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恶意

小说: 大客户 作者: 锦官绣村 更新时间:2022-06-23 字数:4405 阅读进度:28/29

周五傍晚,已经快到下班时间,苏文娜在办公室坐得很累,便独自走到茶水间,冲了一杯咖啡,却并不返回,而是走到落地窗前,呆呆地看着落日余晖。

阳光斜照,背后一个长长的背影,天地黄昏,她茕茕而立。

心中很焦急,她迫切想知道许问真的进展情况,可是一连几天,许问真毫无消息,仿佛消失了一样,她又不好意思问。

苏文娜叹了一口气,转身要往回走,“叮”,进来一个消息。

先秦数通主动退出,我们中标,已经挂网了。

苏文娜长长吐出一口气,差点没站稳,杯中的咖啡浪了一下,右手抚了一下胸口,才发现心跳得很快。

终于可以过一个愉快的周末了。

想了想,总应该回应一下吧,又不想表现得太夸张,便回了一句:

goodjob

又觉得太冷淡,隔着屏幕,对方都能看见自己冷冷的脸,便又加了一句:

早点回去吧,好好休息

本来想缓和一下气氛,对方怎么着也应该表达一下善意,却等来一句:

这不是你该管的事,我的东西,你可以准备了

苏文娜勃然大怒,每次她想表达一点善意,甚至不惜施展女性的柔情,却总是换来对方的恶意,也冷冷回了一句。

不劳你提醒,别忘了给我的承诺

发完便不再理会,匆匆走回办公室,在沙发上坐下,想好好休息一下,又忍不住点开手机看,没有回信。

坐了两分钟,感觉疲倦消失了不少,又拿起手机,还是没有消息,竟然有小小的失望,想了想,又发了一条信息试探:

项目很漂亮,能不能给大区经理分享一下

发完有点后悔,想撤回来,可是那样更糟,会让对方看出自己心理的变化,正在犹豫,许问真回了:

没问题,你安排吧

苏文娜眼睛一闪,眼中波光流转,嘴角微微上翘,冷峻的脸上,闪过一丝妩媚,回了一条信息:

那好,那就周一例会吧,谢谢你

然后愉快地站起来,关电脑,收拾,很难得的,下了一个早班。

许问真坐在酒店的沙发上,看着手机上最后一行信息,冷冷地笑了两声,随即不再理会,从塑料袋里往外掏东西,一一摆在小圆桌上。

一瓶五粮液,一袋油炸花生米,几袋卤肉,然后用手机拍照,发给林智渊。

不到一分钟,便收到林智渊的信息:

在哪儿?

我酒店房间。

等我一个小时。

许问真笑了。

不到七点,便响起敲门声,许问真快速拉开房门,把林智渊迎了进来。

房间不大,一张床就占了很多的空间,许问真让林智渊坐在椅子上,自己坐在床边,打开酒瓶,斟满两个杯子。

林智渊迫不及待跟他举杯,二人一干而尽,各自舒服的砸了咂嘴,才开始吃菜。

许问真笑了笑:“主任平时喝酒吗?”

“几乎不喝。”

林智渊明白他的意思是,也笑了笑,便反问:“你们已经中标了,怎么周末还不回去?”

“还有点事,主任。”

“什么事?我能帮忙吗?”

“为了兑现对一个女人的承诺,主任,这个忙,只有你能帮。”

许问真故意装得很深沉,跟林智渊碰了一下杯。

林智渊很疑惑:“对一个女人的承诺,什么承诺?”

“我想这个月把单子下了。”许问真一口气说完,便看林智渊的反应。

林智渊差点被酒呛住,呵呵笑了两声:“你不就是想要业绩吗?这个我理解,说得那么深沉,还对女人的承诺,不过,不太好办。”

林智渊喝了一口酒压压惊,又继续:“按照流程,公示一周才能签合同,这么大的项目,正常情况下,合同都得走两个星期,我还要申请预付款,预付款给你们,才能算下单吧?正常情况下,这套流程走完至少一个月,但是这个月,满打满算,也只有三周了吧。”

许问真惊讶地看着林智渊:“主任,你也太牛了吧,门儿清啊!”

“那当然,我在这个位置这么多年,跟这些公司打交道,学都学会了。”

许问真叹了一口气,他当然知道很困难,也不可能强求林智渊,更不可能逼迫他,只好安慰林智渊:“要是实在困难,也只有算了。”

“不过。”

林智渊喝了一口酒,又转变了语气:“对女人的承诺,的确是不能辜负的,这样吧,我让老刘专门陪你跑这个事,我这边反正一路绿灯,只要不违规,能快就尽量快一点,来不来得及,看你的运气吧。”

“那谢谢主任。”

许问真赶紧举起酒杯。

周一下午,许问真坐在酒店房间,拨号上线,参加苏文娜的例会,一个多月没有参加,竟有一种久违的感觉。

苏文娜也不想做过多的解释,只是语气和善了不少。

“问真有一段时间没有参加例会,其中的原因很多,就不在这里解释了,下个季度初,我们还要开总季度会议,到时候都要来北京的,我们当面聊吧,问真,你今天第一个来吧,说说你这个季度最后承诺的数字。”

苏文娜的想法很简单直接,她已经确信,许问真这个月肯定能做2000万,想用他打头,激励其他大区经理。

可是许问真却很不爽,当初连个电话也不打,先是剥夺自己参加例会的权力,后来更是连团队的日常管理都不让做了,现在倒好,连个说法都没有,就想重新让自己卖命,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算了,苏总,西区的数字,还是让老纪来承诺吧,我就是来做分享的,要不我先来?然后你们再继续。”

苏文娜受西方文化影响比较深,她以为上周五跟许问真的信息,算是两人达成的协议,那就应该遵守协约精神,大家放下误解,重新回到正轨,没想到许问真心中还是有怨气。

想了想,也怪不得他,便宽容地说到:“也好,西区这张云计算的单子,是公司的第一个云计算项目,玩得非常漂亮,首单奖金当然要给到西区,下个季度到北京开会,我还要当面谢谢问真,好,问真你开始吧。”

苏文娜一片怀柔之意,大家当然听出来了,都以为他们必定达成了和解,大家不再说话,静等许问真开始表演。

东区的谢良工却开始不爽:“老板,我插一句可以吗?”

“嗯,你说吧。”

苏文娜虽然有点奇怪,还是允许了。

“西区这张单,我们都听说了,虽然还没有签合同,也就是个时间问题,的确玩得很漂亮,不过这里面有个问题。”

嗯?

居然还有人站出来挑战,什么意思?隔着电话线,许问真都感觉到了敌意,大脑立即高度紧张,准备全功率输出。

谢良工继续:“大家知道,为了拓展市场,我们公司一直走的是代理模式,很少有直接投标的案例,西区这张云计算单子,是我们公司直接投的,已经让很多代理商有所质疑,我不知道其他区啊,反正东区的代理,这两天给我打电话的很多,都在问我们是不是以后要走直销模式。”

这的确是个问题,苏文娜便问纪宏嘉和申长岭:“北区,南区有这个现象吗?”

纪宏嘉:“有,挺多的。”

申长岭:“有当然有,这不过就是解释一下的事情,根本不构成一个问题,老谢小题大做了。”

谢良工正在兼并南区,申长岭公然跟他唱反调,他很生气,语气便带了训斥的味道:“代理商信心崩了,队伍就不好带了,你不懂。”

“你只会压货,不会疏导,队伍当然不好带......”申长岭强势反击。

“停,停。”

苏文娜赶紧阻止他们,要是吵开了,队伍就真不好带了。

“问真,你说说看,你怎么看这个问题?”苏文娜此时对许问真抱着极大的期待。

“这当然是个问题,不过,不是我们的问题,而是代理商的问题。”

许问真的角度,永远骨骼精奇。

苏文娜却觉得很有意思:“怎么说?”

“咱们那帮代理商,都是硬件时代的产物,别说云计算,懂软件的都没几个,双明市云计算的单子开标后,我也接到好几个代理的电话,指责我不应该直投,应该把机会分享给他们,尤其双明本地的代理,反应尤其激烈。”

苏文娜听得津津有味,双手抱着头,惬意地靠在椅背上,语气非常随意:“ok,你怎么回答?”

“我告诉他们,可以,你回答我几个问题,云计算有几层架构?云计算的本质是什么?云计算有哪几种形态?云计算的目标客户怎么找?ok?你回答正确,我让你投标,没有一个能回答上来。

我还告诉他们,以后想做和美达的代理,老子要考试,考试通不过,别说云计算,我连你代理资格都取消,笑话,不学习,不与时俱进,躺在床上等单子,还想挑战我,都他妈不要命了。”

他连说带骂,也不知道骂谁,大家却被他的话震惊了。

谢良工气得想吐血,却无法反驳。

“啪!”

苏文娜把手机重重摔在桌子上:“好,有想法,有魄力,第一张云计算单子,为什么落在西区,难道没有原因吗?大家好好想想吧。”

她停顿了一下,眼睛在会议室巡视,又看了看电话机,仿佛顺着电话线,标注自己的领地。

大家都低着头,不敢与她对视,连电话线上的谢良工和申长岭,都赶到了沉重的压力。

苏文娜很满意这样的效果,微微仰起头:“好了,问真,说说这张单子吧。”

苏文娜现在对许问真感觉非常良好,甚至已经忘了他即将离职,忘了他敲诈自己200万的事。

危险却在慢慢逼近。

“也没什么了不起,坦率来讲,这张单子其实玩得挺失败的。”许问真语气淡淡的。

“嗯。”

苏文娜有点疑惑,随即反应过来:“很好,先总结教训,再谈经验,问真,继续。”

“没什么经验,都是教训,客户已经认可了公司的专利,其实完全可以运作单一来源采购,按照《招标法》的规定,这是允许的,如果那样,客户1700万的预算,不是可以全部拿下吗?又何必用1200万去中标,白白损失500万利润。”

线上突然安静得可怕,所有人都呆呆地看着电话,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苏文娜也感觉到气氛的异样,慢慢坐直身子,看着电话机,徐徐问道:“所以,你为什么不运作单一来源采购?”

“abn的销售总监蔡家辉,问过同样的问题。”许问真并不急于回答,他在聚集最后的爆点。

“所以,为什么?”苏文娜语气开始变冷。

“如果是单一来源采购,我还有机会坐在这里吗?还有机会收这张单子吗?10万的奖金,还能算在西区吗?”

积聚多日的怨气,火山一样在许问真心中爆发,这是他预谋已久的时刻,他要在这一刻,回击所有带给他的质疑、委屈、恶意。

“苏文娜,你不是一直瞧不起我吗?你不是一直说我们碰瓷儿吗?你之所以不敢开除我,不就是有这张单子吊着吗?”

苏文娜愣了,木了,许问真愤怒扭曲的咆哮,她已经听不见了。

“苏文娜,因为你的偏见和不公,你让公司损失500万利润,这是你的报应......!”

“啪!”

小珂本能地跳起来,挂断电话,随后竟忘了坐下,回头惊恐地看着苏文娜。

“说,让他说,让他接着说。”

苏文娜喃喃的,自自语。

小珂慢慢反应过来,对会议室里的人使了个眼色,大家便静静地、轻轻地退了出去。

苏文娜坐着,一动不动,仿佛雕塑一般,嘴里呼着热气,手脚却是冰冷的。

小珂最后一个退出,轻轻关上房门,却不离去,安静地守在门口,阻拦任何想进会议室的人。

许问真坐在酒店房间,也一动不动,完全没有发泄之后的快感,连续进来几个信息,他看也不看。

许问真,你太过分了小珂的。

兄弟,痛快申长岭。

没必要,兄弟纪宏嘉。

直到一个电话,把他拉回现实,刘利东的。

“许总,周四公示结束,你明天先过来,我们对一对合同吧。”

“谢谢刘处,我明天一早过来。”

s..book5709326958745.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大客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