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渣男他左拥青梅右抱男宠

小说: 重生后我成了王爷的黑月光 作者: 萧凤裴兰若 更新时间:2022-01-10 字数:2613 阅读进度:40/237

萧凤嫌弃不已地一巴掌拍掉了宁安伸来的那只爪子,“本王不管裴兰若怎么收买你的!先生可别因私废公,耽误了正事。”

宁安趁其说话不备,直接从萧凤的怀里将那酒盅摸走:“自然自然。”

萧凤见他如此吊儿郎当、全不上心,也沉下脸来,冷哼一声:“那先生倒是说说,本王近日是在为何事忧虑?”

“近来诸事,值得殿下上心的,不过王妃和段小姐在皇宫的那一场冲突。虽然不了了之,可段小姐到底毁了脸,女子毁容,如何还嫁的出去?想必段国舅……”

想起段国舅拿段怜儿毁容一事讹诈他,想将段怜儿强塞给他做妾,萧凤心里就一阵的不舒服,他面色冰冷地凝视宁安:“知道的倒是不少?又在私下里看本王的笑话?”

“哪里哪里,在下明明是忧殿下之忧啊!”

“哼。”

宁安见萧凤真的动了怒,也不敢再造次,乖乖地说出了解决之法,好教他家主子不至于被“逼婚”,被强塞一个不喜欢的妾室。

“此事说来也简单。既然段国舅不屈不挠,殿下何不试试国舅夫人这条路子?”

萧凤的神情瞬间微妙了起来,虽这宁安看似整日没个正行儿,可每当遇到难题,他又总能想出一个两全其美之策。

国舅夫人痛失爱女,心中郁结,若是此时她得知段国舅竟然想要将段怜儿强塞入王府,又会如何感想?

一个介庶女,凭什么得到她那死去的爱女丹阳都望尘莫及的妃位?

“确实是好计策。可惜自丹阳死后,本王与裴兰若成婚,国舅夫人便认定本王包庇杀人凶手,不肯再见本王。”

“这有何难?”

宁安上前拍了拍萧凤的肩膀,轻笑着支招,“殿下莫要忘了,丹阳县主还有许多旧物留在我们府上——国舅夫人纵然不想见王爷,可爱女的遗物,她还能让其流落在外?”

萧凤深思一番,紧蹙的眉头骤然打开,他懒得与宁安再去追究几两酒的事儿,招手命身后下人前来:“去府邸找找,先前丹阳县主曾滞留王府的旧物。”

丫鬟听后应了一声,连忙下去操办。

屋内,宁安一口酒再啃一口肉,大快朵颐吃的酐畅淋漓。屋外的丫鬟和婢子们早已是乱作一团,府邸上下来了个仔细盘查。

说来也巧,裴兰若也是为段怜儿毁容一事来的。

先前萧凤是答应了要送给段怜儿一瓶儿王府里的青玉膏,裴兰若瞧不上那青玉膏,那东西哪儿有她亲手做的祛疤膏效果好?

看着裴兰若手里握着的祛疤膏,绿芜一脸惊诧,伸手还在她家小姐的脑门儿上摸了摸,确定没发烧,这才放下心来:“我说小姐,您这般折腾,就为了给这祛疤膏拿给殿下,再让她送去国舅府,小姐你是不是糊涂了啊?”

裴兰若一把推开了她的手,接着往内院儿走着,边走边说:“你懂什么,这日后,我同他可互不相欠了。”

一人做事一人当,她并不想连累萧凤被段怜儿“讹婚”。

正当主仆俩说话间的功夫,忽的听到前面一阵议论。

“手脚麻利点儿,殿下可是叮嘱过的,一定要仔细盘查,找出先前丹阳县主留下的全部旧物。”

“殿下到底还是在乎丹阳县主的,真是可惜了。”

“谁说不是呢?好生生的,仙女儿似的一人,怎么就被裴兰若那毒妇害死了呢?”

“王爷和县主青梅竹马,这么多年你,县主竟在王府留了这么多东西!”

丫鬟们谈笑着,并没有发现她这个宁王妃的存在。

裴兰若的嗓喉里干干涩涩的,纵使嘴上说着不在乎,可当她亲眼目睹,自己曾经视若珍宝的男人是如何命人去全府搜查一个死人的遗物时,心里还是打翻了五味瓶似的,五味交杂。

“咦,那是什么?”

裴兰若好奇心作祟,又顺着声音往东边儿偷偷瞧了一眼。

那丫鬟拿在手上,赫然是女子绣的荷包!

她也是女子,也有过少女怀春的时候,自然也清楚这绣荷包背后的含义。荷包虽小,包的却是一个女子全部的情、爱、思、念。

果不其然,丫鬟道:“绣的鸳鸯呢!针脚这么密,丹阳县主应该费了不少心思吧!”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县主从小就喜欢我们王爷呢!”另一人讲起旧事,“有一年,她随王爷进宫探望太后,丹阳县主在寿康宫睡沉了,王爷还曾经抱过她呢!都说姑舅表亲,亲上加亲,两人青梅竹马,郎才女貌,多好的一桩姻缘!”

小丫鬟之凿凿,就跟她就是那宫中的柱子,亲眼目睹了似的。

“要是丹阳县主嫁入府中,做我们王妃,那才好呢。她个可是顶顶和善的一个人!”

“可惜老天不长眼,使得红颜早逝!”

丹阳心心念念绣了荷包,可惜没有送出去就死了。萧凤知道吗?应该也是知道的吧,不然怎么会特意让人找丹阳的遗物?

裴兰若一怒之下将那

.

-->>

祛疤膏往地上一丢,戳着萧凤的脊梁骨把他骂了百八十回!

一会儿又是对那丹阳念念不忘,一会儿又是同那男宠宁安‘眉目传情’,现下又拖着她不肯和离,合着人家是男女通吃啊!这不就是“负心薄情”吗?

丫鬟们听到声响,慌张四顾,这才察觉到裴兰若站在一侧,心惊肉跳地跪倒在地。

“奴婢有罪,奴婢不知王妃在此。”

“请王妃责罚。”

几人颤颤巍巍的,不敢抬头直视裴兰若一眼,各个都吓得丢了魂儿。

裴兰若咽不下胸中那口气,将水仙罗裙长袖一甩,头也不回扬长离去。

那些丫鬟们跪了好一会儿才敢起身朝书房方向走去。

萧凤看着下人送上来的东西,看都未曾看一眼,他将眸光落在了那宁安的身上:“丹阳的旧物真的能够劝动国舅夫人吗?”

宁安面前酒盅里的酒,一杯接连一杯,他像是个馋猫儿似的嘬了一口,慢悠悠地朝着萧凤打着包票:“绝对是,万无一失。”

萧凤还在垂眸思虑后续事宜,宁安见自家主子实在是命运多舛,也是拍了拍萧凤的肩膀,苦口婆心地安慰。

“爷已经娶妃,这些旧物留在府中只会招惹不必要的麻烦,说不定还要惹王妃生气!送回国舅府,归还国舅夫人,也算是物归原主了。还能让你那舅母一解胸中苦郁!”

“本王要不问,还不知道你藏着这么多小心思!”萧凤说着,同一旁的下人们使了个眼色,暗示让人撤下酒水餐碟儿。

“哎哎哎,我还没,没吃饱呢。”

“行了,少喝些酒,省的醉的不省人事,哪日再将你这姓改姓了裴。”

宁安眼疾手快就要去抓酒蛊,奈何还是晚了一步,他一脸失魂落魄的坐在椅子上,像个‘深闺怨妇’似的凝视着萧凤。

“王爷过河拆桥也太快了些。”

萧凤懒得和这厮死缠烂打,起身便直往外走去,临行时还不忘叮嘱那小厮将丹阳绣的那个荷包带着:“走,去国舅府。”

“不过就是喝你两杯酒罢了!”

宁安站在原地,气的狐眼都瞪圆了,他又气又恼地朝着萧凤渐行渐远的背影高声喊道:“若王妃真给我酒吃,保不齐哪日我还真就改名姓裴了呢。王爷可不要后悔!”

“你改一个,试试!”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