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奇怪少年

小说: 大唐隐王 作者: 妹妹猴 更新时间:2015-01-17 11:48:04 字数:2458 阅读进度:69/624

">李承训进入房门,正见一个十多岁的俊俏男孩正盘腿坐在床上,两腮高高隆起,显然正吃得兴起。兔淘淘.cOm

小男孩见有人进来,连忙吞咽了口中食物,打招呼道:“师兄你好,你也住这里吗?”

暗影门的宿洞都是两人一起住,陈设简单,只有两床一桌,李承训已从楚云飞口内得知,只是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小的孩子。

李承训见小孩在打招呼,忙道“当然,不然我来这里干嘛?”说完,他从怀中掏出沙漏,放到旁边的桌子上。

“沙漏?”男孩惊道。

承训感觉这男孩有些眼界,便解释道:“洞里黑白不分怎么行?”

男孩正要伸手去碰,却被李承训架住了胳膊,“别,这个动不得,差之毫厘,谬之千里。”

他只得悻悻缩回了手,又道:“门内自会有人报时,要它也没甚大用。”

“你叫什么,今年多大了?”暗影门年度聚会,来的都是各个分区的佼佼者,或者做了特殊贡献的人,李承训实在想不到这小孩有什么本事。

“我叫小英,今年十二,师兄你呢?”

李承训见他面目白皙英俊,但眼中精光闪动,显然是个极其聪明又圆滑的孩子,便道:“我叫王则忠,负责山南道的斥候组织,今年完成了在山南道三十一个洲,安插斥候卫的任务,因此得到门主认可,来此参加大会。兔淘淘.cc小兄弟你呢?有什么功绩?”

小英嘿嘿一笑,“小弟我,没有师兄你那般本事,只是去皇宫走了一趟,偷了个图儿出来。”

“什么图?”李承训颇觉奇怪,这小子居然凭借一张图,就跻身暗影门精英阶层?要而且皇宫可非等闲之地,那图怎会轻易得手?”

男孩似乎不愿多说,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说道:“师兄,咱们睡吧。”

李承训见他警惕性挺高,便没再追问,“嗯”了一声,脱掉外衣,吹熄了烛火。

躺在床上,他越想越觉得这事儿蹊跷,忍不住开口问道:“小兄弟也是今天才到吧!”他想知道这图,是否还在这人身上。

男孩反应奇快,双眼在黑夜中乱转,“是啊,师兄,那图进门时便已交给队长了”。

李承训知道再也问不出什么,便不再多说,心中却想:如今是贾维当政,以他的行事手段,这图如若当真是紧要之物,这孩子恐怕性命堪忧。

一夜无话,李承训耳听得门外梆子声,竟然有人报时?

他听那点数,已是寅时,便睁开眼睛,不想头顶竟有一束光线照射下来,他举目望去,远离房间墙角上有个小桶粗细的圆洞。

昨日夜光昏黑,他并未发觉这儿有个通向外面的圆洞,如今瞧见,也未觉得有什么不妥,想想这地宫之中,必然处处都要留有气眼,否则气闷久了,岂不要命?

他穿衣起床,来到这小洞之下,向上张望,见这洞笔直贯穿,直到尽头竟缩成了一个小圆点,可见其长度惊人。这令他想起了伏牛山的洞穴,与这洞一般,都是笔直圆形,“这,这岂是人类所能完成的?”

孔洞太小,即便小英这瘦弱的孩子也无法钻进去,难道只是气孔吗?为什么会有气孔?真的是天然形成的吗?伏牛山地下洞穴与太岳山地宫,都是如此怪异,难道有什么关联?

李承训心中正琢磨不定,耳听得旁边床上的男孩也已起身,便道:“兄弟,一会儿一起吧!”

“好,谢谢师兄关照!”男孩说话间已然穿戴整齐,来到李承训跟前,似也对这圆洞颇感兴趣,“不知道这洞,就咱这儿有,还是其他房间也有,也不挡住些,若有东西掉下来就麻烦了。”

李承训笑笑,未置可否。两人正随便说着话,门口的铃铛响起,知是门外有人,便打开房门。

两名浓眉重眼,脸上横肉外翻的彪形大汉,当门而立,“小英子,门主有请!”

“哎呦,这里这里!”小英子从李承训身后钻出,一脸喜悦。他万没想到,门主会亲自接见他。

两名大汉,也未多说,打了个请的手势,一前一后的夹着他,向甬道外走去。

暗影门地宫内道路、房间,李承训俱已默记清楚。他见几人所走的方向,心中一惊,那既不是门主卧室,也不是门内议事所在,似乎是“问训堂”的方向。

不及多想,他立即合上房门,快步跟了上去。虽然甬道内并无遮障,但岔路很多,七扭八转,倒也利于跟踪。

李承训躲在拐角处,见他们的确进入了问训堂,暗道:那到底是什么图?要贾维这么大费周章,还要杀人灭口?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李承训额头上泌出了汗珠,他在权衡轻重:问训堂,是这座地宫之内为数不多的有守卫的地方,干掉守卫,杀进去救人!但如何还能潜伏下来,不暴露?饶是他智力过人,也是没有良策。

眼看小英进去多时,时不待我,李承训不得不迅速下定决心:“干!先做了再说,也未必查得到我,大不了先搅他个鸡犬不宁!”

想罢,他便不再犹豫,转过墙角,笑嘻嘻的奔着问训堂门口守卫而去。

“干什么的?”守卫唬着嗓子问道。

“奉门主之命,来审讯小英子的!”李承训说着,却未停步。

“怎么从来没见过你……?”门卫话未说完,便觉自己的胸骨破碎,低头看时,见自己胸口已然塌陷进去,上面有一只拳头。

李承训在生死搏斗之时,从不手下留情,不过此刻偷袭这无辜的守卫,多少有些不忍,但也只能如此。

他敲击石门旁的九宫格密码,打开石门,迈步而入。

这是一间五米见方的石室,中间有一方长凳,一个石桌,别无他物。楚云飞和他讲过,这只是问训室的第一重,普通问询之所,他见里面无人,便直接向角落里走去,推开那第二道石门。

第二重石室内依然无人,这是一条狭长的阔厅,摆放着千奇百怪的刑具,如木棍、竹条、皮鞭、皮板、荆条、铁手铐、木脚镣、这些常用刑具他倒识得,然而更多的却是不认得。

最醒目的是有两盆烧的旺盛的炭火盆,正劈啪作响地冒着弄弄黑烟,还好那上边便有通气大孔,可即便如此,这里也是热闷难受。

很明显,这第二重是审讯之地,这里还有第三重,杀人之地。他急步向里走,奔向最深处的第三层石门。

第三重石室空间不大,最惹眼的是内里的一座大熔炉,那是焚烧尸体的地方。李承训推开第三层的石门,正望见一个赤膊大汉,刚背转着身倒扛起小英子,双手握住一条白绫,勒着小英子的脖颈,而另一名大汉则死死抓住小英子的双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