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5章 落荒而逃

小说: 重生之侯府嫡女沈清辞洛衡虑 作者: 夏染雪 更新时间:2020-11-21 23:10:25 字数:2266 阅读进度:2137/2164

“阿生哥,你可是有喜欢的女子?”

沈清辞将手放在了桌上,也是微微撑起自己的右脸。

若是有,她打听清楚,到时帮他娶回家来。

阿生的差一些易将自己的刚时和喝进嘴里的水给喷了出来,当然也是被吓了一跳。

他的面色潮红,手也不知道要放在哪里好?

“没,没有。”

他连忙摇头,也是面红耳赤的。

“真没有?”

沈清辞还真是有些不信的,到了这般年纪,若是没有情窦初开,那也都是不太可能,除了像阿平那种天生的就缺了一根筋的,还有她这个活到了两辈子,也是年岁很大的老妖怪。

而阿生真的就没有吗?

“真……真没有。”

阿生连忙的摇手,也是不好意思的挠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家里不太好,所以也是无人敢说亲。

而听到此,沈清辞到是相信,,其实阿美爹到是没有什么,阿美也是一个好相处的,阿美家的条件,在村中不能说是太好,可也算不差。

至于为何没有人敢说亲,八成也是与左阿奶有关。

有那么一个偏心的阿奶,谁嫁过来都是吃亏的,一年到头的,这赚回来的银子,也是落不到自己口袋里面,说的难听一些,除了要养自己之外,还要养着老大家一家几口人,谁也不愿意嫁过来,跟着阿生家一起吃苦受罪,还要给别人当牛做马。

还好是未娶,就算是娶了,八成的也都是那些实在嫁不出的。

“阿生哥想要找哪一种”

沈清辞想起红素身边那几个不错的丫头,性子都是十分好,当然相貌也都是极好的,红素喜欢美人,这身边自然也都是美人。

这若是娶了她们,到也是省了不少的心,最起码,不会有太多人再是打她的主意。

而她这一句,又是将阿生的给问的噎了一下,这脸再是红下去,真的就要冒血了。

而后,沈清辞还没有说什么,阿生就直接给落荒而逃了。

沈清辞也是看的目瞪口呆的。

一个大男人竟能如此害羞,她的脸皮都要比他厚。

沈清辞再给自己倒了一杯药草茶,喝了一杯之后,这才是去找了阿朵娘。

至于阿生父子最后如何相处,这些并不关沈清辞的事情,只要别让那个老妖婆住进去就行,她宁愿将那个房子拆掉,也都是不会让老妖婆住。

谁让左阿奶,让她想起了沈老夫人,而且两人的眉眼之间,多少的还真的着一丝相似,也是因着这么一丝相似,所以她对于左阿奶相当的厌恶。

谁让左阿奶有些太不会长,偏生的就长了沈清辞最是不爱的长相,再是加之她又是一个爱作死的,沈清辞可以容得了别人,却定然也是容不得了左阿奶。

她对于沈老夫人的恨,可不是沈老夫全家死光那么简单。

而且当初她还没有亲自出手,左老夫人就死了,所以她的心中直到了现在还是余了一口气未出。

至于那个左阿娇,就更是不会长,她长的像沈月殊。

这放血之恨,疼痛之仇,她就算报过了,可还是感觉沈月殊死的太痛快,现在正巧的,也是让她没事再是报下仇。

长了那么一张脸,就是平白招她恨。

可能这世上还真的没有人知道,沈清辞如此不喜左阿奶的原因。

不是因为她在替阿美家报不平,而是左阿奶的祖孙两个人实也是太会长。

当沈清辞过去之时,阿朵娘正在缝着一件衣服,不用猜就知道,这是先给阿青做的,以前阿朵娘心中只有阿朵这个阿女,但是现在阿青占了第一,至于沈清辞,她都是不知道排到哪里去了?

“阿朵……”

阿朵娘一见是女儿,连忙也是让她过去。

“你过来看看,咱家阿青穿这个可是好看?”

“好看。”

沈清辞拿过了衣服,在自己身上比了一比,“到也不差啊,阿娘,我感觉我穿着也是挺好看的,虽然说,小了一些,可是我感觉我还是可以塞下两条胳膊的,如果不行,一条也行。”而说着,她就将自己的胳膊往衣服里面塞着。

“阿娘,我感觉我的胳膊穿着挺好看。”

阿朵娘则是笑的擦起了自己的眼泪,以前的阿朵,又是羞涩又是没闷的,现在的她,性子大方,却又极为薄冷,冷起来六亲不认,善起来,谁家的忙,也都会的帮,哪怕以前与她不对盘的人,若是真有事,也不会袖手旁观。

当然这若是逗起来,也真的可以将人笑的肚子疼。

可是偏生的,沈清辞还没有感觉自己哪里有说错的意思,明明她哪里都是对的,哪哪也都是无错的。

就如同现在,她眯了上双眼,也是像一只小狐狸一样,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不过就是一件小儿的衣服,她也能玩的如此开心。

等到她玩够了,再是笑够了,才是将衣服再是放回了蓝子那里,她可不是过来让阿朵娘笑死的,而是有事要同阿朵娘讲,当然也不是小事。

她将阿美家的事情,也都是讲给了阿朵娘听。

阿朵娘听了,心中也是有些多少不适。

“你左阿叔哪里都是好,就是耳跟子太软了,不然的话,阿美的阿娘也不可能去的那么早,那么好的人啊,本来在月子其间,就是落下了病,大夫都是说过,只要好生的将养,日后最多就是身体弱上一些,可也不会那么早早的,人就去了。”

“就是左阿奶让她做这个做那个的,身体一直都是未养好,月子也是没有好好的——最后丢下还在吃奶的阿美,就早早的去了。”

而说起阿美娘,阿朵娘不由的也是擦起了眼泪。

“可怜的阿美娘,在临死前,还是想要让阿美吃一口自己的奶,她死的时候,眼睛都是舍不得闭上,你说这世上怎么就有这么心狠得人,别人家的孩子,那也都是人生父母养的啊,这般的造孽,人还能好过吗?”

沈清辞也是听着心中难受不已,因为当初她娘亲也是睁着眼睛去的,她也是放不下她,怕她被人欺负,可是最后她却将自己活成了那样。

而想起娄雪飞,沈清辞也是心疼早去的阿美娘。

只要有她在,那个老妖婆就别想再是祸害了阿美兄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