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8章 打不过

小说: 重生之八零娇妻 作者: 莲之缘 更新时间:2019-06-02 08:16:28 字数:2288 阅读进度:748/801

“大白现在应该找到了阿白哥哥吧,也不知道它一路上顺利吗?东西有没有安全送到。”韩雅宁揉着一个抱枕,坐在沙发上,出神的想着心事。

张妈从厨房里端了两杯果茶过来,放在茶几上。

温妈妈端起一杯,递给了韩雅宁。

“宁宁,你喝。”

“谢谢妈。”

韩雅宁双手接了过来,拿在手中,心神有些不宁。

温妈妈一看就知道儿媳妇在想什么,身为过来人,她特别的明白这种心情,毕竟她当初也是这样过来。

“宁宁放心,阿白身边有那么多人跟着,他现在都不用冲锋在第一线,安全不会有问题。”温妈妈劝道。

韩雅宁点头。

“等阿白回来,我让他给你赔罪。”温妈妈道。

韩雅宁诧异,然后摇头:“妈,阿白哥哥没有做错什么,不用跟我赔罪,而且这是他的工作,我支持他的工作。”

正式因为有了温白,有了千千万万如同温白这样的人,奋斗在第一线,保家卫国,他们这些普通的人才能过的这么平安喜乐,不用每天都担惊害怕。

温妈妈陷入回忆,想到她和温爸爸刚结婚的时候,那时候可没有现在这么和平,动不动就会爆发战乱,每一天她醒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在心里向老天爷祈求,让温爸爸平平安安,等晚上睡觉的时候,脑子里的最后一个念头,也是盼着他平安归来、

“妈,阿白不会有事。”韩雅宁反而开始劝说温妈妈,“我就是让大白去给阿白哥哥送点东西,路途这么远,我有点担心大白它会迷路。”

那么远,让大白一个鸟去送,她有点担心。

“妈觉得不会有事,咱家大白可不是一般的鸟儿,它可是神鸟,真要是有人对它不好,倒霉的也不会是咱们家大白,肯定是那些坏人。”温妈妈道。

大白那么聪明,而且还厉害,它肯定能对付坏人。

温妈妈对大白非常乐观,充满信任。

韩雅宁放下的杯子,看着温妈妈,眼神犹豫,有些话她想要说,但是又不知道应该怎么说。

迟疑,纠结。

温妈妈拍着韩雅宁的手,看着她的眼神很慈祥。

“宁宁,咱们可是一家人,你爹娘都没在身边,就把我当成爹娘,咱们才是亲母女,要是阿白欺负了你,你尽管说,妈肯定站在你这边,给你做主。”

儿子有什么好,浑身臭烘烘,而且还懒,不能陪着一起逛街,陪着买漂亮的衣服,只会宅在家里,要不就是出去执行任务,就跟那鱼儿入了海水一样,你是想找都找不到。

她不要儿子了,她以后就认宁宁当她的亲生女儿,混小子才是一个上门女婿。

“妈今天就把话放在这里,当着温白的面,我也敢这么说。不但妈支持你,还有你把,还有老爷子。”温妈妈道。

仔细一数,自从结婚之后,温白在温家的地位,那可真是一降再降,直接就降在了最低端。

“妈,我知道你对我好。”韩雅宁感动。

温妈妈也感动:“宁宁,你对妈妈也好。”

谁家的儿媳妇能像她家这样,懂事又贴心。

“妈,大白那么的聪明,你就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吗?”韩雅宁小心的问道,哪怕是在自己的家里,她说话的时候也压低了声音。

温妈妈道:“大白本来就聪明,它可是大山里飞出来的神鸟,厉害一点很正常。”

厉害一点是正常的,大白本来就不是普通的鸟儿,不能用普通人的标准来要求它。

温妈妈不但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反而觉得很正常。

韩雅宁准备的解释的话根本用不上,温妈妈自己就有一套逻辑。

听起来很有道理呀。

韩雅宁都要觉得,自己被说服了。

温妈妈乐呵呵,笑的高兴。

儿媳妇厉害,儿媳妇养着的宠物也都厉害,老温家就是这么的有福气。

“大白那可是鸟王,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去吧,没人敢欺负它。”温妈妈道。

不说大白那彪悍的战斗力,就是它那体型,站起来比人都高出许多,一脚下去,就能把人踩扁,谁敢欺负它,又不是眼瞎,活腻了。

……

“你们这可是自己作死,好端端的去招惹它做什么,我不是跟你们说过,要离那大鸟远一点,别去招惹它。”医务室的工作人员自从来到基地之后,第一次这么忙碌起来,看着眼前的病号伤患。

巨鸟特别明白打架的精髓,打人专门打脸,身上什么伤都没有,唯独脸上发红,被它啄了一口。

“我们也不知道那鸟儿那么凶呀。”被啄伤的小战士哭丧着脸道,轻轻嘶了一声,“医生,我这脸上的伤口没事吧,不会毁容吧,求求你可一定要救救我,我都还没有娶媳妇,千万不能毁容。”

小战士那张原本还算是英俊的脸,现在上面一片红,完全看不出原本的模样,一眼看上去,就像是毁容。

小小的医务室内,好几个毁容的病患,简直是大型的毁容现场。

“别动,别说话。”医生听着他们聒噪的声音有点烦,下手的力道加重。

“嘶……”小战士立刻倒抽一口冷气,特别疼,而且还痒。

“再动我不管了,你们就等着毁容吧。”医生用出自己的绝招。

闹腾的医务室,立刻安静下来。

毁容必杀技,他们不得不怕。

“医生,到底是什么回事?”乌鸦跟着医生出去,两个人站在外面说话。

医生询问了一些当时的情况。

乌鸦把自己知道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医生摇头,面色复杂。

乌鸦道:“很难治?真的会毁容?”

乌鸦心里忐忑起来,没想到事情会闹的这么大,一边在心里暗自责怪那些家伙不靠谱,都说了不让他们过去,他们还要偷偷的过去招惹大鸟。

“医生,这事儿只怕还得麻烦你跟我走一趟,去跟指挥官说一声。”乌鸦道。

“没问题。”医生道。

“我擅长的是处理伤口,像是这样的问题,我不太精通。”医生解释了一句,也许情况并没有那么严重,刚才说的那么厉害,也是想着让那几位安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