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佛前多跪跪也不至流产!

小说: 重生后我成了王爷的黑月光 作者: 萧凤裴兰若 更新时间:2021-11-01 字数:2978 阅读进度:15/237

裴兰若蓦地抬眸,便瞧见段怜儿双手奉着参汤,一脸得意地站在殿门外。

换做往日,她必要让这段怜儿好看。可这儿是康寿宫,太后门前,裴兰若也不好造次,权当是疯狗在叫嚣。

段怜儿见裴兰若不语,更是畅快:“哎呀,宁王妃这是犯了什么错?才经小产就在这儿这般跪着,啧啧,真是的,我见了都觉得心疼呢。用不用我进去帮你跟姑母求求情啊?”

这阴阳怪气的“好心”实在是刺耳,裴兰若这才用余光扫了段怜儿一眼。

“姑母?本王妃可不记得,庶女也有资格唤太后娘娘姑母!”

段怜儿被戳中痛脚,恼羞成怒地剜了裴兰若一眼:“王妃是该好好学跪,若是往日在神佛面前跪上一跪求求庇佑,又何至于小产?”

她吃定了裴兰若跪在这儿,不能拿她怎样,说完还得意地捂嘴笑,抬脚就要往屋里跨……

岂料,身后的裴兰若直接抱上了她的小腿。

“好一个该多跪跪,谁让本小姐不舒服了,本小姐就是死也要拉她垫背!”

段怜儿急了眼,奈何她怎样使劲儿都无法将脚从裴兰若怀中抽出。

“裴兰若,还不快撒手!”

说着,段怜儿作势就要踢下去,裴兰若早有预料,双手死抓着段怜儿的小腿不肯撒手,却故意“哎呀”一声,仿佛真的被踢中了胸口,双眼一翻,装作了昏厥。

段怜儿傻了眼,这贱女人,竟还想在康寿宫门外陷害她?她气急败坏地高唤了一声。

“裴兰若,别以为我不知道,刚才还好好的,怎么说晕就晕了?定是你想要陷害我……”

屋内的宫女、嬷嬷都被惊动,纷纷投来了注视的目光。

情急之下,段怜儿只好俯身,试图用手去掰开裴兰若的手。

此情此景引人纷议,一时间竟是惊扰了屋内的太后。

“何人在外喧哗?让他们进来。”太后眼眸微合,漱了漱口后,漫不经心地说道。

小安子走到屋外。

“太后娘娘有旨,外面的人,都进来说话。”

段怜儿听到太后召唤,更是急切地想要甩开裴兰若,偏偏这贱人还演上了瘾,硬是拖着她不肯撒手。

“裴兰若,你给我适可而止!”

四周这么多双眼睛盯着,段怜儿甚至不敢高声,只得咬牙切齿地怒斥,精致的小脸也因怨怒挂上了一抹红晕。

传话的小安子见状,一路疾跑,跪倒在太后跟前。

“娘娘,不好啦,王妃她昏倒在咱们宫门口了。”

正在洗舆的太后猛然一惊,这裴兰若是她召见入宫,眼下又晕倒在她的宫门口,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这个做婆母的怎么磋磨新媳了。

“还不快把人弄进来,赶紧通传御医!”太后火急火燎地朝着门口招呼。

几个宫女当即弯下腰去抬裴兰若。瞧着门口的几人慢慢吞吞,太后怒火攻心,索性直接站了起来:“磨磨蹭蹭的做甚?脖子上的脑袋不想要了?”

“奴婢不敢……”

宫女连连谢罪。直到几人走近了些,太后这才看清这滑稽的场景:宫女们吃力地抬着裴兰若往殿内走,身后居然还跟了个段怜儿。

更令人乍舌的,裴兰若的手好巧不巧的正死死抓在段怜儿的裤腿上。

太后哪里还不明白?

正好御医赶来,碍于外人在场,太后只得没好气地剜了段怜儿一眼,接着站在卧塌一侧殷切地询问:“宁王妃眼下如何?”

裴兰若早料到太后会让太医给她看诊,可仅凭借区区脉象,怎能探得出人是真晕假晕?

是故,她镇定自若地躺在了床上,泰然处之。

“王妃体虚血亏,这……”

御医顿了顿,余光瞟向床榻旁佯装淡定的段怜儿,尽管裙摆足以够大,却也难遮掩裙下那不安搅动的手指。

“这什么这,宁王妃到底怎的了?”太后愠怒,低叱一声。

“宁王妃本就血不养心,一时怒火攻心晕倒也是常事……眼下王妃并无大碍,只是这身子还需精细料理,才可恢复元气。”

裴兰若听到这里,才缓缓睁开了眸子,她松开扯着段怜儿的手,装出一副惊恐万分的模样儿踉跄着从凤塌上爬起,扑通跪倒在太后跟前儿:“臣女有罪,臣女罪该万死,竟不知怎的就到了太后娘娘这儿,实在是有失礼数,咳,咳咳。”

“你这身子本就孱弱,无需多礼……也怪哀家这么晚还召你入宫。”

说着,太后又看向了身后的掌事儿嬷嬷:“去把哀家赏花儿的那张椅子搬来,再叫人将那真丝软枕垫下,给王妃靠着。”

看着嬷嬷搀扶裴兰若入座,站在太后身侧的段怜儿简直恨不得马上跳出来戳穿这贱人。

“怜儿,你同哀家说说,方才在门外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太后抿了口茶,眼眸微合,看似漫不经心地开口。

“娘娘,怜儿不过恰好路过,与王妃闲聊了几句,谁料王

.

-->>

妃突然就倒地不起,也不知究竟是巧合,还是……”说到这儿,段怜儿故意顿了顿,明显意有所指,“哎,叫怜儿怎么说呢,宁王妃方才在殿门外明明还好好的。”

太后听闻此话,神情骤然一变。

这宁王妃好大的胆子!

不过让她多跪一跪,她居然就敢故意昏厥在寿康宫前……是对她这个太后心有怨怼么?

“今日宫门外当值的人呢?王妃身子虚弱,谁给你们的胆子让她跪在殿外的!”太后凤眸微合,冷眼扫了一圈。

一时间,寿康宫的宫人们都心惊胆战地跪倒一排,方才站在门口,笑得一脸奸诈,故意叫裴兰若先跪地等候的那位太监,更是脸色煞白。

“太后息怒啊……”

“各出去领三十大板!”

太后说完,这才将眸光落在了一旁的裴兰若身上。

“娘娘,都是兰若这身子不中用,咳咳,怪不得他人……”裴兰若仍然装傻,甚至还故意咳嗽了起来。

行刑处就在屋外不远,隐约还能听到婢子们的痛喊声。

外面每喊一声,段怜儿便心惊肉跳地蹙一下眉头,尽管未曾目睹,她却仿佛瞧见了那些人皮开肉绽的凄惨场面。

“寿康宫的宫人都是伺候娘娘的老人了,就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这三十板子下去,哪儿吃得消?”

可恶,裴兰若分明就是装晕,太后姑母为何还要责罚宫人替其出头?那贱人何德何能,受此殊荣?

“此事恐另有隐情,怜儿斗胆,请娘娘明查……”

段怜儿一副悲悯的模样,担忧地看着门外,仿佛是不经意间说漏了嘴:“王妃晕倒之际还能攥着我的小腿,还攥的那么紧,也不知是真晕,还是假晕?”

哟,这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菩萨现世了呢!裴兰若淡淡一笑。

难道就她段怜儿会用这装弱卖惨的伎俩?

“娘娘,此事皆因兰若一人而起,与旁人无关,只怪我这身子不中用……其实段小姐说的也是,若我常去佛前跪跪,我腹中的胎儿,也不会如此福薄……”

裴兰若说着还捏起丝帕擦拭眼角,做出一副啜泣的样儿。

“段小姐也别误会,我当时昏倒,眼前抓黑,下意识就拽了你一把,没有弄疼你吧?”

段怜儿心气儿高,又仗着她是国舅府中独女的身份,自是不甘被裴兰若这么当众泼脏水。

“我那么说也是好心!怎么,我说错了吗?”

对于裴兰若小产之事,太后一直遗憾不平,是故并未呵斥段怜儿,只用眼角余光暗含警诫地瞥了她一眼。

段怜儿看在眼里,自以为有了太后姑母“撑腰”:“倒是某些人,非要把这么一件小事搅到太后面前,让她老人家不得安宁。”

“段小姐怎么能这么说我呢,娘娘对我厚爱有加,我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这般不识好歹啊……”

段怜儿再蠢也瞧出来了,这裴兰若装得柔弱无比,句句阴阳怪气,分明就是故意学她说话。她气得胸口发闷,险些喘不上气来。

“裴兰若,你装什么装!”

“呜呜,该不会是因为我撞见段小姐训斥娘娘宫里的宫女,多了两句嘴,段小姐便要处处针对我吧?”

“我……”

段怜儿着急地张了张嘴,却是百口莫辩。

“够了,庶出就是庶出,半点规矩都不懂。”颜面尽失的太后低声怒叱,“哀家算是白疼你了!”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