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虬髯客

小说: 大唐隐王 作者: 妹妹猴 更新时间:2015-01-17 11:48:04 字数:2588 阅读进度:99/624

">李承训见那巨石在自己眼中越来越大,知道再无幸免,本能地搂紧了毒娘子,就在他准备闭合双目之际,突见一道红光闪现,正劈在巨石之上。兔淘淘.

“轰隆”一声,那巨石瞬间被断做两块,分落两旁。

“嗷嘶!”怪兽咆哮着冲天而起,与那正从高空飘落红影相合一处。

“咚”的一声,怪兽坠地,溅得地上石屑乱飞,而那红影也被怪兽的蛮力震得再次弹起。

“嗷嘶!”怪兽不住地嘶吼着,在地上蹦跳连连。

那道红影飘然落地,原来是一位红衣人,只见他身材高大,骨骼健壮,浓眉大眼,笔直口阔,最特别之处便是有一袭卷曲的连鬓胡须。

“虬髯客!”李承训惊呼出声。

大唐有这般容貌,这般武功者,天下无二,一定是他。

虬髯客看了他一眼,点头示意,随即目光又落回那怪兽身上。

怪兽似乎蓄足了怒气,俯下身来,四肢着地,突然“嗷嘶!”一声,双脚一蹬,直蹿出去,夹带惊天神力,直扑虬髯客。

虬髯客知道厉害,不敢硬抵,忙脚步变换,侧身避过,本想一掌偷袭它背后,却见那怪兽速度太快,已然冲过了头。

怪兽趋势不减,直接撞到山岩之上,双脚借力,回身反弹。upu.coM这次,他学乖了,速度慢了下来,力量自然有所减弱。

虬髯客手中已多出一把血红色大刀,怒目盯着怪兽,脸上泛着浓浓杀气。

“嗷嘶!”怪兽一跃再上。

李承训此刻身在局外,这才看得清晰,原来这怪兽也当真奇怪,不仅身体坚硬如甲,蛮力超牛,最为诡异之处,是它似乎带有身法,会武功?

虬髯客宝刀在手,更显凌厉,红衣红刀幻成片片红影,道道红光,罩住怪兽周身上下。

那怪物嘶嚎不断,却是连连退闪,可无论它如何逃避,终是难逃红影照拂。

这一轮攻击过后,这一人一兽都平静下来,稳立不动。

李承训见那怪兽身上布满刀痕,黑红色血液粘黏着草石土灰,胸膛跌宕起伏,正浓重的喘着粗气。再看虬髯客,他面沉似水,波澜不惊,只是微微有些气喘,心中着实敬佩,自己的功夫与之相去甚远,虬髯客不愧为大唐第一刀客。

“嗷嘶!”怪兽一声怒吼,却没有进攻,而是反身向谷外逃去。

“哪里走!”谷口金光一闪,却是金鳞鹰,撒手扬出一张大网,直扑怪兽。

怪兽反应极其机敏,凝神后退,转而又奔谷底那片丛林奔去,快如闪电,转眼即逝。

谁知,那里竟然也有一人一网,正是出塞鹰。

怪兽已打斗许久,体能消耗几近透支,如今又浑身带伤,拼死两番逃脱却都被人堵住去路,有心硬闯又担心劲力不足,只得掉头又跑,这次选择的是李承训来到谷底的那处暗道。兔淘淘.Cc

“还不束手就擒!”铁手鹰如铁塔一般,立在洞口,同样撒出一张巨网。

怪兽愤怒了,不顾一切的冲去,正巧那网当头照下,他便双手撑住网格,用力一扯,勒得双手渗血,却只撕开一个小口,随后便见又一只网当头罩下。

那网是渔民特制的渔网线绳,坚韧纤细,正是适合对付这使蛮力者,让他有力使不出。

怪兽着实凶悍,带着渔网一个翻滚,躲掉第二张渔网的照拂,急急奔向药色和尚制蛊的那个山洞。

山洞里的大火仍在燃烧,可它没有办法,其他路口都被封死,那里是他最后的去路。

“乖乖,还不停下!”傲天鹰坐在那洞口凸起的岩石上,一张渔网抛洒下来。

怪兽已没了力气,或者说已没了生的希望,索性不闪不避,直挺挺的站在那里,被网罩个正着,嘴里兀自地“嗷嘶!”“嗷嘶!”的叫着。

黄门四鹰又在怪兽身上罩了几层渔网,才把它绑缚在一块大石上,而虬髯客却向李承训这边走来。

整个过程中,李承训一面用易筋经调理经脉,一面严密注视着场中战况,此刻见怪兽已被制服,虬髯客向自己走来,便立刻迎了上去。

“多谢虬大侠出手相救!”李承训恭恭敬敬地施礼道。

“丐帮帮主李无名,洛阳义士,造福百姓,幸会!幸会!”虬髯客也是抱拳一礼。

李承训说道:“虬大侠客气了,小子如何敢当?”

虬髯客开口笑道:“当得当得,请问李帮主师出何门?”他见李承训聚气调息的状态,一眼便认出这是易筋经的法门,因而发问。

李承训对于这个问题颇感尴尬,他心知这虬髯客乃当世无匹的高人,定是看出了他的武功门道,若说真话怕有麻烦,若说假话,肯定会被对方揭穿鄙视。

“罢!”李承训当下把心一横,缓缓开口道:“在下从小孤苦,得遇一位少林俗家前辈,学得五行拳,后自创百兽拳。本打算去少林学习高深武功,不想却误伤一位少林高僧而被少林通缉。后来阴差阳错,我救了一只达摩神兽,从它身上习得了少林易筋经。”

虬髯客听他说完,神色为之一变,“这么说来,少林正在寻找的叛逆李无名,就是你?也就是丐帮帮主李无名?”

“不错,正是在下!”李承训既然已经承认,便将一切置之度外,不卑不亢地道。

“师傅!”傲天鹰与金鳞鹰并肩走了过来,开口说道:“那达摩神兽,就是前几日与咱们一起的红毛猴子,您老不还说那是神物吗?”他是知道李承训底细的,生怕师傅不信李承训的自白。

“好,好,很好!”虬髯客一连说了三个好,表情沉静地道:“大丈夫敢作敢为,当如是!只是,你为何不与少林说清事情始末!”

李承训苦笑道;“阴差阳错,误会日深,怎么说也是我失手打死了少林弟子,又如何能说得清楚?”

虬髯客点头道:“少林之事,咱们容后再说。”说完,他又转头对金鳞鹰道,“是否已派人去接李姑娘?”

金鳞鹰答道:“是,早就放小金鹰去了。”

李承训又给二鹰施了礼,忙问道:“你们是说无忧也过来了?”

金鳞鹰笑道:“是啊!这些日子,咱们一直在一起,只是到这山上,才分开来寻找你。”

“哈,四鹰追踪术天下无匹,要是旁人,定然找不到这里!”李承训连忙作揖感谢。

傲天鹰面色尴尬地道:“这鬼地方,谁找得到?是大哥的小金鹰!我们循着它到的这里。”

李承训看着此刻落在金鳞鹰肩头那趾高气扬的小金鹰,心中一阵喜爱,索性神色郑重地对着这小家伙也鞠躬行了一礼,“多谢小金鹰!”

“哈哈哈”虬髯客和黄门四鹰,未想到李承训来这一手,不禁开怀大笑。

“对了,这渔网是怎么回事?好像有备而来啊!”李承训一直疑惑,此刻终于得空发问。

傲天应道:“的确,当初想着暗影门地道多,便准备了许多渔网,打算封堵活捉他们……”

他还没说完,便有一声娇唤回荡山谷:“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