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招认(捉虫)

小说: 重生之朗朗星空 作者: j112233 更新时间:2015-02-17 21:33:58 字数:3747 阅读进度:49/67

三年后。

「阿健我爱你!!」「我们支持你!!阿健!!」

「你永远是最棒的!!阿健!!爱你!!」「啊啊啊!!阿健阿健!!」

「阿健看下这边啊!!啊啊啊--阿健--!!」

伴随著尖叫与欢呼声,一辆张扬的金色跑车煞停在大厅前的车道上。

驾驶座的车门一开,跨下一双裹著牛仔裤的长腿。

粉丝们的尖叫声因此又更激动了些,下车的男人听见了,脸上带著自信与潇洒的笑,对周围随性地挥了挥手,但脚步没有停留,把车钥匙丢给迎上的助理后,就在保安的护卫下,快步进入了『和谐娱乐』的大楼总部。

***

同时间,一辆全黑色的高级房车驶进市郊的某处豪华公寓小区缓缓开启的栅门。

进门前,车子停在小区的警卫哨塔前好一阵,车内的人出示了证件才得以入门。从这点来看,车内的人肯定不是每日进进出出的住户。

只不过房车一进小区,却是熟门熟路一样,左拐右弯、毫不迟疑地驶进了某个地下停车场车道。在这个以隐私与保密著称的豪华公寓区里,能这么熟悉动线交错复杂的停车场路线的,不是住户也肯定是熟客了。

当黑色房车停妥后,走下两大一小。

两名大人看著像是司机及保镖;中规中矩的黑色西装,表情警醒地观察周遭;其中一名走在小的旁边,似乎主要的保护者。而小的约莫只有七八岁,脸上倒是一副兴冲冲的表情,身上是休闲短裤配著球鞋,浓眉大眼的,看著是相当活泼的孩子。就见小孩来到了某户门前,不用垫脚地轻易按向了电铃,中气十足地对著门边的对讲机说了几句话。

不一会儿,原该是隔音良好的豪华公寓,铁门的那头竟是传出些微的奔跑动静。

下一秒,『唰!』地一声铁门被快速拉开。

拜访的小孩眼睛一亮,脸上才露出个大大的笑,「阿--」才发了个音,就被出来开门的一扑而上,紧紧抱住。

拜访的小孩脸上笑容变得更大,同时蹭了蹭这个跟自己差不多大小的同伴,好几秒之后才放开手。「嘿嘿,阿赞,我就说我一定比你高的嘛。」

***

也是同一个时间、同个城市。

某栋别墅里,宽敞的客厅,刚刚被人打开了所有门窗。

阳光从大大一整面落地窗洒了进来,原木装潢的地板让反射的光少了刺眼多了温暖。微风吹动了落地窗旁长长的纱窗帘,配合窗外翠绿摇曳的白桦树与映射著阳光的泳池水面,风动、绿意与波光入景,把空间整体衬得舒缓闲适又生机勃勃。

不过原该宽敞的客厅这会儿有些乱,因为地板上堆著好几个大小不一的纸箱。

一名穿著白衬衫与米色休闲裤的修长男子,在屋里来回走动,正忙著把东西从大大小小的纸箱拿出,归到屋子里各自该有的位置。

屋里还有另一名更是高大的男子,却是伸展著长腿、懒洋洋地窝在沙发上,一双眼看著白衣男子来回走动,似乎也不厌烦,偶尔,才把视线瞄向挂墙式大萤幕液晶电视上播报的即时新闻。

「等二洪跟小海回来帮你,急什么。」

「东西要自己放,以后才找得著。」

「那我也来,」说完就要起身。

白衣男子一听,立刻停了手,「好吧,等他们回来。」

高大男子;也就是仇潜,笑笑又坐了回去,因为目的已经达到,接著伸手捞过看了好一会儿的白衣男子;也就白朗,坐到自己身边,亲了下,「我现在可比你健康许多,你就稍停歇吧。对你我都没这么紧张兮兮。」

白朗伸手揉了揉仇潜的右腿;这是这两年养成的习惯。「才好不久而已,多养一阵更保险。」

「半年够久了,」仇潜喷气,忽地邪气一笑,「还是你其实嫌的是我晚上不够力?我记著可没让你动到啊。」边说仇潜抓住了白朗的手,那手正按摩到仇潜的大腿根部。

白朗却没跟著仇潜调笑,他只要想起亲密时、仇潜身上遗留的那几道可怕疤痕,当初是有多么的疼痛,白朗就有种想紧紧拥抱眼前人的冲动。现下白朗完全能理解,当仇潜知道自己患有心脏病的那晚,在病床上的那个拥抱,是带著怎样的心情。

所以看著白朗眼底闪过的阴影,仇潜也只能叹气,用上唯一有效的法子;用嘴堵著白朗的,好抢去白朗大部分的注意力。

白朗自然闭起眼温存回应,被仇潜扯近的身子这时微微偏移了下重心,似乎是想避开仇潜的右腿。但这点动静立刻被仇潜察觉了,却是霸道地箍住白朗,让人妥妥压在自己身上;该压哪就压哪,同时,像是惩罚白朗的不专心似的,用上更挑逗的舔*弄攻击白朗唇舌。不一会儿,白朗终于乖了;仇潜的定义里,乖就是摊在自己身上、被情*欲弄得晕头转向。

而热情中带著珍惜的亲昵持续了好一阵,当两人微微喘息著分开时,白朗眼底已不见抑郁,只蕴著失神,微微肿胀的唇让仇潜看著满意,忍不住啃了又啃,才不厌其烦地开口。

「与你无关,是我不够强而已。」

***

这要说到三年前仇潜在V国的严重车祸。

那场车祸,让仇潜在加护病房来来去去了好几个月,挣扎在生死边缘。

车祸的原因,在事故几个月后就被清楚确认,是仇潜父亲仇恩新二老婆的手笔。

因为二老婆的儿子仇阔,在表现处处不如仇潜的状况下,那时几乎要被踢出当家候选人名单以外。

所以仇阔的母亲自然就急了,尤其,若是仇潜成功拿下V国油田的重大投资案,对于仇家接下来几十年的海运及原油贸易业务的布局,将是个非常重要的里程碑。那时,仇家的下一届当家要不选仇潜,仇恩新恐怕难以向族里长辈做出交待。

毕竟仇家是个沿袭传统世族上来的家族企业,有著非常强烈的首领意识;就像是黑*道的规则里,首要一条就是一山不容二虎,一个家也不能有两个头。所以族里在决定下一任当家时,有套相当严格的游戏规则,但一旦决定,就是全权放手,不再置喙。

这等家风,还造就了仇恩新奇葩的作法。仇恩新娶这么多个老婆生这么多儿子的理由,正是想多些选择、好有个真正堪用的,以免肥水落到了堂兄弟的后继者那边。换句话说,由哪个老婆生的哪个儿子当家仇恩新并不关心,只要当家的是自己儿子就好。

也因此,早为著儿子虎视眈眈著下任当家之位的仇恩新二老婆,见V国油田这约都签了,事态难以挽回,按耐不住地就帮儿子下了狠手;就像当初她也曾毫不手软地对仇小海下手一般。于是就选在仇家势力还没那么成熟的V国,透过层层关系,竟大胆地买凶杀人。

而仇潜没有在车祸里折了命,算是命大。

可进进出出加护病房好几个月的沈重伤势,也不是开玩笑的。

为此,让白朗放下了所有演艺事业,从事故当晚带著仇小海专机飞往V国后,就一步不离地待在仇潜身边看顾。甚至是那时已经进入宣传期的『乱街』,白朗也只得辞演。见著仇潜没几天就得进加护病房抢救的伤势,白朗早已心乱如麻,却还得强称精神,安抚天天哭肿了眼的仇小海,白朗根本无以为继。

这样煎熬的日子持续了几个月,好不容易仇潜的伤势稳定下来,才松了口气,紧接而来的却又是仇潜可能得一辈子依赖轮椅的噩耗。

初初听见这个,最受打击的不是仇潜本人,却是白朗。

因为前世,仇潜直到十年后都该是健健康康的一个人,无灾无祸。

可这一世,却是在V国碰上了这等祸事......

看著因为复健无数次跌倒在地、愤怒地砸了柺杖的仇潜,白朗突地有种不敢靠近的感觉。

因为白朗开始忍不住想,若是没有自己,就不会有报复渠全这事。而若是没有渠全,也就没有洪寓的帮忙。那么,仇潜根本也没有机会来到V国,并因为V国的投资案,让仇潜在羽翼未丰前,过早惹了其他人眼红......

这一连串的效应,似乎都是因为自己扇动了那双蝴蝶的翅膀。加上他早该知道仇阔的算计会一直不断,却没有提醒仇潜更多。这等愧疚,加叠著那时对仇潜复健只能旁观的深刻的无力感,白朗的心里压力越来越大。

于是,睡不好的夜晚逐渐多了,眼下的黑眼圈也难以消失。

在医院陪床的好几个晚上,白朗都梦见了前世仇潜依旧健步如飞的模样。

直到某一晚,白朗又梦到自己死前的那天;他去找仇潜对质的时候,看著仇潜取笑自己的那幕,竟是在梦中哭了出来。白朗不知道,这是为自己那时绝望的心情,还是这世对仇潜无法言说的内疚......

就在这时,一双有力的手摇醒了白朗。

只见仇潜竟趴跌在自己身上,粗鲁地摇著,粗声粗气地问,「醒醒,哭什么?」

白朗清醒时还弄不清梦里的仇潜与梦醒后的,脸上带著泪痕,只想抱过人更靠近些。可这一动,立刻发现仇潜不寻常的沈重,白朗一个激零,这才想起仇潜这会儿带伤,下半身几乎没有力气。

白朗立刻撑起身想关切仇潜的腿,视线在黑暗中一扫,却是瞥见仇潜练习走路的柺杖,正丢在了十步外的病床边。在仇潜受伤后,为了加速伤愈,白朗一直睡在同房间的另一张单人床上。

而仇潜人却是在自己这边。也因此,这人是、是弃了柺杖爬过来的?

白朗被这个猜测弄得连抽噎都是一停。

仇潜却是带著粗重的呼吸;就像每每复健过后的一样。

「发恶梦吗?最近你都没睡好?」

「你......」白朗挂著眼泪,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

「过去点,一起睡,」仇潜只皱著眉推推白朗,然后艰难地把自己的腿挪上床,「这腿压到就压到了,反正使唤不动,还拿它当宝啊。」

突然间,白朗就想对仇潜招认一切。

对于这时还担忧自己恶梦的仇潜、爬著也要过来叫醒自己的仇潜。

白朗就在这晚,说了前世的事。

作者有话要说:还是粉卡ORZ

感谢大大的火药,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