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章

小说: 穿越时空王爷追妻 作者: 入夜晨星 更新时间:2020-09-16 14:02:17 字数:5938 阅读进度:19/20

季晓彤叹口气“我看着影轩,你先去吃点东西。”

季晓彤指指保温桶,里面是她今天做的午饭,陪护的工作被司徒夜抢了,她们只好做点别的。

司徒夜点点头,他去洗手间整理了一下自己,让自己看起来精神些,他没有像别人那样满脸胡茬,面容憔悴,相反,他把自己照顾的很好。他不想影轩醒来看到的是一个落魄男人的形象,他想让影轩随时能够看到他最好的一面,就算心里有苦,有痛他也愿意自己扛着,影轩就该好好的被宠着。

司徒夜走到桌子旁坐下,把保温桶打开,保温桶分四层,上面一层是主食米饭,第二层是炖排骨,第三层是炒菜花,最后一层是鸡蛋汤。保温桶隔层连接的很牢固,严丝合缝,能够保证汤汁不会溢出来。

司徒夜吃完饭,把桌子收拾干净,回到床边,他白天照顾着影轩,晚上就跟影轩躺在一起,这些日子都是这么过来的。

“你要不要回去休息一下,我留下照顾他,这么多天了,你也够劲。”季晓彤看着影轩,此刻的影轩,单纯的样子就像一个孩子。

“不用了,我就留在这里。”我希望他醒来的第一眼看到的是我,这是司徒夜此刻的想法。

季晓彤看司徒夜坚持,她也不好再说什么,待了一会,就收拾东西走了。

回到总部,季晓彤继续接受训练,化悲愤为力量,在靶场玩命的射击,身边的子弹下去的很快。

林萧走到季晓彤身边,看着靶子上的弹孔,太可怕了,女人发怒真是太可怕了,林萧拿出一个棒棒糖“吃吗?”

季晓彤已经习惯他们动不动投食的行为,自从他们接受季晓彤后,季晓彤的零食就没断过。季晓彤拿过棒棒糖,拆开包装纸,放在嘴里,季晓彤可不会跟他们客气的。

“咳咳……”顾择过来正好逮到到季晓彤吃零食,扫了一眼,就当作没看见。万绿丛中一点红,整个队里就这么一个女生,当然都宠着了。

季晓彤偷吃被抓包,赶紧把糖咬开,咯嘣咯嘣给嚼了。

“有任务,城北的一栋居民楼里,有人被劫持,犯罪分子是退伍兵,在部队里曾经是炮兵。自学了一些弹药知识,能够制作出简易炸弹,炸弹虽说威力不是很强,但是也会引起伤亡。”季晓彤他们听着,边听边分析,能够制作土炸弹,这也算是个人才。

顾择“影舞”

季晓彤“到”

顾择“你负责接近劫匪和人质,找到机会解救人质。”

季晓彤“报告队长,请问紧急情况下我可以击杀绑匪吗?”

顾择看着季晓彤,眼神犀利,仿佛要将季晓彤看个透彻,杀人,一个小姑娘真的能狠心下手吗?

季晓彤默不作声,她在等着顾择的回答,顾择有些迟疑,看季晓彤的样子,似乎对杀人并不在意,就好像她经常杀人一样,这让顾择很疑惑,明明是个千金小姐却身手不凡,似乎她身边的人都不是普通人。

顾择“可以”

季晓彤明白了,转身走到一旁。

季晓彤一身黑衣,掩藏在阴暗处,警察还在拿着喇叭劝劫匪投降,争取宽大处理。老套的喊话,非但不会让劫匪觉悟,反而会让他们更加暴躁。刚开始季晓彤不理解这么做有什么意义,后来一想就明白了,这就是声东击西!

季晓彤观察着周围,这是一个很老旧的楼房,房间的防盗门还是那种推拉的铁栅栏门,楼道里放着各种东西和垃圾,这里的条件相当差劲。这里不是商业区,没有开发的价值,不过,季晓彤不介意跟爸爸提一提,毕竟如果能拆迁,也算是造福这里的居民了吧!

楼里的住户都被撤走了,其实楼里也没多少人了,大多数都是些孤寡老人,年轻人要么在外面上学,要么在外面工作,总之,留下来的基本上都是老人。

季晓彤最不屑的就是这种人了,没什么本事,就知道欺负老人孩子,这样的人渣就多余活着,还退伍军人,这样的人就算上战场,也只会是个逃兵,简直侮辱‘军人’这两个字。

季晓彤站在门外,看着破旧的门,开锁也不是不可以,就是怕开门会发出声音,惊动劫匪,深思熟虑之后,季晓彤走到下面的楼层,拿出手机给队长发了个信息,让警方尽量转移劫匪的视线。

楼房很封闭,卧室的窗户都封死了,只有客厅和厨房的窗户还算正常,可是那里不好进入,嫌疑人一定会守在可以看到外面情况的地方。至于厨房,厨房的锅碗瓢盆之类的应该不少,一旦发出声响,绝对会惊动嫌疑人。思来想去,还是正门可靠点,正门到客厅有个拐角,只要时机拿捏的好,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楼下顾择收到短信,让人拿着喇叭喊话,一时间,楼下有点乱,但意思也很明了,就是让对方自首。

季晓彤听着楼下喊声震天,这样他就应该听不到开锁的声音了吧!

季晓彤抽出发间的小钢丝,插进锁孔,微微一挑,就感觉咔哒一下,锁开了。季晓彤等了一会,发现没有惊扰里面的人后,松了口气,季晓彤轻轻打开门,往里面望了一眼后迅速躲在门边。

虽然只有一眼,也可以确定,嫌疑人应该没发现她,因为从客厅根本就看不到门这里,门的对面是一堵墙,往左拐一下才能走进客厅。

季晓彤迅速进入房间,轻轻带上房门,季晓彤躲在角落,仔细听着四周的动静,四周很安静。

季晓彤调整好呼吸的频率,把自己融入到周围的环境中。

“大娘,您饿了吗?饿的话,您去做点吃的吧!”男人声音沙哑,就像好久都没喝过水一样。

嗯……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劲,劫匪不是应该颐指气使很嚣张的吗?怎么会这么客气?

季晓彤靠在墙边,往里看,两个老人坐在沙发上,满脸胡茬的男人站在窗边。男人看起来很疲惫,他靠着窗户看向楼下。

季晓彤靠在墙角,看着他们三个,两个老人看起来不太像是被劫持的,那个男人也不像劫匪,一切都太过违和。

“唉……我们没事,孩子,听大娘一句劝,做错事不要紧,赶紧回头还来得及啊……”

老人好言相劝,男人无动于衷,就那样靠着窗户往下望。

不知过了多久,男人总算有点反应了,他站直身体,看着两位老人,眼神有些空洞。

“大娘,我回不去了,大娘,你说我当初入伍究竟是为了啥,为什么最后,我啥都没有了?”

“大娘知道你委屈,可是……孩子啊,你还年轻啊!”大娘抹着眼泪,有些不忍心男人的一生被毁掉。

季晓彤听到这里,已经回过味了,这个男人也许并没有她想的那么坏,也许是有什么原因,让他选择坠入地狱吧!

一个军人,哪怕退伍,“”也应该是意气风发的吧,为什么这男人给她的感觉像是承受了很大的打击,她感觉,如果不是有什么支撑着他,他也许就自我毁灭了。

男人眼神放空,像是在想着什么,也像是在怀念着什么。

季晓彤调整好呼吸,轻巧的闪到窗户旁,躲在窗帘后面,整个过程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窗户的位置对于男人来说,即是安全的,也是危险的,窗户的位置视野开阔,能够看到楼下的位置,稍微有点风吹草动他都能知道。同样的,窗户的位置也容易暴露自己,不过,他现在也不在乎这个。

他听着楼下警察劝他的话,想想亲人,朋友,呵呵……亲人离去,朋友背义,还有什么可以让他留恋的吗?

季晓彤观察着他,那个男人,她一瞬间就可以制服,可是她犹豫了,她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也许是男人的眼神太过哀伤了吧,说是心灰意冷也不为过。

季晓彤还是决定拿下嫌疑人,她趁人不备,瞬间出现在男人的身边,在男人还没反应过来时,点下男人的穴道,男人被定住了。

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包括老人也想不通,季晓彤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

男人动了动,发现身体不受控制后,就放弃挣扎了。

“呵呵……你是部队的吧!”这句话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他坚信,警察没这本事。

“对,所以……你被捕了。”

从季晓彤出现在窗边时,楼下就没有动静了,季晓彤往下瞄了一眼,警察准备上来了。

男人眼里闪烁着泪花,似乎有无尽的委屈,却无法倾诉“我认命,我认命……”

季晓彤看着他,有些不能理解他话里的意思,从刚才她就一直很奇怪,这个男人给他的感觉实在是不对劲。

季晓彤“你这话什么意思,你曾经也是军人,你难道不觉得你的所作所为是耻辱吗?你实在是愧对‘军人’这两个字。”

男人“呵呵……耻辱……哈哈哈……耻辱,确实是耻辱,我自己都觉得我跟那粪坑里的石头一样,浑身都散发着恶臭。你知道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你知道我在部队做过什么吗?你知道我为了完成任务遭遇了什么吗?你什么都不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

男人用力的嘶吼,似乎要把所有的委屈和不甘都发泄出来。

男人“啊……我的女儿,我的孩子她还那么小,那么小,她得了病,我四处求医,我花光了所有的钱。我没钱了,我去政府求助,没人理我,我拿出退伍证,也没人理我……他们你推我,我推你,你说我当初图什么,图什么……”

季晓彤沉默了,她从来没想过,导致他犯罪的原因竟然是这个,她感觉,男人的精神可能有些问题。

季晓彤拿起手机给顾择发短信,让他们先不要进来。

季晓彤深吸一口气“你女儿看病要多少钱,我来帮助她,你看行吗?”

男人愣愣的看着季晓彤,过了一会,突然开始大笑。

男人“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说资助她,哈哈……你说资助她,你怎么资助她,我问你,你怎么资助她。她没了……她不在了……她死了……死了……死了……”

男人又哭又笑,双目喷火,歇斯底里,他狂吼着,如果不是被点了穴道,估计这会男人已经引爆炸弹了。

季晓彤呆住了,她没想过结果会是这样,为什么结果是这样,他是军人,他保家卫国,他挥洒鲜血,为什么结果会是这样。

季晓彤“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没去向红十字会,或者慈善基金会求助吗?全国慈善会有那么多,难道没有人愿意帮你吗?”

男人“我去了基金会求助,基金会也帮忙筹集了善款,孩子也住院了,可是,孩子还是没有治好。孩子死了,老婆跟我离婚了,我想着,我去找工作,多赚点钱,然后再把老婆哄回来,我们再好好过日子,可是……”

季晓彤“可是什么?”

男人咬了咬牙,转移话题“我因为当兵,长期与社会脱轨,很多工作我都不能胜任,后来我去工地找工作,我不知道我当过兵的事情是怎么透露出去的。我一直以为,当兵是光荣的,我一直以军人为荣,直到步入社会我才知道,人们对军人并没有那么推崇。”

男人“呵呵……你知道他们怎么说吗?他们说,‘一个当过兵的人,还来跟他们抢活干,看看他,当兵有啥好,还不是得跟他们抢饭碗,还以为当兵能有多出息呢?结果,还不是得来底层干活,当兵的人,受罪的命。’你知道,我听他们这样说,我心里有多难受吗?我自以为的荣耀,在他们眼里特么的一文不值。”

季晓彤“你退伍,政府没给你分配工作吗?为什么,你还要自己去找工作?”

男人“分配,怎么不分配,分配的工作一个月不到三千块钱,三千块钱怎么养活一家人?他们说,分配的工作就是这样,要不就这么干,要不就自己找工作,我去政府那里跑了好多次,托关系,花钱找人,都没有分到好的工作。”

季晓彤明白了,他之前说的找政府,就是这件事。确实,三千块对于养家糊口来说是有些困难。

季晓彤“所以,这就是你的理由吗?别人的不理解就是你堕落的借口吗?”

男人“没有什么借口,也没有什么理由,就是活着没意思。我想过很多死法,最后我觉得,还是想死在军人的手里,始于军人,死于军人,挺好……”

季晓彤在屋子里来回转悠“你连死都不怕,你还怕活着吗?如果我没猜错,你心里还是热爱着那身军装吧!你的青春,你的汗水,你所有的一切你都奉献在了这个岗位上,你的心里从没嫌弃过它,那你还有什么放不下的。是,社会上有许多的不理解,有许多的质疑,那都是因为他们活的太安逸了,但不是所有人都是这样的,每一个行业都是应该被人尊重的。你难道能因为医院出过医疗事故,就从此不去医院看病吗?你难道能因为一家饭店的饭菜不干净,就从此不去吃饭吗?你能因为商家的无良,从此就不在商家手里买东西吗?你不能,社会上的各行各业都是环环相扣的,缺一不可,同样的,缺少了军人,社会也将不稳定,没有军人的付出,哪里有百姓的安逸。”

季晓彤的话,句句发自肺腑,情之深,意之切,让男人深为触动,他不会对自己做过的事情后悔,只会为此羞愧。

两个老人听到这里,深深地叹了口气“孩子,回头吧,不晚。做错事情没关系,但是,你不能一直错下去,听大娘的,自首吧!”

男人看着眼前的几人,眼神有些恍惚,回头,他能为了谁回头,他回头给谁看。

男人摇摇头“我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没打算回头,你把大爷大娘带走吧!我自己就在这里就行!”

季晓彤看着好言相劝不管用,气的胃疼,她心里还惦记着影轩,想要速战速决,回去医院看看情况。但是,一想到这人曾经是同行,而且人品没坏彻底,还有救,她就觉得现在不能放手。

她深呼吸,调整了一下情绪,继续劝人。

季晓彤“让你自己留下来,你是想把楼房炸了吗?我警告你,能住在这里的,都不是什么富裕人家,你把人家房子炸了,你让人家以后怎么活?”

男人沉默了,过了一会,才说道“我没想炸房子,就是想自己待一会。”

季晓彤看着他,她觉得这个男人如果想不开,不是毁了自己,就是毁了别人,留他自己呆着,保不齐又钻牛角尖,把自己给逼死。

季晓彤“你自己呆着是不可能的,外面警察已经把这里包围了,现在门口全是警察,只要我一声令下,他们就会立刻冲进来。来……咱们再聊聊,你还有什么想不通的,都说出来。”

男人的情绪慢慢归于平静“没什么想不通的,这些事情说出来感觉好受多了,就算社会不仁,我也不能怨恨社会不是,走吧……我跟你出去。”

季晓彤看他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心里有些打鼓,不知道他接下来会怎么样,算了,给他一次机会吧,跟过去做个了断,将来堂堂正正的重新做人也好。

季晓彤走到男人身边,给他解了穴,男人动了动身体,活动活动关节,季晓彤不敢大意,时刻盯着他。

男人深吸一口气,走到老人身边,扑通跪了下去,对着老人磕了三个头,站起身,他突然立正站好,冲着季晓彤敬了个礼“张振涛向同志敬礼。”

季晓彤看着他,突然眼睛就湿润了,她吸吸鼻子,抬起手“影舞,向同志敬礼。”

男人笑了,季晓彤看着他的笑容,眼泪就忍不住掉下来了。

“谢谢你……”男人看着李晓彤,说完后退两步,转身就往门口走去。

“张振涛……”

男人回头看着她,季晓彤看着不再颓废的男人说道“出来以后,如果没地方去,就来这个地方找这个人。”

季晓彤找了纸跟笔,写了个地址,上面写着一个人名,靳饶,那是回来后,季晓彤和影轩一起投资的公司,公司老总就是靳饶。公司主要目的不是为了赚钱,而是尽量给退伍军人一个容身之地。

男人收好纸条,堂堂七尺男儿,也忍不住流下了泪水“嗯……”

“好好改造,重新做人,以后你的路还长着呢……”季晓彤捂着嘴,说不下去了。

老人拍拍季晓彤,无声的安慰着她。

男人打开门,迎接他的将是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