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终点

小说: 重生之朗朗星空 作者: j112233 更新时间:2015-02-17 21:34:03 字数:3475 阅读进度:55/67

要说服一个没没无名的模特儿整型这事,并不困难。只要提供一个曝光度足够的代言工作,再上加一句你要是整一整会更符合商品形象的感叹,一些耐不住想红的小模特很快就能上钩。

这种事要说是诱骗还算不上。毕竟工作机会是真,要不情愿大可以拒绝,世上可没有贪心拿了好处后再来哀叹自己受骗上当的这种事。也不用担心小模拒绝,会跟个有妇之夫厮混,想来这人本没有太多原则,所以洪鸿处理起来相当顺利,没多久就办妥了一切。

至于整型手术这边,还是要把人仔细整好的。手术称不上是大手术,一个眼皮缝合与眼尾上挑的些微改动,小模立刻多了双会放电的桃花眼,俊是更俊,整体感觉却也与白朗不再相同。

而事情做到这,也就足够。接下来,这个名叫林臣远的小男模会不会因此被康健抛弃,仇潜可不关心。仇潜只是难以忍受康健用那种视线看完白朗之后,继续用那种视线睡上与白朗相似之人。

那么要是康健再找一个与白朗长得像的呢?难道继续这样整?

仇潜的答案是,他不会给康健这个机会了。

***

「康老板!!你真是好眼光,好远见啊!」车行的吴老板一脸佩服地称赞康健,「这种我都不懂的什么个发热片,没想竟能卖的这般好,一下清仓啊!我看康老板这一笔生意,是不是把成本立马翻倍了啊?哈哈哈哈,我这个帮忙送货的,看著都眼红哟。」

康健顺了顺西装,压下心中得意。「哪里,这也是多亏了朋友的建议,才能赶上这股潮流,运气而已。」

「不不不,话可不能这么说!有些人就算知道赚钱的机会在哪,手边没钱肚子里没胆的,可也不敢这般放手投资!!康老板能有这等魄力,早是领先别人一截了啊,」吴老板啧啧感叹,「要我说,康老板您就是入错了行,您这么有投资天份,当个明星什么的实在可惜啊,哈哈哈哈。」

几句称赞,把康健捧得脚底都要生云。康健作势咳了一声,「好了,再继续说我可都要脸红。这次就麻烦吴老板帮我把这批货送到G省的龙通仓库去,车资我先结算三成给你,全部送完再付尾款。」

「哎哎哎,不急不急,康老板生意怎么火!我可不担心康老板赊帐啊,哈哈,等全部送完我再跟康老板请款也没事儿的!」吴老板殷勤地说。

康健一听,更是顺耳,满意地点头再交待几句,才离开公司仓库。之后,脚跟一转,来到某栋外观毫不起眼的普通公寓三楼。

开了门,穿著松垮棉衫的林臣远正在沙发上压著腿。

男模的身材都有最低要求,林臣远虽然算是矮了些,可上半身与下/半身的比例很好,一双腿又直,看著倒是修长。国际正统的伸展台可能构不上,但放在国内品牌的平面代言,条件也算足够了。

林臣远一听有人开门,松了腿回眸一笑,整好的桃花眼弯弯;可说是媚眼如丝,「你来了。」

见著这笑,康健心底其实很是不满,但视线接著飘上了林臣远又白又直的长腿,以及那翘挺火热的屁/股。即便这蠢货一声不吭地跑去整了容,把好好的那双眼给整掉了,但能有个小情抒解自己日积月累的渴望,康健也舍不得轻易放手。

康健丢了钥匙,大步走向林臣远,三两下把人压在沙发上,「怎么,算好我要来,就穿条短裤诱惑我?」

林臣远由下往上、挑著眼无辜地看著,「你不用回家陪老婆儿子吃饭么?」

康健伸手盖住林臣远的眼,狠狠把人先吻了遍,才沙哑说道,「先过来让你把我喂饱啊,宝贝。」说完也没等两人换个房间,猴急地办起事来。

过程中林臣远因为痛、唉了几下,却也乖乖受著。

毕竟康健说了爱他,在那坟墓似的婚姻里,自己是他的救赎。

***

直到『乱街』开播接近尾声时,白朗才被容许考虑下一份工作。

前阵子为了配合『乱街』宣传,白朗排了满档的节目通告,工作密度让仇潜很是皱眉。在放弃『谁请晚餐』的试镜后,仇潜就让方华先停下帮白朗联系工作这事。

毕竟白朗的主治医师方英崎曾提醒过,在仇潜车祸的那三年,白朗劳心劳力之下,消耗了不少之前好好养起来的部分。之后再回到演艺工作,身体绝对得好好注意。

也因此,下一部无论是电影或电视剧,白朗都不考虑再接像『乱街』这般武打多的动作片了。要搞的仇潜紧张,自己也无法舒心,白朗可不想自作自受。

只是若再加上不能有床戏、吻戏最好也不要有的条件......

方华捏了捏鼻梁,表示这么严苛的挑片基准,简直是在考验她的能力。

但抱怨归抱怨,抱怨完,几天后,方华就找来一部完全符合条件的电影剧本:『终点』。

粗粗看完『终』剧的剧本,白朗就知道这不是一部以票房为优先的作品。

毕竟光听剧情大纲就足够虐心,该是没人会以娱乐角度来观赏这部电影。因为故事说的是,一名被判定罹患脑瘤的病人,有个必定瘫痪的未来等著他,几番挣扎后,病人说服了身边深爱的亲人与爱人,自主走向安乐死的过程。

透过这个过程,故事里深刻探讨了生命的价值与尊严,感情的挣扎与重量。事实上,这还是部由真人真事改编的故事。当白朗看完,抱著剧本哽咽地把仇家父子俩给吓了一跳。

这么虐心的剧本,是导演界里少数成名的女性导演许妍所找来的。

许妍擅长以细腻的运镜表达压抑的情感,大半作品以抒情为主,温暖却也强烈,获得不少好评,这次选了个这么不讨喜的剧本,白朗不无好奇,向方华要了电话亲自与许妍聊上几句。

却没想,得到的答案是,许妍的母亲去世前也有类似情形。

但她那时没有同意,而她一直想著,该不该同意,她想找到那个答案。

电话之后,白朗同意接演。

即便前一世,白朗对这部电影,一点印象都没有。

***

之后几个月,白朗一心扑在『终』剧上头。

而这次,白朗不让仇潜探班。理由是这种需要情绪专注的电影,要有仇潜在场,自己必定分心,所以白朗严词拒绝了仇潜的『打扰』,甚至『乱街』那时仇潜安排的医疗小队,白朗也不让跟著。

在工作上,仇潜是相当尊重白朗的决定的。否则『乱街』那时的吻戏,发个声就能更改剧本的条件下,仇潜不会这么憋屈地闷在休息室里生气。于是在白朗承诺每周固定到方英崎面前报到、定期追踪健康之后,仇潜也就认了白朗这次的要求。

只不过,仇潜很快发现白朗竟是瘦了些,每每工作结束之后情绪也不高,甚至可说是低落。仇潜问了几次,白朗都只说拍完戏需要点时间调节情绪,身体无碍的。

但仇潜越看越不对,暗中问了方英崎这什么毛病。方英崎首先确认了白朗心脏并无异状,再问了句白朗工作,想了想之后,介绍了一名心里医师给仇潜谘询。这个意思也不知是白朗需要协助、还是真正有需要的其实是穷紧张的仇潜。

不过心里医师倒是真有帮上忙的。在接了几通仇潜的谘询电话后,笑呵呵地建议,让仇潜每天把人拉出门运动运动,就该没事了。

仇潜将信将疑,隔天一早还是把一家三口从温暖的被窝里挖出来健走。

他们的独院别墅出了大门往外走个十几分钟,就是长长的河堤。

头几天,连仇潜自己都觉得痛苦。深秋的天气,还把仇小海冻得鼻涕直流。可走上一圈之后,从河堤回来时每个人饥肠辘辘,却也特别的神清气爽。这时再看白朗,先前积在眉间的郁气,果真消散了些。之后,仇潜还弄来三台自行车。一个礼拜之后,一家三口都习惯了早起,乘著山风鸟鸣沿著河堤骑上几圈。

这样的支持,果真让白朗很好地撑过了其实是相当压抑的拍摄期。

两个月后,当『终』剧杀青的这一天,白朗早早回到了家,煮了顿好的等著仇家父子俩回家。也是这时,白朗才发现自己竟已是好久没有亲自下厨。

仇小海首先到家。一开门就闻到满屋子香喷喷的葱油饼味儿,开开心心地跑进厨房吵著要先吃。接著是仇潜,白朗前阵子的情绪问题让仇潜排开不少应酬,已是很规律地回家吃晚饭了一阵,因为隔天还要早起运动。

而这天仇潜一进门,就见白朗端著汤,满脸笑意地让他洗手吃饭。

仇潜一看就知状况过去了,丢开手里的文件,凑过去亲了亲。

这换来了白朗一句「谢谢」。

仇潜回道,「谢屁,只要你好好的。」

***

过程虽然辛苦,白朗为『终』剧的努力不是没有收获的。

两个月后,『终点』的首映会上,连仇潜都看哭了眼,电影落幕后一直擤著鼻涕。

也不知是谁,在电影落幕后亮起的全场灯光中,首先由椅子上站起来鼓掌。

一个、两个、三个,接著是越来越多人站起了身,用力地拍著手。

而他们的眼眶都是红的。

这中间,没有其他话语或称赞,观众们只是沈默地鼓掌。

掌声越来越响,响遍了全场,久久没有停下。

就像真正的触动,从来都难以用言语表达。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大大火药喔@@(晕倒)!

难得的双更奉上X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