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4章 江山易改,本性却是难移

小说: 重生之侯府嫡女沈清辞洛衡虑 作者: 夏染雪 更新时间:2020-11-20 00:14:04 字数:2275 阅读进度:2136/2200

“阿爹,你难不成,想要我们种一辈子地?我到是无所谓,可是你没有想过,阿明他们,他们都是喊你一声阿叔的。”

那可是他们的前程,是他们的出路。

这断为财路,等同于杀人父母。

阿美爹有些不相信的瞪大了眼睛,心中也是有了一种被隐瞒的不舒服。

“阿生,你何时,答应此事的?”

阿生抿紧自己的嘴唇,也是不想将话说的太重。

“阿生,我才是这个家的一家之主。”

阿美爹站了起来,对于这突来的消息,心中实在不喜,你为何不与我商量?

“阿生,你太让我失望了。”

“是阿爹让我失望了。”

阿生抬起脸,也是上一眼不眨的盯着阿美爹,“阿爹,起这房子的银子都是阿朵给的,若是阿朵想要,就直接要了过去,就只是念着我们两家以往的那几分情。”

若是情份,人家给的三十两银子都是还过了,就是还下来,最后也是没有落到他们手中,反而是成了大伯的囊中之物。

“所以当初阿朵将这个房子给我之时,就与我相约,这房子以后她要用,当然实则也是给我还有村中几个好的后生,一条新的出路。”

“胡说!”

阿美爹不相信,“这明明就是那些人赔给我的。”

“阿爹,我确实是撞伤了人。”

阿生打断了阿美爹的话,他现在才是明白阿朵当初所说的不假,他阿爹是改不了的,如果他改不了,那么这个家就不要由他来当。

由他当下去,这家迟早也都是要给左阿奶给败了。

他与阿妹的家,容不得左阿奶再是来当。

而他看到阿美爹眼中的震惊,还有不可相信。

“那次就是我撞了人,是阿朵找人帮的我,也是想要我在这个村中呆下去,而不是受人指点,那一家人,也是没有对不起我们,不会给我们道歉,也不会给我们银子。”

“事实上面,这些事情都是阿朵找人出面解决的。”

“给那一家的银子,是阿朵赔的。”

“你欠的那些银子,也是阿朵还的。”

“我身上的官司,也是阿朵帮忙的,就连我们盖房子用的银子,也是阿朵的。”

阿美爹跌坐在了地上,比是不时的摇头,“这不可能。”

“阿爹,这房子是记在我名下的,阿生本来都不想说此事,可是现在似乎不说不成了,当初那些放高利贷的人,拿走了房契,是阿朵从他们手中买回来的,是我按的手印,房契上面也是我的名子。”

阿生停了几息,这才再是继续说道。

“阿爹,我已经与阿明他们说好了,我们有五个人,五个家,他们哪一个不是辛苦的活着,我不能答应了他们,最后再是实言,更不能毁了他们的前程。”

“你阿奶住进来也是可以。”

阿美爹终于放缓了声音。

“阿爹,阿朵不喜欢阿奶。”

阿生提醒着阿美爹,“所以若是阿奶住进来,大伯一家人也会住进来,这里放着的都是阿朵用来做生意的东西,你可能还不知那些东西有多么值钱,阿朵相信我,相信阿美,也是想要帮帮阿明他们。”

“可是他的信任只限于我们,却不是阿奶。”

阿生不想将话说的太过,也是不想太过刺痛阿美爹的心,可他实在也是忍不住,忍不住阿美爹为了全自己的孝道,再是不顾他与阿明,也是花着妹妹赚来的银子,去养着老大一家。

沈清辞倒了一杯茶放在了阿生面前。

这茶降火去燥,是烙宇逸自己配出来的,沈清辞并不知道配方,这是她尝试几次之后,才是做出来的,可是喝在嘴里,虽说味道相近,却总是感觉少了一些什么东西?

烙宇逸制的茶,也是与他的药相同,用着各种药性相冲相抵的道理,余下的都是淡淡的茶香,还有一种微微的凉。

口感十分的不错,而这种相冲过东西,到底是些什么,沈清辞尝不出来,当然也是不知道,这些要问过烙宇逸才知,可是现在谁又知道烙宇逸在哪里,她也就只能试着制一下,不知道废了多少的茶叶,最后才是得了最为相近的一味。

虽说还是欠了一些什么,不过味道对了,这功用,也是马马虎虎,虽然不能说真能降火去燥,可是这多喝上几杯,还是有些对的。

“谢阿妹。”

阿生端过了杯子,他是粗人,自然也是不会品什么茶,这端起来,就往自己的嘴里灌了起来,这一口下去,也是顿觉,这水十分的好喝,也是冰冰凉凉的。

沈清辞再是给他倒上了一杯。

阿生一连喝了三杯之后,这也才是感觉,似乎解渴了很多。

“阿妹,还真的让你给料对了。”

阿生苦笑了一声,也是感觉心中烦闷不已,所以也是过来找沈清辞诉苦来了。

“你当初说我阿爹性子软,哪怕那边再是做了什么,他最后还是会心软,我还不信,现在看来,还真的就是如此。”

“他宁愿花着我阿妹赚来的工钱,帮着阿伯一家人,甚至还要我们帮他们准备聘礼,嫁妆,最后说不定还会卖了我与阿妹。”

而这些,绝对就是左阿奶那些人能做出来的事情,所以为了他们兄妹不拿命养着他们,最后还要被他们捅上一刀子,那么他为什么明知道会被人害,还非要自己送上门不可。

沈清辞对此一点也不意外,她早就看出来,阿爹老实归老实,却又十分的愚钝,当然也是没有什么魄力,而听了一辈子话的人,想要让他变成别人的性子,本就可以说是不可能之事。

俗话也是说的好。

江山易改,本性却是难移。

所以,阿美爹就是那种愚钝的性子,也是改不了。

而她也是因此,所以留足了后手,只是,她并不太愿意走这一条路,而看起来,她的担心,还真的就是担心对了。

好在,阿生到是一个令人放心得,性子松驰有度,也是有自己的主意,且又是主意正,断然也是不会被别人所影响。

是他对于阿生这般的性子,到是欣赏的。

就是,阿生也是没有说亲,要不,她也是帮上他一把,都说娶亲要取贤,这般的性子的人,定是不能让他娶个搅家精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