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去美国

小说: 重生之冰雪佳人 作者: 南子依 更新时间:2019-12-02 13:19:12 字数:4367 阅读进度:206/249

本故事纯属虚构)

等雪儿填写好资料,照了相,交给特意过来等她的苏小宇,客气的说道

“麻烦二嫂了。”

“不麻烦,我会让他们尽快办的,只是美国签证你要自己去面签。”

“好,我知道,你先忙,我就走了,弄好了你打电话给我,我过来拿。”

“好。”

“再见,二嫂。”

“再见。”

文远把雪儿送到博物馆,雪儿让他先回去跟爷爷说一声,她要在这边交待一点事,雪儿告诉文远,晚上会回去陪爷爷吃饭。

雪儿来到王东平的办公室,跟王东平交待了一些事,完了就进会所找方伟亮他们,她把平玉清叫到方伟亮的办公室,商量了一下后面两周的主题沙龙,雪儿提了几个建议,方伟亮和平玉清都觉得好,细节上的事都是交给平玉清去办,她自是不会管的,这边刚商量完,高航睿也草草结束了会议,忙赶过来找雪儿,雪儿见高航睿过来了,也知道他是在担心自己,就让平玉清先去忙,他们几个人就去方伟亮的画室喝茶。

还好当时装修时,雪儿把方伟亮画室的外间装修成了一间茶室,不然他们现在想要在雅室喝茶是不可能的了,雪亮艺术会所的十八间雅室天天爆满,连他们自己想要在那里喝茶也要预约,临时想找一间还真不容易。

这时,雪儿的心已经平静了下来,她坐下来烧水、泡茶、喝茶,已经没有了刚刚紧张、急切的样子,她静静的倒茶给高航睿、方伟亮和黑子,示意他们喝茶,高航睿沉住气没有问她,方伟亮还不知道,雪儿喝了一口茶才道

“哥,我拿到签证后要去一趟耶鲁大学。”

还没等高航睿说话,方伟亮就问道

“雪儿,你是不是要去参加那个楚寒的毕业典礼?”

雪儿轻轻摇了摇头,高航睿皱眉问道

“丫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嗯,刚吃完午饭时,我的心突然就抽痛起来,我感觉到心痛来自美国,所以我要过去亲眼看看,我要去证实一下。”

“你想证实什么?”

“这个,我现在不想说。”

“哦,那你的护照什么时候可以拿?”

“二嫂说,没有意外的话,三天后可以拿到。”

“那好,到时我陪你去办签证,机票我来订,我刚好要去美国的分公司,到时我们一起走。”

“你不会是专门要陪我去吧?”

“不是,确实是要过去,我这两天抓紧把这边的事安排完,就可以跟你一起走了。”

“随你吧。”

雪儿淡淡的应了,她也没有说这事的心情,雪儿表面上是平静的,可心里还是不安的,她现在胸口处依旧是疼的,甚至是让她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她不想大家担心,只能是自己默默的忍受着,

雪儿现在只是静静地泡茶,倒茶,喝茶,过了一阵,雪儿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就说她要回家陪爷爷吃晚饭,晚上去方家跟方爸方妈说一声,高航睿因为突然决定要跟雪儿一起去美国,他得抓紧时间回公司安排一些事,只好让雪儿在方家等他过去接她,一起回山水居,雪儿点头答应了,方伟亮也就趁机说送雪儿回龙家。

六天后,雪儿和高航睿,还有王秘书登上了飞往纽约的飞机,到纽约时已经是当地时间晚上十一点半了,来接机的是一个金发碧眼的美国男人,高航睿给雪儿介绍,他是新雅集团美国分公司的总经理托马斯,也是高航睿的大学同学,雪儿只微微和托马斯点了一下头,并没有说话,高航睿知道雪儿心情不好,也没有说什么,就先去托马斯订好的酒店,等天亮再安排车送雪儿去耶鲁大学。

雪儿进了房间说了一声晚安,就关门休息了。而此时,高航睿的房间里,托马斯把这两天去调查的情况,跟高航睿一一说清楚了。原来是这样啊,也就是说楚寒出轨了,这么说,这两年自己没有白等丫头了,如果雪儿知道了是不会原谅楚寒的,那他这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难怪雪儿一直不明说为什么要来美国,一定是她感应到了楚寒的出轨,高航睿再次对雪儿这敏锐的感应佩服,想到此高航睿的嘴角弯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托马斯从来没见过高航睿这样的笑容,心里好奇,就问道

“睿,那个漂亮的女孩子是不是你的女朋友?我看过晶晶她们带来的那些杂志,你跟她很相配。”

“谢谢,很快就是了,你安排的人明天一定要好好盯着她,别让她出事,知道吗?”

“你放心,乔治办事很稳重的。”

“你还是让晶晶跟着去吧,毕竟晶晶也是中国人,有个女伴陪着她要好一些,她这几天心情不太好。”

“好,我知道了。”

因为时差的原因,雪儿并没有睡多长时间就醒了,好不容易等到了天亮,雪儿起床洗漱完,正准备问高航睿起床了没,高航睿已经来敲她的门了,几人去餐厅吃完早餐,就有人来接雪儿了。

高航睿见雪儿并没有带行李,心想雪儿知道了真相也不会在那里多呆的,高航睿跟来接雪儿的乔治和晶晶又交待一番,才和雪儿道别,他自己则去分公司处理他的事了。

两个多小时后,雪儿已经站在楚寒宿舍的楼下了,她没有勇气上楼去,而是一直站在楼下,陪她来的晶晶也没有上前,只是和乔治在不远处看着她,此时雪儿的心好痛,她的眼泪流了下来,不知道站了多长时间,在她模糊的视线里出现了两个身影,那个她日思月想的熟悉身影……

是的,出来的是楚寒和挽着他手臂的柳素心,楚寒在看见雪儿的时候就象是见了鬼似的,他的脸一下子白了,他面前这个泪眼朦胧的人是雪儿,雪儿知道了他的事才来的吗?他下意识的要挣脱柳素心紧紧拉住他的手臂,可是柳素心并没有放开,他尴尬的问雪儿

“雪儿?你怎么来了,你什么时候来的?”

雪儿用手拭去泪水,看着楚寒说道

“我昨晚到的,想来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

“楚寒,我想单独和你说两句话。”

楚寒点点头,转头对柳素心说道

“素心,你先回去,我有事要跟雪儿说,想必你也认识她是谁了。”

柳素心不情愿的犹豫着

“寒,我……”

楚寒皱眉冷声说道

“有些事迟早都要说清楚的,我会给你一个交待的。”

楚寒说完甩开柳素心的手,大步朝外面走去,雪儿并没有看柳素心,只是跟在楚寒身后离开了宿舍楼,楚寒找了一处人少的地方,在一张休息椅前停了下来,他一脸愧疚加心虚的看着雪儿说道

“雪儿,坐这里行吗?”

“嗯。”

“那个……雪儿,你怎么会来的?”

“六天前,我突然觉得心痛得厉害,当时我很害怕,很不安,而这种心痛、不安来自这里,所以我就来了,楚寒,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

“我……我那天看到一本特刊,上面说,你当众亲口承认你是高航睿的女人,还有之前k市周刊上的照片我也看见了,我心里难受,就去喝酒,那晚我喝了很多,我把柳素心当成你了,就……”

“楚寒,说到底你还是不相信我,是吗?”雪儿痛心的看着楚寒。

“不是。”楚寒说完,顿了一下,又直接说出了这两年心里憋屈的话

“是,我觉得这两年你变了很多,你隐瞒了我好多事,而且自从我走了以后,你跟你所谓的大哥就一直不清不楚的,你们俩的诽闻何止一个两个,我知道,你现在是龙老将军的孙女,你跟他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听说你现在是新的首富,而我只是一个穷学生,连我这两年的学费和生活费都是你给的,这样的我哪里还配得上你?”

雪儿在听到这些话时,她的心就象被针一针一针的刺痛着,她没想到楚寒会说出这种话,她的眼泪禁不住的又流了下来,雪儿凄凉的说道

“楚寒,你就是这样看我的吗?我之前是隐瞒了你一些事,当时只是想你安心的来读书,不想你担心,后来我不是都跟你解释了吗?我跟大哥真的什么事都没有,我一直等着你回来,你那天说你想回去,我也答应了,你为什么不相信我呢?”

“你让我怎么相信?那是你亲口承认的。”

“你有怀疑,为什么不打电话来问我,我可以解释的,我们是清白的,我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你知道吗?这一世我是为你而活的,你却不相信我,难道这一世我还是做错了吗?”

雪儿说到最后就象是在喃喃自语,声音很小,楚寒并没有听清楚雪儿后面说了些什么,也没有发觉雪儿说的有什么不对,只是看着雪儿这副受伤的样子,他的心真的很痛,他很愧疚、后悔,可后悔还来得及吗?特别是听到雪儿说的那些话,他明白雪儿不会骗他,他相信雪儿。

十多年的相处,楚寒知道雪儿的脾气,她做过的事,就算是错事,她都会坦然承认的,其实,他也能理解雪儿当初隐瞒他的苦衷,他知道是自己彻底的错了,真正伤害雪儿的是他,当时田远做错事的时候,雪儿是淡然处理的,他走了田远同样的路,可是雪儿却在万里之外感应到了他的背叛,万里迢迢来听他的解释,在他清醒的那一刻,他就无比后悔,他痛恨自己,这几天他都是处在痛苦的煎熬中,是自己的不信任才造成了今天的结果,是他对不起雪儿,是他伤害了雪儿,可是现在他该怎么办?他要怎么做,难道他还要再伤害另一个好女人吗?

雪儿用纸巾擦去眼泪,淡淡的问道

“楚寒,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没有。”楚寒沮丧的回道。

“你喜欢那个女孩子吗?”

“不喜欢,可是……是我做了对不起她的事。”

“你是想对她负责,是吗?”

楚寒垂着头,不敢看雪儿,也不知道怎么回答雪儿,雪儿则淡淡的告诉他一件事

“因为你要论文答辩,我就没有告诉你,韩雪离婚了。”

“什么?韩雪那么好,是不是罗启刚他做了对不起韩雪的事?”

于是,雪儿简要说了一下前因后果,在他听到雪儿只是用了十天,就让罗启刚一家人滚出云省,他还是震惊雪儿的手段,两年前那个与世无争的雪儿再也没有了,最后雪儿淡淡的说道

“楚寒,不管怎么,我们十多年的相处都不是假的,你、田远和韩雪都是我的亲人,永远都是,你知道吗?我告诉你韩雪的事,就是想让你知道,有些事是不能一错再错的,也不要冲动做决定,否则是误人误己,我真心祝你幸福。”

雪儿说完起身准备走了,这里已经没有留下来的意义,楚寒却是在听见雪儿说祝你幸福时,他的心就象是被刀子捅了一个洞似的痛苦难当,他知道,是他亲手断送了他和雪儿之间的感情,楚寒担心的问道

“雪儿,我们……”

“放心,我们永远都是好朋友,我现在要回纽约,完了,我会直接回京城,爷爷还在等着我,这几天爷爷也一直担心着我。”

雪儿说完对楚寒惨然一笑,这笑容里却都是委屈和伤痛,雪儿转身走了,楚寒在她身后,看着她消瘦而显得萧索的背影,楚寒冲过去从后面紧紧的抱住雪儿,嘴里急急的说道

“雪儿,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你能原谅我一次吗?给我一次机会行吗?”

此时,雪儿的眼泪就象断了线的珠子,不停的往下落,她心软了,当她想说她愿意时,她看见站在不远处,也是一双泪眼看着他们的柳素心,她的心就凉了,她没办法接受,这将成为他们两人之间的一道无法愈合伤口,只要碰到它,都会深深伤害到他们自己,雪儿只好淡淡说道

“楚寒,我爱了你十年,我也想给你一次机会,并不是我小气,可这件事只会成为我们伤害彼此的一根刺,我没有办法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过,我相信你也是如此,楚寒,放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