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机场照片

小说: 重生之朗朗星空 作者: j112233 更新时间:2015-02-17 21:33:27 字数:3653 阅读进度:23/67

仇潜突地拍拍白朗屁股,「翻身,后面抹好了。」

白朗一个停顿,慢吞吞地听话翻身。几秒的思考时间过后,才谨慎开口,「关于手机,其实是因为--」

却不料,话还没说完,仇潜就狠狠地捏了白朗腰侧一把。

「答案错误,」仇潜眯眼,「现在只有两种答案。第一个,好,我们试试。第二个,你个恶心的,钱留下,有多远滚多远。二选一,你选哪一个?」

白朗一默。

这种问法,粗暴直白,但也是不容忍任何模糊的意思。

仇潜凑近白朗,危险地舔了舔白朗的唇。

「提醒你。机会只有一次,选错,就没了。」

白朗回视著仇潜眼底的警告,心底苦笑。

要是这么个选法,又怎么可能会有别种答案?

白朗承认,就如仇潜所猜,他是有一些被这些日子所打动。

该是重生后的日子太寂寞。

突地一夕回到十年前,周遭人事即便曾经熟悉,也变得陌生,在白家发生的,又让人白朗伤心。

找上仇潜后,白朗自然轻易地就把情感寄托在仇潜身上,不管是友情、恩情还是其他无法言明的。而空空落落的时候,又加了仇小海软软孺孺的亲近;那是种难以让人设下心防的柔软,白朗不由想著,日子一直这么过下去也不错。

也所以,当仇潜拎著仇小海回家过年时,空荡的公寓逼迫白朗重新面对现实。

平静温暖的生活,仅是种表象;海市蜃楼一般,美好而虚幻。

因为白朗知道亚奇说的那些,并非全是心有不甘的猜测。

拿前世的仇潜来看,仇潜一路暗传绯闻的对象,确实清一色是成名前的小明星。

轮替速度不快也不慢,一两年一任的节奏。

那些藉由仇潜成名的明星,即便粉丝们无由知悉,看在圈内人眼底,可是清明的很。

而仇潜前世会如此,理由是不是就是亚奇说的渠全,白朗不知。

那其实并不重要。有关系的只是,一两年后的自己也该是会走上相同结果。

假设历史依旧。

所以不得不说,仇潜料的不错。

当白朗关了手机那刻,是真做了某种决定;决定趁著过年,重新建立心防。

纵使为了报恩,白朗不想当时间到来时,难以习惯一个人生活。

只是,没想仇潜竟是提了这个选项......

那就像是把一小杯水,放在一个渴了很久的人面前。

即便喝下之后,真能止渴多久,无由得知,但那杯水起码该是真的。

毕竟,以仇潜已是睡了自己好一阵的金主身份,应是不会无聊到欺骗这些?

所以要是仇潜真是当真的......

有一丝感情,有真的情谊,能回应白朗心底压著那些无法言明的,

白朗真的很难拉住自己不点头。

可要是到头来仍是一场空?

......总比现在也是空荡荡的来的好,不是?

白朗闭了闭眼,两边挣扎后,吐口气。

「好,我们试试。」

仇潜双眼一沉,接著整个人压上前,攫住白朗的唇,来了个狂热又侵略的吻。

白朗闭上眼顺从所有探索,双手迟疑地也扶上了仇潜肩头。

这换得仇潜满意的咕哝,整个人更是重压在白朗身上,一只腿挤-入白朗修长的两腿间......

很是时候的,一个抗议的声音冒了出来。

「爸爸!你怎么老是压著阿白啊,阿白会坏掉哒!」

就见仇小海早丢了小沙桶,不开心地在旁跺脚。

***

不想追究仇小海究竟看过些什么的白朗,之后脸色稍红地牵著仇小海冲澡去了。玩沙之后,通常是仇小海与白朗或仇潜的洗澡时间,以便舒服地享用接下来由渡假小屋提供的海鲜大餐。

仇潜原本打算,至少是今天,白朗或许会允诺两人『一起』陪仇小海洗澡,好好增进一下三人感情,但人还没踏进浴室,声讨的电话就把仇潜的脚步给挡下。

「明天你们回国,对吧?」电话里的方华劈头就问。

「明晚到,事情都办好了?」仇潜遗憾地看了眼刚关上门的浴室。

「办好了,敢不么?」方华先应了声,接下来一大串抱怨,「不过算我求你了。下次要搞这种的,也先通知我一声好不?你懒得安排,我帮你安排!大过年的,跟白朗在机场这样晃悠,现在人人都有手机,你以为真有这么幸运?」

仇潜轻笑一声,「有手机才好,就怕没人拍。」

「......既然如此,你还叫我跟媒体『招呼』个毛!?」方华声音歇斯底里不少。

「总要未雨绸缪,」仇潜好心情地解释,「我可没兴趣谈个爱人还遮遮掩掩,现在开始,时不时让他们习惯一下我跟白朗的『好交情』,以后要有什么,对白朗影响也小一些。」

电话中的方华一顿,显得迟疑,「你说什么?爱人?」

「不就是白朗?」仇潜以愉快的声音宣布,「放心,我可没糟蹋你的好苗子。」

方华却没有仇潜的轻松,沈默一会儿才道,「你是认真的?」

仇潜笑笑反问,「怎么这么问?」

「我以为时间就要......」,方华说到这打住,「你不是已经......?」

「原来你们都是我肚里蛔虫,」仇潜放轻声音,「知道我怎么想。」

方华闻言后叹气,「好吧,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行。」

浴室里传出仇小海大大的笑声与水声,透过门板模模糊糊的。

一股居家的平静宁和,浸透了周遭空间。

仇潜嘴角跟著扬起,「我是清楚的很。」

***

只利用年假尾巴几天的短暂假期过来渡假,肯定是玩不过瘾,仇小海一听到要回家了,抱著椰子树拎都拎不走。白朗只好祭出葱油饼诱惑;在渡假小屋时白朗可没法下厨,仇小海终于是眼睛一亮,飞机上清醒的时间都拿来列菜单了。

而厨师白朗则是在飞机上呼呼大睡。

毕竟回国前一晚的成人活动,是比先前的所有夜晚都要火热许多。

果然情趣情趣还是跟『情』有绝对的关系,有了跃进一步的感情基础,所有的触碰与亲吻似乎都增添多一层电流与热度。白朗几乎要被仇潜折腾到挂著眼泪告饶,隔天眼圈略重了些,下了飞机都还没能很好地缓过来。

也幸好,入国之时,一行人在特意安排之下,没像出国那会儿暴露在众人的耳目之中。

即便是出国那天、三人被侧面偷拍的机场照片,也被方华在上报公开以前压下了,并在仇潜的指示下,发布成白朗与同事家庭共同出游的一则轻描淡写的新闻。

但常跑圈内新闻的,大夥儿一瞄,都知道所谓『出游』是怎么回事;仇潜从前的纪录可是摆在那儿。只不过,这次仇潜是动了关系施压,正常情况下,不太会有人敢把这种你知我知、但却没有真凭实据的揣测,给明白写成文字稿,让自己变成仇小当家的靶子。

所以那么几张照片,不太起眼地挤在眼花缭乱的影视版面中,没怎么引起波澜。

不过看在懂行的人眼里,白朗可不可以动的这件事,透过这些照片也算做了种微妙的『公开』。

这也是仇潜原有计画里想要达成的效果;无论如何,先在白朗身上盖个『自己所有』的戳章。

也因此,两周后容家家主的七十大寿贺寿宴,仇潜作为受邀名单中的贵宾之一,携白朗到场贺寿时,并不是那么地被侧目。

***

容家现任家主容蔼的七十大寿寿宴,就举办在容家某一栋豪宅里。

席间出席的政商名流名单,涉及容家不欲为人广知的人脉网络,这样的宴会绝大部分会避开记者们的耳目,隐密举行。即便消息传了出去,也是属于记者绝对不敢乱写的材料之一。

仇潜的邀请函,早在与白朗出国前就已收到。

回国之后,仇潜向白朗提了同行这事,白朗一口答应,主要是想自己与容司祺的私交算是不错,即便没能收到请帖,跟著仇潜同去,打个招呼说声道贺,也不为怪。

却不料,仇潜笑笑说,宴会上看不看得到容司祺都还是个问题。毕竟,以客户名单为邀请对象的宴会;就比如仇潜跟容家的关系,主要是公关目的更多,出席的多是业务相关的官员、代表以及公司重要干部,若是基于私人情谊的邀请,讲究的家族会另行设宴,是不会把这两者搅和在一起的。

白朗半晌后反应过来,那自己跟著去做什么?

仇潜扬眉表示,因为宴会无聊,所以白朗得跟著去陪自己聊聊。

白朗看著仇潜无所谓的表情,想是带个男伴也不失礼数的话,自己也就无须考虑更多。

不过很快的,当白朗穿著李福最新送来的黑色礼服、踏进装饰的喜庆豪华的会场时,有些理解为何仇潜敢毫无顾忌地开这个口。

因为白朗在里头,竟看到了不止一名的同行。

最新出炉的影后斐虹、号称主持界女神的张美忆、长腿女模李林林、甚至是最新窜红的偶像小生李宽霖......,都是亦步亦趋地跟著一名显然也是携伴参加的贵客;那些贵客有些很明显的是挂著已婚身份。

白朗顿时有些领悟自己眼前所看到的,心底微诧之馀抽空瞄了仇潜一眼。

仇潜立刻凑进白朗耳朵,低声澄清道,「也有人是带老婆出席的,你看那些丑的就是。」

「......」

白朗决定不问自己属于哪一种,继续环顾全场,但视线却是堪堪一顿。

因为白朗这会儿竟是看到了渠全。

那张完美犀利的五官正带著温和笑意,顺从地站在一名坐著轮椅的老人身边。

而白朗是认得那名老人的。

新闻里每每提到政-党协商,必定会有这老人的名字,洪寓。

作者有话要说:超级卡ORZ

有虫稍后再修,晕倒

另,谢谢丢火药的大大们,3Q>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