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 云天吃醋

小说: 宠婚之舅情复燃 作者: 酒兰 更新时间:2015-02-24 02:41:19 字数:6435 阅读进度:72/81

众人一前一后出了房间,等到外面时候,只见楼下人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好不热闹。容可一眼扫过去发现原身容可记忆中认识的人几乎都在这里,今天是秦家文化馆剪彩开工的大好日子,秦家也给京城所有家族送了邀请函,一些没送的也巴巴的赶着日子过来,毕竟秦家这地位在京城也是不能得罪的。

只是容可有些疑惑,不过是一个拍卖行开张的好日子,秦老爷子为何会搞的如此隆重,她余光瞥了下老爷子旁边坐着轮椅行走的楚云天,想着肯定和楚家有什么关系。

看到今天的主角已经出来了,众人都安静下来,但是抵不过有些八卦的人,仍然还在旁边小声议论着。

只听一男子小声羡慕道,“怪不得秦老爷子如此重视这个开张仪式,我看旁边那个做轮椅的正是那天在马场见到的楚家少爷。楚家地位非凡,再加上这位楚少的长相又很妖孽,而且又是楚家唯一少爷,只是可惜了双腿有问题坐着轮椅,不然肯定是个极品优质的钻石王老五。”

“什么钻石王老五?这都是贬低楚少了,估计你还不知道,楚少是英国人,还有子爵的称号,那在英国算得是贵族呢。不过楚少也不是楚家唯一的少爷。”旁边一女子里面辩解道。

“不是?这怎么说?听说楚少现在是楚家的掌舵人,整个楚家都是他在管理,也没看到他有什么兄弟姐妹的?”男子问道。

“嘘,这是隐秘的事情,不是英国人都不知道的。当时还是我去英国留学时候,一个同学的父亲是在楚家做园林的,我才听了一些只言片语。听说楚少当时还有个哥哥,不过是表哥,是楚少姑姑家的儿子,好像还是未婚生子什么的,孩子父亲都不知道是谁,就一直生活在楚家。这位姑姑心狠手辣的很,据说楚少残疾都是这个姑姑害的,当时那楚家老爷子气急了,就将这个姑姑还有她儿子赶出楚家了。”女子压低声音,捂着嘴巴侧身说道。

“还有这事情?”男子继续问道,“那楚少挺可怜的,怪不得人家都说豪门望族面上看起来风光无限,其实内部太多人都是没有亲情的。”男子感叹道。

“是啊,这个什么表哥也挺有才华的,自立门户创业很是不错,听说后来这个姑姑没有楚家做后盾,不知道被什么刺激了人也疯了没多久就去世了,再后来楚家请这个表哥回去却被他拒绝了,原因不清楚。”女子想了想又道。

“怪不得呢,我也想毕竟是楚家的子孙,犯错的是大人,这个表哥也没做错什么,他也算命苦,再有才华也算是被他母亲害了。估计回去了,也没有什么脸面。”男子想了想又道。

“是啊,一个是自己的母亲,一个是失去双亲又残疾的弟弟,不回去说不定对他还也好,回去了肯定要看人脸色的。”女子再说道,扭头看向前方,“不过,这些就不关我们的事情了,秦老爷子已经下楼了,我们赶紧看看吧。”

……

容可搀扶着秦老爷子走过来这段,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她身上。她是容家私生女的身份,有了解的有听说的,大家无不好奇她为什么能站在秦老爷子旁边。她扫了一眼台阶下面的人群,正准备收回视线,就见从电梯里出来一人。

容可先是一愣,看着他从电梯里出来,翩翩然步若流云。

“是莲少爷来了。”推着楚云天轮椅的陈叔先喊道。

旁边秦父脚步顿下来,往楼下瞥了一眼,道,“之前道是有听说过这位莲少爷,但是一直没有见过。今天看到这人,当真是楚家出来的,很不一般。云天,这位莲少爷是?”

“是啊,上次楚家回国在酒店举行宴会,我听允之说还是这位莲少爷帮忙的。”秦老爷子一笑,也跟着问道。

楚云天坐在轮椅上,只是从栏杆缝隙看到楼下一步一走的人,他用余光瞥了眼容可,见她将搀扶着老爷子的手收了回去看着楼下有些愣神,他垂了垂眼睑,只留一眼的黯淡,再卷起眼睑时候,很是清明,语气仍是温和说道,“是楚家旁支一个亲戚的儿子,多年前和我父母同行出差,他的父母也被陷害车祸身亡,当时楚莲才五岁也跟着同行,是他的父母两人豁出命保下来的,后来爷爷将他带回来和我一起养大。他那时候年纪很小,又亲眼目睹了这些事情所以封闭了自己,一直到后来五六年,他都不怎么和人说话,后来人好多了但也是甚少参加这样的活动,所以秦爷爷秦叔叔甚少看到。”

“原来是这样,他同你一样,都是可怜的孩子。”秦老爷子往楼下瞥了一眼,感叹道。

秦父也跟着点点头,“是的,爸,听云天这样说,当年那事情真是个害了太多人。”

“是啊,不过现在总算好了。”秦老爷子看了眼楚云天,再看了眼楼下的楚莲。

楚云天睫毛长长的,在脸上留下一道暗影,视线飘飘渺渺,什么也没看。

容可唇角动了动,想说什么发现这时候什么也不适合说,拧着眉头低头往楚云天看去,却发现他目光落在他处,脸上没有任何变化,她眨了眨眼睛,心里叹了口气往楼下看去,却见楼下的楚莲正抬起头往楼上看。

容可眸子睁大,却发现楚莲瞥了她一眼,又移开了视线,继续往前面走。容可脖子直了直,往楼下看去,她能感觉到她和楚莲两人不仅仅是认识这么简单,但是她有些不明白了,她不记得养老院的一切,如果是养老院的人不认识也不奇怪,可是这楚莲秦爷爷都不认识,那他肯定是没有出现在养老院的。

楚云天挪动了下轮椅,正瞧见容可,看到她伸长脖子往楼下看去,眼睛几乎不转到似的盯着,他眸光微微一暗,唇角微抿。

秦老爷子笑了笑,又挪动脚步往前走,容可自然而然的扶着他。

“咦,这家伙怎么来了?一天闷着不说话,上次我和他一起帮忙筹办宴会的事情,感觉旁边没人似的。”秦允之也凑过去往楼下看,回头看了眼还没有动的楚云天,“腹黑鬼,那个家伙真的是和你一起长大的吗?我就说看起来怎么怪里怪气的。”

楚云天斜视他一眼,没有答话。

秦允之撇了下嘴,哼唧两声,“我知道了,这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还是去找可可玩去了。”

“你确定你能和她是一类人,首先性别就不是。”楚云天回道。

“当然确定。性别不是其余的一样就好了。再说,我就算是性别是男,也不和你这个腹黑鬼混在一起,我可担心我被染黑了。”秦允之立马回道。

“嗯,我也不想和你混在一起。”楚云天淡淡说道。

秦允之不气,当真脸皮练到一定程度,自知自己是说不过楚云天的,与其找罪受还不如当做没听到,看到容可走过去的背影,又疑惑问道,“那个楚莲,名字听起来怎么和初恋一样。我看他刚才,看可可了,可可也看他了,难道他们是认识的?”

“这你问他们去,我又怎么知道。”楚云天不冷不热的回了句,说完之后就转到轮椅往前面走了。

这个腹黑鬼!秦允之对着他的背影哼了一声,“早上吃了炸药了!”

几人快速的跟上秦老爷子他们,到一楼时候,见仪式所需要的东西已经搭好了,长长的一条红色丝绸带搭在前面,旁边的礼仪小姐手上端着盘子,里面放着帮着红丝带的剪刀。

秦老爷子下楼来,秦父就对容可摆摆手,搀扶起老爷子的胳膊,容可自然的停了脚步。剪彩这个场合,她和秦家目前这关系,的的确确不适合上前去参与。

后面跟过来的楚云天,滑动轮椅从容可身旁经过,没有停顿也没有看她一眼,容可撇撇嘴,板起小脸也不说话。

秦老爷子和楚云天一到来,台阶上面的人群顿时安静下来,老爷子笑笑的让几个老友上来一起剪彩,又一一介绍了楚云天认识,说了几句话,随着外面鞭炮响起,几人同时拿起剪刀,一剪子下去长长的红绸带断成一节一节的。

人群又开始热闹起来,都在祝贺秦家开业大喜如意顺利。秦家几人也都站在门侧,一一谢过都进文化馆先参观去了。

只是他们这几人留在外面,周苏杭看容可还没有进去,也和周父打了个招呼,站在秦老爷子一旁。

容可心里直将周苏杭咒骂了一个来回,刚准备说什么,就见楚莲向着他们走过来,站在距离几人几步远的地方,叫了声,“秦爷爷您好。”

“好好,”秦老爷子拿眼上上下下看了他几眼,“之前总是听说你却没有见过,今天一见真是个好孩子,比我家这个小魔王强了几百倍。”

楚莲摇摇头,也不说话。

“楚莲你也不常来这中国,这文化馆里很多中国有趣的东西,一会让可可这丫头带你去玩玩。”秦老爷子好像很喜欢楚莲,笑容满面的说道。

容可却是一愣,就连旁边的楚莲诧异的抬头,只是楚云天坐在轮椅上,原本垂着眼睑,让人看不出什么情绪。

旁边的秦父此刻心里却想的是另外的事情,刚才秦老爷子吩咐秦允之去忙,他临走时候目光在容可和楚莲身上流转了一下,又想起秦允之一直笑容殷切的看着容可,秦父心里快速的滑过一阵担忧。

容父更是疑惑秦老爷子这态度,但是也只看着没有发表意见。

“谢谢秦爷爷了,楚莲自己看着就行。”楚莲微微抿唇道。

秦老爷子呵呵一笑,“放心吧,可可这丫头虽然叽叽喳喳,咋呼的不行,可是陪着解闷讲起有些事情来可是比常人有趣多了。”

容可眼珠子转了转,想着秦老爷子这样说话的意图在哪里,不过不管什么意图,她今天都无从得知,而且这样的场合,秦爷爷虽然只是客气的说话,却容不得她拒绝,与其这样,还不如顺从,她笑的比花儿都灿烂,抬头看着楚莲,说道,“里面好看着呢,如果一会你嫌闷了,我给你讲讲首都一些趣事,秦爷爷可把我当导游了,我女孩子都没拒绝你呢,你道是拒绝我了。”

楚莲唇角颤颤,抬头看向容可。

容可摆摆手,对着秦老爷子抱怨道,“秦爷爷,您看看。可可看就算了,我一会等着秦允之过来,我们去逛逛,才不要理这些人了。”

说完,故意对着楚莲哼了哼。

秦老爷子眉头一拉,笑着嗔怪道,“好了好了,你没听到可可这丫头说话吗,可小心眼呢。楚莲,跟着去吧。如果你不去,说不定这丫头心里还念叨这秦爷爷让她伤脸呢。”

“好的。”楚莲抬头看了眼容可,点点头。

容可扭头看他,但见楚莲如那天在楚家初见一般,仍是一身白色的休闲装,白衣如雪肌肤如雪,一尘不染,还有他如雪一般透明冰凉的眼睛,只是回这话时候,那双眼里却涌现一抹幽蓝,仿佛白云点缀的蓝空。

“就是,你叫楚莲吧。我是容可,你可以叫我可可,你最感兴趣的是什么?可以提前告诉我,我一会专门带你去那里看看。”容可眨着眼睛,一副导游咨询的模样问道。

“莲少爷,您好,我是周家周之炎。之前也是一直听说你,今天倒是见到了,你比我年纪还小呢,”旁边的周之炎很是自然的接口道,“之前我们和可可参观摄影展,可都是可可在一旁介绍的,今天我们也跟着蹭下听听了。”

楚莲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摄影展?”秦老爷子笑了笑,看向容可道,“我还真忘了你这丫头学的可不就是摄影吗?有机会,秦爷爷就赞助你举办个摄影展。”

容可恨不得将周家一群人踢出去,只觉不给她找事心里不舒服,之前是容依恋一直讲好不好,她打酱油都算不算,纯属酱油瓶盖,可有可无的那种,“那谢谢秦爷爷了,您这话可要当真哦。楚莲,这次我带你玩,你下次可要陪着我多拍些照片筹备摄影展哦。”

周苏杭锋利的鹰眼眯了眯,脸色瞬间深沉下去。

周之炎仍是笑笑的看着,看了看楚莲有些僵硬的脸色,也不接这个话题了。

容可笑的比花儿都灿烂,不去看众人的表情,看着楚莲等着他的反应。

“可可,别闹,以后你想筹办什么,找爸爸就是了,可不要因为这件小事,再叨扰你秦爷爷。老爷子,可可这孩子就爱瞎闹,您别当回事。”容父在一旁忍不住也跟着微喝。

秦老爷子只是笑笑,不作答,坐在轮椅上的楚云天,也只是静静的看大厅,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问。

容可撇撇嘴,但仍和对面的楚莲确认道,“喂,楚莲,这事情我们就说定了。”

楚莲只是抬头怔怔的看她,那幽蓝的眸子更是剔透,比蓝空还要纯净。

“你这丫头,真是说风就是雨,秦爷爷肯定说话算数,”秦老爷子又笑道,“好了好了,也不陪着你们在这站着了,你们这些晚辈们在这商量着,一会去玩了,我们脚步慢也跟不上,也不能拘着你们。”

说完,就让王叔搀扶着他走了,秦父跟在后面。容父一看,用眼神示意了下容可,不可闹事,特意回头对楚云天道,“可可这丫头被家里惯坏了,楚少千万别计较,还有莲少爷,您回国刚忙,不用顾忌她。”

楚莲抿抿唇,没有说话。

楚云天只是扬起眼皮看了下容父,点点头却沉默不说话。

看他们走后,容可就对着对面的楚莲摆摆手,见他对着自己发愣,重重嗯一声,跨了一步去拽他的胳膊,“楚莲,还愣着干嘛,我们先去找秦允之,一会一起上去玩。”

楚莲身子一颤,幽蓝的眸子瞬间变得雪般透明晶晶。

周苏杭看着她抓着楚莲那手,恨不得上前拉开,只是低沉着声音道,“可可,莲少爷还没有同意,你别自顾自的拽他去。你先放开莲少爷,拉拉扯扯做什么。”

“你烦不烦啊,我不认识你,我爱怎么怎么,拉拉扯扯管你什么事情。”容可对着他翻了个白眼,真是阴魂不散,刚刚说了别在骚扰她,这会又来了。

“容可,我这是为了你好。前面你和周家订婚,现在又和楚家莲少爷有关系,你…你是想做什么!”周苏杭瞥了眼旁边静坐恍若什么都没有听到的楚云天,回头怒视容可。

“你是我谁?我和你有关系吗?我不需要你为了我好,如果你真行为了我好,你远离我就行。你也说了,我和周家退婚了,退婚之后,我喜欢谁就拉谁,和你有关系吗!”容可气不打一处上来,扭头问道楚莲,“我拽着你,你有意见吗?”

楚莲对上容可那坚定的小脸,摇摇头,“不会。”

“可可……”周苏杭咬了咬牙,气的紧紧握住拳头,目光突然撇到楚云天,随即道,“可可,你也知道楚家现在是刚刚回国发展,莲少爷跟着一起回国,这开始肯定是公务事情很多太过繁忙的。”

这家伙真是会找人,如果现在秦允之在这里,她肯定不会被周家堵在这里,回头看了眼正主楚云天,但见他随意的坐在轮椅上,姿态端得是高贵典致,只是眉目有些疲惫,浅浅闭着眼帘,仿佛刚才他们说什么,这人都没有听到似的。

容可眉头微不可见的蹙了下,这个黑心鬼真是修炼到家了。

“周家少爷说的也是,楚家事情很多,楚某今日就先不和周家少爷在这久谈了,若周家少爷还有其他公事,不妨到公司预约了就是。”楚云天顺着他的话点点头。

周苏杭真是自己拿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看楚云天这样说,他一时间真找不到话题,讪讪的答了一句,“既然楚少还有其他事情,那我先不做打扰了,以后有机会再向楚少讨教下。”

“客气了。”楚云天面色不变,道。

周苏杭狠狠的看了眼容可,气冲冲的扭头走了,身后的周之炎眼珠子动了动,也跟着转身走了。

两人刚走,容可抬头正准备对楚莲说话,却见他电话响起,脸色很是抱歉的去接,回来更是抿唇沉默。

“既然你先有事,我们下次再来。今天我得了金卡,以后我们看到什么要买的再来买,今天人这么多,肯定一个宝贝都被炒到天上去了。”容可笑了笑,对他摆摆手。

“好。”楚莲点点头,道是很听话的转身走了。

等看不到人了,容可才回头对着楚云天道,“喂,你想不想上去看看?”

“什么时候你待客如此热情如此大方了?”楚云天轻轻瞥她一眼,见她目光刚刚从远处收了回来,不冷不热不咸不淡的问道。

“怎么,我一直很热情很大方的,而且我这热情大方还是看人的。你这样的,你小气我小气,这才是相处王道。”容可对他挑眉道。

“嗯,我是小气。既然你说我小气,那我就不能白浪费时间陪你在这玩,现在就要回去,如果你想坐我的车,那就现在一起回养老院了,这可是我难得大方一次,”楚云天带着钻戒的食指在轮椅上敲了敲,不急不躁说着,看容可面色越来越青,更是仍了一句,“还有楚莲他现在在楚家工作了,我虽然是他表舅,但也不能让他不管公司规定随意玩耍。”

容可嘴角抽了!

表舅?

要不要这么雷!

“好了,既然你现在不想走,那一会你自己做出租车回去吧。”楚云天扫了一眼她愣住的小脸,转动轮椅开始走,声音不高不低又道,“刚刚看到付家先生出去了,估计也参观完了离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