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用爱拥抱自然

小说: 重生之朗朗星空 作者: j112233 更新时间:2015-02-17 21:33:54 字数:4571 阅读进度:45/67

仇潜为白礼准备的结局,需要一段时间发酵。白朗仅知道火灾为止的部分,之后的计画仇潜就没有逐一报告。仇潜不想白朗知道了闹心,但白家三人是必须被赶出那两栋房子的,谁叫他们曾经为了房子为难白朗。

不过白朗也没太多时间关注这些。除了忙碌于『乱街』的拍摄,因为金帝奖提名蜂拥而来的节目邀约,也占据白朗不少时间。当然这些节目都被给了份清单,只要是清单上的问题都『不适宜』出现。这俨然是一哥的待遇了。

这其中,还有另一个比较特别的工作是,国内航运界龙头容航,也罕见地邀请白朗共同召开了一次记者会,会中宣布容航将指定白朗作为未来五年的企业形象代言人。

首先,五年的代言契约,在业界普遍一年一签的行情下,算是相当长期的约。其次,容航也从没有为了指定形象代言人这件事,特意召开记者会的纪录。所以容航这么做,等同是以行动公开支持出柜的白朗。

记者会中,不仅不常出现在镜头前的董事长容蔼出席了,甚至容司祺竟也以容家人的身份到场,首次在镜头前公开承认他容家小少爷的身份。

这个消息一发布,差点把这次记者会的焦点给模糊掉,白朗自然是不在意,他只好笑又窝心的是容司祺硬是要差上一脚的坚持;明明容司祺之前自己说过,不想太多人知道身份而影响自己的音乐。而记者会上最令记者们激动的一幕,就是容司祺与白朗友好拥抱的画面。

还别说,仇潜这时正抱著手臂坐在台下;混在记者席之间,把记者们闹的更是分心,台上台下的只恨自己少带了台摄影机同步采访。

所以在友人、爱人与家人(只能在家看电视的仇小海)的支援下,这一波随同照片风波而来的风风雨雨,并没有让白朗的心情太过起伏,反而,陆续收获的善意支持;包括朱导、阙其名甚至是合作不久的孙席彬,都让白朗觉得再来一次的生命,充实而美好。

不过,也不是所有事都顺风顺水。

风波才歇下不久,白朗就收到了份特别的节目邀请:『用爱拥抱自然』

邀请的对象除了白朗以外,还附带仇潜跟仇小海。

***

要说『用爱拥抱自然』的节目内容,主要是邀请三个明星家庭,共同背上背包到深山野岭去露营个三天两夜,然后剪辑其中大明星们的笨手笨脚、逗趣的亲子互动、甚至是夫妻斗嘴镜头,来娱乐观众。主题健康自然,是目前新窜起、相当受到欢迎的节目型态。

只是节目先前邀请的对象,无一不是婚姻关系健全的和美家庭,这会儿邀了白朗跟仇潜及仇小海,可是破格中的破格。

白朗要是应邀,给人『同性婚姻』的印象将会更加高调,但要是白朗拒绝,这又会微妙地与近来两人公开的态度不符。也就是说,对外两人既然都敢承认,区区个露营节目的邀请怎么就不敢来呢。

所以这节目邀请的背后,是好意还是恶意?又或是想拍仇潜马屁而拍到了马腿上?连方华也很是琢磨。而白朗原就不倾向去,直到方华多方探查后,总算找出节目背后的副统筹,似乎是与『和谐娱乐』执行长千金李纱的私交不错,听到这个,白朗自然就妥妥地给了回绝。

可拒绝归拒绝,这事还是被仇潜知道了。某个晚上在餐桌边叨念了句有些人实在欠收拾以外,还多问了句露营,以致于被仇小海听见了,兴奋大叫:我要跟阿白去露营!!露营露营露营!!尖叫了整整一晚上,白朗跟仇潜举双手投降,连声保证即便天塌下来了,他们也绝对会找一天全家露营。

而这一找,容赞家的自然无法躲过这一劫。最后成了两家相约,挑了个平常日把学校工作跟会议全排开,共同去一趟两天一夜的露营。

选择平常日的理由,主要还是因为白朗这个公众人物,不想好好的露营日成了另类的影友会。毕竟他们没想跑去真正的深山里折腾自己,他们更偏好风景优美、规划完善的露营区。

也因此,要让四名事业忙碌的大人们排开所有工作,挤出两个全天,这露营日不得不订到了三个礼拜之后。

但也不知是不是老天的恶作剧,四个大人千挑万选后决定的湖边露营区,竟是撞上了『用爱拥抱自然』的拍摄。

当仇潜与容司宇(也就是容赞的爸;容司祺的二哥)的车开到了营区停车场,见到大大小小的摄影器材从两辆大巴上陆续地被扛了下来,为了接下来的美好露营,白朗硬著头皮主动去找了剧组带队的人。而巧合中的巧合,带队的人白朗也认识,他正是先前『搭』剧的监制,陈东里*。

「陈监,好久不见,」白朗找到了人,苦笑道,「今天来录节目?」

「白朗!?唉唉唉,真是你!!怎么你也在!?」陈东里脸上是惊喜的表情,随后看到不远处的仇老板正下著行李背包;一个小男孩在一边兴奋蹦跳,另外还有一车是眼生的夫妇带著另一名长相精致的小男孩,显然白朗这边是真正的家庭活动,「真巧,哈哈哈哈,先前听你没能来上我们节目,才可惜咧,没想到今天真能碰上,哈哈哈哈,太有缘份了!」

配合陈东里的表情,话里听不出埋怨,白朗还是技巧地接了句,「不就是接了你们的邀请,把小孩馋的非得要露营不可。原是想让他离镜头远点,谁知道还是遇上了,这......」

陈东里没等白朗说完,摆手抢口道,「我知道我知道,一些人拒绝邀约多半是考虑小孩儿的问题,这点我们完全理解。所以不用你说,镜头我会交待下去,尽量避开你们。但百分之百不好说,背景可能还是会中一些的。」

「只要不刻意拍,入几个镜头没问题的,谢谢陈监费心了,」白朗压了压棒球帽,安心笑道,「不过你们不是都选在更具挑战性的地方?怎么这次会来露营区?」

说到这,轮到陈东里苦笑,稍稍凑进白朗才道,「还不是为了配合这次的来宾?气质女神阮盈啊,以前是个当老师的。她坚持不肯让她娃去太原始的地方,有虫有蛇的,会睡不著。剧组只好配合,反正换个地点拍,节目也是新鲜,这次还故意不『清场*』,想多拍一些跟其他营友的互动,没想到竟遇上你们。」

白朗问这也是好奇,只点了点头,再问了句剧组要在哪扎营,他们就选个远一点的不多打扰。

陈东里大约指了方位;即便湖边营区的地方就那么大,避也避不开多远,但陈东里倒热心给了白朗一张活动流程表,里头写著几点到几点剧组会干嘛,这就非常有用了,白朗于是爽快答应,要煮了好吃的肯定送一份过来。

这听得胖子陈东里眼睛一亮,他心底可是记著白朗的手艺;在宣传『金』剧那会儿的幕后花絮,镜头拍了不少白朗准备的餐盒,于是乐呵呵地表示一定要来啊,他可等著。

两人又几句寒暄,这时周围有更多人发觉正跟领队说话的年轻人竟是最近经常出现在萤幕上的白朗。小小一阵骚动后,陈东里乾脆招了导演、策划跟几个负责扛镜头的过来,明说了白朗刚刚的拜托。

几人意外又惊奇之下,都连声答应了绝对不偷拍。

只不过在白朗被仇潜喊回去之后,所有人的眼睛还是禁不住偷瞄的。

***

在仇潜看来,露营也就是那么回事。搭帐棚、造炉、生火、煮饭,然后等饭熟。

所以帐棚一下就搭好了,野地的炉灶搬了几个湖边石头搞定,火就直接拿了打火机点著。仇潜还买了套野营用的小桌椅,三两下架好了要给白大厨方便煮菜。白朗全程只负责递递工具,也没弄上一小时,仇潜就坐在小凳子上休息了。

这看得一派斯文的容司宇与妻子林晴相当佩服,当仇潜弄好一切的时候他们还在研究帐棚附带的说明书。仇潜没出手帮忙,就坐在旁边出张嘴,取笑一句指点一句,指挥夫妻俩慢慢把他们的帐棚给搭起来。露营嘛,就要凡事亲手来才有趣。

接著仇潜领了两只小的去湖边钓鱼;海上讨过生活的仇潜对这可是强项,容司宇也兴致勃勃地跟上,林晴则留在营地里给白朗打下手。林晴与容司宇同样都在容航工作,属于高阶主管,百分百的职业妇女,家里三餐都是请人来煮,来到这儿,作为队伍里唯一的女性,即便业务不熟也还是要表现一下贤慧的心意。

就见一把锐利的小刀在白朗手下刀起刀落,刷刷刷的,刀口下的萝卜片儿又薄又均整地飞出,像是会透光似的,把林晴看的目瞪口呆。

她可不知白朗有练过,只觉切个菜竟也能这么俐落帅气,惊叹之馀突生了一股雄心壮志,决意回家好好练练厨艺。当然这直接苦了容司宇与容赞的胃好几天,导致父子俩在这之后,甚少提及露营这事。但无论悲剧是不是在前头等著容家父子两,一行六个人现下还是相当惬意的。

要说这个露营区规划完善;取水方便甚至有流动厕所,但营区外也很好地保留了原始林貌。所以湖光山色,一点不输深山野岭中的美景,单纯待著就令人心旷神怡。加上是非假日,除了剧组一行人外,营友不多,不显拥挤,气氛更是清静上几分。

所以不一会儿仇小海兴奋的大叫,立刻传遍了整个营区。

「阿白~~鱼!爸爸跟我钓到鱼惹喔!!」

不止白朗这边,剧组那边的视线也被引来不少。

就见仇小海兴奋地举著一条小鱼,蹦蹦跳跳地往白朗这边冲。白朗才站起来迎接,就被扑住了大腿,仇小海高举著鱼,欢乐地嚷嚷,「爸爸跟我钓到哒!是鱼喔!阿白最喜欢吃的那种!」

「对。小海好厉害,」白朗笑笑,揉了把仇小海的脑袋。

仇小海嘿嘿直笑,「那给阿白~我跟爸爸要钓更大的鱼!阿白可以吃很多很多!」

「谢谢,」白朗接过鱼,下一秒却拉住瞪腿要又跑走的仇小海,熟练递上水壶,「喝口水再去。」

「喔,」仇小海就著白朗的手胡乱喝了几口,白朗却没收回,把水壶推给小海,「拿去给爸爸喝。」

仇小海于是捧著水壶大喊地跑回帅气甩竿的仇潜身边,「阿白说喝水~」

仇潜依言大口喝了,喝完就把水壶挂脖子上;一点都不讲究大老板的形象。

没想到几分钟后,又是仇小海快乐的大喊,「又有鱼惹!!」这次奔回来白朗身边献宝后,再领了四串烤香菇回去。「阿白烤菇菇~」

当仇小海第三次再喊鱼,营区的所有人都先看向了湖;怀疑著难不成这湖渔货丰富,随便钓都中的啊?视线才跟著忙碌又热闹的仇小海回到白朗身边,见他又领了四串烤青椒回湖边。

「阿白烤臭臭~」

白朗一听在仇小海背后喊了句,「要乖乖吃掉,别偷塞给你爸!」

「喔---」仇小海拉长的声音,很是不情愿。

一直偷瞄著的剧组人员,就见仇小海分完了一人一串青椒,回头看了几眼白朗后,鬼祟地跑到另一个长得漂亮得惊人的小男孩旁边,两个小脑袋凑在一起嘀咕,众人均猜,这肯定是叫这小朋友帮吃了吧。

所以不一会儿白朗离开了烤肉架,踩著重重的脚步就像要去抓不乖的小孩,把仇小海惊得拉起隔壁的小男孩就跑,又叫又笑的跑给白朗追。可没追几步,仇潜就丢了钓竿,加入围剿。

就见两个大人一前一后围著两个小孩儿,仇小海很没用地躲在漂亮小男孩的后面绕圈,小男孩竟也像个骑士似的,张开小手正经护卫,最后当然两个都被抓过来搔痒一通,笑声一串串。这时湖边一直八方不动钓著鱼的斯文男人愉快大喊,「嘿,我也钓到了!」

玩闹的几人一听都围了过去鼓励;包括炉火边唯一的女性,敢情是见隔壁的仇潜收获不断,斯文男人正憋著口气不服输呢。

愉快自然的互动,即便没有特别设计的活动与桥段,就是看得让人转不开眼。

所以一旁的摄影师看得那个恨啊,为什么就不能拍呢。反观自己这边,三组大明星们这才枯燥地讨论好了分工,正要开始整理营地而已。

阮盈甚至看了白朗那边一眼,略带不满地评论道,「这么吵不是打扰人么?」

这时,阮盈的女儿;一个四五穿著粉色吊带裤的小女孩,扯扯阮盈高级的休闲装说道,

「妈咪,我也想钓鱼。」

作者有话要说:*就是喝了白朗那碗绿豆汤的胖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