皇帝答应放无忧出來.是怎么回事.”

长乐公主冷哼一声.酸酸地道:“以后有人照顾你.总比沒人照顾你强.”

李承训嘿嘿笑道:“谢谢公主.公主对我真好.”这却是发自肺腑.想她与公主萍水相逢.对方竟然帮他如此良多.不由得不心存感动.

“你知道就好.记得.你欠了我个人情.早晚有一天我讨要回來的.到时可不许你耍赖.”长乐公主俏皮地道.小丫头就是这般.喜怒哀乐來去皆快.

“是.是.一定.”李承训连忙应道.“可是.你用什么办法把她救出來的.”

长乐公主略带得意地道:“父皇问我想要什么嫁妆.我说要天牢里那两个人.他便给我了.”

听她说得轻描淡写.李承训却知道一定是经过她的软磨硬泡.费了好些心力.才说动李世民的.不对.李世民乃极其高明的政治家.绝不会因为爱女的婚姻而利令智昏.那是为什么.君无戏言.既然答应了公主.自不会食言.难道他早有此意.却刚借助公主之口來完成.那他的目的是什么.

长乐公主并不知道李承训心中的盘算.仍沉浸在自己营造的氛围当中.突然想到即将出阁.不由得又是一阵伤感.沒办法.女人便是这种伤感的生物.

“明儿开始.我便不能來了.大婚将至.好多东西要学.要做.”长乐公主一脸的恋恋不舍.“今天.我多呆一会儿.你把那《石头记》给我讲完.”

李承训乐不得赶紧转移话題.顾不得说了半天的口干舌燥.笑嘻嘻的赶紧讲起了《石头记》后续故事.

长乐公主坐在小凳上.一手横放膝盖.一手拄着下巴.支在床头.就这样一边听着故事.一边看着李承训.

夜半三更.长乐公主的跟班都已趴在门外睡着.李承训也是眼睛一开一合.强打精神.长乐公主见他明明已然困得不行.却还硬撑着.柔声道:“承训哥哥.睡吧.咱不讲了.”

李承训不想让她听到缩减版的《石头记》.虽然时间不够.仍是讲得仔细.可他身体衰弱.实在是挺不住了.“可.还有好多沒有讲完.总不能先说结局吧.”

“不.”长乐公主柔声道:“不讲完也好.这样.我总会有个念想.总会去猜测后來的情节.也许比知道结局要好.”

李承训勉强笑了笑.再也支撑不住.呼呼的睡了过去.

长乐公主呆呆地看着.眼角兀自挂着泪痕.“你.忘了我吧.”

月儿弯弯的挂在树梢.略带哀愁的凝视着这美丽伤感的公主.直到她依依不舍的离开.它才悄悄得隐去身形.

李承训醒來的时候.已是第二日傍晚.他还是感觉脑袋昏昏沉沉的.由于一点儿胃口也沒有.便躺着沒动.不打算去见长孙皇后了.

此后的一连几日.李承训大病一场.竟然起不來床了.全靠德贵在有一搭无一搭地照料.

他心中竟然生出一丝期待.“公主知道自己病了.会像上次一样來看自己吗.”

结果令他失望.公主真的沒來.两殿如此之近.她不会不知道.但她选择回避.这也许是为了避嫌.也许是真的很忙.也许她想冷静下來.挥剑斩情丝.总之.她已经准备好了做长孙夫人.

无忧沒有回來.小英子也沒了消息.长乐公主这一走.他等于是与外界完全断绝了消息.他知道.他必须要忍受这种煎熬.熬得过.熬不过.都得熬.

对于李承训來说.在皇宫大院的生活可谓枯燥乏味.无聊至极.他为了避嫌.也为了取悦李世民.可以说是足不出户.至多是在立政殿的花园中走动一会儿.而绝大多数时间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看书.成了他的唯一消遣.好在大内图书丰富.特别是长孙皇后也是爱读书之人.能源源不断的提供他所想看的书籍.

虽说这些古文晦涩难懂.但对于涉猎古今的考古学家來说.根本算不得障碍.而且还能看到一些后世闻所未闻的孤本、绝版.用甘之若饴來说.毫不为过.

对于内功.易筋经肯定是沒了.他便琢磨着从禅纳功重新练起.谁知丹田尚可聚气.却根本无法使之传导经脉.只要稍稍用力便会有种经脉寸寸断裂的疼痛感.试了几次.他不得不放弃.彻底死心.

不过.百兽拳还在.总算比一般武功要强一切.毕竟其招式怪异.加上自己天生神力.不遇到内家高手.与寻常十个八个人对敌.倒也游刃有余.但是.百兽拳沒有内力为辅.终究要沦为三流武功.

他的身体恢复得还不错.已然可以把那由一百多种动物形态组成的百兽拳打上一趟.这得益于他常年练功的好体质.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不过.他却落下个毛病.总会在剧烈运动后不停的咳嗽.太医说是经脉受损.无法医治.

要说这唯一一点儿趣事.便是在远处看着长孙皇后年仅三岁的小公主.城阳公主在雪地里來回奔跑而留下的一排排小脚印.可每当他想要上前逗弄一番时.那些和看护公主的侍婢便急忙躲了开去.或者是上來两个太监.阻挡住他的身形.常常使他意兴阑珊.

这一个月來.他还有一个重要的营生.便是坐在立政殿的假山上.遥望与之毗邻的长乐殿.看着那里车水马龙.忙进忙出的各色人物.有几次.他甚至还看到了长乐公主.也不知她是有意还是无意.总是避过脸不看向这边.

临近大婚之日.长乐殿内一片红火.大红地毯铺就满园.斗大喜字处处张贴.各种绫罗喜帐接连挂起.每个人的脸上都喜气洋洋.虽然长乐公主下嫁长孙府以后.不会住在这里.可这里依然是公主府邸.一应奴仆照旧.一切用度依然.这便是李世民为他最疼爱的女儿留下的一片心意.

终于到了这一天.威严的马队.雄壮的銮驾.浩浩荡荡的开到长乐殿外.李世民与长孙皇后早就在殿内等候.更有其他的妃嫔及皇家的子孙贵胄围在他们左右.把个长乐殿里外围得水泄不通.

震天的锣鼓.欢庆的唢呐.喧闹的人群.被扬起的漫天花雨.长乐公主从寝宫之内缓缓而出.只见她身着正红色宫装.长及曳地.裙摆处用金细丝线绣着雅致的花朵.细腰以云带约束.更显出不盈一握.发间一支七宝珊瑚簪.侧面则是蝙蝠纹镶琉璃珠颤枝金步摇.一头青丝梳成云华髻.那小指大小的明珠混在一团乌黑中.更显得莹亮如雪.耀眼夺目.

李承训见她这套婚服质朴简约.又不失雍容华贵.心中暗赞小丫头有内涵.却见她在上轿之前突然停住身形.而后缓缓转过身子.纤纤素手自然交叠放于腹前.朝着立政殿那假山之上盈盈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