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密洞疗伤

小说: 大唐隐王 作者: 妹妹猴 更新时间:2015-01-16 22:32:03 字数:2453 阅读进度:4/624

">李承训快速睁开双目,只见一个白发老汉已奔到九骑队中。兔淘淘.

那老人拳打脚踢,时而大开大合,时而圆滑柔顺,与那九人斗在一处,竟不落下风。

骑兵适合冲锋,不适合近战,那九人只得只得抽出长刀下马步战,奈何对方出手太过诡异,顷刻间便有两人毙命。

李承训也拖着长刀加入战团,他力大无穷,对方的人和战马总是会被他一起切断。

很快,两人就结果了这九人性命。

李承训却由于失血过多,站立不稳,他忽然感觉臂膀被人扶住,耳听得有人说道:“别乱动。”

随后,李承训感觉自己受伤的臂膀被什么东西紧紧的裹住,然后身子一轻,所有的景物全部倒转过来,他谜迷呼呼的感觉全世界都在颠簸,所有的映像都在离他远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承训吃力地睁开眼睛,感觉口中干渴,刚要叫喊,便见到有一碗水送在了口边,他抿嘴喝了一口,才细细地打量起送水这人。

那是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红色面堂,眉粗大眼,会令人产生一种不可仰视的压迫感,他见李承训醒来,便说道:“你这枚扳指是哪来的?”

李承训心下一惊:这人不问自己为何被人追杀,却问这扳指出处?随即心头又是一喜:自己是因这扳指而穿越,但却并不知道它的来历,难道这老人知道这扳指的秘密?

面对老人深沉的目光,李承训不想说慌,可也不能实说,便道:“这是我父亲给我的!”

“你父亲是谁?”老人继续逼问。lU5.

李承训心下一慌,想他敢杀官军,定不是朝廷的人,便坦然道:“当今太子,李建成!”

听到这话,老人愣了一下,喃喃自语地道:“难怪,难怪,会落入你的手中!”

李承训见老人面色,看不出喜悲,抑制着心头的跳动,问道:“老人家,您知道这扳指的来历?”

老人眼中精光一闪,死死地盯着李承训。

李承训与他双目对接,感觉一阵窒息,但他依然倔强的没有躲避他老人的目光,这是他尊严傲骨的体现。

老人长出一口气,收回了目光,把扳指扔回给了李承训,说道:“也算是你们的缘分,收好了!”

“老人家,这扳指?”李承训有些不死心地问。

老人没接他话茬,说道:“以后有的是时间,再说。”说完,背上他,健步如飞如飞的向山内继续跑去。

“我们要去哪?”李承训在他背上问道。

“这是神武山,去把你藏起来。”老人跑动间不见喘息,平静地道。

李承训失血过多,极度虚弱,终于晕厥过去。upu.com此后,他一会儿清醒,一会儿迷糊,有时候感觉老人再给他伤口换药,有时候又感觉再给他喂水,迷迷糊糊,最后还是什么也不知道了。

“水。”李承训再次醒来的时候,见身旁无人,左臂伤口处得烧灼感还是很强烈,他便用右臂支撑起身体,侧身打量着这个地方。

这是个不小的洞穴,但洞口却是不大,因此光线很暗,不过,他仍能看清墙上挂着的弓箭和酒葫芦,地上有石桌,石椅,而自己的身下是厚厚的稻草和被褥。

李承训疑惑间,见洞口一暗,钻进一个小姑娘来。

小姑娘穿着个虎皮小袄,团圆脸,大眼睛,高鼻梁,小嘴自然上翘,脑袋后面扎了两个小辫子,见李承训直盯盯地看着自己,笑道:“大哥哥,你醒了。”

“你是?”李承训感觉惊讶。

“爷爷说你醒了会很渴的”小丫头说着递来一碗清水。

李承训一饮而尽。

“你好些了吗?”丫头问道

“还好。你是谁?”

“我叫丫头,那你又是谁?”

李承训犹豫了一下,说道:“我叫李承训。”他觉得这丫头应该是老人的孙女,便实话实说。

“那你几岁了?”

看着小丫头一本正经的样子,李承训不仅莞尔,“我十五了,你呢?”

“我十岁。”

小丫头说完,猛然从地上跳起,口里脆声喊着“爷爷”便向洞口跑去。

李承训抬头,只见昨日救自己性命的那位老人正从洞口弯腰进来,连忙要起身。

老人上前扶住他,“别乱动,当心碰了伤口。”

李承训被老人按回塌上,口中却说道“多谢老人家救命之恩。”

老人说道:“没什么,好好养伤,这也算是你我的缘分吧。”

小丫头一头扎到老人怀里,惹得老人哈哈大笑。

李承训见状,紧绷的神经也松懈下来。他想不到,原以为严酷冷峻的老人,原来还有如此和蔼亲切的一面。

这一下午,老人哪也没有去,一直在和李承训聊天。李承训小心应对,经常引得老人开怀大笑,彼此之间越谈越融洽。

李承训从老人口里得知。老人救他,纯属偶然,老人只是感觉这么个孩子,能有多大罪过?这么多人去追杀,便救下了他。老人把他背到山里,帮他处置了伤口,正要离开,却无意间发现了他手上那枚闪着绿光的扳指,于是改变了注意,一直把他带到自己在山里落脚的密洞。

老人不为别的,只为那枚扳指是老人故主之物,至于他故主为何人?老人自己又是什么身份?他却闭口不谈,只说后来这扳指应是落在了李渊手里。而对于这扳指有何奇特之处,老人也是不知,但肯定是身份与地位的象征。

谈谈说说,不觉已夕阳西下,老人已经对李承训产生好感,态度和蔼许多,已不似初见时的冷若冰霜。

李承训也是一样,他感觉这老人少说也在八十岁上下,看其谈吐风貌,一定是个有故事的人,却猜不到能是谁,毕竟隋唐乱世,英雄辈出,如过江之鲫。

老人照看李承训吃过晚饭,嘱咐他好好休息,又为他封了洞口,免得野兽叨扰,这才领着丫头下山。

秘洞草塌之上,李承训终于轻松下来,不自觉地回想起自己穿越至今的种种经历,可谓生死相扣,险恶之极。

他想想都感到心累,即便此刻,他仍无法断定要逃亡的何时?要逃亡到何处?以后还会遇到何种险恶?

不过短暂的迷茫过后,李承训又坚定了信念,他知道谋事在人道理,况且凭借自己过目不忘的记忆力与力拔千斤的神力,一定可以有一番作为。

他突然想到老人救自己性命之时,那飘忽诡异的武功,心中一动,“对,学武功!”

李承训整理好自己的思绪,给自己定下了养伤和学武的短期目标后,又开始幻想着自己日后武功大成的风光,终于稀里糊涂的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