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再遇康健

小说: 重生之朗朗星空 作者: j112233 更新时间:2015-02-17 21:33:59 字数:3924 阅读进度:51/67

白朗这天是来参加『全流通』的股东会。他一人就代表了三分之二强的股份,要是不来,出席率不过半,股东会也就是直接宣布流会的结果了。

所以白朗一踏进『全流通』去年新落成的总部大楼没多久,一名脖子上挂著刷卡牌*、身穿牛仔裤与休闲衫的瘦小男子,匆匆地从开启的电梯门中走出来,脸上起了熟稔的笑容欢迎,「哎哎,白少,就等你了,这里走这里走。」

那句『白少』让同在一楼挑高又宽阔的会客厅的另一边等待接应的康健,转过脑袋。

而这时康健的周围还围了不少面容姣好的年轻人。

原来这天,『全流通』的其中一个部门正在进行形象广告片里龙套角色的海选;还不到试镜的程度,所以就直接挑了这里一间低层楼的办公室举行。

同一个娱乐圈的,见到大前辈康健竟然也出现在这里,个个自然兴奋极了,赶著上来打招呼混脸熟,这一聊,才发现康健竟是来与公司谈正经生意。老板等级的格调,他们这些还在底层海选挣扎的新人们,完全不能相提并论,于是看向康健的眼神更是羡慕与嫉妒,语气也就更加地亲热。

而这些年轻一辈的娱乐圈新兵普遍在十七八岁上下;因为『全流通』开出的海选条件就是如此,所以三、四年前,当白朗正走红的时候,这些小毛头恐怕还是国中生的年纪,那时能记得几个偶像歌星已是相当不错,对于白朗这个以拍戏为主的演员,记得上心的已是少数。

于是见著了康健的异样,大夥儿纷纷问道,「康师兄认得那人啊?」「他也是我们这圈子的么?」「我怎没什么印象啊?肯定是新人吧?」

这等七嘴八舌的询问,在高挑的大厅里传出嗡嗡回声,也让白朗察觉了动静,与一旁接待的男子一同看了过来。

而这一对上眼,康健却像心脏被什么狠狠撞了一下。

许久不见的白朗,与三年前相比,似乎没有变化但又有哪里不同,肤色依旧白晰,衬的一头黑发与眼眉的黑更为纯粹,乾净清爽的气质,让人觉著就像看著块玉石般沁透温润,忍不住想亲近。而这时白朗脸上的笑意还没有退,即便突地与康健对上眼,微微诧异后笑意淡了下去,可这足够催促康健的步伐。

康健忽略了周边的声音,就像被催眠一样,直直往白朗走去。「阿朗,好久不见。」

白朗点个头,竟破例招呼了声,「康先生。」

康健眼睛不由发亮;因为这是白朗在对自己冷淡后,首次友善的回应!

难、难道是因为这几年混的小有成绩,终于让白朗对自己的误会淡去!?

要说康健先前对白朗的心思是相当复杂的,倾慕里是掺杂著更多嫉妒与不平,所以他不介意李纱对白朗使坏。可这会儿,康健自认人气已超越白朗,拿掉嫉妒之后,梦中那个让自己情动的白朗就占据了更多位置,让站在白朗面前的康健,心跳都有些加快。

于是不由自主地,康健迅速扫了眼白朗的手。

就见那枚三年前戴上的白金戒指,依旧好好戴在白朗手上。

三年前,白朗从颁奖典礼上离开的那幕,几周后大夥儿都听闻了仇潜在国外发生车祸的消息。原先对白朗是『落荒而逃』的毒舌评论,立即转成了『情深无俦』。再之后,娱乐圈就没了白朗的任何消息,甚至连宣传了一半的『乱街』也无疾而终,直到前几天,『全娱乐』发布了个简单的新闻稿,宣布『乱街』在暌违三年后继续拍摄。

见了戒指,康健眼神一黯,却发现两个阴影靠近,康健这才见著两名高大的保镖一直跟在白朗后面,见白朗似乎被个不认识的人阻了去路,靠过来进行了解。

康健迅速调整了表情,再对白朗笑道,「前阵子才听你回国,这就碰上,还真是有缘,所以我们一定要找天好好聊聊。三年了,国内变化很大,一些圈内事光看报是不知道的,我给你说说,了解起来才不会有遗漏。」

说毕康健拿出了手机,似乎想再要一次白朗的手机号,这时另一个陌生的声音插了近来,「康先生?您在这儿啊。」

众人转头,就见一名西装笔挺、类似主管级的人物,脖子上也挂著张刷卡牌,恭敬又殷勤地对众人鞠了个躬,才转向康健。「康先生,副理在会议室等您好一会儿了,您这里......」语气礼貌地把后半句催促保留了下来。

康健一顿,才记起今天的正事;他的新贸易公司正要与『全流通』商谈相关的仓储与物流合约。可就在转头之前,瞥见白朗眼中闪过的意外,康健于是瞄了眼白朗身边接待的人;一名穿著随意该是个营养不良的打工小夥,康健突地有种腰杆挺得更直的感觉,多补了句,「阿朗,我还有会要开,回头再联络。我手机号没变,你该知道的,就等你电话啊?」

说毕,那过来带路的小主管又适当地催了声,康健这才昂首阔步地走了,而没走几步,还回头朝白朗挥了挥手,白朗只眨了眨眼,他当然是不会有任何回应的动作。

等康健被迎进电梯看不见人影之后,白朗这边来接人的休闲衫小夥儿问了声,「是白少的熟人吗?要不要我交待一下?」

白朗笑笑,「确实要的。提醒副理一声先悬著,别接他生意,他公司没几个月该是会垮的。」

小夥儿一愣,也眨眨眼,之后嘿嘿地搓了搓手,「仇大又要使坏啦?这次让我们也帮帮忙啊。」

白朗没应,只拍拍小夥的肩膀,「走吧,这点小事可用不上你这个财务长。」

***

在与仇潜开诚布公后,白朗对于康健的敌意,确实是更淡薄了些。

前世的那些憋屈,在全说予仇潜听了之后,就像把心中的垃圾给清了空,白朗是更加放的开了。于是就算碰上康健,白朗浑身的冷淡与敌意也不再如以往般尖锐,已是能像对个真正的陌生人般,疏离有礼。

当然,这其中也是因为仇潜早在康健身上动了手脚的缘故。

当白朗说完重生前的一切后,仇潜就为康健的未来做了一番规划。

仇潜表示,前世康健如何让白朗身败名裂,这世就该还个一样的给他,不多不少。

而在仇潜让人跟监康健不久,很快就找出了下手的方向。

在维持了两年多的婚姻生活后,康健似乎有些按耐不住对于同性的渴望,在一些庆功宴或派对过后,康健好几次是藉著酒后乱性,对一些同性的小明星上下其手。可康健还是很谨慎的。热吻、摸腿、磨蹭这些,嘴巴竟不忘喊上李纱的名字。是以就算遭受了康健咸猪手的小明星们,想要藉此要胁讨要些好处,康健也有个很好的理由说,他只是酒醉认错了人。

这是真是假或许只有被摸的能感觉得出,但久而久之,康健酒品不好的这事在圈内是传了开来,只不过相较于男女关系更乱的其他艺人来说,实在是小菜一碟,就算传到了李纱或李茗耳边,也只是叨念几句的程度。反而,这样的风声倒让康健更能光明正大地藉酒装疯。

所以上面这些即便被拍了照片,要让康健跌落谷底,还远远不够。依照仇潜的性子,他要一个人死,就不会留给他任何活路。所以,仇潜开始著手于离间康健与他后台之间的关系,也就是李纱与李茗。

这其实不用仇潜出太多力。

要说康健与李纱,见著康健这般偷偷摸摸的难看吃相,仇潜认为康健真正出轨的那天已是不远,而出轨对象必定是个男性。仇潜于是安排了几个性向也是同、个性热情投机的小男模,塞到康健身边接演几个龙套角色,就是要勾得康健心痒难耐。

至于康健与李茗的关系,那就更不用说。

即使康健成了李茗女婿,在李茗眼里,康健依旧是个攀著女儿上位的投机客,帮归帮,在许多场合上,李茗并不怎么给康健面子。尤其在一些重要的应酬场合上,康健最开始颇有意图想随李茗打入圈子,可竟被李茗给泼了不少冷水说,一个戏子能懂什么。康健暗怒之馀很快看透,知道这老头只想著自己与李纱生的儿子,对于自己大概是永远看不上眼的。

这种状况之下,出于被轻视的不忿,与相当于寄人篱下的憋屈,康健自然想著要有自己一番事业。但在演艺圈里发展他还得仰仗李茗鼻息,翻不过身,所以康健不得不另谋出路。而对于这种捧著钱上赶著去投资的人,只要牵个线让康健接触到那些嘴上花花的创投公司,一点都不怕康健这门外汉能扛的住、而不往黑洞里丢钱。

不过上面的种种安排,倒是都没有针对康健的演艺事业。除了前次涉毒的剧组本就会被查获以外,白朗不想用抹黑之类的手法,攻击康健作品。一部剧有太多人的心血在里面,演的好就是好。要想把康健踩下,白朗宁愿自己凭实力来。

也因此,白朗除了『乱街』以外,还问了方华有无其他演出机会。无巧不巧,前一世让白朗第二度走红的厨艺节目『谁请晚餐』,这会儿竟是发出了试镜通知,广邀厨艺还过得去的男性明星参加。

得到这个资讯,白朗自然跟仇潜说了自己打算参加。

却不料,反对的竟是瞪大眼睛的仇小海。

「为什么啊?阿白为什么要去别人家里煮饭!?」

仇小海扭了浓浓的小眉毛,很不开心地问。

在仇潜受伤那段时间,白朗与仇小海成为了彼此唯一的支柱,天天抱著互相擦眼泪。所以对于白朗,仇小海早真正培养出一股深刻的依赖,而不仅只是单纯的喜欢。

白朗摸摸凑过来抱住自己的仇小海,「只是节目。我还是会回家煮小海的饭。」

仇小海却把小脸埋进白朗肚子,难得任性,「不要,阿白只能煮我们家的。」

仇潜竟也慢吞吞地点头,「拍电影吧。你还缺座奖,上次不觉得可惜?」

白朗略感意外地看向仇潜;他该知道前世这个节目对自己的好处。

仇潜收到白朗视线,哼了声,「你给二洪煮的宵夜也太多了,你看他胖的。」

白朗有些无言,想指出那只是几碗面而已,仇小海却是抬起脑袋,再度央求,

「阿白不要去,好不好?」

任性的表情不同以往的乖巧,但却是真正的撒娇。

白朗自知敌不过的,拍拍仇小海的脑袋,「好,不去。听你的。」

仇小海大大一笑,脑袋再窝回白朗肚子蹭了蹭。

仇潜不甘寂寞地凑过来亲了下白朗,「真乖。」

白朗无奈,却没有丝毫遗憾,只想著这世确实都不一样了。

作者有话要说:*在我们这就狗牌XD

感谢丢火药的大大们喔,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