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神武山顶

小说: 大唐隐王 作者: 妹妹猴 更新时间:2015-01-16 22:32:03 字数:2488 阅读进度:6/624

">时光飞逝,转眼半年。他感觉自己的医术和拳术都已略有小成,同时到少林寺修习正宗武学的念头也与日俱增,但他实舍不得老人和丫头,同时也不愿见到老人和丫头因为他的离去而感到伤感。

最后李承训还是给自己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天下大索,还是再避些日子,风头过了再上路。

这日一早,李承训按时又来到偷拳地点,却没有看到老人,正疑惑间,却见到丫头神情慌张的跑来。

“哥哥,快,爷爷让我带你从后山走!”丫头喊声中满是惊恐。

“怎么了?丫头。”李承训急道。

“好多官兵,爷爷说是来抓你的,要我来告诉你快走。”丫头气喘吁吁地道。

李承训心里已然明了,想是老人在山上照顾自己的事情被人发觉,告到了官府。

他不由得想起前日上山采药的时候,他们遇到的那个樵夫的眼神。一定是他,认出了自己正是被官府通缉的逃犯。

“爷爷现在在哪?”李承训急道。

“向山顶跑了!”丫头小手抖得厉害。

“丫头,你听哥哥说,现在哥哥去救爷爷,你马上下山,回家等着我们。

丫头眼圈泛红,硕大的泪珠滴了下来。她从小就在爷爷的溺爱下成长,哪经过这种风浪,不由得哭出声来。

“丫头不哭,乖,相信哥哥,哥哥有办法。兔淘淘.”李承训耐着性子道。

丫头将信将疑地点点头,道:“那你们快点儿!”

李承训用力抱了抱她,转身大步奔向山顶。

他在这神武山半年有余,对于山中地形极其熟悉,巧妙的躲避着官兵的视线,看准机会撂倒一个落单的兵士,换上衣服,跟随众人继续向山顶跑去。

玉屏山顶,乱石纵横,并无躲藏之处,老人已被三面围住,身后便是悬崖,只见他须发皆张,负手而立。

“还望老人家告知在下,武安王藏身之处。”说话这人,面色白皙,虎目凤眼,正是那日追杀自己的白面将军。

“休想!”老人似乎不愿多说,背过了身子。

“袁宪!”

老人闻言浑身一阵,缓缓转过身来,“你怎么知道?”

白面将官微笑道:“昨日你上山以后,有人已在你家中搜过,发现了陈后主的灵位以及前隋赐你的信物,不难推测出你的身份。”

老人叹道:“那又能怎样?

“也没什么,只是没想到袁将军还在世,将军名声在外,在下不敢造次,想请你回朝觐见我朝天子。想我主胸襟广阔,爱惜人才,一定会把您奉若上宾。”

“哼,李世民杀兄轼弟,老夫羞与为伍。兔淘淘.Cc既然你已知老夫底细,那你又是何人?”袁宪衣随风动,面色如常地道。

“刘师立。”白面将官答道。

老人缓缓点头,愁眉舒展,脸上露出一片轻松之色,再次缓缓转过身子。

李承训见状,知道老人要舍身跳崖,连忙大喝一声:“大人且慢!”,待看到所有人的目光齐齐聚来之时,便一低头挤入人群。

众人不明所以,不自觉的让开一条路,皆诧异的看着他。

刘师立为人警觉,见来人也不停留,直奔自己,连忙喊道:“护卫!”。

话音落点,他身后闪出两名亲兵,踏步拦在前面。

此时,李承训已到近前,猛地左脚迈出,双腿弯曲蓄势,两拳左右划弧,从胸肋处击出,正是少林五形拳的第一式“二虎争威”。

两名护卫未料到他力大拳快,尚未架起钢刀,便已胸口中拳,”哎呀”一声倒飞出去。

这稍一耽搁,刘师立已撤步后退,宝剑出鞘,斜指李承训胸口。

李承训并未后退,而是身体右转,双腿换成马步,冒着左臂被穿的危险,一招“豹子撞林”,右臂盘肘撞向刘师立。

电光火石间,刘师立的长剑贯穿李承训的左膀,李承训右手锁住了他的咽喉。

“大人!”众兵士惊呼出声。

“孩子,你!”老人急步过来。

“我和丫头都舍不得爷爷。”李承训故作轻松的一笑。

“哈哈哈,李家后生多豪杰,难怪天下归唐”老人声音发颤,显然是内心激动。

“都给我让开!”

李承训锁着刘师立的咽喉,把他顶在前面做盾,向人群走去。

刘师立比李承训高了半头,因被他锁住咽喉,不得不塌腰低头,好不狼狈。

众兵士一阵骚动,怕他们伤了长官,只得分出一条路来,待三人过后,却都心有不甘的尾随着。

山下只有数十名留守的兵士看守马匹,见长官被质押着,也都不敢妄动。

“刘将军,还得烦劳您送我们一程。”老人说完,一掌击在刘师立的后颈,刘师立登时昏厥过去。

袁宪把晕厥的刘师立横到自己的马背上,一拉马的缰绳,道:“几十年未骑马了,也不知道这把老骨头还行不行。”

此时李承训也已上马,“爷爷,我们走!”

袁宪道:“不,爷爷手上有人质,不怕,你先走,去你要求的地方,爷爷自会去寻丫头。”

李承训明白袁宪话中之意,是让他直奔少林,他也相信袁宪的本事,便不再犹豫,勒马抱拳道:“爷爷保重,咱们后会有期!”

说罢,李承训一抖缰绳,那马绝尘而去,耳中却又传来老人的声音,“孩子,爷爷教你的武功别轻易示人!”

李承训心里咯噔一下,随即眼圈一红,两行热泪滚滚而下。现在他已然明白,老人其实早就知道自己在偷学武功,才特意为他快慢练上三遍,还不时口里念叨着一些拳决窍门。或许,根本就是他授意丫头引他去偷学的。

他的心被老人暖得甜甜的,心想日后一定回来好好报答他们。

李承训一路上纵马急奔,引得路人纷纷侧目,遇到有关卡阻拦的路口,便口中高喝:“长安急报!速速闪开!”

关卡守兵见他戎装染血,当真是认为有大事发生,大多不做阻拦,放行之后,还在感叹:“才过上几天安稳日子,这又要乱了。”

此刻,玄武门事件已人尽皆知,当然,是李世民定论后的“真相”。

李承训奔出关卡数里,越想越不对劲,既然刘师立已摸透老人身份,又岂能不在老人家中做好安排。如若山下做了安排,丫头岂不已落入敌手,那老人手中的人质,岂不很可能失了效用。

想罢,李承训拨马回头,他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他要亲眼看到老人和丫头安全,才能放心。

关卡守卫见这左肩染血的一人一骑又翻身回来,不由奇怪。

李承训把刚才那句老话掉过来喊道:“急报长安!速速闪开!”

守卫本能的移开拒马鹿訾,呆呆的目视他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