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 吐血昏迷2

小说: 重生之冰雪佳人 作者: 南子依 更新时间:2019-12-02 13:19:14 字数:4452 阅读进度:208/208

本故事纯属虚构)

田远在的那个村子,连电话都没有通,他每次要打电话给雪儿,想在电话里听到她的声音时,他只能去乡镇上打,这两年的春节,他为了能听到雪儿的声音,就只有住到县城的招待所里,只有听到了雪儿的声音,他才能安得下心来,每次听到雪儿说让他回家,他真的想不顾一切的回来。

为了能知道外面的事,田远有时间都会去县城里买一些旧报纸和旧杂志回去看,看到跟雪儿有关的新闻,还是从传承中药厂的报道才开始有的,最热门的新闻是新安医院的报道,那个时候田远才知道雪儿的身世,可他万万没想到,他为了成全雪儿和楚寒,离开k市,躲到那个小山村里,楚寒居然因为不信任雪儿,犯了同样的错误。

听完韩雪说的这些事后,田远苦笑,这差别也太大了,当年他犯错时,雪儿只是平心静气的跟他说,让他取消婚礼,可现在楚寒犯了错,虽然结果是一样的,可对雪儿的伤害却是两回事,这就是爱与不爱的区别吗?田远当然不知道,雪儿前世就是因为他的死才郁郁而终的,今生雪儿虽然没有爱上他,却是真的把他当做亲人的。

最后韩雪还是告诉田远,自己已经离婚,罗启刚已经被逼得离开了云省,田远听到这事也很吃惊,他知道当年韩雪突然结婚跟他多少有点关系,可罗启刚这个渣男,这么好的女人他也能辜负,雪儿做得太对了,他更没想到雪儿现在做事如此的雷厉风行。

说完这些,韩雪看看时间也晚了,就先送田远回家,她则回玫瑰园,她祈祷着田远回来了,雪儿能早点醒来,韩雪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四个人就变成了这样?以前那种苦并快乐的日子再也不会有了,现在雪儿才是她的主心骨,每每楚寒打电话来问雪儿的事,除了雪儿几次受伤她没有说,其他的事韩雪都如实告诉了楚寒,她也跟楚寒说了,高航睿确实是非常喜欢雪儿,可雪儿一直把他当大哥看的,他们之间没有什么的,为什么楚寒不相信呢?要这般的伤害雪儿。

今晚是雷子守夜,他终于可以这般放肆的看着雪儿,看着日渐消瘦下去的雪儿,他也是心痛无比,却什么也不能说,什么也帮不了雪儿,此时,他坐在床边,忧心的看着床上仙子般的雪儿,小声的说道

“雪儿,你已经睡了半个月,该醒了,你知道现在有多少人在关心着你吗?为了这么多关心你的人,你也应该醒来了,你知道吗?我真的很庆幸高总安排我来你身边保护你,虽然我从来没有真正保护过你,你还我为了救我受了那么重的伤,当时我真的很是愧疚,跟在你身边时间越长,越能发现你的美好。

有一天,我突然发现我很爱你,不过,你放心,我从来没有要亵渎你的意思,除了高总,你是我最敬佩的人,你善良,勇敢,更有坚强的毅力,你是我见过最坚强的女人,可惜上次我没能跟你一起去救高总,让你受了那么多苦,虽然我没有亲眼见到你磨破皮的双脚,当黑子描述给我听的时候,我在电话的这边已经心疼得哭了。

你知道吗?我的心会随着你的心情而改变,在你伤心的时候,我的心比你还痛,在你受伤昏迷的时候,我真的想替你受伤,替你昏迷,每次看着你那样的时候,我心疼不已,你放心,我对你的这份爱,无关风月,只是一种仰慕的爱,你是我心中的女神,真的,只要你幸福,我就会幸福,只要你开心,我就会开心,我今天也只是想趁着这个机会,悄悄地告诉你,以后我都会把这份爱深藏在心底。

其实从心底来说,我希望你能选择高总,他对你的爱绝对不会少过楚寒和田远的,高总真的是最适合你的人。雪儿,你快醒来吧,你的爷爷,你的唐妈妈唐爸爸,你的方妈妈方爸爸,还有我们这么多真正关心你的人,都祈盼着你能早点醒来……”

其实,每天都有人默默的在祈祷着雪儿赶快醒来,每天都会有人在雪儿面前诉说着他们的心意。

第二天早上,田远七点多钟就过来了,今天,他见到了太多的生面孔,现在才七点半,唐俊杰和孙洁就来了,没一会儿,龙羽也进来了,司徒俊也趁着上班前来看一眼雪儿,怎么才两年的时间,雪儿身边的人他都不认识了,大家在听到他就是田远的时候,都露出了吃惊的样子,看样子他的事,这些人都是知道的,田远心里苦笑。

还没到中午,病房门口又出现了一行人,站在前面的是龙老爷子,他旁边的几人,田远在k市周刊上的照片里都见过,只是不知道具体身份,雷子见是龙老爷子,忙起身让老爷子坐下来,方伟亮则拉雷子去一旁问雪儿的情况,老爷子拉着雪儿的手,担心的说道

“安安,爷爷来看你了,你怎么还不醒来?你这个傻孩子,为了一个不值得的男人何苦如此这样?那家伙有什么好的?凭你的条件,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你何苦呢?孩子,你快醒来吧,再这样下去爷爷也撑不住了,你不是说要孝顺爷爷的吗?你不是说要我看着你结婚生子的吗?你就听爷爷的话,快点醒过来吧……”

龙老爷子说完,田远就听见龙长文说道

“安安,你昏迷已经十七天了,爷爷每一天都在担心着你,大伯知道你是个孝顺的孩子,你快点醒过来吧,别让爷爷为你着急上火,三个哥哥都走不开,让我代他们问你好呢,他们希望你象以前那样勇敢、坚强……”

尹真也拉着雪儿的柔声说道

“雪儿,我是方妈妈,我来看你啦,你方爸爸走不开,让我代他问你好,你二哥说你是最坚强勇敢的孩子,不会为这事就倒下的,他说你只是偷懒想睡几天,他相信你不会有事的,你二哥说他结婚的礼服,你答应过要亲自帮他设计,亲手帮他做的,他让我告诉你,让你别忘了,他还说,人跟人之间都讲一个缘字,如果是有缘无分就不必再在意,你二哥还说,你常跟他说的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让你一切随缘……”

这时,唐俊杰和龙羽也过来了,跟龙老爷子打完招呼,说是已经安排好午餐,让大家先去吃饭,一会儿唐俊杰再说一下雪儿的情况,一行人没有意见,就跟着出了病房,站在边上的雷子没动,田远也没动,田远发现他的离开是最大的错误,才两年的时间,他就成了雪儿身边的外人了,唐俊杰见田远没动,就客气的对他说道

“田远,你也一起去吃饭吧,你不想听听雪儿的情况吗?”

大家在听到田远两个字时,齐齐看向他,田远非常尴尬,他只好推辞道

“我…我想在这里守着雪儿,你们去吃吧。”

龙老爷子盯着田远看了一会儿,才严厉的说道

“小子,一起吧,我有话跟你说。”

听龙老爷子都这么说了,田远只好点点头,跟着出去了,这时唐俊杰才对雷子说道

“今天,你一个人吃了,你的饭一会儿送过来。”

这几天,大多数时候唐俊杰都会过来和雷子一起吃饭,他们医院的营养食堂的饭菜还可以,唐俊杰、龙羽他们平时也是吃食堂,雷子点头应道

“好的。”

午餐龙羽是订在医院附近的一家餐馆,在大家吃了差不多时,老爷子才让唐俊杰把雪儿的情况说一下,雪儿总体是没有问题的,只是又消瘦了一些,至于她为什么不醒,他们现在还是没办法,其实这些情况京城的专家也是这么说的,现在就只有希望雪儿能听到他们的说话,用声音来唤醒她,老爷子想了一下,让文远拿出一盘光碟,递给龙羽道

“这是安安在京城时录的一盘光碟,如果声音能帮到她,没事的时候就放放看,让她也听听,看看能不能影响到她。”

龙羽忙接过光碟说道

“好的,这个我一会儿就去安排。”

老爷子这才严厉的看向田远,问道

“你就是田远?”

“是的。”

“你这两年去了哪里?”

田远老实的回答道

“我在盘县的一个小村子里做代课老师。”

“你知道安安一直在担心你吗?”

“知道。”

“那为什么安安叫你回来?你还不回来帮她?”

“我……做错了事,没脸面对她。”

“哼,一个两个的都是这般没用,要不是安安昏迷,你是不是还想躲下去?”

“我,不是的……”田远被老爷子问得哑口无言,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只听老爷子又说道

“什么不是,今年年三十那天,你打电话给安安时我就在旁边,打了电话又不说话,安安让你回来你也不听,你知道吗?安安接完电话后心情有多差?她每天要操心的事那么多,还要时时刻刻担心着你,你对得起她吗?”

老爷子见田远不说话,又接着说

“要不是前些年,你们对安安照顾有佳,要不是安安说你们就是她的亲人,但凡是伤害过安安的人,我是不会放过他的,你打算以后怎么办?”

“我不知道,我想等雪儿醒了再说。”

“唉!算了,安安的事我也管不了,你既然是安安牵挂的人,你就多在她跟前说说话,希望她能听到你的声音。”

“好的,谢谢。”田远感激的应着。

下午,龙羽抬了一台vcd机,接好后,就开始播放,是那盘方天恒上次剪辑好的光碟,老爷子他们几个已经看过,到是没什么,可是田远、雷子、龙羽他们眼睛都看直了,方伟亮还在一旁解说着,田远不敢相信这是雪儿,他怎么觉得这样的雪儿就象是变了一个人似的,怎么雪儿的这些表现,他都是这般的陌生?雪儿的身手是怎么回事?她的车技怎么会那么好?两年前她还不会开车呢?跳舞?他知道雪儿会跳,可他从来不知道雪儿跳起来会这么美;蹦的?他从来没有看见过雪儿跳这么劲爆的舞,再说唱歌,雪儿高兴的时候会小声的哼唱,她从来没有在他面前大声唱过歌啊,就连公司的庆典上雪儿都没有唱过,现在的她怎么还能又唱又跳?漫画?他也没有见过雪儿画过漫画,素描他到是见雪儿画过,只是没有现在画得那么逼真,这样的雪儿对他来说,真的是陌生的。

下午下班,韩雪带着妞妞来医院看雪儿,唐俊杰、孙洁、司徒俊也过来了,因为来看雪儿的人太多,老爷子他们几个就回酒店休息了,田远迫不及待的问韩雪,雪儿的这些事是怎么回事?韩雪被问得莫名其妙,于是大家又看了一遍录像,司徒俊是一脸崇拜的样子,唐俊杰和孙洁,虽然知道一些,可现在亲眼看见了,还是比较震惊的,韩雪则是好半天没说话,方伟亮见韩雪的样子也比较好奇,田远见韩雪也是吃惊的样子,就问道

“韩雪,你见过雪儿出手吗?她的身手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高了?雪儿有没有跟你说过?”

“说过啊,雪儿说是她师傅传给她的,你们走后,雪儿就去了纳木错,在那里遇上了她的师傅,她师傅就把功夫传给她了,具体的雪儿说,她也说不清楚,她说那只能说是一个奇遇。”

“那她的车技是什么时候学会的?”

“雪儿说,那时候我刚结婚,她一个人挺孤单的,有点不适应,有一次她遇上一个赛车手正在练车,她觉得刺激,就跟着那人学了两个多月,后来那个赛车手走了,她就没有学了。”

“哦,是啊,那段时间她是心情不太好,也经常出去。”田远想起雪儿那段时间确实是经常一个人出去,问她,她也不说,田远以为雪儿是那个时候瞒着他们去学的。

“你跟雪儿住在一起的时候,她爱唱歌吗?”

“嗯,那是住在你家老宅的时候,后面窗外不是有一家卖磁带的音响店吗?那个老板每天不是放邓丽君的歌,就是放那盘英文歌,当时我俩都会跟着唱,只是我的嗓音不好,我虽然会唱,但唱得不好,所以不好意思在人前唱,雪儿唱得不错,只是那时雪儿比较内向,不好意思在你们面前唱,她高兴的时候也会边唱边跳,只是没有现在跳的好看,没想到有音乐伴奏,雪儿能唱得这么好听。”

哦,原来是这样,只能说雪儿以前不善于把这些表现出来,大家一听都以为就是韩雪说的这样,也不好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