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王爷的人被王妃拐跑啦!

小说: 重生后我成了王爷的黑月光 作者: 萧凤裴兰若 更新时间:2022-01-10 字数:2258 阅读进度:39/237

瞧着自家主子脸上那挥之不去的阴霾,袁管家也不敢多,只好屏退到一侧去。

哎,话说王妃不在王府,没人叨扰,殿下应当乐得自在才是,为何殿下还一脸‘怨气’呢?袁管家只觉得殿下的心思越发的难以琢磨了。

萧凤心烦气躁,直奔向书房走去。正值他心情不快,院内的长廊竟还有几个不知死活的婢子们在嬉戏打闹。

“真把这王府当戏班子了?”萧凤丹眸冷扫,低呵一声,接着又对其怒叱道,“是本王平日里对你们太过纵容,还是王妃那日的罚戒太轻了?”

“殿下恕罪,奴婢再也不敢了。”

“奴,奴婢知错了。”

一边儿的袁管家站在那眼巴巴地看着,他心知这几个丫鬟是触了王爷的霉头,连忙走到跟前儿,有模有样儿地对其训斥:“照着府邸的规矩,罚你们三个月的月俸,再清扫那后庭一个月。”

瞧着那几个傻乎乎的小丫头还呆愣着,袁管家连忙又挥了挥手,暗使眼色:“还愣着做什么?不赶紧下去领罚去?”

“是,是,奴婢这就下去领罚!”

袁管家见状,也抹了把汗,他此举明面上看似‘严惩不贷’,实则不过让这几个不知死活的丫头片子开溜罢了。

真等殿下动起火来,还顾得上什么王府的规矩,殿下便是规矩!

不过有了这长廊内的训斥,府邸的丫鬟婢子们各个都打起了精神,远远瞧见这宁王殿下都绕着道儿避开,生怕自儿个一个不留神,再做错了什么。

一入书房大门,袁管家方才推开那扇精致的雕花鸡翅木门,便察觉到一侧的男人面色徒然一变,脸上阴鹜更深。

“书房为何不点安神香?”

萧凤陡然发问,惊得袁管家心都提了起来,结巴半晌也没琢磨好该如何回复。

他们这些下人哪儿知道主子何时用书房,何时不用?往日也不见王爷这么讲究……

“前几日安神香用完了,还没送来,今儿个一早才送到王府,小的这就让人去库房取了拿来点上。”袁管家边说着边招呼着丫鬟赶紧去拿。

未料萧凤就连看都未曾看他们一眼,轻飘飘地就撂下了一句:“不用了。”

袁管家险些没有直接原地背过气儿去,得,谁让这是主子呢。

一回到王府,这萧凤便感到诸事不顺,心里堵得发闷

“宁公子又醉着了?”萧凤才走到书案前,随手翻阅着眼前他代帮皇兄处置的奏折,嘴里漫不经心地询问道。

听到此话,袁管家才算是松懈了一口气,他喜笑颜开地跟在萧凤身后,“回殿下的话,今儿个宁公子,并未饮酒。”

并未饮酒?

萧凤上下打量了袁管家一眼,确认对方不是在替宁安打掩护,这才合上手中的奏折,慢悠悠地问一句:“他死了?”

咳,咳咳。

袁管家连连干咳两声,私下里一手扶着墙才不至惊的跌脚,赶忙同他家殿下解释:“王妃接手了东巷的药铺,伙计都是十几岁的少年郎,王妃让宁公子教那几个孩子读识字,好方便打理铺子。”

萧凤不由得心底咯噔一声,宁安可是他的心腹,最是信任的人,就这么轻易的被裴兰若给拐走了?

他紧蹙着剑眉,扫了一眼袁管家以及身侧的小厮,还是觉得处处都不对。

“易欢呢?”

这易欢也是他宁王府的门客之一,平日里与宁安交好,平日在王府,一人饮酒,一人舞文弄墨好不惬意。

“爷,易公子也随着一块去了。”小厮挠了挠头,耿直直。

听着小厮那语气里的遗憾与羡慕,萧凤方才提起的那支笔,直接被丢在了案上,他蓦地回头,冷哼一声:“这么想去,那你还在王府做什么?怎么不跟着一块去?”

小厮咧嘴嘿嘿一笑,他也是脸皮够厚:“您又不是不知道,让小的出去冲锋陷阵跟人打架,那我不在话下,让我去教人读书写字,那不是误人子弟么。”

纵然萧凤聪明一世,在朝堂上叱咤风云,对着这么个榆木疙瘩,也是自讨怄气。

直至傍晚时分,宁安才与那易欢二人谈笑风生地从那外面回来。

一入王府,宁安便瞧见那袁管家哭丧着一张苦瓜脸沮丧地站在门口。

“我的宁公子,您可算是回来了,快些去瞧瞧吧,殿下今个可是发了好大的脾气呢。”袁管家一脸愁容地跟在宁安的身后,焦急不已。

宁安那是气定神闲,半点都不焦急:“殿下若是不生气,那才怪了呢。”

“此话又是何解?”

“他发脾气,那是回府没见着我,足以证明啊,他是足够在乎我。”宁安说着,面上仍带着笑意,狐眼一眯,便贱兮兮地说道。

袁管家险些跌脚,这阖府上下,也就这宁公子胆敢这么胆大包天、荤素不忌了!

听到萧凤正在用晚膳,宁安咧嘴一笑便搓手走了进来:“赶巧儿我也饿的紧了,殿下可真是能掐会算,摆了这一大桌

.

-->>

子佳肴等我回来。”

见宁安就好似没事儿人似的,比他这个主子更像主子,将那椅子一拉屁股一沉就直接坐下,萧凤不禁搁下手中竹筷。

“你还回来做什么?”

“爷说的这是哪儿的话?你是我主子,不跟着你,我还能去哪儿?”宁安笑的灿烂,他伸手便扯下了一只鸡腿儿塞到了嘴里,吃的满嘴流油儿。

萧凤见宁安顶着那张艳丽的脸却如此毫无形象,更加嫌弃:“难得你还记得本王是你的主子,怎么王妃一句话就把你使唤走了?”

宁安心知不妙,趁着萧凤发作之前先行一步将桌上的烧鸡拿起,三下五除二一分几份儿,分给了身后笔直站立的几个侍卫:“殿下赏你们补身子的。”

“拿着本王的东西收买人心?你倒是会做好人。”

宁安半分不惧,甚至还有空暇将余下的那只鸡腿搁入了自儿个面前的盘儿里,这才慢悠悠道:“殿下何须恼我?在下是您的门客不假,可夫妻一体,相辅相成,王妃过得好,殿下自然也会面上有光嘛!”

“合着本王还得谢你体贴?”萧凤黑着一张俊脸,一把夺了宁安视如命根的酒蛊。

宁安伸手就要去夺他面前搁的酒盅,他嘴馋地还舔了舔红唇,全然一副厚颜无耻的姿态:“那倒不必,咱哥俩谁跟谁啊。”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