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补汤

小说: 重生之朗朗星空 作者: j112233 更新时间:2015-02-17 21:33:17 字数:3553 阅读进度:16/67

仇小海一见妇女,第一时间竟躲到了白朗后面,小手紧抓著白朗的裤子。

白朗心底一顿,对面前的女士笑笑,「您好,您是?」

妇女笑容更多了些,「嗳,我是仇先生请来照顾小海的保母杨丽,小海都叫我杨姨的,」说完对仇小海一笑,仇小海又躲了躲,「虽然仇先生交待这些天让小海住白先生那,但我想白先生一个大男人,事业忙碌,要照顾小孩儿肯定手忙脚乱,想想还是让我来帮忙吧。」

见白朗略略扬眉,显然要开口婉拒,杨丽笑呵呵地接著说,「我知道白先生也是热心,很愿意照顾小海,不过我花了大半年,也才把小海的吃穿都弄得熟手,仇先生平常回家的时间短,不知道小海挑食挑的紧,又是个固执性子的,换了人照顾肯定不适应,说不定也影响学习啊。」

说到这,杨丽慈爱地看向仇小海,「小海这会儿该只是贪新鲜,我就想,上学期间还是让小海住家里,舒服点,等放假再让白先生带过去玩个两天,这样大夥儿都能更轻松不是?我这拿仇先生给的工资,也才不心虚啊。」

杨丽这么个说法倒是合情合理,进退有度。配上她合宜的穿著,亲切的笑容,手上还戴了个圆润的珍珠,感觉不像一般保母,更像是教养良好的富家太太一般,一席话让白朗听完,都觉得这样安排甚好。

仇小海却是焦急了,扯扯白朗裤子,「我、我不要回家啊,爸爸说我可以住你那的!我什么东西都吃的啊,小兔子馒头我也不要了,我、我想跟你住......」

白朗笑笑拍拍仇小海的脑袋,对杨丽说,「杨姨想的是周到,我也怕照顾小海照顾不好,不过仇先生既然答应了小海,我也不能让仇先生食言。所以小海想住就住,真不适应想回家了,我立刻送他回去。不碍事的。」

仇小海立刻扑在白朗的腿上,紧抱不放,「我不会的,我会乖......」

白朗只得持续拍著仇小海的脑袋,安抚仇小海从动作里透出的不安。

杨丽给了仇小海一个宠爱又带责备的眼神,「嗳,白先生果然会讨人欢心,想当初,要跟小海亲近还著实费了我一些功夫呢。」

这句话有没有影射其他,白朗不想深究,只是笑笑,「今天抱歉让杨姨白跑一趟。等仇先生回来,我一定转告仇先生杨姨这份心意。」

杨丽叹道,「我这不是怜惜小海没有母亲么。唉,可怜的孩子。」

白朗闻言,脸上的笑淡了些,有些理解小海不喜欢杨姨的理由。

「既然如此,那就顺小海的意思,住白先生那边吧,」杨丽这时拿起了一直拎著的拼花布袋,里面是个桶型的不锈钢汤盒,「只是前阵子陈医师开了帖药方让我炖汤,是给小海补身子的,这孩子之前常生病,仇先生也很担心。而这药膳要持续喝上一段时间才见效,中断了不好,我就准备了三天的份量让白先生带回去,晚餐后,就麻烦白先生记得给小海喝上一碗。」

白朗想起仇小海昨晚提到的汤,于是接过,「谢谢,杨姨费心了。」

仇小海瞪著那桶汤,想抗议却又想起自己刚刚的承诺,鼓了鼓腮帮子,最后继续把小脸埋在白朗的腿边。

白朗接过汤后,杨丽又补了几句喝完汤会有些困顿之类的说明,才看向仇小海,长辈似地交待,「小海,要乖乖听白先生的话,知道不?别太给白先生添麻烦。」

仇小海抱著白朗的大腿,蔫蔫地应了声。

白朗见状,弯腰一把抱起仇小海,「好了,我们也该走了。跟杨姨说再见。」

仇小海显然被这个动作弄得一呆;这是白朗第一次抱他,但随即主动贴近白朗,乖乖说道,「杨姨再见。」

白朗也与杨丽简单道别,不再多说,抱著仇小海就朝停车那处走去。

***

回到车上,白朗帮蔫头蔫脑的仇小海弄上安全座椅,系上带子。

期间,仇小海那安静的模样让驾驶座上的洪鸿都回头多看了几眼。

原本神气活现的小孩子这会儿这么安静,白朗知道里头更多的是不安全感,不禁心软,「等会儿我们去买小兔子馒头。」

仇小海嘟哝摇头,「不用,我不吃了。」

白朗揉了把低低的小脑袋,「不要紧,想要什么尽管说,不对了我会揍你,但不会把你送回去。」

仇小海抬眼,大眼里有了些光彩,小声问,「......真的啊?」

「对。我要揍的不痛,还有洪鸿,」白朗决定多拖一个下水。

洪鸿沈默地看向后照镜。

仇小海果真开心了,大大点头,「恩!」之后又觉得不对,「但我真的很乖的,小兔子馒头是爸爸说的,不是我啊。」

白朗笑出声,「对,我记著的。」

***

当晚,吃了晚餐仇小海苦著脸又要喝汤,白朗于是多留了个红豆馅的小兔子馒头打算给仇小海压压苦味,为此,白朗特意上网看了下服用药膳的注意事项,有没有什么破坏药效的禁忌。

却未料,仇小海一鼓作气喝完汤之后,没几分钟就开始揉著眼睛泛困,原本准备的馒头全没派上用场。这汤药的效果迅速的让白朗一愣,但想著是自己少见多怪,只忙著帮仇小海换了睡衣弄上床。

晚上多得的一阵安静时间,白朗又看了会儿剧本,还挑了片碟用朱宽的方式安静地反覆看著。期间白朗分了心注意,想著仇小海晚上六七点就睡了,也许到半夜一两点会睡多了清醒过来。

不过直到白朗熄灯前,仇小海都盖著棉被睡的沈,甚至翻身的动作都少有。白朗最后到仇小海房里看了眼,想著明天他似乎该让小海先洗澡再吃饭,而且,这种状况下,睡前刷牙也得抓紧时间了。

只是,隔天却有更残酷的事实等著白朗。

仇小海尿床了。

***

白朗头大地处理尿湿的床铺与床单,想著杨丽说话虽然没有顾忌到仇小海,但在照顾的麻烦上倒是没有说错,自己一个没带过小孩的,是得辛苦适应上一段时间。

仇小海这会儿光著屁屁在旁瘪著嘴、垂著小肩膀说,他忘记穿白裤裤了,之前杨姨会帮忙穿的,有穿的话,他就不会在床上尿尿的。说完仇小海跑去翻了洪鸿搬过来的包包里,自己找出了那包『白裤裤』;也就是纸尿布,满脸忧虑地递给白朗。

五岁小孩该不该尿床白朗是还没去查,此时却有种说不出的怪异,白朗接过,「你每晚都穿这种白裤裤睡觉?」但仇潜在的那晚,仇小海可是没有尿床的。

仇小海点头后,却又摇头,「以前不用,最近才穿的,」之后左脚踩右脚,「杨姨说汤喝多了就会这样,不要紧的,你、你别跟爸爸说啊。」

又是汤?白朗皱了皱眉,这时手机却响了。

白朗接起,是仇潜由外国打来的。白朗跟仇潜答了几句仇小海的状况,却没细说今早尿床的事;因为仇小海可怜巴巴地看著白朗,白朗于是把手机交给仇小海,让他自己跟仇潜说几句。

仇小海意外之馀开心坏了,光著屁屁晃著小鸟蹦蹦跳跳,说自己很乖很听话,白朗在旁苦笑,再看了眼钟,想著他们还得洗澡穿衣,上学时间肯定要迟了,抢过手机果断帮仇小海挂了电话,开始一早上的忙碌。

接下来,又是一场打战似的保母劳动。

顺利送仇小海上学之后,白朗回头找了清洁公司清理那些尿湿的被褥被单,床垫也请人帮忙处理了下。一切弄好之后,白朗坐到电脑前查了『五岁』『尿床』两个关键字,在网上看了一圈幼儿健康专栏,发现仇小海的状况勉强算是正常范围内,心下稍定,关了电脑,却是一股倦意涌上,决定移到长沙发上小眯一会儿。反正自己这些天都是空档,可以清闲一些。

只是大白天睡觉的,其实容易梦魇。

所以白朗在沙发上睡的很不安稳,因为他又梦到了前世死前的那些。

之前有仇潜在旁的夜晚,白朗总是因为体力透支而熟睡,已是好一阵没有梦见。

这次再碰上,心境倒不再有之前那般尖锐的悔恨与绝望,该看清的都看清了,能有重来一次的机会,白朗只觉得幸运。

而这次,白朗同样也看到了自己昏迷后的那些事。

那时为自己忙乱的仇潜,刚硬的侧脸杀伐之气更甚,与白朗这时相处的仇潜;即便多疑,多少还带些意气风发的感觉,倒不全然相同。想想也不意外,这几年是仇潜进入仇家主事圈的头几年,正是事业顺遂的时候。

但随著画面转移,仇潜帮自己叫救护、送医、在加护病房外等待时,仇潜的脚步一转,却是来到了别的楼层。白朗第一次梦见这幕时,只觉巧合,想著仇潜在医院里还有另外的朋友需要探视,不过,当游离的神识再度跟著仇潜进到那间特殊病房,仇潜面沉如水的表情,以及病床上那个只露出半个脑袋的......

白朗一个激灵,竟是在这时清醒了过来。

从沙发上撑起身时,白朗额上发汗,心脏突突地跳著。

……那是名少年。白朗肯定。

半大不小的模样,正巧是仇小海十年后的年纪。

而前世,仇潜把仇小海藏的很深,从不让他出现在人前。

这与白朗前些天见到的、仇潜追著仇小海后面跑的状况很不相同。

这中间的差异......

莫非是仇小海出了状况,才让仇潜这样?

白朗乾涩地吞了吞口水,心底想过各种可能。

再几分钟后,他拿过补汤的汤盒,装了一小杯,谁也没通知地出了门。

三天后,白朗打了通越洋电话给仇潜。

仇潜听完,安排了当晚的飞机回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