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他乡遇故知

小说: 大唐隐王 作者: 妹妹猴 更新时间:2015-01-17 11:48:04 字数:3125 阅读进度:114/624

四人结伴上楼.回到方才用餐的座位.只见悟空似乎已酒足饭饱.正坐在窗栏上.边晒太阳边向外看景.它居高临下.面对一个个仰面上望的路人.一副接受朝拜的神情.

“哇.好大一只猴子.”长孙乐兴奋地惊呼出声.

听到叫喊.悟空斜眼睥了一下.身子却未动一下.

四人围桌坐定.那长孙乐的眼睛却始终瞄着悟空看.一脸兴奋.似乎对这猴子的兴趣.远远大过其他人.

长孙冲轻咳两声.又拉了拉长孙乐的衣角.才使他回过神來.

李承训见这长孙乐.也就十二三岁年纪.生得白净.五官端正.柔柔弱弱.心中暗自叹息:这京城公子养尊处优.蜜罐中长大.真是幸福呀.

“多谢李兄救命之恩.敢问李兄.从何而來.到京城所谓何事.若有兄弟能帮忙之处.但请吩咐.”长孙冲当先开口.不过这次他沒有抱拳.

李承训笑道:“我二人仰慕帝都繁华.从洛阳而來.只是游览.别无他事.”

长孙冲点头道:“不怕二位见笑.在下为司空府上的大公子.之所以自报家门.并无炫耀之意.而是想让兄台知晓在何处找寻小弟.”

李承训顿时一愣.心道:原來是长孙无忌的后代.研究唐史的.沒有不知道长孙无忌的.他更是如此.

长孙无忌的先祖是鲜卑拓跋部贵族.父亲是隋时名将.他妹妹为太宗皇后.他自己也是从小就和李世民亲善.太原起兵后.他常从世民征伐.参与机密.也是玄武门之变的主要策划和组织者之一.终其贞观一朝.长孙无忌始终是李世民的肱股重臣.

李承训想起來了.正是在贞观七年.太宗册书.任命长孙无忌为司空.他坚决推辞不受.太宗不准.还特意写了一篇《威凤赋》.赐给他.追思创帝业之艰难和他的佐命之功.

他心知长孙冲有心与自己结交.见目光纯净.便高兴地道:“原來是大公子.失敬失敬.”

“哎.那都是家父的功劳.在下尸位素餐.惭愧惭愧.”长孙冲连连摆手.脸却已经红到了脖子根儿上.

李承训见他发窘.心道:看來这人还算不错.并无那贵族公子哥的劣根.长孙家教之严.当真是大唐第一典范.不由得对长孙无忌又多了一份敬重.

拘谨过后.两人畅谈起立.长孙冲对时事很是了解.从朝廷时政.到清除匪患.到突厥犯边.新罗朝贡等等.竟是越说越投机.

李承训熟知历史.自然能和他说到一处去.特别是参杂了后世对于大唐的评价.可以说观点独到、新颖、超脱.把个长孙冲佩服得五体投地.连连拍手叫好.

无忧和长孙乐见他二人谈得兴起.根本插不上嘴.可他二人又是男女有别.颇不好交流.反倒是那长孙乐.总是沒话找话的向无忧询问一些帝都之外的趣事.

无忧起初比较反感.但见这比自己还小上一两岁的的小公子.眼中清澈无比.随即便释然了.也打开了话匣子.讲起了洛阳丐帮的故事.

这四人当真有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意味.不知不觉已然喝到掌灯时分.楼下的戏台上都已敲锣打鼓.吹拉弹唱起來.只等着稍后波斯美女的异域艳舞了.

长孙冲醉的厉害.却仍嚷嚷着要再來一坛酒.

李承训一把夺过酒坛.对长孙乐道:“今天晚了.我送你们回去.”

长孙乐早已急得团团转.发愁道“怎么办.哥哥这个样子回去.定会被责罚的.唉.咱们还是快走吧.”

一路上.李承训见长孙乐始终心事重重.顿觉心中好笑:再怎么责罚.也是自家儿孙.还能比暗影门内的责罚严厉.

长孙府在大内周围.地处东市.再加上夜幕刚落.正是夜场活动的开始.街路上商贩行人不少.他们这段路足足走了半个时辰.

长孙府门前.正有一个妙龄小丫鬟在焦急的左右张望.见到众人的影子.便一溜烟似的迎了过來.口里喊着.“小.小公子.你们可回來了.”

那丫鬟并不去管长孙冲.却來扶住长孙乐.

长孙乐急道:“你扶我干嘛.快去扶大公子.”

这时.门口家丁已然赶來两人.过去扶住长孙冲.自然用不到那丫鬟搭手.她便又懦懦地跟在长孙乐身后.

“长孙贤弟.咱们就此别过.他日有机会你们去洛阳.打听丐帮便好.一定盛情款待.”李承训拱手道别.

几人一下午的攀谈.已然熟络.自然互论了年龄.并以兄弟相称.

“是.放心.小弟和兄长得空定去洛阳.到时少不得麻烦大哥.”长孙乐抱拳行礼.声音弱弱的.柔柔的.就像一个未长大的孩子.“对了.李大哥.今日让你破费了.若是明日脱得了身.我和大哥定当去回请你们.以尽地主之谊.”

李承训呵呵笑道:“好说.好说.二位保重.”

目送长孙兄弟进入家门.李承训和无忧也一路回返.索性沒有要紧事.便有一搭无一搭的边逛边闲聊着这帝都风华.当聊到这两兄弟时.也都是笑容满面.并总结出四个字:性情中人.

回到天香楼后楼客房的时候.已然入夜.悟空先进了房间.而李承训正在和无忧道别.便听得房内“吱吱”一阵乱叫.惊得连忙推门而入.见悟空正骑在一人身上.挥舞着拳头.

“大哥.救命.我是小英子.”

“悟空.快下來.”李承训呼喝的同时.一个箭步冲了过去.把它拨弄开.

无忧闻声也立即跟了进來.

李承训已点亮了桌上的油灯.只见昏暗的灯光下.小英子脸上有好几道血痕.衣衫也多有破损.见他沒有内伤.顿时心中松了一口气.

“这猴子.又不是沒见过我.怎地下手如此狠辣.”小英子哭丧着脸.从地上爬起.

李承训安慰道:“悟空不知你來意.莫怪它.它已然手下留情了.”说完.他又对无忧道:“晚了.你回去休息吧.小英子跟我睡.”

无忧知道他们有事要谈.便向悟空招手.带着它出了房门.

“大哥.总算等到你了!”小英子见无忧出了房门.语带欢快地道.

李承训查看了门窗附近.确认安全.这才笑道:“原來我还担心你小子的安危.见你气色不错.总算放心了.”

小英子一脸得意.“那是.小英子做事.也是前前后后都要铺垫好的.”说完.他立刻意识到.自己在“老大”面前吹嘘.有些不太合适.便尴尬地笑了笑.

二人谈说一阵.彼此聊了各自近况后.李承训便向小英子使了个眼色.“上床再说.”

封建社会等级森严.小英子知道自己的斤两.别说睡在“主人”的床上.即便让他坐上一坐.也是不敢.忙推辞道:“大.大哥.我说完便走.您.您上.”

“这会儿皇城门早就关了.你唬谁.”李承训來到床前.见地方确实不大.便当先盘膝坐在一侧.“快点.”

小英子为人机灵.当第一眼见到李承训的时候便被他身上的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质给吸引着.后來他想了好久.才总结出來.那是一种令他如沐春风的安全感.

李承训见小英子还愣在当地.便笑道:“和我说说宫里的情况.”

小英子立即战战兢兢地坐在李承训对面.从怀中掏出一个布卷.徐徐展开.“大哥.您先看看.这是我回宫后.重新画的图样.”

李承训仔细瞧去.见这图上密密麻麻.画了无数房间、小路.甚至旁边主要建筑还都标上了名字.便皱眉道“你让谁画的.”

小英子忙道.“这事儿怎敢假手于人.回來后左右无事.便自己用心揣摩.大哥.还满意吧.”

“相当满意.”李承训心头一热.却又倍感遗憾.遗憾的不是这图有什么差错.而是小英子如此机巧伶俐.又肯用心做事.可惜是个小太监.他感慨地道:“小英子.你是大哥的好兄弟.以后无论何事.千万别客气.”

“嗯.”小英子重重地点了点头.一脸的幸福.似乎得到李承训的认可.便是他做事的目标.他本就能说会道.现在得到了肯定.更是打开了话匣子.与李承训娓娓道來.

就这样.李承训与小英子整整谈了一夜.几乎谈到了与皇宫相关的每个细节.包括房屋、道路、人情、故事.甚至备受宠爱的那些王子、公主的脾气性格都有说到.总之是掏空了小英子关于皇宫一切的记忆.

李承训边听边问.牢记这些信息.不知不觉间.天色发亮.小英子也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沒说的.才昏昏沉沉的歪倒在床上睡了过去.

李承训把他的睡姿摆正.下床來到窗边.推开窗子.一股清晨的泥土香气扑面而來.但这种香气里多少夹杂了些烤饼的味道.有些煞风景.

此时.路边街道上已经有不少出摊的商贩.在生火做饭食.而李承训的目光跃过这些.直接望向那高高的皇城城墙.暗道“李世民.我來了.”作者有话说随酒大征战联赛2轮,9日首战,当天爆更,希望多多支持,帮忙给我和队友”顶“一下。兔淘淘.cc兔淘淘.兔淘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