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李珊

小说: 重生之冰雪佳人 作者: 南子依 更新时间:2019-09-19 04:39:31 字数:4501 阅读进度:118/249

{本故事纯属虚构}

在艾尔顿酒店的自助餐厅里,最后面的一张餐桌前,雪儿、韩雪和李珊坐在那里,被李珊的一顿数落,雪儿拿出十二分的诚意道歉,又把上次准备要送给方母的玉手镯送给了李珊,李珊还是带着怒气道:

“坏丫头,你发大财了?你拿这么贵的玉镯给我,你知道我经受不住诱惑的,你先说为什么要送我这个,我再考虑要不要收。”

“嗯,李珊,我确实是发了点意外财……”

雪儿还是选择性的讲了一些这几个月的事,听得李珊啧啧称奇,雪儿继续说道:

“所以,李珊,我没有别的意思,我们四人一直都很感谢你对我们的帮助,我早就想好好谢谢你,只是,以前我也没有这个能力,现在发财了,变成了爆发户,你就让我得瑟一下呗,只要你不嫌弃就收下吧,这可我和韩雪的一片心意。”

“可是,真的太贵了,我还是不能收。”

韩雪这时也劝道:

“李珊,你就收下吧,以前在我们最艰难的时候,是你帮我们的,我们真的很感激你,你不收才让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在李珊还想推让时,雪儿抓起她的手,把玉镯给她戴了进去,才道:

“行了,这哪象是你的性格,你做事从来都是干脆利落的,今天怎么变得这般的磨叽了?”

李珊还要说什么,穿着工作制服的林凡已经走过来了,跟在他身后的一个服务员端着一个大刺身拼盘,有龙虾、三文鱼、鹅肝,一路走过来,迎来了餐厅里很多客人好奇的眼光,雪儿皱了一下眉头,林凡恭敬的说道:

“雪儿小姐,你好,这些都是刚刚空运到的,很新鲜,你们放心吃,今天钱总去开会了,没有在酒店,你有什么需要就跟我说。”

“林经理,你这是做什么?”雪儿依旧是平淡的口气问道。

林凡这才知道高总并没有跟冷小姐说,他忙解释道:

“这是高总昨天交待的,你们今天吃的餐费已经记在他账上了,高总说你只喜欢吃这三种,我就没有加其他的了,高总说让你多吃点鹅肝,说你身体太差了,让你补补。”

雪儿一听是高航睿交待的,也没有办法了,只好叹气道:

“林经理,你让服务员帮我分一份给他俩,我们是一起的。”

雪儿指了一下旁边一桌的雷子和杜家强,因为进来时,她们三个有话要说,雷子说他们坐在旁边也自在一些,所以就由着他们了。

林凡一听,忙道:

“好,你们怎么都没有去拿东西吃,要不要我让服务员送一些过来?”

“不用,不用,林经理,你去忙你的,这就准备去吃了。”

“好的,你们慢慢吃。”

林凡很识趣的走开了,雪儿看雷子和杜家强也没有去拿吃的,就对问道:

“雷子,你们怎么不去拿吃?这里是自助餐,你俩多吃点,不吃白不吃。”

“好的。”两人有点不好意思,听雪儿这么说就站起来朝食品区走去,李珊这时才有空问道:

“高总是谁?这个酒店的总经理吗?”

“呃,高航睿是我大哥,他是新雅集团的总裁,我刚刚不是说了吗,李浩baozha案时,不是有人给我输了300毫升的血吗?就是他,所以现在我就成了他的妹妹了呗。”

听雪儿这么说,李珊倒抽了一口凉气,她当然知道新雅集团是国内最大的集团公司,可怎么大总裁就变成了雪儿的大哥?于是问道:

“大哥?新雅集团的总裁?坏丫头,你老实说,他对你这么好,他是不是在追你?不过,他有多大了?该不会是个老头吧?”

“噗!”韩雪听李珊这么问,忍不住笑了出来,所有人一听总裁这两个字就会联想到发福的老头,她笑着说道:

“高总还不到三十岁,未婚。”

雪儿忙说道:

“行了,我们先去拿吃的吧,一会儿再说。”

雪儿说完就率先起身扶着韩雪,三人去食品区端美食了。吃了一会儿,李珊还是没有忘记刚刚的话题,一副神秘的样子问道:

“雪儿,你还没有说那个大总裁是不是在追你?”

“没有,我已经说了他是我大哥,我跟楚寒的事,他是知道的。”

“唉!雪儿,早知道会有今天,我就应该跟田远说明白这事,让他知道你跟楚寒是互相喜欢的,还有,雪儿不是我说你的,既然田远走了,你就不应该让楚寒再走了,两年哎,你知不知道两年的时间会改变很多事情的,你们好不容易有机会在一起,你却让楚寒出国了,还让他两年不准回来,楚寒向来就招女孩子喜欢,你就不怕楚寒也被别的女人下药了吗?你这不是又白等了吗?”

正在吃三文鱼的韩雪,直接被芥末辣得眼泪都出来了,雪儿的心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抽痛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因为韩雪被芥末呛得流眼泪,而把这种感觉抛到九霄云外了,她忙问道:

“韩雪,你有没有事?”

过了一会儿,韩雪接过雪儿过来的纸巾,把眼泪鼻子擦干净了才道:

“没事了,李珊,都是被你害的,你还是个大姑娘,说话能不能含蓄点?哪有你这样说话的?”

李珊淡定的说道:

“我这算什么?是你少见多怪,你马上就是当妈妈的人了,你这个过来人还有什么不懂的,居然会被我随口一说的话呛成这样?你看看雪儿,比你淡定多了,是不是你家罗启刚喜欢你这种含羞带怯的样子?”

韩雪嗔道:

“李珊,这两年你真的学坏了,你最近的这些男朋友是不是都被你吓跑了?”

李珊故作一副你怎么知道的样子说道:

“哎哟,韩雪,不是说一孕傻三年吗?你怎么反而变聪明了?”

韩雪笑道:

“去你的,你少损我,你都这么说了,就是说你真把人吓跑了?”

李珊也笑道:

“恭喜你,答对了,上次我妈给我介绍了一个什么硕士生,说是什么精英,前途无量,我妈还言明说如果我敢再拒绝,她就不认我这个女儿了,你们说,我妈有多恨嫁我?没办法,我只好强忍着跟那人去吃饭看电影,那人一张嘴就酸得不得了,只差把三从四德都拿出来说了,后来,我们银行的一个大姐就教了我这一招。”

韩雪见李珊不往下说了,就问道:

“然后就被你吓跑了吗?”

“没有,本来我以为也会是这样的,我终于知道衣冠禽兽是形容哪种人的,就是形容这种斯文败类的,一开始我表现出很随意,很开放的时候,他还假模假样的说教我,说什么女孩子要矜持、要自爱了云云的,可没几天他就开始对我动手动脚的了,没办法我又找那个大姐咨询,结果她就给我出了个馊主意……”

说到这里,李珊不说了,低头吃东西了,雪儿没说话,韩雪却担心的问道:

“什么馊主意?该不会是……”

韩雪也说不下去了,李珊笑道:

“你想的也不全对,我们是想让我妈知道那渣男的真面目,于是我就跟我姐说好了,让她帮我,那天,我在阳光小院订了两个连着的小包房,有一间是用我姐的名字订的,我姐约我妈逛街,然后请我妈去阳光小院吃饭,我就约那渣男去阳光小院吃晚餐,吃饭的时候,我在他的啤酒里加了一点点料……”

韩雪忍不住问道:

“什么?你不会是加了那些chunyao吧?”

李珊尴尬一笑:

“其实,我当时真的只加了正常药量的十分之一,我只是想让他行为上稍冲动点就行了,到时候好让我妈看清他是什么人,你们猜猜结果怎么啦?”

雪儿依旧很淡定,韩雪没好气的说道:

“行啦,你就别吊人胃口了,赶快说后来怎么啦?”

“咳,咳,我也没想到那渣男简直就是个色魔,就那一点点药量,那渣男还没等吃完饭就faqg了,害得老娘真的差点就被他占了便宜,他居然突然抱住我,捂住我的嘴,就想乱来,还好老娘反应快,忙用脚踢两个包房中间的隔板,我姐和我妈才冲进来,他居然说是我先勾引他的,说我本来就是个放荡的女人,把我妈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后来不是我说要报警,要起诉告他,恐怕他反过来还会讹诈我吧?”

韩雪松了一口气:

“你呀,胆子也太大了,要真出了事,你哭都来不及哭了。”

“好了,不说这事了,我刚刚发现你们的这两个司机很酷哎,你们是从哪里找来的?我怎么觉得他们不象司机,更象是保镖,做你们的司机真好,连这么贵的自助餐你们都带着,请我吃饭的那些老板从来不让司机、保镖一起吃饭的。”

雪儿到是没想这么多,她也没有把雷子当司机来看,在这方面,雪儿从不会跟下面的人分那么清,她很尊重他们,特别是雷子,她觉得雷子就像是一个大哥哥一样照顾着她,所以雪儿从来就没有把雷子当外人看,不过这时雪儿却是说道:

“还有一个更帅更酷,你想不想认识?”

“谁啊?真的又帅又酷吗?你怎么今天不带来给我认识一下?姐姐我已经失恋三个月了,可是怎么找你们都找不到,害得我连诉苦的地方都没有了,你说能不生气吗?”

“你那是失恋吗?”雪儿没好气的白了李珊一眼。

“是啊?当然要算了,好歹老娘也舍身陪他吃了两顿饭,看了一场电影,还压了两次马路,要不是我真的不想再见到渣男,我还想要点精神损失费呢。”

韩雪也趁机打击道:

“少财迷了,差点把自己都搭进去了,还敢嘴硬。”

李珊没管韩雪说的,只是问雪儿:

“雪儿,你刚刚说的那人是谁啊?赶快介绍给我认识,要不是我去海市培训了两个月,都不知道又要被我妈安排多少次相亲了,这两天我妈又开始忙活着给我相亲的事了,所以以后你们有好男人得给姐姐我留一个,知道吗?”

“哦,他现在不在k市,回京城了,等下次他来,我介绍你们认识。”

“好啊,先说说他是怎么样的人?”

“嗯,他有二十七岁,是我大哥身边的人,以前也是特种兵,人虽然又帅又酷,但是皮肤有点黑,所以大家都叫他黑子,他本名叫成兵,还有就是他老家是农村的,不过现在他的户口在京城,在京城有一套自己的房子。”

京城,正在吃饭的黑子突然打了一个喷嚏,身上的汗毛都直起来了,雪儿不会真的把他给卖了吧?

李珊很认真的回道:

“嗯,如果人真的不错,其他都可以忽略不计。”

其实,李珊性格开朗,人很随性,也没有门第之见,她看男人真的是凭感觉,也不是真的是只喜欢帅哥,也有帅哥喜欢她的,可她看不顺眼的管他帅不帅,也不会列入考虑行列。

一餐下来,三人谈的都很开心,回家的时候,李珊和韩雪顺路,所以送李珊的任务就由韩雪送了。

12月28日,雪儿订了一张晚上去京城的机票,早上她去男装专卖店看了看准备的情况,因为专卖店是元旦开张,雪儿又要去京城,计划元旦晚上才回来,开张的事雪儿就全权交给了司徒俊和陆琳,大家商讨了一些注意事项后,雪儿去了江威那里。

到了江威的店上,拿了让江威赶着做出来的一块子刚玉牌和一块平安扣,子刚玉牌是打算送给方父的,平安扣是打算送苏小宇的,毕竟苏小宇这次的qiang伤伤了心脉,这种翡翠是可以养心的,所以,雪儿趁中午这个时间过来拿,准备晚上带着去京城。

江威这两天忙着到处找房子,昨天已经看中一处了,本来打算和雪儿一起去看看的,可刚准备出发,雪儿的电话就响了,是方伟明打过来的,电话里传来了方伟明焦急的声音:

“雪儿,你在哪里?”

“我在江大哥这里,怎么啦?”

“你在那里等我,我十分钟左右就能到。”

“二哥,发生了什么事?”

“邓哥刚刚打电话给我,说小宇的病情又恶化了,让你赶快过去,我爸已经联系好了,我过来接你去军用机场,那里有专机送我们去京城。”

“可是我什么也没带。”

“身份证带着吗?”

“带着的。”

“那就行了,你换洗的衣服,我会让老妈帮你准备的。”

“好的,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