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王爷护妻,手撕白莲

小说: 重生后我成了王爷的黑月光 作者: 萧凤裴兰若 更新时间:2022-01-10 字数:2731 阅读进度:42/237

顿时,屋子里寂静无声。

瞧着段夫人阴晴不定的神色,段怜儿额上沁出一颗颗豆大的冷汗,吓得腿都软了,险些就直接瘫痪在地上。

萧凤瞧见这一幕,眸子里极快地闪过了一抹笑意,面上却依旧不显分毫。

“这么晚了,外甥也不打扰舅夫人休息了。”

说完,转身就走。

此时,突然一只手狠狠拽扯住他的衣袖。

“表哥!”

段怜儿脸上噙满了泪水,可怜巴巴地看着萧凤,眼神里满是哀求。

这次可真不是装的!

是被段夫人吓的,想到段夫人的那些手段,段怜儿打了个哆嗦,眸子里满是恐惧,声泪俱下地解释:“表哥,怜儿也是打小读书识礼,你是丹阳姐姐喜欢的人,我又怎么会对你有非分之想……”

表情要多真诚就有多真诚。

若不是有前几日皇宫逼婚的事情,萧凤差点就信了。

他面上的笑容微微收敛,轻叹了口气,却是毫不留情地拂开了段怜儿紧攥着他衣袖的手:“表妹这是做什么?你的为人,本王当然清楚,想必怜儿那日也是形势所逼,才没有制止舅舅请旨赐婚……”

“赐婚?”

段夫人轻飘飘的一句反诘,顿时就让段怜儿后背浸湿一大片。

京城谁都夸段夫人是温柔善良的菩萨。可谁又知道……

“扑通!”

段怜儿毫不犹豫地跪在了地上,脸上的眼泪好似不要钱一样拼命往下掉。

“母亲,都是女儿的错!是女儿没有劝住父亲请婚……或许只有女儿死了,或许才能彻底断了父亲的念头。”

“母亲多年来对女儿的细心照顾,女儿下辈子当牛做马再来回报。”

说完,就猛的站起身,往旁边的朱红色柱子上撞去。

这,撞柱子也是很有讲究的。

比如这时,她左右两边都有柱子,一个靠近萧凤,另外一个靠近段夫人,若是平时,她自然是要撞萧凤边上的,让他英雄救美。

但是此时,再借她七八个胆子,她也不敢在段夫人面前和萧凤有接触。

段怜儿在心里盘算好了步数,朝着段夫人边上的柱子就撞了上去。

“二小姐,万万不可啊!”

旁边的李嬷嬷也被段怜儿这阵势吓了一跳,赶忙上前就死死拉扯住她。饶是如此,段怜儿为了逼真还是狠下心将额头还是撞上了柱子!

“砰!”

听着这惊心动魄的撞柱声,再看着爱女那红肿的患处,段夫人的心瞬间软了下来。

“罢了!你也是父命难违。”

段怜儿被李嬷嬷拦下,也没有继续撞了,安静地跪在地上,低头轻声地抽泣着,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而看着段怜儿那张与丹阳三分相似的容貌,段夫人也是心疼地将她搂住怀里,“幺女乖女”地喊了起来。

“此事说起来都怪你父亲,乱点鸳鸯谱!害死了我的丹阳还不够,现在还想将你也葬送进去!他就这么见不得本夫人身边有个体贴的乖女侍奉吗?”

这一关总算过去了。

段怜儿刚在心里长松了一口气,便又听得段夫人轻快的声音,已然“体贴”地为她规划了起来:“嫁人有什么意思?本夫人改日便去跟你爹叨叨,怜儿这么讨人喜欢,就该一辈子在母亲身边,承欢膝下……”

什么?

这老妖婆竟还想留她做个老姑子,一辈子都嫁不出去?

段怜儿怄得快要吐血,可对上段夫人那满面的殷切期待,她又怎么也说不出不愿侍奉嫡母的话来,只得忍住眼眶的泪,将头埋到段夫人怀中表态:“养恩大于生恩,怜儿自是要侍奉母亲的……”

萧凤在旁边,亲眼目睹了这番“母女情深”,他想起故去的丹阳,更加反感段怜儿这踩着死人上位的做派。刚才那轻飘飘的一撞......实在太假了!

偏偏段夫人痛失爱女,被段怜儿吃的死死的。

“这倒是奇了,既然表妹对我无意,那么舅舅就如何认定了表妹喜欢我?这背后也不知是何人在搬弄是非、乱嚼舌根,叫本王查出来,断不能轻饶!”

段夫人好不容易缓和下来的神色,顿时又难看了起来。

“怜儿,究竟是怎么回事?”

段怜儿冷汗淋漓,脑子飞快运转,急忙解释道:“这都是误会,怜儿从小被母亲带在身边教养,又岂是那不懂规矩的荡妇!”

她说着,已然声泪俱下。

“想必是怜儿平日里极少出府,又鲜少和外男说话,唯一亲近的也只有表哥了,所以爹爹才会误会……”

段怜儿话语里急切地想和萧凤撇开关系,偏偏行动上又还抬起那一双水灵灵的眸子,无声地恳求他帮她向段夫人解释、澄清。

萧凤会了她的意。

他微微一笑,却是直接略过段怜儿,径直对段夫人道:“看来是本王误会了表妹!还好今日把话说开了,日后舅舅要是再

.

-->>

乱点鸳鸯谱,舅母可得多加规劝才是!”

听闻此话,段怜儿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她算计这么多,不惜和裴兰若杠上,就是为了嫁给萧凤,好脱离段家这个火坑……她恋他至深,他却无情至此,要用这轻飘飘的一句话,粉碎掉她所有的筹谋!

萧凤的目光扫过段怜儿,他朗朗清润的嗓音,带着难以描述的一种轻柔,可偏偏说出来的每个字,都带着一种冰冷的寒意。

“以后谁要再敢胡说八道,败坏表妹的清誉,本王第一个不放过他!”

萧凤这话看似在维护她,为她出头,可段怜儿却半点儿也高兴不起来。

她知道,他在警告她!

段怜儿懊恨不已,只觉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但瞧着段夫人的脸色,只能憋屈地咬牙强颜欢笑:“谢谢表哥!”

段夫人的阴郁的神情也终于转晴,她满意地点了点头!

萧凤是王爷又怎样?她的宝贝女儿丹阳因他而死,萧凤最好就该给丹阳“守寡”!

“你回去吧,男儿志在四方,岂能被情情爱爱所束缚?还有你府上那个裴兰若——”段夫人说着,又厌恶地皱眉,“要舅母说,你早该让那毒妇下堂了!”

萧凤达到目的,本也琢磨着是该离开了。偏偏段夫人这句话,让他停下了脚步。

“兰若是什么样的人,舅母以后会看清的。”

段怜儿也没料到萧凤会为裴兰若辩白,还不惜顶撞段夫人,眼瞅着段夫人的神色瞬间阴沉了下来,就要发怒,她心里“咯噔”一声,就想跟着萧凤一起告退离开。

“母亲,这黑灯瞎火的,还是让怜儿送送表哥吧!”

“站住!”

天不遂人愿,段夫人果断地把她叫住了,“你当那些丫鬟婆子是做什么吃的?偌大一个国舅府,还要你一个娇小姐去送外男?”

段怜儿万般不愿意。

但她心里也清楚,如今她看着光鲜亮丽,然而这一切都是镜花水月,全依仗段夫人的施舍,要是自己惹怒了她,那么她以后的日子绝对连狗都不如。

她按捺住情绪,再抬起头,已扬起了甜甜的笑容。

“母亲教训的是,那怜儿就留下来给您揉揉额头吧!”

段夫人看在苦肉计的份上,本来不准备和段怜儿计较了,但是大晚上的,段怜儿还眼巴巴地想跟着萧凤一起走,真当她不知道她在想什么腌臜事?

简直是踩着她的底线,反复横跳!

“果然是贱婢生出来的贱种,如此上不了台面,看到个男人就眼巴巴的贴上去,丢尽了我国舅府的脸!”

段怜儿眼睁睁地看着滚烫的茶盅朝自己扔来,却不敢躲,她紧闭着眼睛,牙齿咬着嘴唇,不敢发出一丝声音。

不然等待她的,就不止这么简单了。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