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别怕,有我在

小说: 穿越八零嫁男主 作者: 芷笙 更新时间:2022-01-11 字数:2165 阅读进度:37/293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在看到林曼单独进入木屋时,沈恒烨铁青着一张脸,快速的制定了计划。

他赤手空拳,也可以做到以一敌三。哪怕对方持有杀伤力武器,他也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妻子....

就在他悄无声息的沿着溪流接近木屋前,林曼从木屋里出来了...

他停下动作,听着几人之间的对话,确定林曼暂时是安全的,这才松了一口气。

如果刚刚情况紧急,他一定会冲进去。但是幸好,他们没有打破林曼的计划。

他看着林曼在小溪边整理鱼内脏,便将狗尾巴草按照她之前的编织方法,编织成箭头,放进了小溪里。

林曼注意到狗尾巴草后,对着上游不远处的黑暗,微微一笑,加快了手中的速度。

鱼肉下锅闷煮后,她整理着别样的野菜,时不时打量着这些大汉们。

之前的那条鱼个头不大,又被自己拨了一大块给小辉和高烧的女孩,所以他们每个人只是喝了鱼汤,并没有吃多少鱼肉。

距离那顿鱼汤已经过去了三个小多小时,其中除了马岙外,她看到这三个男人至少上了两次厕所。

所以一会儿鱼汤出锅,他们至少会喝上两碗。

而林曼在动手之前,说是那些女孩子们胃口小,喝了鱼汤饿不死就行。所以这次的鱼汤,她会熬成高汤...

鱼汤出锅前,她多次品尝,趁着三人不注意,她悄悄舀出一碗鱼肉和鱼汤,才将其他的作料放下去...

“老三,我不敢去找马哥,你给马哥送过去吧。”林曼有些心慌,害怕马岙不吃,到时候没有办法控制住他。

她把鱼汤盛好后,挨个摆在面前。她则是端着自己的鱼汤,大口大口的吃着。

老三点头,端着了两碗鱼肉回木屋了。虎子也替老二端了一碗,两人不假思索的吃着。

“这汤,她做的时候,你们盯着没?”马岙接过碗,在老三即将要狼吞虎咽之前,开口道。

老三顿了顿,瞥了一眼火堆旁正在大口吃肉的林曼,笑道:“看她吃的那么猛,应该没问题。”

“嗯。”

后半夜,夜空下的三个大汉吃饱喝足,便各自躺在草席子上休息。

“你去屋里陪着马哥。”老三指了指木屋,不放心林曼,就怕他们睡着之后,小娘们跑了。

“哦。”林曼努努嘴,蹑手蹑脚的进了木屋。不过她刚刚关上木屋的门,老三就拎着草席子堵在了木屋门后。

“马哥,你睡了没?”林曼往前凑了凑,因为屋子里没了火把,她只能借着月光来视物。

在看到放在马岙不远处地面上的碗时,她真的慌了...

“马哥,这鱼肉你一口没吃...你是还生我的气吗?”

林曼假装惊讶,提高了说话的分贝。她不确定警察能不能听到,可是他要是听不到,那自己一会儿就穿帮,会被马岙给灭口的。

怎么办啊,她很明显不是持枪的马岙的对手...

“没胃口。”马岙躺在地垫上,目光如炬的打量着她:“你很聪明。”

“好吧,我承认,我念三年级之前都是考第一名。”林曼警备的站在一旁,她害怕...

“你刚刚是故意惹怒我的。”马岙这句是肯定,而不是反问。

他一开始因为林曼的一句话,而情绪失控。一个人独处的这段时间,他回忆着今天下午发生的一切。

从一开始,林曼就看似傻乎乎的什么都不懂,实际上她却一直在笼络自己。

最后,她应该害怕自己会真的把她怎么着,所以才故意惹恼自己...

林曼只能拖延着时间,要是能拖到她跟警察约定好的凌晨,或许她还有救。

“马哥,我也不撒谎了。扪心自问,如果你是一个女人,在这种情况下你不会害怕,不会想办法自保吗?”

“我前脚从婆家人手里逃出来,后脚遇上了人贩子,我...”林曼说着就哽咽了起来:“我承认我装的很傻,但是我没有别的心思,我只是想讨个生活。马哥,我知道你不相信我,但是我只是想活着。只要你留着我的命,我真的什么都愿意做。”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话吗?”马岙坐起身,右手置于腰间,抹上了那把可以娶她性命的枪。

林曼深呼吸,看着他拿枪的动作,一时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来挽救她自己。

林曼一脸的生无可恋,就连开口说话时的语气,也何其的绝望。

“我还是要死了吗?真是阎王让你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我逃过了婆家,还是逃不过一死。"林曼抽噎着,哭的越来越痛:“老二,老三,救救我,马哥要杀我!”

林曼见他掏出了武器,慌乱的喊叫着。她的分贝很高,在这寂静的深林中,这一声尖锐的女声,格外的刺耳。

可即便是这样,门外依旧没有任何声音。

林曼盼望着此时药效已经发挥了作用,也盼望着她的喊叫声,能引来警察。

可马岙在没有听到老三和老二的回答后,快速的绕过林曼,扯开了木门。

“老三?”他蹲下身子晃了晃老三,见老三费力的睁睁眼,张张嘴,瞬间明白了鱼汤有问题。

“我弄死你!”马岙飞快的站起身看向木屋里的林曼,拿武器的动作迅速。

不过还没上膛,他便被一道一闪而过的黑影扑倒。

他手中的武器也被甩出去好远,还没有反抗,就被骑在身上的男人猛攻着。

看着男人矫健的身手,林曼似乎是有了靠山。可正是因为不需要假装坚强,她双腿发软,靠在木门上,后怕的捂着脑袋,眼泪就这样成串的滑落...

来到这个年代后,她没有一刻的安心,不是在撕逼,就是在撕逼的路上。

她还把自己作到了这么危险的环境下...

“别怕,有我在。”沈恒烨一边重拳攻击着被他骑在身下的马岙,一边沉声安慰着林曼。

他知道她能坚持到现在,一定是用尽了她的全部力气。

林曼听到他低沉的声音,慌乱和无助慢慢的消失,她扶着木门,缓缓站起身,连滚带爬的跑向马岙掉落的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