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反击

小说: 重生之朗朗星空 作者: j112233 更新时间:2015-02-17 21:33:49 字数:4041 阅读进度:40/67

当『乱街』终于进行完预定的所有活动,时间也到了黄昏时分。

仇潜抖抖外套,才从椅子上站起身,立刻被一堆麦克风包围。刚刚因为主持人的发威,没人敢在台上活动结束前有任何动作,这会儿活动终于结束,自然蜂拥而上。

啪喳啪喳的镁光灯下,记者们递前了麦,争先恐后提问。

「仇先生今天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行程是一早就预定了吗!?」

「渠先生稍早去了全娱乐,仇先生知道吗?还是您是故意错开的!?」

「请问全娱乐为何终止渠先生的约,仇先生能说一下理由吗!?」

「为什么还要终止其他合作呢!?渠先生是哪里出了错!?情况很严重!?」

「仇先生跟渠先生似乎还有私人情谊没错吧?!这番处理难道就不怕伤感情!?」

「先前尾牙,贵公司员工还见著两位交情甚笃,请问那都是表面功夫吗?」

周围的麦克风急得几乎要戳上仇潜下巴。仇潜却是一脸轻松惬意,只略带意外地说,

「渠全今天去了公司?噢,该是去收拾办公室的吧。」

这句话,让所有记者像打了鸡血般精神一振!这事终于找到个肯开口回答的人了!!

这时现场实况转播的摄影器材也被扛了过来,准准地对著仇潜。

「所以仇先生不知渠先生的拜访!?难道没人联络!?这不合理啊仇先生!」

「请先说说解约理由吧!?仇先生说明一下解约理由到底是什么啊!?」

「还有全娱乐该赔给渠先生多少违约金!?请问有没有上千万?!」

「全娱乐旗下许多艺人,仇先生认为如此决策会给全娱乐带来什么影响!?」

「有传言说全娱乐打算终止营业!!请问仇先生针对这种说法有什么意见!?」

「是不是渠先生身体有什么状况啊!?经纪人说他正养病,难道是---」

「唉,你们也停下让人先答几句,我赶著去下个场子啊。」

最后一句声音不大,但透过全场连接的音箱传来,可清晰的很。

记者们纷纷扭头,就见记者群外围,站著个伸长脖子张望的孙席彬。

见大夥儿视线集中过来,孙席彬这次可没觉得自己错,「看我干嘛,我也有知的权利啊。」

他的经纪人已完全放弃阻止孙席彬那颗八卦的心,选择去向导演好好招呼几句。

仇潜笑笑开口,「才一天时间,就能传的乱七八糟的。你们真行。来吧,要说一次说清楚,」说完竟是举步就走,可不管前头有没有人挡住。

于是仇潜带著一大批记者,直直走向活动结束后还在台上聊著的一群人。

包括导演、制片、白朗以及一些演员也陪著。

仇潜大喇喇地招呼,「徐导,不好意思啊。今天过来想捧个人场,倒变成是来找碴的。」

导演徐均喜一见仇潜,竟也是一副熟碾模样。「哈哈哈,怎么这么说。仇老板愿意拨空过来可是非常感谢,让我这小场子多聚聚人气热闹啊。」

「徐导谦虚,有徐导跟李制片在,全娱乐对于『乱街』期待可是很高,」仇潜边笑,边有力地握了握徐均喜伸出来的手,「这不,总算让我们从全彩*那争取到共同出资机会。」

这一握,镁光灯又是一阵霹哩啪啦。

流言之一;有关于『全娱乐』结束营业这个,由刚刚透露的信息算是打破了。

「可惜渠全在这时跟我们分道扬镳,」仇潜继续面不改色地说,「没办法,人生规划不同,即便惋惜,也得尽快做个处理,给剧组添了麻烦倒是意料之外。」

徐导摆摆手,很是配合,「人各有志,勉强不来,这圈子里常见,我们也只能祝福不是?」

这句话点名渠全恐怕不会再参与『乱街』,成了在消息公布后、渠全第一个被撤换的角色!

记者群立刻传出一阵骚动,但两位大人物还在聊,再菜的记者也知道憋著不能抢话。

「徐导说的是,」仇潜点头,「据我所知,至少宏宽影视早就与渠全频频接头。」

宏宽影视正是洪寓早先用来为渠全安排工作的影视公司。

「果然人红抢手啊,」徐导一脸感叹,「仇老板舍得割爱也是了不起啊,哈哈哈哈。」

事情被两人说得一团和气,完全搭不上凶狠片面解约的真实状况。

所以听也知道这就是『官方说法』了,徐导才笑到一半,终于有人忍不住插了嘴。

「仇先生说的人生规划是什么意思!?可以再具体一点吗!?」

「渠先生是退出乱街剧组了吗!?徐导刚刚的意思是不是这样!?」

「还有处理的意思,仇先生难道指的是封杀!?」

「请问解约跟宏宽有关系吗!?渠先生是做了什么让全娱乐痛下决定!?」

......即便知道肯定会被敷衍,记者么仍旧争抢著丢出问题。

而另一头,待在全娱乐办公室里的渠全,与他的经纪人罗圳安,透过现场直播的新闻,也看到了采访的画面。配合记者正以稍快的语气念著旁白:

「刚刚就是全娱乐执行长仇潜,在『乱街』开机仪式会后所发表的谈话!依照仇潜的说法,渠全今日拜访全娱乐的行程,该是办理解约手续。由渠全今日稍早走进全娱乐位于XX区的大楼以后,迄今尚未现身的这点,似乎交接事项繁重。又或者,双方正在会议桌边厮杀著违约金的金额?针对违约金,仇潜没有透露任何资讯,只表示剩下事项都已交办属下,他非常信任员工能力----」

渠全听到这,不禁抄起喝乾了的咖啡杯,狠狠就往地上一摔!

反正没有人管。除了最初送咖啡的小姐,等待的几个小时当中竟从未有人闻问。

而到此,渠全也不得不相信自己该是被卖给了洪寓。

否则仇潜不会提宏宽;仇潜也不会给外界这么个不痛不痒的解约事由。

而这背后的原因......

渠全阴狠地看著画面上时不时被带过镜头的白朗;他也脱不了干系。

所以他不会让他们好过的。

他也不会束手就擒。

***

接下来,娱乐圈沸沸扬扬地吵了好几天全娱乐解约背后的真正理由、以及受人瞩目的违约金;这违约金除了渠全本身与全娱乐的,还包括全娱乐在其他合作项目撤资后,所将担负的违约责任。

白朗看了几天新闻,一晚拿了银行卡跟几叠资料,找沙发上的仇潜谈话。

仇小海在一边看著卡通写作业,晃头晃脑的,也不知这作业写下去有没有问题。

「给你,」白朗伸手递过。

仇潜从手里几张文件抬头,看看白朗手里的,没接过,「干嘛?」

「渠全这事,我有钱补上一些。」白朗严肃开口。

处理渠全在白朗眼里,仇潜的作法算是假公济私了。要弄得不好,或许影响仇潜在仇家老一辈眼里的评价。而白朗想,既然无法劝说仇潜放弃以这种方式来,至少,全娱乐金钱上的缺口,自己能补上多少就补上。

仇潜扬眉,换了个有趣的表情,「你打算补多少?」

白朗顿了顿,「三千万,够吗?」

换仇潜一呆,「哪来这么多钱?」

「套书那边来的资金陆续约有八百万,我都买了网购那股。上个月他们正式上市,低价股涨势不错,也有三四倍。再加上金剧的分红跟一些进帐,东凑西凑,应该凑的上。」白朗算著;而这等算法几乎是把现有的身家都用进去了。

仇潜这一听自然知道,好笑地拉过白朗捏捏下巴,「那什么网购公司,股票你不都像宝贝一样押著?这时拿出来卖可就亏了。」

「书会赚回来,不怕,」白朗倒不可惜。钱要在该花的时候不花,再多也没意义。

仇潜又是扬眉,这是另一件白朗身上古怪的地方。

白朗明明没什么背景、平常也没见做什么财经研究,选的投资标的竟都像是如有神助般的大赚。网购公司还好说,多少符合趋势,但那个什么套书真是非常怪异,一集红过一集,本益比让仇潜听著都要汗颜。

甚至是仇潜最近正忙著的V国油田投资案,白朗只消一听,想也没想地就说了几个关键的点,赞了仇潜几句好听话。也许白朗是站著说话不腰疼,但这个案子仇潜看著有机会的理由,正是白朗提的这几点。要不是打根本排除怀疑,仇潜都要猜测白朗是不是哪派来的商业间谍。

而白朗会知道,自然是因为前世。前世刚好有个节目介绍国人在境外投资的成功案例;就选了V国油田作为报导专题。节目做的深入浅出,白朗看完后印象深刻,也就记了起来。

只不过前世赢得投资机会的厂商可不是仇家,原因是仇家申请资金外转的核准程序跑得过慢,竟是阴错阳差地错过了投标截止日。

这世,当洪寓问了仇潜想要什么好处,在不想太过倚靠洪寓、导致将来反而受制的考量下,仇潜就把这个原以为不会有什么差错的资金外转申请案拿了出来,让洪寓开个口催促一下那些动作过慢的公务员。这一催,核准案没几天就过了关,仇潜这才开始忙于竞标文件的确认。

想了多些,仇潜不觉眯眼,「再问一次,你没什么瞒我了吧?」

「没有,」白朗翻了个白眼掩饰。前世的事他绝不会说,尤其是自己的死因。

仇潜不太信,但只要人好好待在自己身边,这点小隐瞒可以睁只眼闭只眼。

不过他还是把人重重亲了下,警告道,「随你高兴,身体顾好就好。」

白朗心底一热,不忘手里的东西,「那拿著吧。」

「这么担心我?」仇潜低笑,又补了几个吻,「别忙了。要赔的钱九牛一毛,后续如何我也早有准备,不管是外边还是仇家,想弄倒渠全还不用把我们赔进去。这些钱......就留给小海当老婆本吧。」

努力写作业的仇小海一听自己的名字,抬起脑袋,「什么是老婆本呀?」

仇潜想了想,找了个最贴近的答案,「就是让你买小馒头给阿赞吃的钱。」

白朗忍不住拍了下仇潜警告。

仇小海眼睛一亮,丢了笔,欢快地挤到两人间的沙发上。「那要很多很多的,对不对呀?」

「阿赞的话,恐怕很多吧,」仇潜摸摸下巴点头。

这句话,倒是不差。

***

『全娱乐』宣布解约过了八天,渠全这方面罕见地维持著沈默,没有对仇潜说的「人生规划」这等理由发表只字片语,似乎有默认的态势。

却不料,第九天,几个人气指数相当高的娱乐讨论版上,竟不约而同地被放上两组照片。

一组是渠全与仇潜,两人在几处吧台或俱乐部私下会面时,被拍下聊天或对饮的照片。

另一组,却是仇潜与白朗近来在各公开场合,共同出席的照片。

刻意的两相对照下,弥漫著浓浓的谴责意味。

加上性向议题,又是一颗炸弹炸开了娱乐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