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挑拨离间

小说: 穿越八零嫁男主 作者: 芷笙 更新时间:2021-10-30 字数:2178 阅读进度:6/293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你胡说什么呢?我跟你二婶关系好得很,你别在这里挑拨离间!”王花存的心事被戳穿了,一时有些心虚。

沈二叔和沈二婶疑惑的朝着这边走,一直没吭声的侧脸看着王花存,很明显是有些不可置信。

“娘,我没有胡说啊,你想要二叔家的院子,我们全家人都知道,别说小文了,就连雄雄都知道。”林曼勾了勾唇角,打算将祸水东引,给后婆婆找点麻烦,看她还惦记不惦记自己的赔偿款!

这小孩子被她捏哭了一次,现在对她可是害怕的很。她顺势走到沈立雄面前,很是自然的牵住了那双被她捏过的小肉手,柔声道:“雄雄,你还记不记的奶奶说,将来吞了二爷爷的院子后,要怎么分配吗?”

赵淑芬就站在王花存身后,想拦住沈立雄也来不及了。

“奶说了,把二爷爷的院子盖成县城的楼房,留着我娶媳妇用,我住楼上,我爹娘和奶奶住楼下。家里的院子里翻盖了给三叔的儿子留着,让三叔三婶也住楼下。”

沈立雄一脸天真的讲着,语之中还有些光荣的成分在,毕竟这些打算,他可是天天都听奶奶念叨,而且房子是留给他的,他自然光荣。

“雄雄,别乱说!”王花存这张老脸憋得通红,看到沈二婶打量的目光,急忙往沈立雄身边走。

“娘,听孩子说完啊。”林曼伸手拦住王花存,另外一只手依旧是牵着沈立雄:“雄雄,那你二爷爷二奶奶住哪里啊?”

“最好早点死,要不然沈恒文那个小贱蹄子住的猪圈,留给他们!”沈立雄本来看到奶奶摇头,他是打算闭嘴的...可是老觉得他手腕被人按着...

他这句话刚说完,沈二婶那边就不干了,当下把扛着的锄头往地下一扔,就破口大骂起来了。

“好你个王花存,你带着两个拖油瓶子嫁过来,我跟你好好处,你却在背后里盼着我们家绝户?还惦记着我的房子?”沈二婶的痛处就是连着生了三个闺女,没能生个儿子。

“老娘这些年没少照顾你,你盼着我们早点死?你怎么不早点去死?”

“弟妹,弟妹...你别听小孩子家乱说,我这么大一个人了,能说那种没水平的话?”王花存讨好的往老二媳妇身边凑。

这些年跟老二媳妇交好,就是为了房子,都坚持了十来年了,可不能被林曼那个贱人搞黄...

林曼双手叉腰,跟看热闹的乡亲们一样,歪着脑袋笑着。谁不知道沈二婶的脾气暴?这些年她们两人交好,沈二婶为了她,没少站在街上替她骂人。

现在风水轮流转,沈二婶骂起了她,真是大快人心啊。

林曼本想着,沈二婶骂上两句,跟王花存绝交,以后不互相往来就行了。可谁曾想到沈二婶的脾气这么爆,骂不过瘾,又上去撕扯着王花存。

王花存的两个儿子,见不得他娘被打,都上前一步想要拉开。

沈二叔见状,不在保持沉默,把铁杵一举,大声道:“娘们家的事,我看谁敢动手拉?”

王花存的两个儿子不敢往前冲,乡亲们就更加不管了,任由两个女人撕扯着对方。

林曼看了一会儿,王花存脸上挂了彩,她这才打了个哈欠,带着沈恒文往家里走。

一进房门,林曼的血压飙升。

"赵淑芬可真是好样的!"

“嫂子,我很快收拾好。”沈恒文看到这满屋子的凌乱,下意识的蹲下身子开始收拾。

林曼看他的动作熟练,俨然不是他这个岁数应该有的动作,心头又是心疼,又是着急:“小文,你先回你屋子里找出你五年级的课本,好好的复习一下,这烂摊子你别管,有人来管。”

“嫂子,我很快就收拾好了...”沈恒文知道嫂子是想让大嫂来收拾的,但是大哥那边不是吃素的,他们向来张牙舞爪...今天他们没能拿到赔偿款,一定会随便找个借口就动粗的,他不能让嫂子挨打...

“小文...听话,先去复习功课。”林曼看他这样委曲求全,原本那颗暴躁的心,也慢慢的变的柔软:“你放心,我不会被欺负,从今往后,只有我们姐弟俩去欺负别人。”

对于沈恒文的遭遇,林曼知道他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孩子。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他在自己身上得到了一点温暖...肯定是害怕这份短暂的温暖,又会消失不见。

...

“乡亲们,我家婆婆和嫂子是要逼死我跟小文啊。”

林曼的这一声喊,让扭打在一起的两个女人分开了,也吸引了乡亲们的目光。

“大家伙去看看,我的房间被我大嫂翻成什么样子了?赔偿款也不见了!这日子怎么过呢?”林曼痛心疾首的捂着胸口,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

因为之前的那场闹剧,已经让乡亲们觉得林曼和沈恒文是弱的一方。现在林曼的样子,无疑是让乡亲们更加确定了他们的认为。

有几个好事的乡亲们,进入沈家去看了看林曼的房间,出来后就四下的跟人说着:“屋子的东西到处都是,乱七八糟的一团,这可是家贼偷啊。”

“让小文住猪圈,又巴不得休了林曼,老沈家的人可真是狠心呐。”

“林曼和小文这日子往下可难了,这要是分家分出来,还有条活路...”

“可不是,明目张胆的翻人家的屋子,胆大到这种地步了,以后指不定做出什么事情来呢。”

乡亲们议论的声音一波比一波大,恨不得能提着沈家人的耳朵去说,都是在为林曼和沈恒文打抱不平。

“你胡说,我找了一圈,哪里有赔偿款?”赵淑芬见乡亲们都用鄙夷的目光看着她,急的直跺脚:“再说了,我要是找到了赔偿款,婆婆还至于跟你要吗?”

“一万块钱呢,谁见了不眼馋?交给婆婆后,还得分给三弟花,这钱是你私藏了吧?”林曼承认,她心眼很小。之前被赵淑芬泼了水,房间门口又都是泔水,她记仇...

再说了,要不是赵淑芬自己犯贱翻找她的房间,她还不稀罕去动赵淑芬这个喽喽呢,谁让她自己挖坑?那还不让她自己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