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强势回归

小说: 大唐隐王 作者: 妹妹猴 更新时间:2015-01-17 11:48:04 字数:2671 阅读进度:91/624

">李承训凭借易筋经独特的聚气法门可以快速聚集真气于丹田,特别是打通奇经八脉,练成第十三式易筋经之后,聚气可以在行睡间完成。兔淘淘.因此,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迅速恢复。

他稀里糊涂的蜕变重生,绝对是偶然,却也是命运的必然。

首先,“五转断魂丹”逼迫着他借用贾维打入体内的真气冲破玄关,并吸收了这份内力为己用。

其次,他在用内力祛除“淫蛊”之时,反复调动运行真气,使刚被打通的经脉得到充盈的锤炼机会,有点类似于现代了锂电池头三次充电的效果。

现在,李承训全身上下经脉通透,真气鼓荡,似有浩天的真气蕴于体内,凭借易筋经这独特劲力,加上随时聚气的法门,以及他自身天生的神力,全部叠加在一起,他俨然已成为江湖的顶尖高手。

在一百多号人惊异的目光中,他昂首阔步的登上训教场高台。窦红娘与毒娘子则一左一右,紧随其后。

“贾门主,咱们又见面了!”李承训声若洪钟,震得那些功力弱的人,脑内嗡嗡直响。

贾维倒吸了一口凉气,他想象不出在他的全力爆发下,李承训居然还能活着,还能走路,还敢气定神闲的站在他面前,“小子,本座也是爱才之人,你若是弃暗投明,归顺于本座,副门主的位子就是你的。”他审时度势地道。

“噗!”李承训轻蔑地一笑,“凌云客前辈早指定我为暗影门掌门,今天我就要揭开你的真面目,清理门户,你还不受死?”

“哈哈哈!好大的口气!”贾维突然狂笑,也是震耳发馈,“我敬你武功不弱,你却不知好歹,当真以为本座怕了你吗?”。兔淘淘.

李承训冷哼一声,然后突然转身。对台下众人道:“兄弟们,第一,我有承影剑,当继承暗影门掌门之位。第二,虽然宣朝池已死,但贾维暗害三护法属实。所有这一切,待出山后,我自有证据证明。在此,我李无名当众发誓,若有半句虚言,必受门内酷刑而死!希望大家明辨是非。”

把后背露给敌人,是对敌时的大忌,不是李承训自持武力而藐视对方,而是他算准了贾维不敢背后偷袭,多少他得顾忌下自己的名声。

贾维气得脸色铁青,他觉得这是对自己的藐视,可他还真不能动手,便沉声道:“李无名,少在这里妖言惑众,扰我军心,一切待你胜了再说!”

李承训全不理他,接着说道:“昨日,我在此败于这贼子之手,今日,便是我替老门主报仇,取他性命之时,门内各位兄弟,顾好自己,两不相帮便可。”

他话音未落,台下便有一名靛蓝獠牙面具的清除卫跃到高台之上,“无耻小辈,门主手下败将,何须再用门主动手。”

李承训面色冷酷,“清除卫,专替贾维暗杀门内兄弟,该死!”说完,他单臂舒展,空门大开,这姿势摆明了在藐视对方。

那人见状,立即从身后抽出一柄长剑,剑尖平指,足下用力,直奔李承训胸腹而去。兔淘淘.

剑有双刃,在冷兵器的序列中,最是难用,极易弄伤自己。因此,除了那些附庸风雅,以剑做饰的闲人雅士外,真正用剑对敌格斗的,都是武功极强之人。

李承训虽然自信满满,仍是不敢大意,毕竟他还不清楚自己的实力究竟提升多少,此刻见对方挺剑急走,知其是虚招,便静观其变。

那人暴走急行,眼看剑尖已将抵触李承训胸膛,却见他并不躲闪,立即把剑招化虚为实,腰际发力,内劲随之而出,“招!”

李承训双目一直紧盯对方身形脉络,见其腰身转动之时,经脉间隐隐有气息上冲,知其变招,便将身子微微一侧,剑尖贴着他的胸前而过。

那清除卫反应奇快,见李承训瞬间躲过,把剑一横,又回转抹来。

李承训一声低喝,比他还快,一招“蛇式”,身子打着软的向他席卷而来,直奔他胸怀之间。

那人挥剑防守已然不及,迅速提气倒退,可他无论速度多快,总是摆脱不掉李承训的进逼,快到高台边缘,那人已收势不住,眼见即将跌落台下,心中发狠,大呼一声,回剑出掌,双双打向李承训。

李承训并未出手,只见他全身真气凝结鼓荡,双拳紧握,立足大吼一声。

“嗷呜!”

不知是这一式“狮吼!”,把那人震得肝胆颤抖,真气不济,还是那人的拳掌砸在李承训身上,被他的“牛式”震飞,总之,那人已飞出高台。

李承训猛然回身,盯着宝座上的贾维厉声道,“何故让手下枉死?敢与我一战?”只见他怒目圆整,虎虎生威,犹如天神一般傲然挺立,令人望而生畏。

谁知话音刚落,他便感觉身后两道劲风袭来,连忙一个“鹰式”腾空,随后一招“猿攀”倒纵三尺,堪堪躲过两柄回旋大斧。

李承训落地,见是四个靛蓝面具的清除卫,守住四角,已把自己围在中间。

其中一人身高膀阔,使得一对板斧。一人身材瘦长,使得一支铁杆银抢。一人手擎双刀。还有一人形似女人,赤手空拳不见兵刃。

“小子,休得猖狂,先破了我的四象阵再说!”贾维的声音平和深沉。

李承训心中明了:这是贾维的车轮战,一则消耗自身真气体力,二则留意观察自己的武功路数,寻找破绽,或许还有其三,便是给药色和尚创造施放毒药的机会。

四名清除卫一呼而上,李承训连忙施展百兽拳法与其斗在一处。

窦红娘见台上斗在一处,却移步来到楚云飞身前,“楚云飞,你也算是门内老将,如何这般是非不分,帮这恶徒?”

这话倒把楚云飞唬得一愣,他不知道窦红娘要做什么,只得含混道:“良禽择木而栖,怪不得我!”

“好,好,你也别闲着,吃我一掌!”窦红娘说打便打,引他从高台之上打到台下的器械区,却暗中把一包物事偷交与楚云飞手中。

两边打得厉害,药色和尚却把目光飘向毒娘子,见她正咬牙切齿地盯视着自己,便向前凑了两步,却是未敢太近,“嘿嘿,乖徒儿,那小子,比老衲如何?”他色眼咪咪,一脸坏笑地道。

毒娘子心中充满了怨毒,见说,更是勾起了她心头怒火,一个箭步冲了过去,双掌一抬,一股浓烟瞬间涌出。

她在随李承训来此之前,特别回了一趟宿洞,换上了日常藏毒的衣物,带上了一应毒品,这才赶来。

药色和尚大袖一挥,一股真气内吸,那药粉竟然全部被他袖袍掌裹住,散于地下,“乖徒儿,在师傅面前班门弄斧?”

毒娘子早已发誓,一定要杀了祸害他的两个老毒物,即便自己死了,也算对得起楚大哥,此刻再遇药色和尚,自是分外眼红,一个跃步便要腾空而起,不想却被人一把拉住。

“小月!冷静!”窦红娘不知何时回转,拉住气冲斗牛的毒娘子,而楚云飞已不知去向。

毒娘子脸色惨白,眼中喷火,恨不得自己的眼神便能将眼前之人千刀万剐,却不得不暂时安静下来,但仍目不转睛地紧盯着药色和尚。

药色和尚却是嘿嘿一笑,不再看她,而是把目光移到了高台正中,有滋有味地看起了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