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意乱情迷

小说: 大唐隐王 作者: 妹妹猴 更新时间:2015-01-17 11:48:04 字数:2489 阅读进度:85/624

">见石门无法从内开启,李承训联想到方才杀死那人并非药色和尚,猛然间警觉:“难道他们的目的就是引诱自己进入宿洞?”

随即,他向地上那具尸体望去,见这人身下底裤尚未褪去,顿然恍悟:“糟了!已堕入他们的迷局当中”。兔淘淘.

李承训所料不差,正是在他脱出牢笼,把窦红娘等人安顿在米仓之际。逃走的孟婆找到药色和尚,设计找人来在房间内摆成假象。

二人算计到李承训一定会来寻找毒娘子,而他一旦进入这里,必将努力救人,他们便在外面趁机封死闸门,破坏机关,困住他。

李承训正在思考间,突然感觉脚心一痛,钻心裂肺,他急忙抬脚褪去鞋袜,见脚心正中有一抹红点,拇指大小。

与此同时,毒娘子已从后面抱住李承训,“玉……玉哥哥……”她双手从后往前的在他的身上游走,时不时的撕扯他的衣带。

李承训猛然一激灵,“她这是把我误认做楚玉了。”

他忙回头,试图拨开毒娘子的身子,却在咫尺间,正对上毒娘子半羞着脸的白嫩,心中一阵悸动,麻痒难耐,只得将头瞥向了别处,同时手上发力,把她推离身前。

哪知毒娘子退了半步,却上了一步,踮着脚尖吻上了他的唇。

“唔……”

与此同时,李承训耳畔听到一阵靡靡之音,那音色充满了诱惑,暧昧,惹得他毛孔放大,心中麻痒难耐,好似那冰封已久的yuwang闸门被一点点的开启着。兔淘淘.

李承训迷迷糊糊的松开牙关,任由她的舌尖在他嘴中肆意掠夺,瞪大着双眼,任由她如雪的肌肤在身上磨蹭。

“不能!”他冲动着,渴望着.但理智告诉他,要冷静,要淡定!

李承训忙用禅纳功按住心头**,但明显感觉到力不从心,额头汗珠滚滚下。他心知再也熬不住毒娘子的诱惑,想点住她的麻穴,可转念一想若强行阻止她体内这股淫邪之气的运行,恐怕会使她内毒攻心,有生命危险。

“啊!”他大吼一声,振奋精神,一把将毒娘子横抱起来,走回床边,“试试用易筋经内劲给她排毒!”

谁知,毒娘子的屁股刚挨床榻,她便身子一挺,双手勾着李承训的脖子往下一带。

李承训一个未料被其拽倒,正好贴上她那柔软的双峰,他一个激灵撑着掌力,就要退开。

可毒娘子哪肯罢休?浑身滚烫惹得脸色绯红,生生唤着“玉郎”,一个劲的翘着那双美足在他身上攀爬揉搓,一步步,一缕缕游走着。

禅纳功为佛门正宗内功,在修禅定性方面,甚或强于易筋经,它是易筋经的佛性基础,是根本。upu.cc

李承训凭借着禅纳功已支撑了良久,快要突破底线了,被荡得心猿意马,禅纳功强稳住心神,聚真气于掌心,猛然推出一掌,抵住她后心,内力缓缓而出。

“嗯!”

毒娘子像被打了强心剂一样,嘴里“唔啊”乱叫不停,把李承训身下仅有的衣物也撕扯得粉碎,身体扭动得更加疯狂。

李承训慌了,他的真气不仅未能压制毒娘子体内淫邪,反而成了助长的帮凶,此刻真是不知该如何下手。

然而更糟的是,始终萦绕在他耳畔着靡靡之音,越发的鬼魅,邪恶,勾引得他体内**缭绕,真气乱蹿。

看着妖艳妩媚的毒娘子,李承训脑海中混乱一片,一会儿感觉那是无忧,一会儿又觉是夏雪儿,忽然又成了窦红娘,各色美女如走马灯般在他身前游走,全都是一丝不挂。

那边毒娘子倒似乎清醒了些,她晃动着满头凌乱的发丝,美目顾盼流兮,腻声道:“你,你不是我的玉郎!”

“我,我是李无名!”李承训脑中迷乱,却还记得自己是谁。

那飘荡在室内的靡靡之音,再次一个转承,就像是发起冲锋号角。

毒娘子听到音乐,猛然搂上他的脖子,再次吻上他的唇,在他耳畔轻声低喃:“无名?我喜欢!”笑声愈发的荡漾、妩媚,她随后一个翻身,便把李承训裹到身下,压了上去。

李承训再也控制不住体内的**,任由这**肆虐于体内,流布于经脉间,催动浩荡的真气,终于突破了他心理和生理的双重防线。

“那好,便要了你!”一个翻身,他又将毒娘子反压在身下……

宿洞的石门之外,孟婆坐在药色和尚的脚边,正在吹着乐器。

这乐器如小口琴般大小,一手便可尽握,它上面九个小竹管长短不齐并排而立,随着孟婆唇齿间细微的移动而生出各色音节。

孟婆似是有些累了,便停住不吹,白了一眼药色和尚,“老东西,你早晚死在女人手里。”

“呵呵,小乖,其他女人在我眼里不过是浮云,我心里那人始终是你!”药色和尚靠在墙边,一脸谄媚地说道。但他脸上却难掩失落之色,毕竟毒娘子刚才还是自己口中的鸭子。

“哼!”孟婆知道他口不对心,甚至都懒得分辨,“你去通报贾门主。”

“嘿嘿,毒娘子中了‘万人迷’,而那小子体内则是‘淫邪蛊’这二人岂有不死之理?”药色和尚随即啧啧两声,略带钦羡地道:“只是,让他们这般快活的死去,还真有些不甘!”

宿洞内的两人又是一阵疯狂,随着门外靡音的终止而再次停歇下来。

李承训头脑中恢复了一丝清明,看着身下如花枝般凌乱的毒娘子,心知自己大错铸成。

毒娘子身中的是催情**,只要体内邪火发泄出去便好,在李承训强大内力的纵横驰长下,她已然越来越清醒。

门外的孟婆已不知吹了多少曲,当这一曲停下来的时候,毒娘子已然全都明白了,她羞愧难当,两行热泪从微闭的双眼中涌出,想推开李承训,却浑身酥软得没有一丝力气。

李承训双眉微蹙,心口莫名地抽搐了一下,该死!禽兽!他心里暗骂自己,怒意间一拳捶在了床板上,他不是故意的,双眸对上她,眼中充满歉意,乞求原谅!

他刚想开口,便感觉脑海中那靡靡之音的幻觉再次产生,便又陷入了癫狂。

毒娘子看着面前这男人痛苦难熬,狂乱抓着自己的身体,几乎每寸肌肤血红破裂。她知道这不是幻觉,而是孟婆在那门后催动蛊术,不由得幽怨地朝宿洞石门看了一眼,心中百感交集,内心的错乱想法涌上心头。

这个男人,不是玉郎,却和自己往来缠绵了这许久,杀了他,可他却算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也是红娘的爱人,况且此事又实非他本意,怨不得他。而不杀他,又如何面对玉郎?

“吁!”虽然她极力忍住,仍是不自觉得发出一声轻呼,便又开始迎合着,喘息着,她安慰自己说,那是体内药性尚未完全清除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