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医大附属病院

小说: 重生之朗朗星空 作者: j112233 更新时间:2015-02-17 21:33:43 字数:3374 阅读进度:33/67

林功成一听,拍桌大笑。

「看吧,儿子不能乱生的啊,哈哈哈哈,这答得很对的嘛。」

仇小海这会儿知道自己被笑了,扭过头问,「为什么叔叔要笑啊?」

仇潜看林功成一眼,「他帮你开心,他喜欢的小妹妹跑了。」

林功成的笑声立刻噎在嘴里。仇小海睁大眼问,「为什么啊?」

白朗摸摸仇小海脑袋,「这样问不礼貌,要安慰叔叔。」

「噢,」仇小海乖巧点头,「叔叔别伤心,」想想又补了句,「女生本来就比较麻烦哒。」

这一说,桌边自然又是一阵狂笑。连仇潜也是。

仇小海于是感觉受到了伤害,不乐意了,滑下椅子就往白朗身上钻。白朗笑得没那么大声,把仇小海搂上大腿,好声好气的哄著。仇小海嘟嘟嘴,决定都不说话了。

不过到了切蛋糕的时候,蛋糕上点著的蜡烛还是让仇小海眼睛一亮。

仇潜终于记得要哄哄儿子,转头问了要不要吹蜡烛。仇小海小脑袋直点,立刻凑了上去。白朗赶紧扶稳仇小海微弯的身子。

之后「呼!」的一声,仇小海笑眯眯地完成任务,扭头等著仇潜称赞。

那幅景象,就像个真正的家正为某人庆祝著生日。

***

当庆生活动结束,这天的聚会也到了尾声。

八、九点的时候,仇小海已经在揉著眼睛了,仇潜没耽搁,招呼了声早早就要离开。

林功成说是好久没见二洪,想在路上顺道聊聊,于是也跟著仇潜他们一起离开。

空荡的俱乐部在走了人之后,更加显得寂静无声。

留下来的渠全倒了杯酒,倚在落地窗的平台外,看著远方稀疏灯火,表情不清。

「阿潜真是变了很多,我从没看过他那副模样。」

平台的另一边,汪允也拿著杯烈酒在手里晃著,「我们这年纪,或许都到了想成家的时候。」

「真是如此的话,」渠全兀自轻笑,「白朗确实好手段。把仇小海哄得牢牢的。」

汪允略微沈默;似乎不怎么赞同,嘴里还是答道,「安定吧。有个可以安定下来的人,阿潜也会想试试。」

「用钱买来的,能有多安定?」渠全偏头扫向汪允,视线有些严厉。

汪允看著渠全完美的侧脸,不禁说道,「总不会连个盼头都没有。」

渠全神情一征,稍后就像被汪允的话伤到似的,转开了脸。半晌后才低声说道,「我也不想这样,阿允,我努力了这么久,不是想到头来一场空。」

「既然如此,」汪允叹口气,劝道,「你又何必......」

「但现在的阿潜已经可以了,」渠全轻声打断汪允,脸上流露出信赖的神情,「只要他愿意,那些都难不倒他。在此之前,我还不能离开......」

「你不离开,又怎么让阿潜愿意?」汪允眼神掺入了陌生。

「所以我需要你帮我,阿允,」渠全抬眼,直直地盯著汪允,「你不是一直都支持我跟阿潜一起?」

汪允却是移开了与渠全对看的视线,苦笑,「不用这么看我。我知道,能调去医大全是托了你的关系,可难道阿潜就没有帮过我了?」

「这不是让你对不起阿潜,只是帮忙,」渠全放缓眼神,「最终,我跟阿潜,会过得很好的。」

***

在聚会上见到汪允,提醒白朗也差不多该去半年一次的心脏追踪。

只是白朗近来知名度大增,在没法让方华与洪鸿安排的情况下,前去看诊的这件事就变得困难重重。还有那块钻表,平常都戴著偶尔一天不戴了,白朗都不知会不会让仇潜起疑。

照仇潜的说法,他可没闲的发慌;一天24小时都挂著耳机听,只是想到了偶尔拿出来『娱乐』一下而已。当然这种娱乐也算变态的范畴了,唯一说得过去的是仇潜没有要求,让白朗爱戴不戴都随意。

也所以,最终白朗只好求助于容司祺的帮忙,容司祺可说是仇潜人马以外、白朗最为信任的朋友了。

而依照白朗最先的计画,是让容司祺透过容家而非方华,在医大附属病院约了次常规的健康检查,白朗再用无聊作伴的理由,陪著容司祺一起到院。

如此一来,若是有人在医院的任何一个角落偷拍到了白朗,白朗还有个藉口好对外解释。他只需要在走进方英崎门诊的那几分钟,小心一些别被认出来就好。

不过容司祺的手笔可比白朗预想的大得多。

容司祺在听完了白朗的请托,震惊地瞪了白朗好一阵,完全展现出一般人面对心脏疾病患者的小心翼翼,白朗不得不苦笑安慰,那不是什么大病,就像高血压糖尿病一般需要多注意养生而已。

容司祺依旧如临大敌,透过容家直接拜托医大附属病院开了个特别诊间,让白朗过去找早就等在里面的方英崎。这样门一关,谁都不知白朗进去是做什么的,让白朗放心检查以外,也把暴露的风险降到最低。

然而,若是白朗命中注定有此一关,再怎么万全的安排,仍是躲不过命运捉弄。

就在白朗看完诊,步出诊间的那会儿,无巧不巧,就被调任前过来办理手续的汪允给撞见了。

因为角度问题,白朗没有见著角落的汪允,而汪允视线立刻移向了白朗身后的那个诊间。可门上却是没有该有的标示牌;这表示这个诊间并非是医院平常对病患开放的空间。

所以当白朗出了诊间、打了通电话越走越远之后,汪允仍在转角的另一头多等了几分钟。果真,空白诊间的房门稍后又被打开,里头走出了汪允将来的同事、也是最有希望升任心内科主任的医师方英崎;他身穿著大白挂,手里拿著的,似乎是一叠病历。

汪允心下一跳,直觉把身子隐进角落。当方英崎的身影在另一个角落消失后,汪允也想到了,对于同科的病患,他们都有权限调阅病历的。

***

这时,『金』剧在长达一个月的档期后终于下档,整体票房金额已经来到了3.8亿。

以成本4000万的小制作电影,即便加上后续差不多赶上一半的宣传费用,『金』剧依旧让业主们赚饱了荷包,也大大地捧红了白朗、阙其名及女主沈爱茹。

所以圈内很快传出了风声,说明年的金帝奖提名奖项,很可能『金』剧也能挤上几个位置。这个消息让方华是高兴极了,直说自己实在没看错人,但是对于白朗接下来的预定,也不由得谨慎许多。

毕竟要碰上奖项提名这种事,老资格的演员还好,新人演员就不得不慎重,并且最好避免在评审工作结束前,又有另一部电影作品,左右评审们的评审观感。

曾经就有某位新人演员的第一部电影,表现出彩,但下一部电影则惨不忍睹。

即便电影都是各自独立的,可当年的奖项颁给了这位新人当时,正逢第二部电影被骂翻天的时候,当届评审可是被酸了许久,甚至怀疑有幕后操作。有了这个前例,评审们学乖了,懂得考虑周遭气氛,而新人们在首次获得提名时,也开始尽量避免在太短暂的期间内,又接演其他电影工作。

不过电视剧倒是不同。电视剧一直被认为是与电影完全不同的表演领域,即便都是演戏,但节奏与长度的巨大差异,让两者在表演上完全是不同回事儿。所以方华接下来,给白朗找的就都是电视剧的剧本。

而方华找来的几部剧本,在前世,以白朗所知,都有还算不错的成绩。

其一是部古装剧,剧中的第一主角嘱意由白朗担纲,不过这个角色依旧是个风度翩翩,丰神俊朗的男主。倒与『金』剧一开始的李川擎有些相似。

所以白朗考虑了第二部,却是部警匪动作片。

在康健去年拍的那部警匪剧,因为毒品风波遭到腰斩后,这个题材已经很久没出现在电视机萤幕前。所以前一世,这部剧在上映后颇受好评,当然,它的剧本及卡司都是一时之选,也是主因。

而白朗中意这部剧的更重要的理由,是剧里嘱意由白朗担纲的双男主之一,是个相当痞气的线人,而非警察。可在轻浮不正经的背后,这名线人承担的责任与压抑,却也是剧里相当出彩的部分。

这对白朗来说,该是真正突破以往形象的角色,白朗看著相当心动。

就算是方华也认为,白朗若是选择这个角色,对将来的发展,助益该是更大。

只是让白朗存有疑虑的,是这部剧里有非常多摔打跑跳的部分,即便更多爆炸与摔落的镜头,写明了会由职业替身替演,但这个角色在体能上的要求,是前世的白朗所没有尝试过的。

而几周前的回诊,方英崎称赞了白朗这一阵规律饮食及规律运动的生活习惯。

也明说了运动前只要仔细暖身,注意间断休息,稍高强度的运动也不是不可以,就是不能持续太长。这样的诊断就像在诱惑白朗似的,于是白朗还拨了电话谘询(其次回诊后方英峡给了手机),得到了个不特别赞成也不反对的意见。

正当白朗还在犹豫时,某天下午方华让白朗接拍了一只啤酒广告。

当广告拍完,白朗倒是下定决心,接下这个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