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章 尾

小说: 重生六零甜军嫂 作者: 郁从文 更新时间:2019-06-02 08:19:36 字数:4753 阅读进度:391/408

(差不多周一改好最新三章)

黎婆子从病房里哭着跑出来,因为刚刚吵闹的声音太大,在外面的顾维安与墨白听得很清楚。

“婶儿。”

墨白走过去,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后背,“您别难过,待会儿我们进去跟你儿子说一说。人都说母子连心,没有过不去的坎。”

送儿子来医院的这段路,黎婆子听到那两个医生对她说起顾维安的身份,她还没来得及感谢。

现在,她握着顾维安的手,“顾师长,甭管俺儿一会儿怎么说,恁都别生气。”

“黎婶。瞧您说的,我怎么会生气呢。”

顾维安拍了拍黎婆子的手,宽慰着道,“咱们一会儿进病房,把误会说开。”

黎婆子点了点头,顾维安与墨白两头搀扶着她,刚推开病房门,就有一个茶缸摔到门前。

“俺不是说让恁滚了吗?”

黎婆子的儿子恶狠狠道,“恁还进来做啥子?!”

那茶缸显然摔在顾维安的身上,倒是墨白双手接住了茶缸,她径直走过去,将茶缸扣在床头柜上。

“恁谁啊?”

黎婆子的儿子叫侯亮,满脸不耐烦地看着墨白。

墨白樱唇泛起冷笑,“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还知不知道自己是谁?被谁一手养大!”

“笑话。”

侯亮坐起身,双手抱臂,“俺当然是俺娘养大的,不然还能是恁养大的不成!”

“亏你还知道你是被你母亲养大的!”

墨白抓起刚放在床头的茶缸,用力摔在了地上,乒乓作响的声音让侯亮连忙捂住了耳朵,“疯婆娘,恁干哈啊?!俺警告恁,这里是医院,恁别乱来。”

“你也知道害怕?”

墨白捡起地上油漆磕掉的茶缸,她的指尖轻轻地触碰着茶缸上的纹路,“你就没想过刚刚这个缸子落在了你母亲的身上,她会怎么样吗?”

侯亮被墨白说得很没有面子,但嘴巴上不饶人,“那关恁什么事?俺跟俺娘,和恁有什么关系?”

“是不关我们的事。”

顾维安搀扶着黎婆子坐在病房里的凳子上,“但你可知道你大晚上嚷嚷的,整个楼层的病友们都无法安眠?你干扰了大家的休眠,这就是关我的事。”

“俺认得恁!”

侯亮指着顾维安,“要不是恁在水里将俺的鱼给放走了,现在俺奶奶就已经喝上鱼汤了。”

这年头,身边善良的不少,不懂得感恩之心的人也不少。

陆美静是一个,这侯亮也是其中一个。

顾维安之所以在水库迟迟没上岸,也是因为在水里与侯亮产生了争执。

那侯亮小腿抽筋,眼看着要溺水,顾维安及时到来,将水草给他解开。

在推着侯亮浮上去的时候,侯亮抱着的鱼从怀里挣脱,所以直到现在,侯亮都在耿耿于怀。

“你只想着你奶奶喝上鱼汤,却不想着你母亲在水库前因为你,都急成了什么样子!”

墨白弯下身子,她小心地撸起黎婆子的裤腿,那些皱巴巴的皮肤上面的乌紫,触目惊人,“你失足落进水库,你母亲一路跑着找人去救你。她摔倒了那么多次,腿都成了伤成了这样,可你呢?你却还要拿茶缸摔她!”

自打父亲死了以后,家里的担子都落在了母亲的身上,这日子过得紧巴,日积月累,侯亮的怨言就重了。

黎婆子三十五岁才得这么一个儿子,平日宠着,不舍得他在家里多做一点活。

侯亮见村子里的二狗上学,自己也想着上学,可是侯家还有生病的老母亲,穷得叮当响,哪里还有钱供他上学?

黎婆子只能舍着一张老脸,东家借西家,终于凑齐了钱,那侯亮没上几天,就不适应集体生活,跟着不学无术的混混董兆学赌!把家里的田全输了去,讨债的天天登门来要钱,她们还不清,这才辗转千百里地,趁着饥荒,躲在了眠崖村。

“闺女啊。恁是个好女娃。”

黎婆子终究还是心疼儿子,“俺没事。俺儿也是为了孝顺俺婆婆,那么晚了,恁跟着顾师长先回去休息吧!”

顾维安沉寂许久,拉着墨白的手,同侯亮鞠了一躬,“小同志。你给我个地址,等到天晴了,我便把今天弄丢你的鱼,亲自送过去。”

侯亮眼皮冒着惊喜,不过还是绷着身子,语气装作很平淡的样子,“你说得是真的?”

“我是个军人。”

顾维安一身正气,“自然不会说半句谎话。”

侯亮刚想要说出地址,黎婆子就连忙道,“顾师长,使不得。恁都帮助俺这么多了,俺们怎么能厚颜无耻地再接受您的鱼。”

“娘。”

侯亮瞧着自己的母亲窝囊的样子,就气打不到一处来,“恁话说的太难听了吧?咱这怎么能叫做厚颜无耻呢?要不是那姓顾的,俺辛苦钓的鱼怎么会溜走呢!”

“……你这个人……唔……”

顾维安的手捂住炸毛的墨白,他的语气充满歉意,“此事是我不对。错不该没搞清楚状况就下水救人,害得小同志失去了一条大鱼。不过婶儿你放心,等到天一晴,我便钓上两条大的给你送过去。”

“顾师长。”

黎婆子面薄,羞愧在脸上,“是俺没把儿子教好,鱼俺们会想法子自己钓,我同亮子再说一说。”

“说什么说,人家都说给咱了,咱就在家里头等着呗。”

侯亮贪婪的嘴脸让墨白更加恼火,她气得踩了捂着她嘴巴不让说话的顾维安。

男人吃痛,松开手的时候,墨白骂道,“呸。就你这种都不知道孝顺和感恩的人,给你鱼吃,你也不怕被刺卡着!”

“小白!”

顾维安在身后提高了音调。

“怎么?”

墨白理直气壮地看着顾维安,“你还想着他真的是孝顺祖母才说的那些话?那不过是拿着老太太作幌子,遮盖他贪得无厌的嘴脸!”

黎婆子怎么会不了解自己的儿子。

侯亮的虚伪被墨白拆穿后,他气得从病床上跳起来,想对着那个女人挥拳头。

顾维安抓住了侯亮的胳膊,力度之大,让侯亮瞪大了眼睛,他用着只有他两个人的声音道,“你敢动她一下,试一试?”

侯亮吓得差点儿小便失禁,他摇着头,只听顾维安道,“鱼,隔几日我自然会送到你家里去。”

黎婆子从病房里哭着跑出来,因为刚刚吵闹的声音太大,在外面的顾维安与墨白听得很清楚。

“婶儿。”

墨白走过去,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后背,“您别难过,待会儿我们进去跟你儿子说一说。人都说母子连心,没有过不去的坎。”

送儿子来医院的这段路,黎婆子听到那两个医生对她说起顾维安的身份,她还没来得及感谢。

现在,她握着顾维安的手,“顾师长,甭管俺儿一会儿怎么说,恁都别生气。”

“黎婶。瞧您说的,我怎么会生气呢。”

顾维安拍了拍黎婆子的手,宽慰着道,“咱们一会儿进病房,把误会说开。”

黎婆子点了点头,顾维安与墨白两头搀扶着她,刚推开病房门,就有一个茶缸摔到门前。

“俺不是说让恁滚了吗?”

黎婆子的儿子恶狠狠道,“恁还进来做啥子?!”

那茶缸显然摔在顾维安的身上,倒是墨白双手接住了茶缸,她径直走过去,将茶缸扣在床头柜上。

“恁谁啊?”

黎婆子的儿子叫侯亮,满脸不耐烦地看着墨白。

墨白樱唇泛起冷笑,“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还知不知道自己是谁?被谁一手养大!”

“笑话。”

侯亮坐起身,双手抱臂,“俺当然是俺娘养大的,不然还能是恁养大的不成!”

“亏你还知道你是被你母亲养大的!”

墨白抓起刚放在床头的茶缸,用力摔在了地上,乒乓作响的声音让侯亮连忙捂住了耳朵,“疯婆娘,恁干哈啊?!俺警告恁,这里是医院,恁别乱来。”

“你也知道害怕?”

墨白捡起地上油漆磕掉的茶缸,她的指尖轻轻地触碰着茶缸上的纹路,“你就没想过刚刚这个缸子落在了你母亲的身上,她会怎么样吗?”

侯亮被墨白说得很没有面子,但嘴巴上不饶人,“那关恁什么事?俺跟俺娘,和恁有什么关系?”

“是不关我们的事。”

顾维安搀扶着黎婆子坐在病房里的凳子上,“但你可知道你大晚上嚷嚷的,整个楼层的病友们都无法安眠?你干扰了大家的休眠,这就是关我的事。”

“俺认得恁!”

侯亮指着顾维安,“要不是恁在水里将俺的鱼给放走了,现在俺奶奶就已经喝上鱼汤了。”

这年头,身边善良的不少,不懂得感恩之心的人也不少。

陆美静是一个,这侯亮也是其中一个。

顾维安之所以在水库迟迟没上岸,也是因为在水里与侯亮产生了争执。

那侯亮小腿抽筋,眼看着要溺水,顾维安及时到来,将水草给他解开。

在推着侯亮浮上去的时候,侯亮抱着的鱼从怀里挣脱,所以直到现在,侯亮都在耿耿于怀。

“你只想着你奶奶喝上鱼汤,却不想着你母亲在水库前因为你,都急成了什么样子!”

墨白弯下身子,她小心地撸起黎婆子的裤腿,那些皱巴巴的皮肤上面的乌紫,触目惊人,“你失足落进水库,你母亲一路跑着找人去救你。她摔倒了那么多次,腿都成了伤成了这样,可你呢?你却还要拿茶缸摔她!”

自打父亲死了以后,家里的担子都落在了母亲的身上,这日子过得紧巴,日积月累,侯亮的怨言就重了。

黎婆子三十五岁才得这么一个儿子,平日宠着,不舍得他在家里多做一点活。

侯亮见村子里的二狗上学,自己也想着上学,可是侯家还有生病的老母亲,穷得叮当响,哪里还有钱供他上学?

黎婆子只能舍着一张老脸,东家借西家,终于凑齐了钱,那侯亮没上几天,就不适应集体生活,跟着不学无术的混混董兆学赌!把家里的田全输了去,讨债的天天登门来要钱,她们还不清,这才辗转千百里地,趁着饥荒,躲在了眠崖村。

“闺女啊。恁是个好女娃。”

黎婆子终究还是心疼儿子,“俺没事。俺儿也是为了孝顺俺婆婆,那么晚了,恁跟着顾师长先回去休息吧!”

顾维安沉寂许久,拉着墨白的手,同侯亮鞠了一躬,“小同志。你给我个地址,等到天晴了,我便把今天弄丢你的鱼,亲自送过去。”

侯亮眼皮冒着惊喜,不过还是绷着身子,语气装作很平淡的样子,“你说得是真的?”

“我是个军人。”

顾维安一身正气,“自然不会说半句谎话。”

侯亮刚想要说出地址,黎婆子就连忙道,“顾师长,使不得。恁都帮助俺这么多了,俺们怎么能厚颜无耻地再接受您的鱼。”

“娘。”

侯亮瞧着自己的母亲窝囊的样子,就气打不到一处来,“恁话说的太难听了吧?咱这怎么能叫做厚颜无耻呢?要不是那姓顾的,俺辛苦钓的鱼怎么会溜走呢!”

“……你这个人……唔……”

顾维安的手捂住炸毛的墨白,他的语气充满歉意,“此事是我不对。错不该没搞清楚状况就下水救人,害得小同志失去了一条大鱼。不过婶儿你放心,等到天一晴,我便钓上两条大的给你送过去。”

“顾师长。”

黎婆子面薄,羞愧在脸上,“是俺没把儿子教好,鱼俺们会想法子自己钓,我同亮子再说一说。”

“说什么说,人家都说给咱了,咱就在家里头等着呗。”

侯亮贪婪的嘴脸让墨白更加恼火,她气得踩了捂着她嘴巴不让说话的顾维安。

男人吃痛,松开手的时候,墨白骂道,“呸。就你这种都不知道孝顺和感恩的人,给你鱼吃,你也不怕被刺卡着!”

“小白!”

顾维安在身后提高了音调。

“怎么?”

墨白理直气壮地看着顾维安,“你还想着他真的是孝顺祖母才说的那些话?那不过是拿着老太太作幌子,遮盖他贪得无厌的嘴脸!”

黎婆子怎么会不了解自己的儿子。

侯亮的虚伪被墨白拆穿后,他气得从病床上跳起来,想对着那个女人挥拳头。

顾维安抓住了侯亮的胳膊,力度之大,让侯亮瞪大了眼睛,他用着只有他两个人的声音道,“你敢动她一下,试一试?”

侯亮吓得差点儿小便失禁,他摇着头,只听顾维安道,“鱼,隔几日我自然会送到你家里去。”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