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吐血昏迷1

小说: 重生之冰雪佳人 作者: 南子依 更新时间:2019-12-02 13:19:13 字数:4386 阅读进度:207/249

本故事纯属虚构)

楚寒听到雪儿这么说,果真放开了雪儿,雪儿擦去眼泪,继续往校外走,楚寒本来不放心她的,在他要跟上去的时候,就见有两人跟在雪儿身后,那个美国男人一看就象是个保镖,那个女的是中国人,她已经上前跟雪儿说话了,原来雪儿是带了人来的,他也发现了站在不远处的柳素心,他没有再追上去,只是看着雪儿慢慢的远去,楚寒本不想理会柳素心的,可现在这种情况也不容他逃避了,只好硬着头朝柳素心走去……

楚寒此时的眼里也全是泪水,他为雪儿放弃了很多,所以雪儿才执意要弥补回来,他同样也是爱了雪儿十年,可他却辜负了雪儿,这短短两年的分离,却如此的经不住考验,是他的不信任才会造成如今的下场,他恨老天,更恨自己,是自己的愚蠢才变成了这个结果。

雪儿出了学校,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她的心好痛,前世因为太多的不甘心和不舍,老天给了她重生机会,她以为现在的这一切都会按着她的想法发展着,她之前没有在意那些流言蜚语,她以为楚寒是信任她的,她没有及时跟楚寒解释保证,她相信清者自清,呵呵,真是可笑的自以为是,她真的是高估了自己,现在她该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雪儿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里,她没有理会身边的人跟她说了什么,只是木然的走着,走着……她在路边的一个长椅上坐下,就这样混混噩噩的坐在烈日下,有人跟她说话,她一个字都听不见。

虽然刚刚自己对楚寒说让他放手,可此时,雪儿真的是希望楚寒找来的,她甚至试想着只要楚寒跟柳素心不再有牵扯,她愿意给楚寒一次机会,也给自己一次机会,毕竟她对楚寒有着两世的爱,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可是她坐在这里这么长时间,楚寒并没有找来,难道楚寒真的为了要对柳素心负责,不要她了吗?自己的那一点点期待终究是落空了,楚寒没有来找她,真的是说放手就放手了吗?她居然可笑的在期待楚寒追来,雪儿只觉得心痛得让她喘不上气来,此时她真的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

雪儿不知道自己坐了多长时间,此时的太阳是那么的炙热,可她的心却是这么的冰凉,她的心从失望到绝望,杂乱的思绪变成了一片空白……有人在她身边坐了下来,她依旧无知无觉,有人跟她说话,她也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就象是一具没有灵魂的傀儡,高航睿这才急得用力摇晃着雪儿的双肩,慢慢的,雪儿才回过神来,等她的眼睛有了焦距,看清了是高航睿,雪儿“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这哭声含着太多的悲凉和委屈,让高航睿心头一颤,这样的雪儿,他从来没有见过,雪儿一直是坚强冷静的,而此时,她的两只手紧紧抓住高航睿的手臂,哭着说道

“哥,楚寒他不相信我,他不要我了,哥,我怎么办?他不要我了……”

“别怕,是他有眼无珠……”

没等高航睿安慰,雪儿又自言自语的说道

“哥,我想回家。”

“好,我们现在就回……”

高航睿的话还没有说完,雪儿只觉得心头一热,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雪儿只觉得眼前一黑,人向后倒去,高航睿忙抱住她,吓得大叫

“丫头?丫头?你别吓我,丫头,你醒醒,丫头……”

一直守在雪儿身旁的晶晶和乔治都吓了一跳,跟着高航睿赶过来的王秘书和托马斯也吓了一跳,这该有多伤心才会吐血啊,乔治忙让前说道

“高先生,前面就有一家医院,先送她去医院再说。”

“好。”

高航睿看着已经昏过去的雪儿,打横抱起她,上了停在路边的车,不到十分钟,车就已经开进了医院,高航睿抱着雪儿下车就往里面冲。

半个小时后,医生只是说没有什么生命危险,可能是受了太大的刺激,才会昏迷不醒的,至于什么时候会醒,要看她自己了。

高航睿又问了晶晶当时的情况,晶晶只把她看到的说了,至于楚寒说了什么,她并没有听见,高航睿就让晶晶和王秘书先在医院守着雪儿,让乔治带他去找楚寒,等高航睿敲开楚寒的宿舍门,看清是楚寒时,就是一拳打过去,楚寒一个趔趄差点摔倒,楚寒的嘴角已经渗出了血,他嘲讽的看着高航睿,高航睿怒问道

“你对雪儿说了什么?”

楚寒及其不舒服,原来是这个男人陪着雪儿来的,还真是个阴魂不散的家伙,他刚刚才把柳素心打发走,他正想着雪儿,不知道她有没有回到纽约?会不会有事?楚寒此时很后悔,刚刚不应该就那样让雪儿走了,他正担心着雪儿,没想到高航睿会找上门来,楚寒嘲讽的看着高航睿说道

“我们说什么关你什么事?不是你,我和雪儿会变成这样吗?”

高航睿上前揪住楚寒的衣领,怒吼道

“怎么不关我的事,你到底跟雪儿说了什么?才让她伤心到吐血昏迷。”

楚寒听高航睿这么说,脸一下子就白了,他也看到高航睿白衬衣上的一摊血渍,这是雪儿吐的吗?他忙问道

“雪儿在哪里?她怎么样了?她怎么会吐血呢?她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

“你看看,这就是她吐的血,我从来没有见过,有谁能伤心到吐血昏迷的?楚寒,我一直以为你算是个汉子,可没想到你也不过如此而已,我要谢谢你能放手,你不配拥有她,乔治,我们走。”

高航睿说着转身走了,楚寒这才反应过来,忙追了出去,在高航睿坐上车,正要走的时候,楚寒冲了出来,他也拉开车门上了车,高航睿没有理会楚寒,只是让乔治开车,他有意让楚寒去看看雪儿变成什么样了,让楚寒知道他到底伤害雪儿有多深。

来到医院,就见雪儿躺在床上,眉头轻蹙,双眼紧闭,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苍白的让人心疼,脸上还有没消退掉刚哭过的痕迹,她的样子看上去很忧伤,楚寒的心更是痛得无以复加,雪儿刚刚不是还很平静的吗?怎么转眼就会变成了这样?他到底伤雪儿有多深?才会让雪儿吐血昏迷?楚寒后悔得只希望此刻躺在床上的是他自己,他不要雪儿受到这样的伤害,他是希望雪儿幸福的,可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

此时的高航睿已经平静了下来,本来他想打个电话去问问唐俊杰,象这种情况该怎么办?可现在国内还是凌晨两点多,他只好对王秘书说道

“你去办手续,我们回纽约再说。”

“好的,高总。”

楚寒一听就急了,忙说道

“雪儿现在这个样子,怎么能经得住长途颠簸?”

“这个不用你操心,你已经没有这个权力管她了,让你来看她一眼,就是让你明白,丫头对你是一心一意的,并没有你想的那么龌龊。”

“你有脸说我吗?不是你故意搞出这么多暧昧的事来,我和雪儿也不会变成这样的。”

“是,我就是故意的,那又如何,全京城的人都知道,我爱惨了她,如果她真的是我的女人,你说我还会放任着她跟你谈情说爱吗?我早把她娶回家了,还轮得到你吗?如果你信任她,就不会有今天的事,是你自己不信任她,却去信一些不相干的人,是你自己放弃的,你说你还有权力吗?我可以告诉你,这个世上,最伤她的人是你。”

楚寒被高航睿说得哑口无言,这时医生进来了,跟高航睿交谈了一番后,才同意他们出院,因为高航睿是坐着直升飞机赶过来的,所以现在用直升机接雪儿回纽约,是没有问题的。

高航睿把雪儿安排在纽约最好的医院里,找了最好的医生,也没能查出雪儿昏迷不醒的原因,高航睿只有打电话给唐俊杰,说了这边的情况,因为一些医学上的用语他也说不清,只有把电话交给雪儿的主治医生,让唐俊杰直接问医生,最后唐俊杰说,雪儿昏迷不醒最大的可能性就是雪儿自己不想醒过来,最好的办法就是把雪儿接回来,让她听到她在乎的人和她熟悉的人的声音,用这些声音来刺激她,唤醒她。

听了唐俊杰的意见,高航睿第二天就带着雪儿回到京城,唐俊杰也在第一时间从k市飞了过来,看了雪儿的情况,唐俊杰如实说道

“雪儿现在所有的状态都是正常的,没有醒过来,最大的可能是她不想醒过来,最好的办法就是用她熟悉的声音来唤醒她的意识。如果在京城一个星期还不醒,还是把她接回k市吧,毕竟那里才是她土生土长的地方,那里有太多她牵挂的人。”

高航睿知道唐俊杰说的有道理,现在也只能照他说的办了。

雪儿在京城的这七天,每天病房里都是人满为患,特别是老爷子气得直说要拿枪崩了楚寒,因为老爷子不同意,雪儿又在京城睡了两天,才被高航睿送回了k市,唐俊杰把雪儿安排在新安医院的病房里,平时就是孙洁,唐妈妈带着中天、中云,韩雪带着女儿,司徒俊,雷子一行人轮流来陪雪儿说话,高航睿也成了空中飞人,他来两天又得赶回去处理两天工作,然后又飞过来,高航睿守在雪儿床前也不知道说了多少话,雪儿还是没有要醒过来的迹象,难道他不是雪儿心中重要的人吗?

这天,韩雪带着妞妞坐在床前跟雪儿说着话,雪儿的手机响了,韩雪接起电话,好半天没人说话,她一惊,忙问道

“喂?是田远吗?雪儿已经昏迷半个月了,你快回来吧。”

电话那端终于有人说话了

“韩雪,你说雪儿昏迷是怎么回事?”

“这事一两句话说不清,你在哪里?”韩雪说着人也哭了起来,田远这下子急了,忙说道

“韩雪,你别哭,我明天就能回来,雪儿现在在哪里?”

“她住在新安医院,要不要我派车去接你?”

“不用,我在的那个村子路不好走,车子是开不进去的,我今天是来乡里办事,才有电话打,我明天到了打电话给你,你现在的电话是多少……”

第二天晚上八点多钟,田远才打电话给韩雪,韩雪因为想着要等田远,就和雷子、杜家强一直等在医院里,高航睿今早回了京城,韩雪接到田远的电话时,田远已经在医院门口了。

田远没有带什么行李,只随身背着一个背包,他看向静静躺在床上的雪儿,两年不见,雪儿越来越美了,此时象是一个睡美人,等待她的王子到来,这个让他爱了十年的人儿,现在是怎么啦?这两年他从痛苦中走了出来,却还是无尽的思念,要是他没有犯错,他们是不是已经过上幸福的小日子了?天意弄人,让他失去了机会,看着雪儿现在的样子,田远眼里盈满了泪水,他努力把眼泪转了回去,才问道

“雪儿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昏迷这么长时间不醒?她是不是受了什么伤?”

韩雪看着皮肤被晒成小麦色的田远,眉宇间带着一股忧郁,没有了昔日阳光般的笑容,整个人深沉了很多,那个阳光大男孩已经不复存在,衣服还是两年前他穿的衣服,现在已经显得很旧了,韩雪眼睛一下子红了,眼泪很快掉了下来,田远有点不知所措,他也好奇病房里的这两个男人是谁,韩雪忙擦去眼泪,跟大家互相介绍了一下,田远没想到雪儿和韩雪身边都带着貌似保镖的司机,韩雪先让田远说这两年他去了哪里?说雪儿一定很想听到他的声音。

原来这两年,田远跑去了一个偏远的山村里当代课老师,那里仿佛与世隔绝一样,民风纯朴,田远就在那里住了下来,村里有一个小学,却只有一个高中毕业的老师,就这样,他也在村里义务教孩子们读书。

在那里,田远的心慢慢的静了下来,可思念却与日俱增,现在已经放暑假了,他本来是想回家看看父母的,可他真的没脸回来,才一直拖着没回来,昨天一听雪儿昏迷不醒,他再也呆不住就回来了。

听完田远说的,韩雪就把这两年发生的事跟田远说了,让田远听得是目瞪口呆,他真的没想到,他离开的这两年变化会这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