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夹脚拖

小说: 重生之朗朗星空 作者: j112233 更新时间:2015-02-17 21:34:00 字数:4842 阅读进度:52/67

时隔三年,『乱街』要再续拍,许多地方都需要调整。

包括服饰造型、流行语设计等等,直接把三年前拍好的拿出来用,有些地方还是不成。单单就看手机好了,电视剧里三年前出现的,与三年后的已是不同,这些原先有著置入性行销的考量部分,全数都得撤除。

加上选角,一些身材在三年间变化过大的、甚至档期无法衔接上的,也得重拍或撤换。不过好在『乱街』原就是以案件单元型态来呈现,剧集与剧集之间分有段落,串连不是那么紧密,这番调整下来,『乱街』拍好的部分还是有大半能用。

当然剧组也可以不这么费劲,小地方剪个片含糊带过亦无不可。只是这部剧可是白朗复出的第一部作品,背后的金主仇潜早早放了话,要求每一个细节都得最好,制作成本不在考量之列。于是在资金非常充裕之下,整个剧本与拍摄完成的部分,都再被细细检讨了一遍。

不过人马倒是没换。导演找的依旧是最开始的秦刚。秦刚一听要接著续拍,二话不说立刻挤出档期。『乱街』当年无疾而终时,他绝对是剧组里面最惋惜的一人。

其实剧组里八成的工作人员都有秦刚这般心情,当年从导演、编剧到演员,这个剧组其实集结不少优秀人员,互相激荡与刺激下,大夥儿都拿出了最热切的态度参与工作,凝聚力与向心力非常之强。

也所以,一听剧中的灵魂人物『洛仔』必须换角的时候,很多人即便可以理解,感情上却是难以接受。

因为白朗打造的那个操著南方口音、骂咧咧却又能在一秒静得斯文漂亮的矛盾小夥儿,带动了剧中角色间许多独一无二的互动,形象已深入人心。后半段要是换了个人来,没有人有信心那还能前后连贯、原汁原味。

毒舌一点的责骂白朗的不负责任,也有奚落白朗这个抱金主大腿的表演不要太真,可在领到散夥费的时候;即便相当丰厚,每人心中仍是不无遗憾。

因此三年后的重拍,大至导演,小到场务,新业主『全娱乐』把剧组原班人马全都给联络上一遍,没有遗漏。能来愿意来的就来,不能来的才进行撤换。这等细致的考量,让三年后、八成的熟面孔又重回『乱街』搭得一模一样的片场时,一股默契与认同的感动油然而生。

当然,白朗在头一天就办了席酒菜。近百人的数量,白朗没法全包,也是亲自下厨炒了几道,好好赔了次礼。就连仇潜跟仇小海也出席为白朗站台,诚意十足地感谢剧组三年前愿意把白朗『借』给了他们,让一家三口共渡难关。

而能让仇老板开口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大部分人心底还有的怨气是更散了些。辅以重新开始的工作报酬是优厚中的优厚,在片场一片理解与和谐的气氛下,白展顺利地展开『乱街』的拍摄。

***

「卡!OK!」秦刚在导演椅上拍了下膝盖,大喊,「下午开第七幕!」

剧组人员听到这声指令,麻利地动作起来。收反光板的、拉电线的、收拾道具的,一拥而上。然后更有一队三人,直直地朝『乱街』街景的某一角落冲了过去。

原来那头白朗才刚从灰扑扑的水泥地上爬起身,脚步竟是一个踉跄,立刻把隔壁的孙席彬吓得哇哇大叫,「唉吆,白老弟,你你你行不行啊?」边说赶紧出手扶上一把。

白朗站稳身子后低头看了看,是夹脚拖断了边塑胶鞋带,「没事,鞋坏拌了下。多谢。」

这时三人小队也来到了白朗身边,带头的年轻人紧张上来搀扶,「白大哥,请立刻到旁边坐著休息!我们马上来量个血压心跳!」

这等夸张的反应,白朗似乎习惯了,只笑笑举了脚,「我好的很,刚是拖鞋的缘故。」

三人当中的一名较壮硕的年轻人随即转头吼了声,「小王!又是这破鞋啊!都几双了!?这次白大哥差点踩歪了脚啊!!」

远处的小王;也是负责场务的,一听跳了起来。「什马!?又来!我、我马上换!!哎哎哎,早知道就不买X国的,这质量怎么这么差劲啊!」

一边随即多个声音大喇喇取笑,「哈哈哈,小王你个笨蛋啊,买个鞋你省什么啊!?预算不都满出来了,仇老板巴不得你砸钱哪!」

场务小弟苦了脸,「可这款能挑的有限啊,太豪华的你要洛仔穿金拖鞋嘛!」

现场又是一阵笑,开始讨论把拖鞋黏上三秒胶的可能性。

甚至秦导都接了话,吩咐了声下次把商场里所有夹脚拖都买上,他好好挑挑。

而边说的同时,已有人拎著一双鞋弯腰放到了白朗脚边,让他替换,那周到的模样就好似把白朗当影帝捧著了。别说,另一男主孙席彬还捡起了白朗穿坏的那只,颇认真的把鞋底翻过来研究。

上面这些,剧组的人都习惯了,可有些刚加入不久的却看不惯。

场边一名模样清纯俏丽的年轻女孩儿,抱著手臂小小哼了声,「真没见过这么大牌的,嘘寒问暖的不会太过了么?这剧组的风气真糟。」

与她同站在一处的斐虹听见了,慢悠悠地把视线移到女孩儿身上,简单地偏个头竟也股媚意。与女孩的清纯俏丽的气质,对比之后是更显艳丽与成熟。

说话的女孩儿似乎也察觉斐虹视线,无辜地眨了眨眼,「难道不是么虹姐?那个白朗没名没气,前次提名早过了三年,这么多人围著他转,不就是看在仇先生的份上?他还这么的理所当然,这人的脸皮也恁地厚了。」

斐虹看了看女孩儿上下,微微一笑,「要是你呢?」

「我?」女孩儿一怔。

「是啊,」斐虹瞥了眼白朗的方向,「要是你被仇先生这么捧著,你会怎么著?」

女孩儿清纯的脸蛋竟有些薄红,「要、要我的话,绝不会给周遭添这么多麻烦的。」

那脸上的红晕,就像暗示了曾偷偷想过这事一般。斐虹眼底滑过笑意,对这种嫉妒的小心思不再说什么,却是转头款步往白朗休息的那处走。

『乱街』的第五个单元,剧情讲述的是位大明星被变态跟踪,寻求警方援助的事件过程。原先这位大明星是排定由渠全接演,三年后,剧本里的大明星性别由男性修改成了女性,剧组重新选角时就询问了人气与实力蹭蹭上涨的斐虹。也所以,斐虹会出现在『乱街』片场。而斐虹隔壁的年轻女孩儿许心萍,演的则是斐虹的助理,也是这半年新崛起的清新派女星。

而远远的,白朗见著一身轻便、还没换上戏服的斐虹走近,才想站起,又被刚刚那名紧张的年轻人压回座位;这会儿真是在量血压。白朗只好用嘴巴招呼,「斐小姐,好久不见。抱歉不让站。」

「好久不见,」斐虹笑笑,「你忙你的,我只是来谢一声。这是部会红的戏,很高兴能有机会参与演出。」

「是导演选的人又不是我,」白朗又笑,「何况,这话该是我们说。谢谢你那句提醒。」

「脑袋清楚的人都会这么做,」斐虹笑意一淡,「可惜没能真正帮上忙。」

「无论如何,还是谢谢提醒,」白朗诚心地说。

看著白朗的表情,斐虹偏了偏头,突地说,「其实更早之前,是你提醒了我。」

白朗略感诧异,「我提醒你?」

「你说过,要做个让人懂得顾虑的人。」

白朗一怔,笑道,「那么这几年,你可做的比我好。」

「我相信你会追上的,」斐虹扬扬眉,优雅伸出手,「请多指教了。」

这次白朗成功地站起了身,接住斐虹盈盈纤手,短暂一握。「请多指教。」

斐虹略过脸上与手心起的热度,艳丽一笑,才要说什么,眼角却瞥见从另一头远远走来的仇潜。斐虹稍稍一顿,收回了手,告了声辞便不再逗留。

而仇潜大步来到白朗身边,摘下墨镜后,首先皱眉,「身体不舒服?」

一旁的小桌上,被打开的血压计是一副刚使用过的模样。

「例行检查,」白朗拍拍仇潜,转移焦点,「陪我去洗把脸,有些热。」

仇潜闻言不甚满意,视线锐利地扫向刚刚帮白朗量血压的年轻人。

年轻人赶紧点头,「没问题的仇老大,我们刚确认过了!」

「但怎么会热?别是中暑了吧,」仇潜伸了脑袋把额头抵上白朗的。

这种光明正大的亲近,从开机的头一天,片场里天天得见。

白朗依旧不太习惯,推了把仇潜,「都正常,走吧,我也饿了。」

「那不就又饿又热?走走走,吃便当!」

仇潜扣住白朗的手,就往片场边搭起的室内休息室里走去。

可没几步,突地「唉吆」一声,一个细细的呼痛声传了过来。

就见几步外,一个年轻女孩儿威了脚似的,正弯腰扶著小腿小小抽气。

地上散落几张似乎是女孩儿原先拿著的文件,其中一张还飘到了仇潜脚边。

女孩儿见状,抬起头泪眼汪汪地看了眼前两人;或者该说是两人中的仇潜。

白朗于是弯下腰欲捡,就被手长的仇潜给捞了过去。

几张纸捡完后胡乱塞到女孩手里,没等人开口,仇潜拉著白朗的手继续他们的步伐。

几步外仇潜也没降低音量,「那女的怎么老跌倒?要不要跟秦导说换个机灵点的。」

白朗没有回头看,只答道,「不忙,拍戏时站得稳就好。」

年轻女孩;她正是刚刚跟斐虹说话的许心萍,立刻变了脸色,看了走远的两人咬咬唇,才一跛一跛的离开。

更远处的斐虹看到了,轻嘲地笑笑。

即便她也羡慕,那人身边的那个人,但她是知道他们的。

她远观就好。

***

两个月后,「喵里个熊*」成为人人朗朗上口的口头禅。

那正是『乱街』里,洛仔最常叨念在嘴边的一句话。

就如同秦刚、斐虹或是大部分工作人员所预料的,『乱街』一播出,立刻登上收视宝座。

紧凑中带著悬疑的剧情起伏不断,搭配恰到好处的搞笑、漂亮俐落的武打、以及绚烂壮观的爆破,打开播的第一分钟起,这些特色就非常鲜明地呈现在观众眼前,并带出剧中主角的丰满形象。

而尤其热血中带著脱线的男一号『陈封戈』,与滑头中带著老头似的顽固的男二号『洛仔』,在互有碰撞及误会的第一集中,紧紧抓住观众眼球。

开播第四十五分钟后,『乱街』的收视率攀升到同期前三。而第一集的最后,陈封戈卡著洛仔脖子把人压在墙上、涨红脸吼:「你、你这个小偷!把裤子还我!!」的这一幕时,收视率该是靠了广大腐女们的攻坚上位,堂堂来到了同期第一,从此奠定『乱街』一路常红的收视王座。

当然这里得澄清一点,『乱街』里是不卖腐的。拜托,里头的男二就是背后金主的爱人,还天天出现片场探班探的勤,谁敢在剧里安排任何同性暧昧的情节?只不过『洛仔』设定就是个非常具有群众魅力的小混混,就像个小恒星般吸引著周遭行星围绕,男一号的陈封戈在剧中也是其一,顺著情节,多少会透著腐味。

因此第一集开播完,『乱街』开的讨论版上就有了上百条的评论文章。

「老天,怎么能有人又贱又帅!!又帅又贱!!贱帅以后是潮流啊!!」

「简直瞎了我的眼!!白朗竟然地上这样滚!!这这这、我的王子啊---!!」

「不是很帅嘛!!滚起来也帅呆了啊!!这要叫王子滚吧!?对吧对吧!?」

「别说孙大妈也很赞啊!!演个警察也能这么蠢萌!!不容易啊啊啊!!」

「没错没错!!跟白朗好配啊!!仇潜算什么!!老孙才是白朗真爱吧!!」

「滚一边去你们这些女人!!明明就是友情的火花好不好!!腐个屁!!」

「要腐确实得用上屁股吧!哈哈哈哈!!激情四射!!我喜欢!!」

「呸呸呸!!版主在哪!!快快出来维持秩序!!」

「但是等等,这剧有没有女主角啊?」

「啊?是谁?我听斐虹有演啊,怎么没见她?」

「好像是客串的吧,到底女主是谁啊!?难道是那个演女义交的?」

「拜托!?她要配给谁!?孙大妈还是白朗!!谁我都有意见啊!!」

「对对对!!感觉一点气场都没有啊!!太弱了!要来个强一点的才行吧?」

「女主是谁重要吗?!不用也行吧,这不是警匪片嘛!?」

「没有女主那不就更基了吗!!呼唤女主!!来猜一猜是谁!!」

「我猜有!!」「没有+10086!!」「没有+2!」

......

当热热闹闹的『乱街』评论上了线,白朗正读著编剧刚传来最后一集的剧本。

就像是评论版上争执的,原来『乱街』还真有个隐藏女主。

看著剧本里写的那幕吻戏,白朗瞄了下沙发上盯著仇小海写作业的仇潜。

而后默默阖上剧本,想著,那天该怎么把人支开呢。

作者有话要说:*大概是骂人的方言,瞎编的XD

感谢丢火药的大大们,谢谢T口T!(晕晕晕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