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乱街开机

小说: 重生之朗朗星空 作者: j112233 更新时间:2015-02-17 21:33:48 字数:3414 阅读进度:39/67

『全娱乐』无预警全面终止与渠全的经纪约,这消息就像颗炸弹,把娱乐界炸的一震。由于负责渠全的经纪人罗圳安还是渠全当初自带进『全娱乐』的,渠全的契约一被终止,罗圳安亦是同进同出,当下也算被『全娱乐』解了约。

这也就算了,『全娱乐』同时还宣布解除与渠全相关的所有合作事业。

这表示,先前『全娱乐』以赞助商身份为渠全接下的工作,接续恐怕会面临撤资或换角的协商。以渠全累积到目前的名声,倒不怕被全数撤换掉,只是『全娱乐』大动作撤资,对渠全形象同样有深重影响。尤其是终止事由还不明朗的当下。

也所以,大批记者一早已蜂拥包围罗圳安所住的公寓一楼;因为当事人渠全的独院别墅,可是带著大片院子的豪宅。记者们要包围有些难度。

而罗圳安这会儿正焦急地在客厅来回踱步,边讲著手机。

「到底是怎么回事!?阿全,仇老板发什么疯!?我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收到!难道这也是洪老的关系,是他直接给『全娱乐』压力!?」

手机的另一头好一阵沈默。

「要有什么,拜托,你也该先告诉我一声!让我心里有个底啊!?这真的很扯,我这经纪人竟是看了报纸才知道!!刚方华打电话来,什么理由都没说,只说公司会依约赔上违约金,三天内付款!这是说已成定局,没有转圜馀地了!?」罗圳安简直气急败坏,「你不是跟仇老板交情不错,到底是为什么啊!?」

「你先去查查『乱街』那边有什么状况,尤其问问有没有人事异动。」

终于,手机的那头渠全出了声,声音还算冷静。

「乱街!?这种时候还管『乱街』做什!?」罗圳安急得没压住嗓子,「经纪约被终止可是大事,尤其是这种没附理由的!简直像是被扫地出门!所有人都等著□□,我们必须想想该怎么应--」

「废话什么,叫你查就查!」渠全突地转为严厉,「我有需要确定的事,现在就去!中午前我要得到答案。」

「你?!那么记者那边?」罗圳安忍下又被当下属教训的怒气,「我什么都两眼一黑!你是要我如何交待?」

「到底你是经纪人还是我是?」渠全不耐,「这点工作还要我帮你做?」

闻言,罗圳安在心里狠骂了声『干』,忍气吞声地说,「那好,我会先跟外界解释你人不舒服,已经在家休养了几天,暂时无可奉告,你也别接任何电话。不过这种状况不能拖久,明天就要有个明确的回应,所以无论如何,今晚你要给我一个答案,说清楚到底是为--」

再度的,罗圳安被截了话,这次渠全是直接挂了手机。罗圳安也没时间追究了,脸色不好地抹了把脸,打开手机通讯录忙活起来。毕竟能爬到影帝经纪人这地步也不是吃素的。

***

另一头,渠全待在郊区的别墅里,又拨了一次仇潜的电话。

依旧是「嘟」的一声,直接转进语音信箱。

今早渠全留下的语音加留言已有几十通,迄今仇潜全无回应。

看来手里的这支号码,已被设置了『来电拒接』,难以再有拨通可能。

渠全脸色不佳地按掉语音信箱里机械的女播报声,另外换了别墅的座机拨号,亦是得到相同回应。至此,渠全终于忍不住摔了手里的座机话筒。

「喀啦!!!」一声。

好似想把稍早洪寓电话里暗示的那些,给摔的粉碎。

『......我与仇先生达成了令人可喜的共识。』

『相信我们的合作,得以让恩将集团取得一个前所未有的发展。』

『仇先生不愧是有胆识的年轻人,识大体、成大事,也够舍得......』

渠全闭上眼,强迫自己冷静,之后又拨了个手机号。对象是汪允。

这回没响几声,汪允就接了电话。

「你告诉阿潜白朗的病了?」渠全连招呼都没,劈头就问。

汪允声音一顿,才道,「不是你要自己跟他说?我看了今天的报纸,还以为是--」

「你没说!?」渠全不耐地打断汪允。

「......没,」汪允答。

「所以你也没有跟阿潜说我知道白朗的事?」渠全紧接著问。

「......自然。」汪允声音有些过于呆板,「不过阿全,你跟阿潜怎么回事,你们闹什么?」

「没事,只是误会,」渠全似乎吐了一口气,声音稍稍稳定下来,「记得,无论如何都别告诉他你把白朗这事跟我说了,我怕他把气出在你身上。」

汪允声音低了些,「没有理由,他不会无故迁怒。」

「所以我才担心,这中间肯定有什么误会,」说到这渠全声音更带了些请求,「阿允,能帮我约阿潜出来?我一直联络不上他。」

「我这时约,他也能猜出是为什么。」

「试试行不?你说过会帮忙的。」

「......要是他肯接我电话,我就约。」

「谢谢!我会记著的,阿允。」

***

挂上电话,汪允特意把手机电源关掉,接著将桌上的笔筒收进纸箱。

这是他收拾的最后一样东西。

而后,汪允抬头,最后巡视一次这间没待上几天的办公室。

毕竟它是他许多年来努力的目标;来最好的医院,救治最难的病例。

如此一来,他似乎也能比得上优秀的三名好友,在自己的位置上发光发热。

可他竟有些忘了初衷,把利益放在医德之前。

林功成骂的没错。救人与害人,都是一念之间的事。

以小观大,他连最基础的都做不好,确实没有资格坐在这。

不过,幸好他还有机会重头再来。他没有真的铸下大错。

汪允带著一丝轻松,抱起纸箱,走出了办公室。

***

『全娱乐』发布与渠全终止经纪约的隔天,刚好是『乱街』的开机发布会。

这天有八成的媒体都派人到了场,无一不是想拦截在『乱街』也有部分戏份的渠全。毕竟开机发布会的邀请函早在半个月前就已经发出,上头的出席名单里确确实实地写了渠全。

不过不出所有人意料,当天渠全并没有现身会场。

取而代之,与渠全同是『全娱乐』旗下的艺人白朗,就成了现场媒体紧抓著追问的目标。即使白朗的回答一律都是『不知道』三个字,现场也逼得主持人不得不出声警告,要是再有人举手发问与『乱街』无关之议题,恐怕就得被请离会场。

当主持人这么说时,主要演员正一排列坐在主持人后方的长桌后。

而坐在白朗隔壁的孙席彬正偷偷凑过来问,「嗳,你们公司怎么回事?给说说啊?」

可他似乎忘了麦克风就别在他的领口,这『偷偷』可一点都不『偷偷』。

主持人脸色一绿,就像是背后被捅一刀似地迅猛回头。

而在场所有记者立刻虎视眈眈地瞪著孙席彬。

人高马大、一脸阳光的孙席彬马上也意识到自己错误,嘿嘿地乾笑几声。清了清喉咙后,随即严肃脸地重新面对台下记者。遇上主持人杀人似的眼光,正经地摆了个『您请继续』的姿势。

白朗这才回想了下,孙席彬前世的评价是和善开朗;也不知有没有水分在里面,可接著瞄到孙席彬的经纪人正站在舞台边,以与主持人同样凶猛的眼光怒瞪过来;就像屡次警告不听话的小孩儿一般。

白朗心底一笑,恐怕这评价里的『开朗』该是由『少根筋』美化而来。而与这种人相处,至少比笑面虎轻松许多。

不过当主持人终于维持住现场秩序,正要开始介绍主要剧情;即便发的小册子里都有打印好的,台下的一名记者突地站起了身;似乎震惊已极,他抓著手机忘记身在何处地问,「什么!?你说渠全出现在『全娱乐』门口!?现在吗!?」

在场记者一阵骚动,几秒后,有人当头冲了出去。而接二连三地,陆续有人猫著腰离开会场。台下原是连走道都站满了的拥挤场面,竟是瞬时清空了三分之二。

面对这等变故,主持人张了张嘴,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应对。

却不料,刚刚一连串只出不进的会场门口,这时却是走进一个高大身影,还自言自语道,「怎么人都跑了,是活动结束了?」

白朗一愣之后,嘴角隐约地抽了抽。

剩馀的十数名记者们闻言有些回了头,而后脸色均是古怪。因为新闻的另一位主角;『全娱乐』的大老板仇潜这会儿竟是这样自自然然地走了进来;他刚刚摘下了脸上的墨镜。

仇潜一脸莫名。看看台上,又看看后头,找了个靠前的位子大方地坐下,还问了隔壁坐的人,「台上还没有结束吧?」

被问的是名年轻的小记者,这等惊喜让他不由结巴,「还还还、还没有。」

在场剩馀的记者们终于是忍不住一阵骚动,有些悄悄地偷出了手机,正打算通风报信。

主持人也同样忍不住了,怒吼道,「谁要玩手机的,立刻滚,我们继续!」

***

而这时的『全娱乐』,仍旧把渠全迎进他原有专属的办公室里。

由原来的秘书小姐奉上了一杯咖啡,好让渠先生等人。

作者有话要说:最近好忙,隔日更几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