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丹阳之死,有你插手其中

小说: 重生后我成了王爷的黑月光 作者: 萧凤裴兰若 更新时间:2022-01-11 字数:2512 阅读进度:43/237

“啊!”

滚烫的茶水泼在段怜儿的胸襟,火辣辣的灼烫痛得她头皮发麻。

段夫人见她身形晃动、嘴唇紧咬,一副楚楚可怜的姿态,当即冷哼了一声:“萧凤都已经走了,你装出这委屈的模样是要给谁看?”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母亲误会怜儿了。”

“误会?你刚刚那么猴急、上赶着要送宁王,难道还是本夫人看错了?”

段怜儿心道不好,嫡母这是误会她了。她心里也是有苦难,给她八百个胆子她也不敢当着段夫人的面勾搭萧凤啊!

她急着离开,就是害怕被嫡母迁怒!

“怎么不说话?”段夫人见段怜儿如此,更是笃定她鲜廉寡耻勾搭萧凤,她厌恶地挑眉讥笑,“伺候本夫人还委屈你了?”

“母亲对怜儿恩重如山,能伺候母亲是怜儿上辈子修来的福气,怜儿高兴都来不及,又怎么会委屈呢?”

段怜儿说着,直接跪了下来,猛地磕头,以表忠心。

“砰!”

“砰……”

段夫人也是面露惊讶,因为比起刚刚在萧凤面前撞柱的那一出“苦肉计”,段怜儿这回可是不管不顾,愣是往死里磕起头来!

“行了。”

瞧着段怜儿那张与丹阳相似的面庞,还有那脸颊上蜿蜒流下的鲜血,段夫人仿佛又看见了丹阳凄厉的死状,胸口梗痛的厉害,她命旁边的李嬷嬷扶段怜儿起来。

“起来吧!”

段怜儿偷瞥过去,段夫人脸上已没有了愠怒,她又恢复了贵妇人的姿态:“母亲不过随口一问,你这孩子怎么就当了真?”

光是听着这声音,段怜儿就浑身一激灵。她忙摇头,学着丹阳的温婉:“只要娘亲不误会女儿……女儿这点伤算不了什么的。”

段夫人似笑非笑,她怜爱地将段怜儿搂在怀里:“我们怜儿打小就可怜,生母是个上不了台面的东西。还好被本夫人瞧见,养在了身边……”

段怜儿身体一僵,厌恶极了生母那个贱婢!

但凡她生母身份高一点,她也不会受这么多苦!

段夫人似乎没有察觉到怀里人的异样,继续道:“萧凤也是我看着长大的,那孩子面冷心冷,心气高的很……你虽养在我身边,充做嫡女教养,可终究摆脱不了身上那低贱的血液,宁王看不上你,你又何必白费功夫?”

李嬷嬷也连连称是,脸上的褶子都笑成了菊花:“这常说得好啊,知足常乐,夫人自会为二小姐寻一个如意郎君!”

段怜儿白皙的脸上臊红一片,好像隐藏在内心最深处的秘密暴露在了太阳底下,连李嬷嬷一个贱婢都能够嘲笑她段怜儿拎不清,幻想着飞上枝头当凤凰……

丹阳配得上萧凤,难道她段怜儿就配不上了吗?

明明她也是国舅的女儿啊!

凭什么丹阳能够锦衣玉食,被众人捧在手心里呵宠,而她,哪怕努力活着、拼命讨好,到头来,连个死人都比不过!

“是该给我们怜儿寻一个如意郎君呢……”

段夫人真的考虑起这件事情的可行性,将她母族陈郡谢氏的好男儿都列出来,热络地同李嬷嬷探讨了起来。

段怜儿在旁边听着他们安排她的婚事,从头到尾都没有过问她这个当事人,简单地就像给圈里的猪配种一样……

“全凭娘亲做主。”

她故作娇羞地低头,一副小女儿的姿态。

“嗯,这才是我的乖女儿。”

段夫人满意地点点头,她没有看到,段怜儿长睫之下掩不住的恨意。就因为她是庶女,所以就活该低人一等吗?

甚至连名字都无法像段丹宣、段丹阳那样,排上丹字辈。怜儿怜儿,她只是父亲露水情缘之后的产物!

可那又如何!

段怜儿紧攥着手心,丹阳县主死了,而她,会夺得她的一切!无论是嫡女的身份,还是宁王妃的位置!

这边母慈女孝,那边便有段国舅派小厮传话:“夫人,国舅爷要找二小姐呢!”段夫人这才放段怜儿离开。

“既是你父亲传唤,母亲便不留你了!”

直到出了段夫人的院子,段怜儿才长长松了口气。可她心里又糊涂了,段国舅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找她?

“父亲应该是得知消息,特意替我解围……”

丹阳一死,她段怜儿便成了父亲手中唯一的棋子。父亲虽然瞧不上她,可眼下的局势,他能利用的也只有她了。

刚跨进书房,她便甜甜地喊道:“女儿给爹爹请安。”

小厮在外面关上了书房门。段国舅转过身来,却是脸色阴沉。

段怜儿被父亲盯着头皮发麻,她咽了咽口水,习惯性地就想要撒娇讨好。

“爹……”

段国舅也懒得绕弯子:“丹阳之死,有你插手其中吧?”

段怜儿被打的措手不及。

夜风一吹,冻的她打了个哆嗦,她面色惨白

.

-->>

怎么也支吾不出一句话,后背更是早已被冷汗侵湿。

“父亲,您胡说些什么呢,姐姐明明是死于蛊毒……”

段国舅冷笑一声:“蛊毒,你倒是有心,连这个都知道!”

段怜儿假惺惺地捏着手帕,抽抽噎噎道:“爹爹错怪怜儿了!姐姐从小就很照顾怜儿,怜儿也一直心存感激……怜儿是不想姐姐死的不明不白,才会擅自去查找线索。”

段国舅神色冷漠,他堂堂国舅,形形色色的人见了不知多少,段怜儿这拙劣的演技在他眼里根本不够看。

借口找的不错,可惜还是太稚嫩了!

瞧着段怜儿发颤的身形,一副小家子气的模样,段国舅厌恶地蹙眉,若丹阳还活着,他何须把筹码全压在一个庶女身上?

段怜儿声音都在发抖,根本不敢直视父亲的眼神:“怜儿查了很久才查出端倪……姐姐中的蛊毒,极有可能出自楚王府!”

“楚王?你倒是想好了退路!”段国舅冷笑一声。

闻,段怜儿顿时惊呼出声:“父亲说什么,怜儿完全听不懂!”心里却百转千回,那件事,明明万无一失,父亲是假意试探她,还是真的从何处得知了真相?

段国舅不耐烦地挥手:“行了,事已至此,别让你嫡母知道!”

段怜儿彻底怔愣住在原地,父亲找她前来,竟然不是要拿她问罪?

父亲难道是要……

段国舅收敛神色,淡淡道:“皇帝无子,皇位很有可能落在宁王和楚王身上,楚王又是个病秧子……我和太后本来是让你嫡姐嫁给宁王的,后来的事情你也知道了,你姐姐死了,宁王妃的位置白白便宜了裴兰若……”

“裴家与我们向来不和睦……你是我仅存的女儿了,日后总会有你高人一等的机会!”

听到这里,段怜儿才放下了忐忑不安的心,父亲冷漠自私,他算计的从来只有利益,压根就没有帮丹阳报仇的意思。

也是,他已经死了一个寄予厚望的女儿丹阳,又怎么会为了找出杀害丹阳的凶手,再牺牲掉另一个女儿?

她想着,嘴角不由微微上扬:“是,怜儿一定不会让父亲失望的!”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