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啤酒广告

小说: 重生之朗朗星空 作者: j112233 更新时间:2015-02-17 21:33:44 字数:3661 阅读进度:34/67

白朗的酒量极差。

生平第一次喝酒又是不好的经历;也就是被骗上会馆遭仇潜调系的那一次,加上身体状况,白朗非到万不得已是不会碰酒。但酒量就是这么一回事,越不喝,身体也就越少机会适应,久久这么一喝,酒劲很容易上头。

方华帮白朗接下这个广告时,没怎么想过白朗的酒量,只觉商品品牌形象不错,加上饮品的代言广告,要上了连锁通路,曝光率是相当高的,完全不输当初UNI的强力广告,所以在问过白朗之前,方华就忙不迭地先答应了下来。

也因此,拥有易醉体质的白朗不得不硬著头皮上阵,并早早跟工作人员打了招呼,说自己酒量不行,要是NG多次,酒劲上头、就不得不停下来等状态过去。

当然,还有个变通的方法是,把广告里的啤酒换成不带酒精的饮品,让拍摄顺利。镜头前,这种偷天换日的招数经常被使用,只要事后修修片,差异性相当细微。

不过业主听了可是立刻跳脚,说自家啤酒颜色是如何的清澈漂亮、泡沫是如何的绵密完美,不可能找到代替品来鱼目混珠,也绝不能容忍花钱拍的广告,里头用的竟不是自家啤酒。于是,白朗注定要醉上一回。

而啤酒广告的脚本也不复杂。

就是一个失恋的小夥子上酒吧喝酒解闷,迎面走来一位阿娜多姿风情万种的大美女,波浪的长发配上火辣的短裙,几乎半个酒吧的男性视线都集中在她身上。

小夥子见状立刻挡在美女身前,使出浑身解数勾搭。美女的兴趣终于被勾动起来,挑眉笑问小夥子想做什么?小夥子立刻指了指被美女拎著的啤酒;也是冰柜里的最后一瓶,刚被美女拎著走了。

美女自然一恼,拿酒往小夥子脑袋上泼,而后不屑地把酒塞给了小夥子,女王似地踱步离开。留下小夥子心满意足地抱著酒瓶喝著剩下半瓶,而半个酒吧的男性这会儿全盯在小夥子身上;原来他们最初看的也是那最后一瓶啤酒。

剧情有些无俚头,现实里不太会发生。所以脚本里也没有任何台词,要求演员们必须用肢体表达,就像默剧一样,来强化幽默风趣的喜剧风格让观众会心一笑。

而白朗饰演的就是这位小夥子。

另一位美女,却是白朗前阵子才在容家贺宴上打过照面的新任影后,斐虹。

***

要说斐虹能拿下上一届的金帝奖最佳女主角,被认为是有些水分掺在里面的。

很多人都批评,她的五官太过艳丽、身材太过姣好,胸大腰细的,什么角色被她一演都带著一股风尘味,演技似乎压不过特色强烈的容貌。

而她能得奖的那部电影,角色设定正是与她一模一样的女主,有著奔放的外表跟软包子的个性,角色讨好以外也容易表现,加上该部电影的票房实打实的卖座,这才让她堪堪地摸到了金帝奖的边。

但无论如何,要是斐虹真差,金帝奖的评审再怎么被『运作』也是不敢给把奖项给她。所以斐虹本身,或许没有影后该有的十分演技,至少也具备了八分努力。

于是啤酒广告里的大美女,由斐虹来演确实相当贴切。拍摄当天,一身火红的贴身洋装,突显了呼之欲出的胸*脯与两条修长白晰的美腿,差点让现场的年轻场务;大多是十几二十出头的小夥子,个个魂不守舍。

而白朗即便是短片里的失意小夥子,被打理的同样俊帅雅痞,真丝的衬衫与脖子上一条细细银练,夜店打扮的模样,比之温文尔雅的形象,多了股平时鲜少流露的性感与诱惑。

也因此,当拍摄进度来到了『泼酒』这段,第一瓶啤酒泼上白朗脑袋上时,白朗微微侧了头,感受著脸上流倘而下的酒液,舔了舔唇,如电的眼神似笑非笑地扫过斐虹时,竟是让斐虹一个怔愣。

导演随即喊了声「卡!」

斐虹的表情不过关,得重新来过。

只是这就像个开头一般,一次、两次、三次以及其后的NG,全都出现在斐虹泼了白朗啤酒之后的镜头。

搞的场务不得不开始用著吹风机快速烘乾白朗的衬衫。今天他们准备了五套,为了预留给泼酒失败的时候,可以有的替换。却不料,衣服仍旧不够。

前六次是斐虹的出包,到了第七次,状况看著似乎顺利一些时,却轮到白朗一个摇晃。因为酒气接连几次直接往口鼻上泼,酒量不好的白朗到这是有些撑不住了。

于是所有人的脸色都有些难看;这表示不得不停机休息,也代表著拖棚加班。大部分的工作人员隐含指责地瞪向了斐虹。毕竟前六次,不是斐虹表情有异、就是动作迟疑,要不就是扭了下脚,每次都有不同的状况,看著就像故意找麻烦一般。

因为每NG一次,白朗就得洗脸补妆吹头发换衣服,花上二十分钟整理后,才能乾乾净净地再让斐虹泼一次酒。这不仅整了白朗,也狠狠整了化妆师及道具组们。

休息时,斐虹似是相当歉咎,合掌跟剧组人员频频道歉,「我真不是故意的啊。泼到后来我手真是有些抖,想著让白先生一次次狼狈,真心过意不去。这越想越紧张,动作就不利索了......我也想顺利一次过的,我、我去跟白先生道个歉好了。」

这番软绵绵的说辞,剧组人员的火气是消了一些,见斐虹一脸诚恳地去敲了白朗休息室的门,也就各自散了,自认倒楣。

这时,白朗正闭著眼,摊坐在休息室里的沙发上,等待酒意褪去。

体质关系,白朗酒醉时是不怎么脸红的,仅是头晕反胃的症状较重,所以白朗先前为了想尽快过关,已是暗自撑了一阵,累积的酒意不少。这会儿一坐下,整个人更晕,赶紧灌下一瓶解酒液,但洪鸿坚持吃点东西垫肚子会更好,于是出了门去给白朗找吃的。

斐虹就是这会儿敲响了白朗的门。白朗睁了眼,让人进来。

一进休息室,斐虹随手掩上了门,在阻隔其他人的视线后,斐虹脸上歉意却消了大半,仅有著无奈与漠不关心。「抱歉,我也不想的,情势所逼,想必你能体谅。」

这话等同是斐虹承认,刚刚那些全是故意所为。白朗用酸涩的眼回视著斐虹,身体上的不舒服让他懒得迂回,直接问,「是仇阔?」

斐虹微微一笑,配合那张艳丽的脸,真有外界说的风尘味。她找了张沙发坐下,原是淡淡的表情也露出些疲累,「还能是谁?仇阔看仇潜不顺眼,知道了我们今天一起工作,吩咐我得有些『作为』,」说道此一顿,「宴会那天,每个人都看到了仇潜怎么对你。」

白朗心下苦笑,敢情这是派小兵打小兵?这种层级的挑衅,令人无言,不过倒也符合那位仇阔在容家宴会上的表现。

但不可否认的,这让白朗实在憋屈。难道自己看著就是好欺负的模样?

因为即便斐虹这般说法,整件事情还是斐虹为了自己在仇阔面前好交待,整了自己一轮之后才来说是身不由己,于是牺牲配合的就该是白朗。

想想这种逻辑,其实似曾相似。白朗不禁叹道,「你是第二个。」

没头没脑的,斐虹听不懂,「什么?」

「你是第二个在整了我之后,跑来跟我承认自己是受人指使。」白朗抬头笑笑。

第一次,则是『镜头前后』的高芬芬。

「这不就是这个圈子的常态?」斐虹不以为然地撇嘴,「表面光鲜,内里阴险。」

「确实。不过这也表示,对于我这个被整的人,你们是想都没有想过要顾虑的,」白朗笑容一淡,「从没想过,现在做的一切,会被我白朗给记著不是?」

白朗突发的气势,让斐虹微微一怔。

「我或许还不够资格,」白朗看著斐虹,「多谢你提醒我,我该努力争取这种资格,而不是任人想怎么摆弄都行。」然后等著仇潜收拾。

因为,自己已不是依附的那方,而该是站在仇潜身边。

这看得斐虹心下一跳。

就像第一次NG那般,竟有些移不开眼的感觉。

***

接下来的拍摄,即便白朗的酒意没法全退的乾净,倒是顺利很多。

也不知是不是白朗那席话,斐虹自休息过后,就没再敢找白朗麻烦。

只不过,泼酒后的『豪爽喝酒』这幕,还是让白朗吃了些苦头。幸好没几次NG,白朗就迅速地搞定了这个,否则等喝下肚的啤酒又上了劲头,整个剧组又要得等著自己褪酒,全绑在这儿浪费时间。

即便如此,当广告短片拍摄完成时,时间也到了深夜。

这天负责接白朗下工的,除了洪鸿以外,竟还多了仇潜。这也是仇潜第一次出现在白朗的工作场所。

洪鸿去开车的当口,白朗正晕著脑袋待在沙发上,目光迷蒙地『瞪』著仇潜。

「怎么过来了?」

「你喝酒,我能不过来?」仇潜自在地走进休息室,坐过白朗隔壁,大手抚了上来,「还行不行?」

白朗靠著仇潜的手,闭了闭眼,「晕。」

「就知道,」仇潜低笑,轻捏白朗下巴,「我还知道你这会儿容易兴奋。」

说完俯下脑袋,把白朗压在椅背上,彻底地吻了一遍。

白朗浑身立刻热了起来,就像第一次遇到仇潜那般毫无招架的馀地。

听著白朗急促的呼吸,仇潜意犹未尽地舔舔唇,「方华该扣薪水,竟然给你接这种广告。」

白朗有种酒精已浸透入全身毛孔的感觉,从发梢到脚趾都是热的,连吐息也是。朦朦胧龙的,白朗也想起第一次与仇潜见面那次;会馆的醉酒,跟那次同样,白朗这会儿也映了。

白朗勾上仇潜脖子,口齿不清地说,「回家。这次不跑了。」

仇潜满意又觉不满,把人拖进怀里搂著。「以后别在外头喝酒。」

白朗模糊地应了一声,随即被安稳放松的睡意淹没。

作者有话要说:有虫明天再抓ORZ

另外,日更撑不住,但会提高到一周4-5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