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面具残片

小说: 重生之宠妾要上天 作者: 冯欠欠 更新时间:2019-07-10 05:30:43 字数:3552 阅读进度:226/389

ot盟主,药都喂下去了,得明日才能看退热不。ot云老好心的提了一嘴,看着床上的病人,神色中也是有些担忧的。

这女子明日若是还这样,怕就是难办了。

温子然似乎看到了云老眼中的担忧,微微摇头,ot今夜我在这里守着,云老你先去休息,明日一早再过来。ot

云老本来是想客气两句的,但是想到自己老胳膊老腿的,也就放弃,ot是,盟主。ot

云老出去,将门也仔细关上了。

房间内静悄悄的,床榻上的人服药之后,也没有迷迷糊糊的低喃了。

温子然揉了揉困乏的眉心,微微闭上眼睛,却是坐在凳子上假寐一会。

古舵主看这模样,也知道今日是走不成了,只是懊恼的抓着头发,着实是为难。

就等这一晚上。

若是明日一早盟主还不动身,他就是跪着求盟主,也一定要让盟主动身。

这一夜也是过的为难,等天快亮的时候,温子然刚一睁眼,就看苏柔儿已经醒来了。

只是眼中无神,直愣愣的盯着床帘,让人觉得有些奇怪。

ot苏姑娘。ot温子然唤了一声,见苏柔儿不理会自己,又唤了一声,依旧不见苏柔儿回应,心里有些奇怪。

这会,云老也刚好推门进来了,看着床上苏醒的苏柔儿,嘴角也是浮出了一丝笑意。

ot醒了……醒来就好。ot云老摸了摸胡子,ot若是今日还不醒,那就麻烦了。ot

ot云老,你不觉得有些不对劲吗?ot温子然皱着眉头,看着眼神呆滞的苏柔儿,只觉得哪里有些奇怪。

云老细细的检查了床榻上的苏柔儿,又诊了脉搏,顿时间神色也是有些为难。

他伸手在苏柔儿眼前晃了晃,苏柔儿依旧是那副模样,眼珠子也一动未动。

ot真烧傻了?ot云老挠了挠脑后勺,脸上有些为难,余光看了眼满脸担忧的温子然,轻轻的咳了一嗓子。

ot这姑娘或许是惊着了,一时间痰迷了也是有的。ot云老这话也是说的含蓄。

惊着了?

温子然想到碰到苏柔儿时候的画面,眼睛也是暗了暗。

“那多久能恢复?”苏柔儿这个样子,着实是让人有些担心。

云老看了眼苏柔儿,又伸手在苏柔儿面前晃了晃,见她依旧什么反应都没有。

“盟主,这姑娘的热退了,身上好的自然也容易,但是别的就是要看造化了。”虽然他不知道这姑娘身上发生了什么,但是盟主带回来的时候,倒是狼狈的要命。

怕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这种姑娘,云老也是见了不少,什么被家里赶出来,死了至亲什么的,然后生了大病醒来就是这个模样。

有些也过几天就好了,有些就是刚醒来的时候有些痴。

不过,这个情况是因人而异,这一时之间,云老也是拿捏不住的。

“盟主,眼下这姑娘醒来了,老夫让韵儿过来看着。”云老将这话说完,又补了一句,“等过几日,她自然就能好一些了。”

这话的意思是,这里当真是用不着盟主了。

他一起来就被古舵主烦的连觉都睡不好,求着自己帮忙。

眼下可好了,这位‘苏姑娘’明显是醒了,眼下这

般,盟主也能放心离开了。

也不知道这个女子是什么来历,竟然能得盟主这般上心。

云老这话音一落,古舵主又是过来了,看着温子然,脸上尽是为难的神色。

“我们走。”古舵主刚准备说什么,就被温子然这三个字给挡回来了。

古舵主得了温子然的话,脸上立马就有了笑容,便也不念叨了,只跟在温子然身后。

温子然转头看了一眼苏柔儿,便抬腿离开了。

屋内也只剩苏柔儿与云老两个人了。

云老瞥了瞥嘴,扫了一眼床上呆傻的苏柔儿,也是十分不耐烦。

“得,老夫再配些凝神的药才好。”云老叨叨了一嘴,倒也抬腿往外头走了,好好的往自己这里丢什么人,怪麻烦的。

只过了半刻钟的样子,一个女子推门而入,一身浅色衣裙,眉眼冷清,手上端着一碗汤药,将门微微掩上,这才向床边踱步去,打量着苏儿的神色。

苏柔儿这会依旧与刚才一般,半分未动。

云韵这会也是好奇的打量了苏柔儿几眼,见她脸色苍白,眼神呆滞,倒是有了几分怜悯,微微将苏柔儿扶起来,将手中的药尽数给苏柔儿喂下去。

苏柔儿也不拒绝,只是很乖顺的将药吞下去,似乎自己喝的是茶水一般。

“你叫什么名字?”云韵缓缓问了一句,语气特别温柔。

苏柔儿愣了许久,只过了好久,才将眼皮抬起来,看着这个扶着自己的女子,眼中却是什么神色都没有,然后身子微微往里面挪了挪,却是不肯与她亲近了。

云韵倒也没生气,只是从一旁桌上倒了些茶水端过来,轻声哄着苏柔儿,“刚才的药极苦,喝一碗茶缓缓好不好。”

云韵说完,见苏柔儿依旧防备的看着自己,只是微微笑了笑,将茶盏放在力量苏柔儿手中,“你是不是想自己喝?”

苏柔儿依旧没有说话。

只是低头看着茶盏,眼睛眨巴了许久,试探的将茶盏放在自己嘴边,抿了一口,似乎觉得味道不错,倒是一股脑的将茶水尽数喝光了。

云韵在一旁看着,倒是嘴角含笑的看着苏柔儿,“还要不要了?”

苏柔儿摇了摇头,却是将茶盏还给了云韵。

云韵也不勉强,倒是将茶盏接过来,重新放在桌上。

房间内的布置十分简单,床上散发着淡淡的香气,与药味混合在一起,虽然有些奇怪,倒是也不难闻。

苏柔儿这会似乎缓过来了,抬眼细细的打量这个屋子,眼睛跟小鹿一般湿漉漉的,清澈无比。

云韵缓缓的坐在床边,看着苏柔儿的模样,缓缓的问了句,“你叫什么名字?”

她只知道这个女子是盟主带来云馆的,听爹爹说盟主格外重视这个女子,所以让她亲自来照看。

是什么来历?

竟然能让盟主青眼有加。

苏柔儿似乎是适应云韵的存在了,也不觉得害怕,缓缓的抬头,对上云韵的眼睛,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却是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她叫什么名字?

云韵看着苏柔儿这般难过,又想起刚才爹爹交待的,也不敢多问了,忙忙止住,“既然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

大约是烧糊涂了,所以好多东西一时半刻记不起来也是有的。

眼下,最重要的

是好好将养着精神气,等着她精神气养足了,自然能将许多事想起来了。

云韵的声音像潺水一般流淌在苏柔儿心里,苏柔儿微微抬头,看着云韵发愣,“我饿了。”

苏柔儿这突兀的说了一声,倒是让云韵记起来了。

他们这一碗一碗汤药的给她灌下去,的确是疏忽了,她也已经有三日未用饭了。

“你等着,厨房有白粥,我给你盛一碗。”云韵将话说完,便就起身了,直直往外头去。

苏柔儿看着冷清的房间,想将她唤住,但只张了张,终究是没有将话说完。

这会天也全亮了,太阳柔柔的洒进屋子内,苏柔儿伸手,看着自己手上结痂的伤疤,还留有淡淡的药香味。

她歪着头,细细的想着。

她叫什么名字来着?

她怎么受伤的?

这是哪?

苏柔儿只觉得脑子钝钝的发疼,只要用力想,就格外的疼,苏柔儿试了两三次,便也放弃了,只是眼睛微微打量着这房子,只觉得陌生无比。

苏柔儿失落的低头,眼睛却是对上了枕头边的古铜色面具。

不,应该说只是个残片。

不知道为什么,苏柔儿的眼睛一对上这面具,只觉得心狠狠的颤了颤。

她看着这残片,脑海中立马就浮现出一个张带着半边面具的脸,那面具的模样清晰无比,但是她却始终看不到那个人。

那种感觉是陌生的,却是夹杂着些难以陈述的情愫。

甚至还有很沉重的惧怕。

苏柔儿稳了稳心神,这才敢伸手去触碰那面具残片。

一片冰冷!

一片猩红!

这是苏柔儿摸上面具时,脑海中浮出的唯一画面,苏柔儿只觉得这残片只跟炭火一般烫手,赶忙将手伸回来,但是心却依旧突突的直跳。

这是谁的东西?

为什么会给她带来那种强烈的感受?

就觉得心拿刀子生生撕裂开一般!

苏柔儿下意识的转头,不敢再看这面具残片。

这会,云韵也推门进来了,看着苏柔儿的神情似乎有些不对劲,但是却没有放在心上。

大病初愈,自然是有些难受的。

云韵坐在床边,轻轻舀着白粥吹气,然后试探的喂苏柔儿。

苏柔儿乖顺的吃了一口,将白粥吞咽下去,这才问了一句,“我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你?”云韵举着碗喂了一口苏柔儿,这才缓缓的开口,“是盟主带你来的,你来的时候淋了雨,然后就一直发热。”

“盟主?”这又是谁?

云韵看着苏柔儿困惑的模样,倒也明白的,“你生病了,这会不要想这么多,先养好身子,等你的身子恢复了,你自然就能想起来了。”

她这才刚退热,身子还虚,得好好养好几日才行。

苏柔儿就着云韵的手又吃了几口白粥,却是不再问了。

两个人倒也是十分和谐,一个人喂,一个人吃,只是一会只将白粥吃尽了。

云韵见她吃了那么多,也是欢喜,能吃意味着这病也去的快一些。

“你还想吃吗?”云韵脸上浮着笑容,声音柔柔的,让苏柔儿听起来觉得十分舒服。

苏柔儿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需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