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 大战将起

小说: 大神诸天 作者: 江中小白 更新时间:2019-06-02 08:19:09 字数:2442 阅读进度:202/308

大运河上,南来北往的船络绎不绝。

两艘大船一前一后,跟其他的商船没有什么两样。经过山阳城时,罗飞羽都没有露面。

他这次出行北上,江都城里,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对外的宣称,是总管罗飞羽要闭关修炼一段时间。

东溟派的染香号,就在前方半天的路程。染香号是要去彭城,虬髯客张仲坚会陪着素素姑娘,直接沿大运河北上,而罗飞羽一行则会在淮水与虬髯客张仲坚的豪髯号分开,尾随着染香号进入彭城。

海沙帮韩盖天的几艘船从入海口进入淮水后,就立刻沿泗水转入下邳郡,失去行踪。

罗飞羽在江都扬州掀起的波澜,改变了这个世界原有的轨迹。寇仲和徐子陵落在海沙帮韩盖天的手上,没有遇到巨鲲帮的拦截,也就无法脱身。而韩盖天本来是要把他们押送到江都,交给扬州总管尉迟胜的,结果他也只能带着寇徐二人,销声匿迹了一段时间,这才重新出现。

很显然,这是得到宇文阀的授意,韩盖天才有如此举动的。

罗飞羽对拦截寇徐二人不感兴趣。云玉真对此很是不解,真实的原因,罗飞羽当然也没法跟她说得很清楚,只是说因为素素姑娘的缘故,还有江都未曾完全稳固,他不好出手而已。

杨公宝藏在长安,对罗飞羽这样的穿梭者来说,不是什么秘密。只是罗飞羽有一点不明,进入这个世界的穿梭者,怎么都还没有显露出行迹来。

下邳郡通守秦叔宝,正在聚集大军,显是有所举动。只是他会主攻瓦岗军的何处,就很是有些令人费解。

按道理,他应该主攻彭城,把这颗钉在瓦岗军后背的钉子,钉得更深一些。

但他也可能会攻琅邪,试图通过鲁郡,与屯兵东平郡的王世充大军会合一处,自后夹击瓦岗军所在的瓦岗城。

瓦岗军攻下荥阳之后,主力已经移驻荥阳,严重威胁着东都洛阳的安危。相对应的,瓦岗城已经不再是瓦岗军的中心,但是攻下瓦岗城,对瓦岗军的士气和势头,会是个沉重的打击。

飞云号一入泗水,过了淮阳,感受到的气氛,就大为不一样。南下的船只,带来的消息一个比一个紧张。秦叔宝的大军在下邳城集结后,弃彭城,直奔良城,兵锋所指,很显然就是彭城郡的兰陵城。

这么个动向,显然秦叔宝不是单独行动,屯兵东平郡的王世充大军,从鲁郡出击,直抵藤县,就可以打通两支隋军之间的隔离。

船舱里,罗飞羽一得到这个消息,在地图上一比划,立刻就明白了隋军的打算。

三层的船舱,就是他和云玉真、尤雨晴住的地方,刚好每人一间。二楼就是宋智派来的几个宋家年轻一辈高手,以宋杰为头,随行护卫。

至于竹花帮和巨鲲帮的其他人,罗飞羽都没有带,甚至都没有告诉他们这趟的行程。

如此出行,宋智是持反对意见。可是他拗不过罗飞羽,只能无奈接受。

案桌旁,云玉真和尤雨晴分站在左右,云芝则站在云玉真身边,看着罗飞羽在地图上比划来比划去。

罗飞羽站直身子,叹道:“隋军策划这次行动的人,很不简单啊。这是一次针对瓦岗军的围剿行动,多管齐下,直接放弃江淮,力保中原。”

“放弃江淮?”云玉真大吃一惊,失声问道。

隋军在江淮一带的兵力,就是沿着大运河一线展开,如此即可确保长安、洛阳与江都扬州之间的紧密联系。

可是现在江都巨变,罗飞羽强势崛起,势必改变隋军的这个战略部属。故而罗飞羽一看下邳郡通守秦叔宝的这个动向,立刻就判断出这一点。

如今的大运河通济渠一段,随着瓦岗军攻占荥阳,已经被切割得支离破碎。下邳郡,谯郡,汝阴郡,淮阳和汝南诸郡,都还在隋军的控制之下,瓦岗军则控制着东郡、荥阳、济阴郡。至于梁郡和彭城郡,虽然现在名义上还在隋军控装置性,但实际上却不是。

罗飞羽手指在地图上划过,解释道:“下邳隋军是要与东平郡隋军会合一处,襄城、颖川诸郡隋军,则多半是要与洛阳隋军夹击荥阳,力保洛阳。如此一来,虽说隋军不是要彻底放弃江淮诸郡,至少是要放弃下邳。立刻把消息传回去,让李靖立即执行乙计划。”

这一次,是尤雨晴有些不解,看着罗飞羽问道:“乙计划?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用兵的各种计划,”罗飞羽说道,“乙计划就是北上,过淮水,攻取盱眙、涟水、淮阳和宿豫下邳诸城。”

罗飞羽点到的这几个城池,都是在交通水道的要道上。盱眙和涟水在淮水上,与山阳一起,牢牢掌控着淮水水道。淮阳、宿豫和下邳三城,则在泗水水道上,既可上攻彭城,又可下控彭城和下邳郡内的通济渠水道。

现在隋军与瓦岗军展开连番大战,放弃下邳,江都军完全就是兵不血刃,即可拿下这些城池。如此一来,一旦瓦岗军发生了什么变故,江都军沿着泗水和通济渠两头并进,取彭梁两郡,兵锋就可直逼荥阳,威胁到洛阳。

云玉真会意,答应一声,立即转身出去办事。

尤雨晴还是听得有些云里雾里,搞不懂这么一番动作,到底意味着什么。

罗飞羽也没有跟她多加解释,而是盯着盱眙,唯一比较忧虑的,就是江淮军前来争抢。

江淮军一直是流寇式作战,攻占历阳后,才开始经营历阳周边诸郡,控制着淮水以南的地盘。盱眙地当要冲,江淮军恐怕不会放任如此重镇落到罗飞羽的手中。

片刻之后,云玉真带着云芝进来,对罗飞羽说道:“消息已经传回去了,飞云号是否要停在这里,等候大军?”

罗飞羽摇头答道:“不需要。用兵方面,李靖是高手,放手让他去施为就是。我们的行程不变,不过到了下邳,在那里多停留一下,我要亲自去看看隋军与瓦岗军大战的情况。”

“这样……岂非很危险?”云玉真瞥了一眼身边的云芝,轻声问道。

罗飞羽知道云玉真是什么意思,问道:“你修习的也是鸟渡术?”

他问的是云芝。

云芝骤不及防,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看向云玉真,云玉真笑道:“是。云芝自小就跟我一起长大,虽为主仆身份,实际却情同姐妹。”

罗飞羽点点头,招手说道:“那好,从这里到下邳城,还有一两天的路程,我帮你打通几处经脉穴窍,这样鸟渡术才算是完美功法。”

云芝大喜过望,屈身谢过,只是她想到那天在总管府房间里见到的事,双颊不由得变得嫣红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