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出山

小说: 大唐隐王 作者: 妹妹猴 更新时间:2015-01-16 22:32:03 字数:2058 阅读进度:42/624

">李承训知道红毛猴子在山林里的能力,自然可以放心,于是便继续全力揣摩武功。兔淘淘.<冰火#中文他本就天资聪颖,加之修习了禅纳功与易筋经,对武功的领悟更进一层,因此很快便掌握了这十四部武功秘籍的习练关键法门。

除此之外的另一大收获,也令他欣喜若狂,便是初步破解了来自秦岭骷髅的太虚功。

天下武功殊途同归,对于人体经脉的论断所差无几,而易筋经正是天下经脉武功的至高绝学,正所谓一通百通。

他目前可以看出太虚功分三段,第一段为“太虚荒”,论述内功,功成之后内劲浩瀚充斥八荒;第二段为“太虚剑”,论述外功,功成之后以指为剑鬼神不见;第三段为“太虚步”,论述轻功,功成之后身影迷踪如无物。

不过可惜的是,这太虚功的关键习练法门,还是要依靠道家秘传的练气法门,与佛门秘籍大相径庭。但李承训却并不沮丧,俗话说练武贵精不贵多,只要把易筋经练好了,一样可以笑傲江湖,指点江山。

可老祖宗还有一说法,技多不压身,他决心以后会多留意道家练气法门,待时机成熟时,再修习这太虚功。兔淘淘.至于现在,还是专心研究眼前这些佛门绝学为要。

就这样,李承训如痴似醉,将全部心思都放在武学上,用心琢磨领悟着那些少林功夫,随处对照易筋经参详,甚至还考虑到了暂时无法参透的太虚功,自然更是糅杂了百兽拳的精髓。他自己并不知道,此刻,他已然混杂熔炼这些武功于一身。

李承训吃时在练功,喝时在练功,睡觉时也在练功,有时愁眉不展,有时又仰天狂啸,更会癫狂痴笑,完全不知道时光飞逝。他忘记了少林,忘记了丐帮,忘记了无忧,忘记了自己,完全沉浸于武学的殿堂中。

时光飞逝,转眼半年已过,红毛猴子已然回到李承训身边,但红毛猴子见他的模样,心中惧怕,总是的远远的躲在一旁,高兴的时候,跟着比划一阵,难过的时候便打盹睡觉,期间还偷偷回去嵩山自己的家园,找自己的那些老情人,小朋友聚上一聚。

寒来暑往,又是半年光阴转瞬即逝。

一日,李承训突然间纵声狂笑:“哈哈哈!《少林龙旋掌》忘了,《般若禅掌》忘了,《破棍十二路》忘了,《小夜叉棍法》也忘了,我终于全都忘记了!”

李承训拥有过目不忘的记忆力,却兴奋于自己什么都没记住。兔淘淘.不是他疯了,而是他的武功又精进一层,已然把自身所学融为一体,并自行创造出两套功法。

这两套功法,是他特别为虎子和瘦猴设计创作的,熔合了二人的性情,参杂众多武学精华。至于大牛,他觉得“金刚不坏体神功”配合豹形拳,无需改动已然很适合他。

红毛猴子离开“花果山”,回到李承训身边这半年过得百无聊赖,若不是自己也算是参禅得道的猴子,恐怕是早就疯掉了。此刻,它见李承训整点行装出发,精神为之一震,立刻上蹿下跳地活跃起来。

李承训却颇感为难起来,按说他已答应红毛猴子带它出去吃香的,喝辣的,好好玩耍一番。可鉴于它这雄奇的样貌与达摩神兽的名头,一旦到得江湖中,那定是一石激起千层浪,会有多少武林人士抢夺神兽?更何况,现在天下怕是已然传遍了自己带着神兽,杀智兴,盗经书的事情。少林寺必然通令遍布天下的信徒,寻找自己和红毛猴子。他自己倒是便于藏匿,可这猴子如何躲藏?

红毛猴子见李承训脸上阴晴不定,不明所以,吱吱呀呀的叫了起来。

李承训见状正色道:“猴兄,你听我说。”

猴子见他神色严峻,安静下来,但仍一脸诧异,瞪着眼睛,挠了挠脸,便坐了下来。

“猴兄,我得罪了和尚们,这以后之路,必然凶险异常,随时都有可能有生命危险,但少林奉你为神兽,所以你还是留在嵩山比较安全,有时间,我会回来看你。”

红毛猴子不懂,又听李承训解释半天,才领悟这段话的大概意思,立即暴跳如雷,吱吱怪叫着蹦跳起来。

李承训面容整肃,丝毫不为所动,缓缓道“你确定要跟我走?不害怕?”

红毛猴子见状,又安静下来,一边点头,一边吱吱呀呀地小声叫着。

“那好,世间人心险恶,出山之后,毕竟是人类世界,你要听命于我,这样我才能保护你!”

李承训见猴子听不懂,便又变着法的解释清楚。

自从二人受毒伤,死里逃生之后,红毛猴子的傲气减了许多,对李承训也温顺不少,弄明白他的意思后,连连点头。它也知道,在人类地盘,还得听人的。

李承训本来就不忍扔下红毛猴子,只是因为前路凶险,又出于对猴子负责才让他自己选择。既然猴子决定追随自己,他便下定决心,要担这个责任,冒这个风险,以后患难与共,彼此照应。

“好!那咱们走!”李承训说完,当先向山外跑去,他终于要离开少林了。

红毛猴子随后紧跟,吱吱呀呀的显然极为兴奋。

李承训边跑边说道:“以后出山,不能总称呼你猴兄,不如给你取个名字吧!”

红毛猴子吱吱叫好。

李承训笑的很邪恶,“叫你悟空,如何?”

红毛猴子不明就里,吱吱几声,算是应了。

“哈哈哈!”李承训狂声笑道,“齐天大圣孙悟空?”

一人一猴心情无比畅快,相互比拼着赛跑,一直到月过中天才跑出嵩山地界,未做停留,直奔洛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