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攻防战

小说: 重生之朗朗星空 作者: j112233 更新时间:2015-02-17 21:33:50 字数:3439 阅读进度:41/67

几个照片帖约莫是下午时分,同时间被PO到了网路上。

这时的白朗正在仇小海的幼儿园参加运动会。仇潜为了招标案前一天飞了V国,临走时把手上的人马都安排给了白朗,甚至也把林功成给叫来,再补了一批人手盯著片场跟一些该盯著的人,这才被白朗请出国。于是,运动会就由白朗向剧组请了一天假,以代理家长身份出席。

学校方面是见怪不怪,挺习惯仇小海与白朗这对组合。仇小海的班导及保母姐姐还存著白朗的手机号,要是仇小海发了烧或在学校跌跤了,找不到仇潜,就会自动转打手机给白朗通知。白朗当下要是没接到,没多久肯定回电。温温和和的说话声,把班导跟保母姐姐这批原是白朗的小粉,培养成了个忠贞大粉丝。

运动会上,仇小海的表现也非常不错。几个月下来被白朗养得健健康康的,幼幼班一百公尺的跑步竞赛稳稳拿下了第一名。第二名跌破众人眼镜,是长得斯文漂亮的容赞。白朗拿著小水壶在终点蹲著等,差点被兴奋过头的仇小海给扑倒在地。阳光、草地与大大的笑容,顿时谋杀了不少周围手机的记忆体容量。

也所以,白朗抱著奖品跟睡著的仇小海回家时,还不知网路上已闹翻了天。

***

闹腾得最凶的,是先前已是憋了好一阵的渠全粉丝。

『全娱乐』突然解约这事,即便粉丝们立刻跳出来不附理由地指责『全娱乐』的不是,但自从『人生规划』这说法出现、加上渠全又没有给出明确反驳之后,粉丝们指责的声音是稍稍停歇了。

毕竟『全娱乐』给的这理由可是每个人另谋高就都会用上的说法,即便手段粗暴突然了些,但要是他们的渠男神因此找到了更好的地方待著,被『全娱乐』这家小公司解了约又如何。

可原来真相竟是这样!?渠全的粉丝们看著帖就愤怒了。

其实在照片帖刚被PO出来那会儿,由于帖子里没写上什么说明文字,粉丝们是安静地观望了一阵,还有人跟了帖说干嘛贴这些莫名其妙的。毕竟要进行批判的前提,可是得承认他们的渠男神竟然是个『同』。

但照片里,偷拍渠全与仇潜照片的那些,许多张是在非公开的俱乐部里之类的场所拍得,时而模糊、时而歪斜,挺像是被粉丝撞见后的偷拍。反观白朗的那些,则仅是清一色从报导上捡下来的照片,配合标题下了个『我所认为的事情真相』,事情看起来就像是个知情许久的粉丝在忍无可忍之后,终于发声为渠全抱不平。

这一私一公的对照,又正巧,渠全被解约的隔天仇潜还为白朗出席了『乱街』的开机仪式,几番酝酿后,也不知是哪个跟帖里写了句『白朗这贱人』的评语;不带前因后果的,立刻点燃了批判之火。

因为这时候,渠全的粉丝们也在震惊之后反应过来了。

小部分表示遗憾,但大部分属性为颜控的女粉丝们认为,我们的渠全是个『同』又如何?他俊美的连男人都无法抗拒,理所当然,我们完全尊重!事情肯定是仇潜这个名声不好的,处心机虑接近男神,才让一直忙于事业、感情世界空白的男神受骗上当!!

更何况,『同』不『同』是一回事,但小三绝不能忍!

广大的女粉丝抓著这点,轻易帮渠全缓了颊,而后把火力全都放在攻击白朗与仇潜这对狗男男上头。所以方华用电话通知白朗这事时,白朗开上几个论坛,已是一整片骂声连连的评论主题,讨论火热的很。

「这个部分我们已经让几个站开始封锁ID,」方华在电话里说,「不过阿成说对方是职业的,经常换地方。要抓人需要几天,在此之前我们这必须要有个说法回应。」

「渠全那边有什么回应?」白朗移著滑鼠,看著这些似曾相似的字眼倒是平静。

方华叹口气;以前因为林功成的关系,她也算与渠全熟悉,哪知现在却......

「他不用有什么回应,躲好就够了,甚至装装病效果会更好。反正他什么也没承认,由著粉丝用口水就能淹死我们。」

「确实,」白朗不得不承认渠全这招算是划算的买卖。

要是以影响力来说,不算洪寓只算仇潜的,没有经纪公司撑腰的渠全也是孤掌难鸣,就算先前赚饱了荷包,洒光了钱想要报复一二,恐怕只是白忙一场。而要是散播这种相当让女性粉丝抵触的小三指控,不用费什么力,效果就能无远弗届。

而倘若后续『全娱乐』继续打压渠全;就像砸了钱让『乱街』换角这样,渠全也能透过这个流言,让自己的角色转变为无辜的受害者。这时输了面子里子可没有全丢,将来要是风头过后,基于补偿心里想帮把手的,渠全就还有机会捡回以往累积下的关系。

至于名声这个,以渠全现在这种被害人的身分,要这时真出了柜,对名声的伤害该是轻的,鉴于粉丝们都有同情弱者的心。而渠全找的下一家的经纪公司,还能捞得一个仗义的名声。即便没有洪寓帮忙了,渠全事业也不会太受这事影响。

不过,白朗就只往工作方面想,渠全倒是想得更多。

情势上所有人的矛头都对准了白朗,就如方华所说的,白朗这边势必得有一个解释。

而选项只有两个,承认与否认。

要白朗承认与仇潜的关系,那么接下来,白朗得要面临厘清仇潜跟渠全的关系,来证明自己不是小三。可是,根本就是假的事情反而难以拿出证据,到最后白朗极可能得顶著一个小三的臭名、伴同出柜,在名声上遭受沈重打击。

而要是白朗公开否认了,那也不怕。因为从此以后,白朗与仇潜就得在人前躲躲藏藏。而在这种选项下,白朗还无法对渠全与仇潜的『分手』加以澄清,往后只要稍有一些风吹草动,白朗都得继续扛著这『抢人男友』的怀疑,被人指指点点。

这时,纵使无法给白朗造成致命性的打击,但能让白朗『见不得光』的这个牵制,渠全还是挺乐意的。甚至,躲藏或被怀疑的时间一久,要有哪方烦了想著乾脆公开算了,肯定又会坐实白朗这次的污名。否则,当年为什么就不敢承认?

所以利弊权衡后,渠全是愿意以小换大的。

更何况,既然洪寓与仇潜达成了『协议』,那么洪寓应该是会站到自己这边,出手收拾善后。在丧失仇潜这个选项之后,对渠全而言,哪个金主不是金主。继续跟著洪寓,起码在『那方面』该忍受的,已不是那么频繁。

再回到白朗与方华的电话。

「现在第一波反驳已经放出去了,理由是渠全的那些照片,仅限于好友聊天的互动,胡乱解释成渠全与仇潜有过关系,太过牵强,」方华报告进度,「当然,挑剔照片的真实性、地点时间、与目的性,是接下来的方向,我们也会准备更具体的事由,来说明『全娱乐』为何解约。这并不困难,渠全之前的一些工作,挺多是接了又反口的,只是被公司摆平而已。这时丢出来,完全能操作成原先不想说、被逼不得不说的景况。不就泼黑水吗,谁都会泼。」说到后来方华也很是不满。

白朗笑笑,「麻烦方姐了。不好意思老出状况。」

「人红是非多,没事。你也别多想,该吃就吃该睡就睡,身体要紧。」方华安慰过后还是直言,「不过『乱街』那阿成虽然会加派人手,影响不到,但堵著人就像我们心虚在躲著似的,你跟仇潜最终还是得要有个回答,是认还是不认。」

白朗心底是有些想法,不过这不是一个人的事。「我得先问问。」

这句不知让方华是否误会了什么,竟补了句,「你要想认,就是我建议的啊。」

白朗不禁又笑,「这算帮我站台?」

「笨,这是暗示你正确答案。你要答错了,辛苦的是我,」方华想起仇潜,叨念了句。「只是你家那边,你要不要先电话联络下?白礼这人也就算了,你父母......」

方华才说到这,来电插播的音效声却是响了起来。而拥有来电插播待遇的,也就只有仇潜而已。于是方华果断再交待一两句明天的保安措施,就挂了电话。

「喂,」白朗才按了接听钮,就听仇潜劈头吼到,

「明天你就对著镜头问,说我男人什么时候是你男人!」

白朗噎了声,也不用问了,他得安抚千里外相当暴躁的仇潜。

***

照片帖PO网的12个小时过后,正是午夜时分。

相关话题的跟帖数已经达到了上万帖,几张照片里的时间、地点、角度与真实性被论证过来论证过去,说法千奇百怪,百家齐放。怀疑白朗的有,怀疑渠全的也越来越多,而所有人都在等著明天有没有哪一方可以给个说法。

这时,白朗的粉丝们也终于开始反击。

带头的帖子里放著一张照片,是白朗牵著一个小男孩放学的背影。

『究竟谁想三!?为何我们从未见过渠全!?』

白朗一看吓一跳,赶紧打了电话,让洪鸿把他刚给的东西赶紧发了出去。

这个晚上,论坛很不平静地又多了颗炸弹。

新的一帖主题是:『你所见的仅是冰山一角』。

帖里附上三张照片,是渠全另外三名男士单独喝酒的画面。

作者有话要说:快快写过ORZ

另外感谢大大丢的地雷,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