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王爷他使起了美男计

小说: 重生后我成了王爷的黑月光 作者: 萧凤裴兰若 更新时间:2022-01-10 字数:3057 阅读进度:41/237

冷冽的男声在庭院内响起,宁安有些沮丧地掏了掏耳朵,嘴里嘟囔着:“凶什么凶嘛,真是的,想吓死我好早点吃我坟头酒吗?”

萧凤走时匆忙,并不知道裴兰若回过王府,他出府门,坐上早已备好的马车。车夫将鞭一扬,喊了声“驾,”直奔那国舅府去。

因上次哭诉告状,怂恿段夫人为她出头不成,段怜儿这几日都尽心服侍在段夫人身侧,生怕惹了嫡母猜忌。

她见段夫人一边给白犬雪球儿喂食,一边郁郁寡欢地叹气,竟是一头扎进段夫人怀里撒娇,恬不知耻地同畜牲争起宠来。

“怜儿不比雪球可爱吗?母亲也看怜儿一眼啊~”

果不其然,逗得段夫人开怀大笑。

不多时,便听得一阵短促的敲门声,有丫鬟着急地进来禀报:“夫人,宁王殿下求见,说是送还县主的旧物……”

段夫人瞧了一眼外面的天色,竟是又抱起爱犬雪球儿,慢条斯理地逗弄起来:“慌什么?本夫人还在小憩,让那萧凤在府外候着吧。”

“是,夫人。”

段怜儿在旁边瞧着嫡母这一番作态,哪里还不明白?段夫人这是丹阳之死彻底恨上了萧凤,打心眼里不待见呢。

段夫人抬眸看了段怜儿一眼,竟是停下逗弄雪球儿的动作,哼笑一声:“怎的?还心疼你表哥了?”

段怜儿忙笑道:“母亲说什么呢?”

“你是母亲仅存的女儿了,你想嫁谁都可以。这大晋的皇孙贵胄,都凭你肆意挑选,唯独他萧凤不可以。”段夫人语气淡淡,“明白了么?”

段怜儿眸光流转,终究还是念着萧凤这难得见到一面的表哥,冒险上前:“母亲的心,怜儿都懂的。只是宁王殿下终究是陛下亲弟,咱们总不能一直晾着他吧?况且他此番来,还是送还姐姐的旧物……”

段夫人还在微笑,唯独那抚摸着雪球儿的手,越发控制不住力道。

白犬吃痛,“汪汪”地吠叫了两声,竟是一口咬在了段夫人手腕!

“终究是养不熟的恶犬。”

段夫人陡然生怒,猛地掐住了那雪球儿的脖颈儿,竟是不顾爱犬哀哀的呜咽,一把将其摔在地上!

段怜儿看着眼前鲜血淋漓的场景,惊骇地倒退了半步,她很快反应过来,强忍着不适,殷切地上前,拉着嫡母的手,关心她的伤势。

“母亲,你没事吧?怜儿这就去唤府医……”

话未说完,便听得有人在外朗声:“听闻舅母小憩刚起,甥儿特来院中拜访。失礼之处,还望海涵。”

萧凤!

段怜儿眼前一亮,顿时将嫡母手上的伤抛之脑后。

段夫人亦是轻笑:“这小子倒是来得快。”

两人同时抬头,便见一人款步而来。萧凤一身洁白的衣袍,腰佩螭龙墨玉,形容潇洒,风姿无双。

他将衣袍一撩,落落大方:“甥儿给舅母请安。”

有些人生来便是人群中最耀眼的那一个,举手投足都是说不出来的赏心悦目……段怜儿紧紧攥着手中的丝帕,她红着脸,低头向他问好。

“表哥……”

自打幼时第一次见到萧凤,她的一颗芳心便落在了这位表哥的身上。

她费尽心机,只为博得他的一丝注意,可萧凤永远永远都那样冷冷淡淡,拒人于千里之外。

可今日的萧凤,却有些不同。

他微微一笑,竟是慢慢走到她身边,盯着她的面庞看了许久。

“怜儿,你的伤如何了?”

段怜儿只觉芳心乱窜,碍于段夫人在,不敢造次,只能羞地扭过头去:“托殿下的福,怜儿已大好了。”

得到了需要的答案,萧凤旋即敛了笑,又恢复了平日那冷峻又高不可攀的模样。

他取出早已准备好的碧玉膏,呈到段夫人面前:“此乃生肌化腐的碧玉膏,既然表妹已无大碍,想必只要配合此物,好好调养,必能痊愈无痕。”

段夫人接过萧凤递来的碧玉膏,却是冷笑一声,一把摔在地上!

“怎么?区区一盒碧玉膏就想息事宁人?既然是裴兰若伤了我的怜儿,为什么不让她来磕头道歉!”

什么?!

段怜儿愕然地抬起头,整张脸都阴郁了下来。原来萧凤关心她的伤势是假,实则还是为了那该死的裴兰若来的!

哪怕被人如此刁难,萧凤同样面不改色:“舅母实在错怪内子了。”

“错怪?”段夫人的笑容变得更加冰冷,“本夫人错怪裴兰若什么了?你敢说,怜儿脸上的伤与裴兰若毫无干系?”

萧凤神色平缓:“那日紫宸殿上,舅舅和表妹已当着陛下的面原谅了兰若,表示不会追究此事——既已和解了事,又何来的跪地认错一说?”

眼下萧凤搬出了陛下,纵然段夫人是长辈,可若再为难他,也是不合适的。

段夫人到底还是咽不下这口气,她狐疑将余光落在了一侧的段怜儿身上,那日回府后,段

.

-->>

怜儿可没跟她提这回事!

对上嫡母那如火如荼般毒辣的眼神,段怜儿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寒气,心虚地埋下了头。

都怪那该死的裴秀!

段怜儿心中恨不能将那裴相碎尸万段,若不是他横插一脚,她早该成了萧凤的侧妃!哪里还会有今天这些糟心事?

“怜儿,你表哥说的可是真的?”

眼见段夫人将矛头转到了她的身上,段怜儿只得强忍着心头怒意,赶忙应付起嫡母的疑心。她装作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儿,仿佛是受尽了天大的委屈:“想必王妃应该不是故意的,母亲,没事的,我的脸也已经无碍了。这一切都是怜儿自己的造化。”

段夫人见段怜儿这副迫于宁王的权势、不敢严明真相的委屈模样,几乎就要按捺不住胸中的怒火,锐利的目光直逼萧凤。

萧凤看在眼里,他没有去与哭哭啼啼的段怜儿争论,反倒是轻轻拍了拍手,命人送上丹阳旧物:“本王说了,今日来,是送还丹阳遗物,以慰舅母思念之情。”

丹阳!

她最寄予厚望的女儿。

年幼时落水大病,被太后重视地养在身边,与她这个生母反而生疏起来。这个女儿最不像她,文静,软弱,不会撒娇,也不会像段怜儿那般黏着她,百般讨她欢心。

可到底是她的骨肉啊!

段夫人瞬间忘记了先前的愤怒,她一把从丫鬟手中拿起香囊,如获珍宝一般的紧捧在掌心,泪眼婆娑地看着手中之物。

“我可怜的丹阳……”

萧凤见段夫人悲痛,心中也颇为动容,他在旁边适时开口:“这荷包上的绣样儿栩栩如生,瞧着样式儿像是表姐要绣给舅母的,应当是落在王府,还未绣完。”

这可是丹阳的遗物,段夫人哪管到底是绣给谁的,紧攥在手中,生怕被人夺了去!

“今日之事,舅母记住了。”

段夫人深吸一口气平复情绪,这才缓缓看向萧凤,“你走吧。日后也不必再来。你一日不同裴兰若那杀人凶手和离,本夫人便一日不会认你这个外甥!”

萧凤有心为裴兰若辩解,时至今日种种痕迹都表明裴兰若绝不可能是杀人凶手,可话到嘴边,却终只是沉默。

段夫人不会管什么真相,她只是需要一个憎恨的对象,任凭他萧凤巧舌如簧,也无法动摇一个母亲的丧女之痛。

“既已完璧归赵,也无他事。甥儿便告退了。”

萧凤行小辈礼退下,临走前与段怜儿错身而过。

“这碧玉膏,表妹可切忌按时擦涂。”他话说了一半儿,又顿了顿,意味深长地打量了段怜儿一眼,微微一笑,“那日舅舅也是气昏了头,说什么表妹的脸要是治不好便要让她入宁王府为妾……怜儿你可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什么?

竟还有这等事?

段夫人面色徒然一变,她冷眸审视着面前的段怜儿。

萧凤还跟个没事人一样,他的嘴角仍噙着一抹若有似无般的笑意,幽幽说道:“表妹如今可是国舅府中独女了,入我府中做妾岂不是折辱了身段?这其中的利害……舅母可要好好劝说舅舅啊。”

段怜儿的面色惨白,竟是一丝血色也无,她哪里想得到,萧凤今日来就是为了将她一军!

紫宸殿前的真相被抖落在段夫人面前的那一刻,段怜儿就知道一切都完了,等待她的还不知是怎样的下场……

段夫人一只手紧紧地掐着手里的荷包,半晌都没有说话。

区区一个庶女,猫狗似的玩物,她看着段国舅疼她,勉强给几分薄面,她竟还痴心妄想踩着丹阳,得到丹阳都没有得到的妃位?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