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弄死算了

小说: 穿越八零嫁男主 作者: 芷笙 更新时间:2021-11-01 字数:2153 阅读进度:26/293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纵然这些民警不会带着她过去,可让她什么都不做的,就只是等在这里,她是如论如何也等不下去的。

当下就跑进了派出所的办事大厅,此时还剩下值班的人员正在办公,他们也在讨论着此次的救援和逮捕工作。

因为这条山脉错综复杂,连接了包括泽南县在内的四个县城和高台市以西的大部分山区。

逃犯劫持人质上了山,那就犹如鱼儿回到了大海里...所以追捕工作很是有难度,况且对方是惯犯...

众人激烈的讨论着,没有人注意到站在门口的林曼。如果不是林曼突然走向办公桌,进入众人的视线里,他们怕是还要继续往下讨论。

“这位女士,你有什么事情?”

“我能不能看一下地图?”林曼指了指其中一人手中的省内地图,她要上山救人,但绝对不是盲目的冲上山去。

她对这个年代不熟悉,对这个县城和山脉不熟悉。在没有规划好路线之前,贸然上山,只会让自己陷入险境...

“看吧,那边有长椅,坐下等等吧。”民警将地图递给林曼,又很是热心肠的指了指一旁的长椅。

刚刚这个小丫头跟副队长聊天的时候,他听了两句,知道她是被劫持人质的姐姐,难免觉得她有些可怜。

“谢谢。”

民警安慰着:“不用客气,别太担心,这次出警的是省城军区的队长,他们真刀实枪的进入过劫匪的老巢,一定能把你弟弟带回来的。”

林曼点了点头,拿过地图直接走向长椅。接下来十分钟的时间里,她都把自己沉浸在这张地形图里。

目光如箭一般,将每一个分叉路口清楚的记在脑海里。

每一帧每一幕她都不会错过,分析着是否会是劫匪的逃跑路线...

“是这里!”林曼在看到地图最下方的那一条县城之间的分界线时,激动的站起身。

泽南县在这条山脉的北边,一山之隔的南面就是清河县。清河县不属于高台市地区,而是属于另外一个城市的管辖。

从县城这边的入口上山,只需要绕过大山,就能抵达另外一个城市。倘若劫匪要是沿着山脉朝着西边逃跑的话,则需要经过三个县城,才能离开高台市,往外地逃窜。

所以林曼觉得劫匪一定是想要通过这条路,尽快的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这一切只是她的个人想法,劫匪会不会这样做她不清楚。但是她必须要去确定,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可能的机会。

沈恒文不能出事,他的人生已经很苦了,他不应该承受这一切...

想到这里,她快速的站起身,对着民警说了一句:“地图我借用了!”

不等民警反应过来,她已经健步如飞一般的冲出了派出所。

为了方便奔跑,她离开派出所后,就快速的将马尾辫绕成团固定在脑袋上,随后一路小跑着朝着远处的那座大山而去。

值得庆幸的是她的分析是对的,因为她山上之后没多久,便看到了新鲜的脚印。

深山老林处,人迹罕至。突如其来的脚印给了林曼不少的提醒,再加上她有着丰富的采药经验,很容易在深山老林里辨别方向,一路向南。

直到日头高照,林曼被烈日照射的口干舌燥,她才停下沉重的双腿,席地而坐翻看着地图。

“按照地图上的比例来说,我走的是山脉的隔断处,山路低缓,行走速度也不是很慢,应该是在这个位置的吧?”林曼指了指地图上的坐标,有些不确定的自自语着。

她四下的看了看,现在的她急需补充水分,可是周围哪里有水流?

“瓶子?”林曼看到远处在阳光的折射下熠熠发光的玻璃瓶子,惊喜的站起身。

瓶子没有盖子,但是里面的液体是新鲜的,没有变质的味道。在加上这里是深山老林,一般人不会来这里,更不会在这里野炊,所以林曼笃定这个瓶子是劫匪留下的。

她似乎是看到了希望,身上的倦意也早已经消散,沿着山路走了没多久,便听到了小孩子的哭声,和大人的责骂声...

她所在的地势较高,不能明目张胆的去细看那群人。

但是她看到了蓝白相间的运动服...一定是小文...

林曼抬了抬胳膊,手中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握上一枚小石子。只要她动手,就绝对能够击中其中一人的脑门,但是石子不可能致命,只会让他稍微痛苦,来拖延一定的时间罢了。

而且歹徒一共三个人,她的石子击中一人之后,其他两人会做出反应。

先不说他们的身手如何,像他们这样的亡命之徒,会不会有什么犯法的武器?

林曼的额间早已经布满了细汗,她不知道应该如何展开营救。她要回去寻找民警的帮助,还是直接单枪匹马的冲下去?

所以现在她不能轻举妄动...可是孩童的哭喊声越来越响,歹徒似乎是有些烦躁了,竟然对着孩童动起手来!

“妈蛋!你是不是瞎?你要是劫持个女娃,我们还能换一笔钱。弄回来这么一个娘炮的男娃娃,指望着他断了胳膊腿去要饭?”为首的男人身穿灰色衬衣,里面是白色的背心,他随意的靠在树根下,对着其中一男人啐了一口,不耐烦的嚷了一句。

“马哥,当时情况太危险,要不是这个男娃娃,我估计就被夜枭拿下了...”男人唯唯诺诺的靠在一旁,听到烦人的哭声,一脚将男娃踹倒在地:“哭哭哭,你在哭一句,老子掐死你!”

男孩子倒在地上之后,双手紧紧的捂着嘴巴,眼泪虽然一直流着,可他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另外一个男人如和事佬一般,劝着动怒的马哥:“马哥,这个男娃好办,嫌他麻烦的话,直接打死算了。只不过我们的行踪被夜枭发现了,只怕一时半会儿去不了寺后村了。”

林曼心急的躲在大树后,因为沈恒文被踹了一脚,她情绪有些激动,忍不住要冲下去把那三个人爆头。

可突然听到三个人提到了寺后村....林曼觉得太过狗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