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万人迷

小说: 大唐隐王 作者: 妹妹猴 更新时间:2015-01-17 11:48:04 字数:2465 阅读进度:82/624

">进来的既不是贾维,也不是药色和尚,更不是楚云飞,而是那个奈何桥旁的孟婆。兔淘淘.

“凌姑娘,老身来看你了!”孟婆笑着说道,但她笑起来比不笑的时候还要渗人,那皮包着骨头的脸,一笑便显出道道死皮,那尖细弯曲的身体,好似钓上大鱼的鱼竿。

“你看我做甚!”毒娘子看也未看她,厉声道。

“嘿嘿,老身要看看,这般俊俏的姑娘,是如何变成老身这般摸样的。”孟婆干笑着,没有停步,而是来到墙边,拉起数条铁锁中的一条。

随着丝丝拉拉的声响,毒娘子的铁笼顺着洞顶的滑道,向岸边划去。

“你这个恶婆娘,祸害我作甚?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毒娘子面色惊恐,语音发颤。

窦红娘心知那恶婆娘要制裁毒娘子,急忙喊道:“孟婆,你敢动她,我定不饶你!”

孟婆哪管她们,似乎听着毒娘子恶狠狠的疯骂,窦红娘无奈的示威,都是一种享受,反倒令她她很满足。

只听“轰隆”一声,铁笼坠地,毒娘子由于失去了武功,被震翻了一个跟头,趴在笼里。

孟婆嘿嘿奸笑着来到近前,打开铁笼,一把揪住毒娘子的长发,将她拖了出来,边拽边说道“小狐狸精,天生勾引男人的小贱人,老娘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兔淘淘.”

“滚开,疯婆子,恶婆娘!”毒娘子一边咒骂,一边扑棱拳脚去打她,可哪里有用?

“别挣扎了,老娘让你浪个够,勾引个够”孟婆说完便掰开毒娘子的唇齿,把一枚赤黄色药丸硬塞了进去,随后放声发出一连串的大笑,那笑声中充满了复仇的畅快,仿佛压抑许久的仇恨都一扫而空。

窦红娘见她拖毒娘子,一直晃动着铁笼怒骂着,她把锁链扯得铿锵作响。

可孟婆根本不搭理她,直到毒娘子卧倒在地,没了声息,她才对窦红娘说道:“这是老身与这贱人的恩怨,与你无关。”

“她是我姐妹,怎地与我无关?你喂她吃的什么药?”窦红娘知道那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心内发急,连忙问道。

“万人迷!”孟婆说的很暧昧,笑的也很暧昧。

“那是什么毒药?快快给她解毒,别再作孽害人,当心遭报应!”

“呵呵,那不是毒药,是**,也没有解药,药劲过了,自然便解了,于身体并无大碍,或许还有受益也说不定哦!”孟婆双眼眯成一条细缝,嘴角挂着笑意。

“什么意思?”窦红娘知道孟婆不怀好意,只是猜不透她这话的用意。

“万人迷,迷万人。这是极其霸道的**,会使人丧失本性,意乱情迷,要与万人过后,方得解脱。”孟婆笑着说道。

“恶婆娘!你!”窦红娘爆粗口了,她现在始才明白为何毒娘子那么惧怕这人,果然心肠歹毒。

刘黑阚见他们女人间说话,虽然口出恶言却也不好插话,如今见说,也是忍无可忍,“孟婆,做人不要太绝!”

“老东西,别着急,奶奶知道你等得着急,一会儿这贱人药性上来,先让你这断腿的老匹夫优先便是!”孟婆奸声笑道

“你!”刘黑阚气急攻心,猛地喷出一口鲜血。他方才心脉受伤,因内力尽失而无法调节伤口,正暗自后悔自己失策,连累了众人,这又突然遭到孟婆的羞辱,竟一口气未转上来,晕死过去。

“黑叔叔!”窦红娘见刘黑阚吐血晕厥,心中急切,“孟婆,你!”

“嘿嘿嘿”孟婆一阵冷笑,“你已不是暗影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小主,是叛徒,是阶下囚,还敢对我大呼小叫?”

窦红娘虽然被俘,傲气仍在,威风不减,这是多年的修养与历练,此刻却强压心中怒气,缓声道:“孟婆,贾维收拢了你们这些邪门歪道,总有一日,我会把你们都清除出去,你现在若是知道悔改,赶紧给她解药,我便不追究你的过往!”

孟婆似乎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突然笑颜如花,但这朵花却似那没开好的花骨朵,“你算老几?实话告诉你,待一个时辰后,她的药性全部化开,渗入血肉,她便会不停的找男人媾和,若她有命睡了一万人还活着,自然便好。”

“老恶婆!你不得好死,待我红娘出去,把你挫骨扬灰!”窦红娘终于忍无可忍,可她又能怎样,只能晃动铁笼,口出恶言。

“呦呦哟哟!当真是姐妹情深啊!那你也是贱人!是贱人,你们就一起去作践吧!”孟婆眼中利芒一闪,又去到墙边挑选出系载窦红娘铁笼的锁链,“一个时辰后,我便把这地牢大门打开,让你们冲到有男人的地方去。”

随着孟婆一连串的阴笑,窦红娘的铁笼开始缓缓向岸边靠拢。

窦红娘没有歇斯底里地喊叫,也没有慌乱,她已打定注意,不受这恶婆的屈辱,一旦铁笼门打开,她便拼死咬下这婆娘的耳朵,然后纵身到水里自尽了事。

此刻,她目光流转,始终停留在李承训的身上,眼中尽是依恋和不舍,心中暗道“无名,我们在阴间相会,我定会说出心中的秘密,我等你!”

李承训仍在手舞足蹈,用易筋经十二式抵御痛苦,化解真气,可以说完全沉浸在自己体内小周天中不能自拔。

现在,他的动作已然快得如旋转的陀螺,完全陷入了天地不知的癫狂状态,哪里还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

“哐当”一声,窦红娘的铁笼坠地,她一只手抓着铁楞,因而没有摔倒。她目光坚定而冷酷,定定地看着孟婆。

孟婆倒是被她的气度所摄,“嘿嘿”干笑了两声。她是天性狠毒之人,并不会因此罢手,口中念叨着:“生生死死,别怨我,这都是你们的命。”

就在铁笼打开,窦红娘准备拼死一搏的时候,水牢石门再度轰隆隆的开启,药色和尚贼兮兮的探头探脑进来。

他一见见孟婆,愣怔了一下,随即脸上堆满笑意,温柔柔地道:“小乖乖,你,你也在啊!”

孟婆冷笑道:“怎么?来看你的小心肝吗?”

药色和尚闻言,立即正色道:“小乖,我是来看看吃了我的五转断魂丹那小子,到什么程度了。”他话虽这样说,眼光却一直瞄着趴在地上人事不省的毒娘子,“她,怎么了?”

“她现在是人人得而诛之的叛徒,老娘过来给他一点儿教训,怎么?这就心疼了?”孟婆说的咬牙切齿,还透着酸溜溜的醋意。

“小乖,她好歹也是我的徒弟,给我个面子,放了她!”药色和尚艰难地说完这句话,用手擦了擦头上的汗水。

“哈哈哈!”孟婆笑得很张狂,很无奈,也很苍凉,眼中怨毒之色犹如火山喷发,汹涌澎湃,热烈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