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仇潜V康健

小说: 重生之朗朗星空 作者: j112233 更新时间:2015-02-17 21:34:02 字数:4739 阅读进度:54/67

『乱街』播出一个月左右,基本上没有年轻人不认识陈封戈与洛仔这两个角色。

毕竟除了定时定点在电视上播出以外,网路上,『乱街』因应潮流,官方播送管道与宣传也是做的相当完整。在『全流通』这等超大型网路平台的背后支持下,『乱街』在网路上的下载服务可是远超制片公司自行架设的网站,几乎做到了让观众随时看随时跟上的收视方便性,更大幅度地吸纳观众数量。

当然网路上的收看是迟延了电视上几集的,这是为了感谢愿意在电视边准点收看的忠实观众。此时若想追上,付上一些相当于冰棒费用的代价就能如愿以偿。这原先是为了一些心急又讨厌看漏的观众们所提供的小服务,却没想,这部分的收益倒是随著时间推进越来越多。在首月份的统计报表出来后,可以观察到的是,约莫有五分之一强的观众,是透过电视外的管道收看及认识这部剧的。

而上面这些,都代表了一件事,那就是白朗又红回来了。

红的也不仅是白朗,男一孙席彬与一干配角,都受到粉丝们的高度关注。

因为这部剧红的是整体的成绩。从编剧、导演到特色配角、主角,甚至幕后配乐与动作特效,在每个层面都拿出了水准以上的表现后,整部剧给观众的感受就是两个字:『好看』。

毫无疑问的,钱砸得够多是首要理由,其次是剧本经过三年的沈淀,回头仔细返修后,当然是更加精鍊而有张力。此外,或许还有个大家都没注意到的理由是,重拍后金主老板几乎天天出现片场监工,这不太认真的也不没啥胆子敢混水摸鱼。

于是『乱街』火红的理所当然,没一丝水分。

配合火力强大的宣传,就如康健嘴里所说,『乱街』上映后两周白朗几乎拿回以往人气这件事,并不是夸大。

为此,剧里的主角配角们忙碌了好一阵节目通告。毕竟流行就是一股风潮,现在节目只要能请到『乱街』的无论主角配角出现,聊聊观众最感兴趣的拍片花絮,都能小小带起一阵收视波动,自然,节目的邀约像雪片似的纷踏而来。

只是这么一聊,很快的,仇老板天天探班的这些八卦,竟是不知怎地被爆了出来。连带著仇老板因为白朗吻戏狂怒的这事,很是被加油添醋了一番,以讹传讹之下,仇潜竟还被塑造成了现代妒夫的典范,把白朗好笑了一阵。

不过这也表示,对于白朗与仇潜的关系,三年后是更加被粉丝们接受。

即使白朗在这次复出之后,已鲜少去考虑与仇潜关系是否过于高调、该不该掩饰的问题。生命如此无常,好好把握每一刻,是白朗与仇潜最近三年来,最大的心得。

在这种想法下,白朗与仇潜共同露面的场合也较三年前更多了些。

其中包括了某次大型精品购物商场的开幕酒会。

这天,仇潜受邀为席上嘉宾,携白朗作陪。

而主办单位请来助阵的众多艺人当中,竟也包括了前阵子小有人气的康健。

这该算是仇潜与康健,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的碰面。

***

全新落成的大型精品购物商澈SKAI』,号称是A市里集结了国内外数量最多精品旗舰专柜的高级商场。客群对象设定在豪门世家的名媛公子们身上,里头甚至连跑车专柜都有。

仇家在这个大型商场中也拥有一整层区域,开辟为高级会馆,提供俱乐部成员在本商场消费后,能有个立即放松与回复疲劳的奢华落脚地。这种结合上层社会炫耀性的消费与应酬的活动型态,近来颇受贵妇们欢迎。

仇潜做为会馆代表人,以座上宾及合作厂商的双重身份,受邀参加开幕酒会,想想以后逛街也可以考虑这里,于是就带著白朗过来,顺道看看自家俱乐部白朗喜不喜欢。

而金碧辉煌的商场开幕,自然不能免俗地邀请众多名模与艺人到场助阵。他们许多是这些柜位品牌在国内的形象代言人,于是主办单位灵机一动,乾脆在商场气派豪华的中庭喷泉花园里,举办了一次小小的走秀。除了炒热气氛以外,也刺激这天同受邀到场的豪门世家子弟们的消费欲/望。因为开幕这天,商场并没有马上对外开放,而是仅为这百馀名最顶级的嘉宾服务。

因此,艺人们在台上走秀,台下坐著的,是一排排身份或财力显赫的贵宾们。

康健就是在走秀的舞台上,与台下的仇潜对上眼。

粗粗略过一眼,康健心底顿了下,接著视线带到仇潜隔壁、正低头翻看手里目录的白朗,才确定这人果真是报上偶一出现的仇老板。

对于这个假想中的『情敌』,康健是首次亲眼见著。传闻中狂野帅气的仇老板,确实名符其实。雕刻般棱角分明的五官,宽大的肩幅不用人真正站起,也能知身材伟岸。

所以即便还在舞台上,一股难以言喻的嫉妒又自惭的情绪,突地袭向了康健。

因为这种场合的台上台下,还突显了两人身价的不同。

康健终于想通了为何先前善意的招呼后,白朗依旧对自己不理不睬,毫无联络......那不是理所当然的?即便自己再如何走红,今天这种场合,自己依旧是台上的戏子而不是台下的富豪,有脑袋的人都知道要选谁不是!?

尖锐的现实,戳破了康健先前怀抱著的期待。

尤其,康健的眼角里,还看到了两人在台下的交头接耳;仇潜正凑到白朗耳边说了什么,把白朗逗得一笑,仇潜见状,竟是凑上前大喇喇地吻了下,把白朗弄得一愣,转头看看四周,而后无奈却又容任地继续与仇潜低声说话。这期间.....至少在康健不得不走下台以前,白朗都没有抬起脑袋,往台上看上一眼。

下台时,以前那股倾慕又愤恨的阴暗情绪,再度盘旋在康健心底。

***

康健的情绪阴暗,仇潜这边也没有多友好。

自从在台上见著康健以后,接下来的开幕酒会,仇潜一步不离地跟在白朗身边。因为他明确感受到,康健即便人待在远处没有走近,但视线却是三不五时地瞥过来关注白朗。

仇潜稍稍移了角度,挡住这种令人相当不快的视线。要不是白朗难得地指了专柜目录说,等会儿想去挑几套床单回去,仇潜早把人给拉走,远远带开连看都不让看。

只不过,康健古怪的态度也提醒了仇潜注意。依照白朗所说,他重生那时还与康健仅是普通友谊,不到前世第二次走红时那般的暧昧;而这世康健会这么找自己麻烦,该是因为在『搭』剧片场里,白朗公然给康健难堪的缘故。

可实际见到康健投向白朗的眼神,仇潜立刻察觉康健心里恐怕是想得更多。加上仇潜可没忘记三年多前那一连串的未接来电,现在想想,那相较于单纯的同性友谊,是有些过了。

想到这,仇潜脸色才沉了沉,却不料,在远处观望了好一阵的康健,这时竟是有胆子腆著脸走过来。

「阿朗,真巧,又碰面了。」

康健端著一杯香槟,刚刚黏腻的视线消失无踪,脸上只见一副亲切无害的笑容。

白朗只点了点头,仇潜却是转头看向白朗问了声,「这哪位?」

这种不直接与康健对话的态度,透著明显的敌意;更何况,康健还是名艺人,这么问早存了贬抑。

康健眼底闪过不忿,面上却是友善恭敬,「幸会了,仇先生。我是康健,之前与阿朗同个演艺班的,是老朋友。没想到能在这碰上,真是好巧。」

这么个脸皮,让仇潜不由多看了眼康健上下,轻笑道,「喔?原来你就是康健?」

康健表情微动,「阿朗也跟仇先生提过我?」

「不,是我记得你,」仇潜别有意味地说,「我好像还接过你电话。」

「电话?」康健不由一愣。

「很久以前,某个早上,你打白朗手机是我接的,不过你应该不认得。」

仇潜一脸大度与宽容。

康健随即警戒起来,「是、是吗?我好像不太有这个印象......」

「确实,这点小事康先生怎么好记得?」仇潜危险笑笑,「那时,康先生好像还有个师兄不是?吴胜恩,先前似乎涉毒进了局子,就不知他现在如何。」

康健一听,脸色刷地白上不少。

因为三年多前,那时白朗手机由男人接听这事,正是他告诉吴胜恩的......

这会儿仇潜突地提了电话,再提吴胜恩,难道,这是暗示仇潜早把这层关系给查明了!?

想到这,康健心下发怵,吞了吞口水,「这、仇先生这、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仇潜又是一阵轻笑,却笑的康健发毛。

果然当笑声停顿,仇潜的视线冷的冻人,「滚。就是这个意思。」

这等气势让康健不禁退了步,甚至有些腿软,但视线却不忘移到白朗身上。

就见白朗一脸平静,一丁点疑问的表情都没有,显然也是早就知道的。

所以这么说来,自己早早陷害白朗这事,竟、竟是被......想到这,即便是康健也是一阵脸热;无地自容的,连辩解都放弃了,转身慌慌张张地离开了商场。

仇潜看著那落荒而逃的背影,忍不住啐了声。

白朗倒失笑地问了句,「怎么突然这样?」

他知道仇潜对于康健的报复,都是水底下暗著来的。

仇潜想起刚刚康健纠缠的视线,却不想跟白朗明说,只道,「有些人,你不跟他撕破脸,他逮著机会就会过来恶心你。」

白朗想想,倒也是,「确实,康健这人也是奇了。」

仇潜可不想继续讨论,遂转了话题,「别再提他。你还缺什么,今天有时间就一起买一买。」

白朗配合地问,「你接下来都没事?」

「没事,今天行程都排开了。」

闻言,白朗却是拿出手机,多看了眼上面的时间后,拨了电话。

仇潜扬眉,白朗只对他笑笑,等电话接通。

几秒后手机里传来大大一声,「喂喂喂!阿白!你找我呀~~」

这年代小二的学生已经开始带手机,方便家长联络。而白朗给仇小海办的不是智慧型,就是单纯通话的,但这也足够仇小海开心。他挺爱阿白或爸爸打电话跟他聊天。

「现在下课时间?」白朗问。

「恩哒!阿白!我、我跟你说,老师他刚刚说---」

接著一阵机哩呱啦,仇潜待在旁边都能听儿子中气十足的声音。

白朗应了几句后,才道,「那放学让洪洪接你过来好不好?我跟你爸在商场这,陪你一起选礼物,你生日要到了。」

电话里又是一阵兴奋地大叫,白朗不得不稍稍拿远了手机,仇潜抢过手机,「小声点,笨小子,没人讲电话像你这样的,耳朵不痛死。」

「我要去我要去啊!!爸爸!!快跟阿白说!!」仇小海依旧在手机那头吼叫,「我现在就可以放学哒!!我马上去跟老师说!!」

仇潜疵牙;耳朵很痛。

「别,你给我乖乖上完最后一堂,不然我跟阿白回家了啊。」

「啊啊啊啊---不要啊啊!!等我等我!!我我我、我要一起哒!!」

由仇小海的吼叫中,礼物内容不是重点,更开心的是『一起』这件事。

仇潜又笑骂几句才收了线,把手机还给白朗时问,「那我的?」

很巧合的,仇家父子的生日只差了一个礼拜左右。

两个狮子座的,以后肯定有的吵。

「你要不喜欢床单,」白朗状似苦恼,「我再想想。」

「提醒一下,我更喜欢床单上的,」仇潜凑进白朗嘶嘶。

「我这不正帮自己绑著蝴蝶结?」白朗扬眉。

即便周围依旧很多人,仇潜还是没忍住,低头给了个掠夺又热情的吻。

***

购物商场的照面后,仇潜才打算让手下开始收网,认真收拾康健。

却不料,在此之前,反倒被恶心了一道。

因为几天后,洪鸿面色不太好地拿了个牛皮纸袋到公司找仇潜。

洪鸿报告著,「康健终于睡了别人。里头有蒐证的照片,是个小男模,但不是我们塞过去的人。」

仇潜没开纸袋里的资料,不以为意,「没差,把消息也曝光,一并处理了。」

洪鸿却指了指纸袋,「你最好先看过。」

仇潜一顿,遂掏了纸袋里的照片一看。

几秒后,仇潜狠摔了纸袋里所有资料,还不解气,狠狠踢了下桌脚。

「赣!真够贱的!!」

「怎么处理?」洪鸿问。

「给笔钱送他去整,整好前这事不爆。另外让康健再赚一笔,这次介绍东哥给他,输了全部家当我看他用什么去嫖!」仇潜粗著呼吸,阴狠地瞪著地上的照片。

照片里,一名青涩的男孩,笑起来的模样竟有五成与白朗相似。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大大火药喔,谢谢XDD(晕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