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两张名片

小说: 重生之朗朗星空 作者: j112233 更新时间:2015-02-17 21:33:42 字数:3328 阅读进度:32/67

这样隐约找人不痛快,白朗听得出,没道理仇潜听不出。

仇潜于是抓过坐隔壁的白朗的手,大动作地握在手里,「拜托,你可别挑拨我们俩,要不晚上我进不了房,可真惨了。」

两人面上说说笑笑,可渠全的挑拨在白朗听来是真,仇潜的抱怨也不是假的。

一边的汪允与林功成见状,倒似没有对渠全的态度意外,眼底则是对白朗有更多好奇。

渠全被仇潜这么一说,轻快耸耸肩,「事实就是事实,我们这些老朋友看著心底羡慕,还不让人说了啊。」好似一抬出老朋友的身份,原不该说的那些话,就能被轻轻带过。

仇潜带著笑意瞥渠全一眼,拉起白朗的手,十指交握,大大地亲了下手背。

「不好意思,从今以后,只好让你们更羡慕了啊。」

渠全状似受不了地感叹,「看你得瑟成这样,啧啧。」

气氛似乎又回到一开始的友好,刚刚的交锋就像是不存在似的。

一旁的汪允似乎确定了些什么,这时递出名片转了话题。

「刚刚才介绍到一半吧。汪允,这是我名片,幸会。有事找的话,随时打上面电话都行。」

自我介绍时递名片不是件特别的事,不过汪允后半多补了句随时来电,倒算是承认了白朗跟仇潜一起的态度;就像是要和缓渠全刚刚的表现似的。

白朗为此多看了斯文的汪允一眼,却是捕捉到汪允迅速投向仇潜一个劝和的眼神。白朗垂下眼,状似不知地道谢接过名片。

林功成见状后也赶紧跟进,态度是更加自来熟了。

「嗳,老仇说你是跟著小华的,以后也要拜托你多多照顾了啊。看到小华桌上有什么鲜花水果之类的,马上告诉我一声,」说完给了名片,还拿出手机,「手机几号?我拨给你你记下。」

这节奏快得白朗一愣,仇潜回复些许笑意。

「给吧。这家伙挺管用,开了家保全公司,遇上跟拍或黑客什么的,找他还行。」

「没问题没问题,互相嘛,」林功成大大咧咧点头,「不过老仇说你有二洪跟著,基本上都该能漂亮应付。他可是在我这受训过的。」

白朗倒是意外,报出手机号之后特意地看了手里的两张名片。

只是这一看,心下却是不无震动。

首先,林功成拿过的名片上,大大印著『维安保全』,白朗知道,这可是现下颇具规模、几年后大名鼎鼎的业界龙头,市占率全国数一数二的保全公司。见林功成名片上挂著的还是老板头衔,看来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句话倒是不错,大老板身边不乏也是老板级的朋友出没。

而另一张汪允的名片,才是真让白朗动摇不已。

汪允,『仁手医院』的心内科专科医师。

即便白朗前世看诊的地方不是这里,而是医大附属病院,这个科别还是触动了白朗的神经。

毕竟直到现在,白朗都还没想好该不该让仇潜知道自己的病。

最开始,白朗对仇潜说的「试试」,没想著是太过长久的事。

倘若三五年后,他们分手,自己有没有病的这件事,实在不足为道。

可这样的想法,在每天每晚的亲昵之后,只突显了自己对仇潜、或者说对于他们之间的不信任,逐渐带来一抹愧疚。但要是现在让白朗开口坦承,白朗却也有许多犹豫之处。

要说自己这病,依照前世白朗的主治医师方英峡的说法,起自于家族遗传,说轻不轻说重不重。要不是前世最后一段日子,白朗完全违背医嘱交待,让连续的失眠与焦虑压垮身体,照方英峡的诊断,白朗该是还有十几二十年好活。

多提一句,方英峡是医大附属病院的心内科主任,也是全国数一数二的专科权威,诊断该是不会有错。所以重生后不多久,白朗还是找了方英峡看诊,进行早期追踪与调养,这一世白朗的健康状况该是比前世更好的。

也因此,要白朗对仇潜开口说十几二十年后才有的疑虑,怎么看都只是徒增烦恼而已。只是凡事都有万一,若自己真是早年就......那么仇潜便又如何?自己前面想的,是否又会太过自私?

来回反覆的思虑,在与仇潜的关系更加稳固之后,白朗也挣扎得越多。

所以现下这一见汪允名片,白朗差点压不住动摇的神色。

就连一旁的仇潜都靠过来问,「怎么,有问题?」

白朗回过神,抬头笑笑,「没事。」

仇潜神情微动,还待要问,身上趴著的仇小海却是有了动静。

***

就见仇小海动了动小脑袋,抬手揉揉眼睛后,慢慢清醒过来。

这一醒,一时间摸不著脑袋,半趴著的小脸有些迷糊。

仇潜帮儿子拉回身上稍稍滑落的毯子,歪了下巴问,「睡饱了?」

仇小海迷蒙地眨眨眼,蹭蹭仇潜后,皱著脸不太开心地说,「脖子痛痛......」

「你刚一直趴左边,扭过右边就不痛啦,」仇潜拍拍儿子。

仇小海「喔」一声,听话地换了边趴著,却是见到坐在仇潜右手边的白朗,小脸一亮,软软地喊,「阿白,你来了啊~」

白朗伸手揉了下仇小海的脖子,「还痛?」

仇小海立刻从仇潜身上扭起身子,伸手要求,「阿白抱......」

仇潜随即把儿子奉上,「赶紧的,被这只小猪压久了也是会麻。」

白朗自然接手抱过。

仇小海换到白朗手臂里,揽上白朗脖子后,还记得回头抗议,「我才不是小猪哒。」

仇潜哈一声,「只是吃得跟小猪一样多。」

「因、因为好吃的嘛,」仇小海尽最大努力为自己争辩,说完却倚回白朗下巴撒娇,「阿白,我饿了啊,我想吃小兔子馒头~」

「你也多忍个几秒吧,儿子,」仇潜摇头。

同样有个女儿的林功成首先哈哈大笑。「这小子怎么像换个蕊似的,很宝啊。刚不还害羞的很,谁都不让抱的吗,这会儿倒是大方讨吃。」

汪允也是一脸意外,「小海不是都跟保母住著?他与白朗的感情倒好。」

仇潜状似伸了懒腰,一手扶上了白朗身后的椅背;就像把人圈著似的,这一圈就圈了两个。

「嗳,我刚没说?我们现在住在一块。」

几个人脸上都是一怔。

林功成立刻受了刺激,哇哇大叫,「果然羡慕死个人,我也想跟小华妞妞住啊。」

一旁的渠全脸上挂著主人的笑,半垂的眼却让人看不清真实情绪。

半晌后,渠全才道,「饿了的话就让人上菜,可不能饿了小海。」

***

之后的饭桌上,也不知是巧合还是故意,话题大多围绕在新岛上头。主要是渠全带著话题闲聊,陈年旧事聊完聊今日现状,同乡们的共通话题,白朗在旁大多是听著,没有插什么话。

只是白朗也没空闲下来。仇小海像是憋了一天的话,热情地对白朗唧唧喳喳。

从今天出门开始到他睡著前游玩的所有过程,仇小海坚持跟白朗说上一遍。

加上今天的桌菜,鱼虾蟹蚌的丰盛海鲜一样不少,但要送进嘴里手续有些麻烦。

白朗嘴上应付著仇小海的报告,手里则忙著剥壳挑刺。

圆桌边,仇小海就坐在仇潜跟白朗的中间。白朗手下忙碌地服侍小的,仇潜这大爷同样分到几支剥好的大虾,于是接过了帮三人夹菜的任务。主外主内工作分配的自然又和谐,把桌边几个人看的心下不无想法。

而仇小海的童言童语,说的时候嗓门可没特意放轻。坐在隔壁的林功成有一句没一句地听著,逐渐就被拉了过去,听得很乐。尤其是仇小海发表换泳裤的那段,问说我们没有要睡觉觉为什么要脱光光的啊,把林功成笑的差点岔气。

于是不知不觉间的,新岛的话题被带开,众人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了仇小海身上。

这会儿仇小海见仇潜跟白朗都在,胆子似乎大上许多,开始愿意跟不太认识的叔叔们说话。

林功成自诩有个女儿,应付小孩是在座熟手,就抢著代表众人发问。

「嗳,小弟弟几岁啊?」怪叔叔问。

「五岁。」

「那叫什么名字啊?」

「......仇小海。」仇小海有些困惑,这叔叔刚是不喊过自己名字。

「平常从事什么活动啊?」

仇小海一呆,白朗翻译道,「问你下课后都干什么?」

「噢。看卡通,吃饭饭,写作业,洗澡,听故事,睡觉。」

仇小海捏著指头儿,乖巧地照时间顺序答了。

「还有作业?不是才五岁吗,写得出什么啊,」林功成表示惊讶。

「我、我会写名字哒,还有数数!阿白会陪我写!」

「喔,好棒。那学校里有没有喜欢的小妹妹啊?」

「问这什么,他又不是你,」汪允听到这决定插嘴。

「但他可是老仇的儿子啊,」林功成摆了摆手。

果然仇小海老实回答。

「我喜欢阿赞,不过阿赞不是小妹妹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