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 同行出游

小说: 宠婚之舅情复燃 作者: 酒兰 更新时间:2015-02-24 02:41:07 字数:10653 阅读进度:60/81

对于周淑媛的说话,楚云天没有答话,周淑媛也不觉得什么。

旁边的容可看了眼楚云天,似笑非笑,叹了口气道,“淑媛说的很对,因为各地有各地的地理文化,所以啊,外国也有些稀奇的动物我也是没有见过的,以后有机会了我可是也要专门去观赏观赏,给自己长长见识。”

“是啊,各地风景名胜各有千秋,常出去走走也是不错的,”周淑媛点点头,看了眼旁边的楚云天,扭头对着容可问道,“可可,刚才我以为你是一个人出去新疆游玩,本想着我最近也没有什么事情,也跟着你一起去看看,现在才得知你和楚少一起去的,也不知道我再跟着一起去方便不方便的?”

“哪里有什么不方便的。我们女孩子在一起话题就多了,路上也热闹些。”容可斜眼瞥了下楚云天,再笑笑的回周淑媛道,反正她好人做到底,谁都不得罪,周淑媛是跟着去游玩还是有其他目的,反正有楚云天这个大阴谋家在,她用不着担心。

“好啊,我也没有什么行李的,随时都可以行动。”周淑媛看容可笑着点头,再看楚云天脸上表情也没有丝毫变化,想着之前一直听说容可和秦家少爷关系亲近,和楚家她可是听说都没有,估计两人也是碰巧一起到新疆游玩也就碰巧一起去了。

“嗯,那我们出发。”容可起身就往自己房间走,赶紧去收拾行李。

“可可,我帮你收拾东西吧。”周淑媛看到容可连看都不看楚云天一眼,蹦跳着直接上了台阶,完全无视楚家这个客人,想着容可在容家私生女的身份,怕是没有人认真教她,之前除了跟着她大哥周苏杭身后,其余的东西一点不会,现在又跟在秦家少爷身后吃喝玩乐,她顿时觉得自己想的太多了,心思一顿,对楚云天道,“楚少,我先去看看可可那,就麻烦您在这里等会了。”

“嗯。”楚云天瞥了一眼周淑媛,视线又落在旁边。

周淑媛赶紧起身跟着容可去她房间,就看到容可让李姚岚先将箱子拉下去,容可随手拿了个包包背上,“可可,你怎么这么多东西?”

“还多吗?”容可看了下李姚岚先拉出去的箱子,再看看自己手上背的包包,她习惯出门第一要备的就是简单的医药应急东西,下来就几件衣服和洗漱用品,再抬头看了眼周淑媛身上的背包,道,“哪是我多了,是你的太少了。你真是一卡在手,什么都不用备着了,我这可是真穷,把自己能用的都带上了。”

“穷?瞧你说的话,你那小金库和我都不相上下的,”周淑媛噗嗤一笑,看容可一脸穷没钱的模样,不禁嗔笑着道,“我这是刚才决定跟着你一起去的,所以手上就平时拿的东西只有这一个包包。不是说石头不要往山里背吧,你别看我这包包小,可是基本出差用的东西都在里面的,走到哪里也不用担心什么的。”

“咦?难道你还随时准备着出去玩啊?”容可看了眼她斜跨在腰间的女士包包,问道。

“哪有随时,只是今天凑巧了带了些东西,你刚才不是说一卡行天下吗?带足了钱,只要不是去什么乡村山村的,基本用的东西可以买到。”周淑媛笑了笑,将背包往前面拽了下。

一卡行天下,那还得卡里有钱啊。容可挑挑眉,“淑媛那还是有钱啊,要我说,给我十个卡都行不了天下,有卡,但是卡里面没东西哪里能走呢。”

“呵呵,你这丫头,真是的。还在我这里哭穷了,你这是有钱人在穷人面前说没有这没有那,让我情何以堪啊,”周淑媛鼻腔嗯了一声,扭头俏笑着容可,看她脸上有些小纠结,将包包提在手腕上,“瞧你纠结的,你这是省吃俭用,哪里是我这样,看到的什么就想花光花净了。省着以后有了大用途了那才叫花在刀刃上。”

“对,就是要花在刀刃上。”不是容可纠结,是她重生到这里第二天,就将原身容可那这银行卡那银行卡查了一遍,发现不是自己纠结,是那积蓄纠结。

周淑媛见容可也不提什么,她更不好问容可存那钱做什么,于是笑着道,“东西收拾好了吗?收拾好了,那我们出去吧,楚少已经在外面等了有一会了。”

容可无所谓摆摆手,四下再看了看发现没有什么要带着了,就开门先出去了。

“我的东西就这些了。”容可出了门,看了眼还放在地上的行李,心里不禁对已经坐在车上的楚云天喊骂,招呼着李姚岚帮忙搬着放到后备箱去。这人真是,前面一个魁梧司机魁梧副驾驶,都看不见帮忙把行李撞上车吗,气冲冲的拉开车门就准备上车。

“可可,那我自己开车去飞机场吧。楚少,不知你们做的是哪个航班,一会我请人先帮忙买票,免得耽搁了。”周淑媛拿眼睛往楚云天车上瞟了一眼,看到后座就只有两个位置,柔声道。

容可扭头看外面的周淑媛,再看看里面这位置,还真是坐不下了。

“周小姐不知道航班次也无所谓,从首都飞往新疆首府的航班原本就不多,这个时间点的周小姐让人查查便可得知了。”楚云天坐在车内,看都不看外面的周淑媛,只是对着前面说话,声音仍是温润。

容可撇下嘴巴,主要她也不知道航班次是叫什么。

周淑媛一愣,随即想起楚家出门不是专机就是头等舱,哪里会自己买票自己记航班次,急忙微笑着道,“抱歉楚少,是淑媛忽略这个了,淑媛谢谢楚少提醒了,我一会就让人帮忙先去买票。”

容可点点头,问这人真不如自己去查,她就猜测说不定是陈叔帮忙买票什么的,楚云天自己都不知道的

“嗯。”楚云天只是鼻腔发出一个单音,语气淡淡的,听不出什么情绪,

“好的,楚少。那楚少不必顾忌我,你们先行吧,我开车就跟在后面的就可以了。”周淑媛看了眼车内,笑盈盈的说完,对着容可摆摆手。

容可笑了笑,也对这周淑媛摆摆手。

楚云天也一直没有说话,只是他旁边的车窗缓缓往上滑关上。

外面的周淑媛脸上仍是笑笑,也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礼貌的,手上动作再摆动了几下才放下了。

容可看了看外面的周淑媛,见她转身已经往后面自己车走去,再收回目光看旁边坐着的楚云天,她撇撇嘴不说话,只是挪了挪身子试图找个最舒服的位置坐下。

“座位上有放针吗?不然你动来动去让人还以为你有什么问题了。”楚云天扭头看容可,突然说话。

“你屁股才有问题呢!”容可抬手就在沙发上生气拍了一下,她就动了两下,让自己做舒服下,“跟着你真没好事做。”

“如果你觉得这不是好事,那我们不去新疆了,你还是回家睡大觉好了。”楚云天斜眼瞥了下她,说道。

“新疆我干嘛不去!”容可回头瞪他,立马坚定自己立场。

“你不是说跟着我没什么好事做吗?那跟着我去新疆做什么!”楚云天继续问她。

“谁跟着你了。明明我们只是顺路而已。”容可看都不看他,找个舒服的位置靠着沙发又瘫软下去了。

“哦,你坐我的车,所以是顺路了。”楚云天明白似的点头,说道。

“那是因为我的行李在你的车上,所以我要坐在你的车上看行李。”容可丝毫不觉得,这两个有什么因果关系,反正她不能走。

“那把你的行李拿下去放到出租车上。”楚云天看她一眼,回答。

“不行,我坐在你的车上,我的行李当然也要在你的车上。”容可扭头对他狠狠瞪了一眼,怎么可能,现在让她做出租车去机场,不说现在在高速路上她去哪里找出租车去,赶紧稳稳的做好,再也不说话,省的这个家伙把她仍下去。

听到容可如此的因果推理,楚云天也不答话了,好像没有看到她恶狠狠的目光,闭起眼睛。

容可回头看楚云天,见他闭着眼睛似乎在浅眠,那睡颜就和婴儿一般恬静,心里不断嘀咕着,这家伙时时刻刻都能气死人,也就这时候让人看着舒服点,鼓着腮帮子舒了口气也安慰的坐下不再动弹了。

一时间车内安安静静的,只听到两人浅浅的呼吸声。

车子在机场停下来,保镖先下车将轮椅从后面拿出来,再将容可行李搬出来。楚云天先下了车,容可也跟着从这边下来,见他没有拄着拐杖,心情好的将轮椅推过来,说道,“你坐吧。”

楚云天抬头看她一眼,没有说话,一屁股就坐下了下去,容可撇撇嘴,安慰自己,算了反正自己博爱不和残疾人计较,想了想索性推着轮椅往前走,身后的保镖也很自觉的推着容可的行李跟在身后。

两人坐了直行电梯,直接到二楼等候登机。刚下了直达电梯,两人没走一大会,就见周淑媛气喘吁吁的从楼梯上小跑着过来,说道,“楚少,可可,终于找到你们了。可可,我刚才买票时候得知,头等舱都卖完了,就剩下经济舱了。所以一会在飞机上,我们估计不能坐在一起了。”

“这样啊,难道这时候去新疆的人还这么多?”容可想到这时候又不是旅游旺季,又不是开春打工时候,怎么坐飞机的人这么多。

“是啊,可能是因为去新疆的航班次比较少,所以飞机票才这样紧俏。”周淑媛笑着解释,看了眼旁边轮椅上的楚云天,又问道,“可可,你们是坐的头等舱吗?”

“嗯,因为定的比较早,”容可点头,看周淑媛手里的机票,叹了口气说道,“那今天只能这样,可怜的我孤零零的,一会要一个人坐飞机了,那我不是很闷的慌。”

周淑媛一愣,赶紧摆摆手道,“可可你这又说胡话了,别说飞机上一飞机的人,再说楚少肯定也是和你一起做头等舱的。楚少,您和可可的座位号码是挨着的吗?”

“嗯。”楚云天没有抬头,简答的应了一声,很是温和平淡。

容可却磨着牙气的要死,但是随即一想她又没有掏钱买飞机票,这钱是黑心鬼支付的,座位挨着不挨着她都管不着,如果再说,说不定人家会要回这个费用,赶紧闭了嘴巴,只是狠狠的瞪着楚云天的脑勺看。

周淑媛点点头,“那可可,一会到了新疆我再找你好了。”

“嗯。”容可嗯了一声,又推着楚云天往前走,周淑媛跟在两人后面。

刚拐了弯,就听到楚云天突然道,“估计刚才老天爷听到你的话了,怕你在飞机上闷。现在人多,想必你是不会闷的。”

“大哥二哥,你们怎么也在这里?”接着就听到周淑媛疑惑的问声。

容可被两人这一前一后的咋呼,赶紧抬头一看,不看还好,一看心情顿时很不好。因为不远处走过来的两人,正是周苏杭和周之炎,多亏没有看到那个蛮横刁酸的周安安,可是她怎么这么倒霉,最近是不管走到哪里,都能碰到周苏杭这个粘皮膏药,她偷偷看了眼旁边的周淑媛,发现她好像不知道周苏杭为什么也在。但是她想得到想不到都不管自己的事情,自己根本不想看到周苏杭,想到这里,又推着楚云天往外走了。

“楚少。”

“楚少。”周苏杭和周之炎看清来人,俱是一愣,但又很快反应过来,对着轮椅上的人问候道。

“可可,你怎么出去了啊?”还没等到楚云天答话,容可就推着轮椅往外走,周淑媛在身后赶紧出声问道。

“哦,我有些事情,要去忙了,一会再去候机室。”容可脚下不停,继续往外走。

“可可,快要登机了,你那事情着急不,不着急回来再办了,可别耽搁了登机了。”周淑媛赶紧跟上来,看了眼依旧坐着不说话的楚云天,急急说道。

“很着急很着急的。”容可不管,继续往外走。

“什么事情呢?在机场,你有认识的人吗?既然是着急的事情,你说下,说不定我能帮你看看。”周淑媛不明白容可在飞机场能有什么很急很急的事情,上前拉着她询问。

“不用,我自己处理就好。”容可摇摇头,将自己胳膊拿回来,又放在轮椅推手上。

“没事,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你给我说说,我帮你看看。再说马上登机了,一会还没处理完那可就不好了。”周淑媛赶紧跟上,边走便问。

“淑媛,你进去吧,这事情就我一个人能处理。哎呀,一会我找你就是了。”容可看身后的周苏杭也跟着走过来,心情更是烦闷,对着周淑媛摆摆手,推着楚云天就往边边走。

“淑媛,怎么回事?可是楚少有事情?”周之炎看到容可推着楚家少爷直接出去了,看到旁边跟着的周淑媛,立马问道。

跟着出来的周苏杭看容可看到他们就推着楚家少爷出去。他之前在马场见到容可再楚家少爷的A字马场,很是惊讶不止,以为容可是不小心走进去的,可是今天看到容可推着楚家少爷的轮椅,那这只能说明容可和楚家少爷的关系很是亲密,亲密到他之前一点点都不知道,甚至连容依恋也是半点风声都没一听过。

想到这里,周苏杭快步就跟了上来,周之炎和周淑媛也迈着步子走过来。

“楚少可是有什么事情?”周之炎声音先到。

容可见周苏杭又死皮赖脸的追上来,又听到旁边那周之炎问,她索性就慢了脚步,觉得楚云天肯定能完全解决。

楚云天感觉身下的轮椅不动了,身后的容可也没有之前烦躁,看到旁边站着那位周家少爷,语气仍是温和平淡,说道,“没想到在这里碰到周家两位少爷,只是私事而已,楚某要过去处理一下,就让可可帮着推下轮椅过来。”

周淑媛愣了一下,刚才明明是容可说有事情,现在楚云天又说自己也有事情,“可可,那你的事情要紧不?要不尽着楚少的事情,处理完了再去忙你的?”

“嗯?容可你也有事情处理?楚少,您刚才回国,我和大哥对这里很是熟悉,若你男的事情着急,可否告知我们一二,帮忙看着想想办法?”旁边的周之炎看了眼一脸菜色的容可,笑着对轮椅上的楚云天道。

“不用,只是一些小事。”楚云天直接拒绝。

“容可,要不你给我和大哥说说,或许能帮帮你。”周之炎仿佛料定楚云天会那样回答,又看向容可。

“我去洗手间,你能帮我?”容可忍不住斜周之炎一眼。

周之炎突然咳咳两声,立刻不说话了,再看了看容可菜叶色的脸,想着肯定是憋得久些了难受,“嗯,既然这样,容可那你先去吧。”

容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不然,他还想跟着去?真是笑话。

“可可,看你那脸色肯定很难受了,你赶紧去去吧。楚少,既然可可忙着,那我们先去候机室等她一会。外省有个开发项目,我和之炎要跟着去看看,反正距离登机还早,不知道楚少可有空和我们探讨探讨。”周苏杭迈着步子上前,站在容可旁边,深沉的眸子定在容可身上。容可认识不认识楚家少爷这事情他先且不说,可是刚才他和周之炎给楚家少爷打了招呼,结果容可看到是他们就转身推着楚家少爷走了,而这位楚少连拒绝都没拒绝。

“周少爷这话严重了,只是现在楚某公私很是分明,现在是去游玩时候,怕是不能和周少探讨这方面问题。再说,楚某也有些不舒服,需要去调整调整。”楚云天身子往轮椅上靠了靠,轻飘飘说道。

周苏杭先是一愣,理解之后那锋利的鹰眼眯了眯,喉结很是不自觉的动了动。

“我推你到旁边,我要先去忙了。”容可见楚云天竟然如此说,肚子里憋着笑,担心会在周苏杭面前笑出来,看周家那三人表皆是青紫青紫的,赶紧准备推着楚云天走人。

“楚少身体有些方便,需要……”周之炎突然又道。

“那楚少是否需要帮忙?”周苏杭那眼睛也往楚云天身上看,看了看那双腿,也跟着道。

“可可,要不让大哥和二哥和楚少一起去看看,我看他…你这样推着也不方便,卫生间里也不知道有没有台阶?”周淑媛也看了下楚云天那双腿,目光落在容可抓着轮椅的两只小手上,语调很是轻柔说道。

容可四下看了看,发现刚才一起过来的保镖没有跟上来,真是什么保镖,需要的时候不见人,再低头看楚云天,发现他脸色也一点不变,没有因为那三人的话语有任何情绪,于是烦闷的摆手道,“你们把人想的太懦弱了,只不过是去个洗手间,你们还在这说来说去,要是等你们说完了,我都在这里解决了。”

她现在可管不住这话语粗俗不粗俗,反正就是非常不想看到面前这些周家人,说完,又看楚云天,说道,“我现在就推你过去。”

“嗯,看你着急的模样,放我到门口就行。”楚云天抬头看她一眼,说道。

容可不等那三人有反应,迈开步子推着楚云天就往前面走。

周淑媛目光扫了眼容可他们,再扫了眼旁边的周苏杭,最后将视线定在不远处的登机说明上。

周苏杭看着快速消失的两人,锋利的鹰眼快要眯成一条缝隙,回头看周淑媛问道,“淑媛,我刚才看你和容可楚家少爷一起过来的?你们是一起做飞机,还是在这里碰到的?我记得你今天应该是去学校的,怎么来飞机场了呢?你可知道他们要去什么地方吗?”

周之炎听完他大哥这些问话,眸子转了转。虽然有些不明白楚家少爷为什么能和容可一起出现,但是他更诧异容可对他大哥的态度,那眼神那动作完全是绝情陌生人恨不得是仇人的颜色。之前突然和周家退婚,他还以为要么是以退为进要么是容家容依恋的逼迫,没想到容可是对周苏杭失去爱意了,可是,他大哥对容可的态度,却是逆转了。

“大哥,可可和楚少是一起过来的,我是自己开车跟着过来的,不过我们三人都是去新疆首府游玩的。事情是这样的,早上时候我去找可可去我们学校玩,没想到可可说她要去新疆玩,我见最近没有什么事情,就说一起跟着去了,没想着她说是跟着楚少一起去,楚少也没有反对我也跟着,于是就这样了。他们是昨天买的票,我刚才着急先订了一张经济舱。”周淑媛回过神来,见周苏杭连发几问,想了想看着周苏杭回答道。

听完之后,周苏杭眸光微沉,目光往容可他们刚才离去的方向放了放。

周之炎余光扫了眼周苏杭,再扫了眼这个妹妹,眸子再转了转,也不说话了。

……

容可拐了个弯看不到那几人,步子就慢下来了,优哉游哉的推着楚云天往洗手间方向走去。

“你如果再磨磨蹭蹭胡思乱想,估计会真的原地解决了。”楚云天突然抬头看她一眼,淡淡说道,“你先放下我好了,一会你在这里解决了,我可不想和你站在一起。”

原地解决?容可觉得真够雷人的,不过刚才她如果不这样说,说不定还走不了呢!突然拉住轮椅停下,说道,“哼,你想走,没门。我现在就把你放在垃圾桶旁边,臭死你!”

楚云天没有答话,只是轮椅自动往前面开始行走!容可愣愣的看着轮椅走了五六米了,才反应过来,更是气炸,指着楚云天那背影说道,“你这个黑心鬼!你这轮椅是自动的,你竟然让我辛苦的推这么远!”

闻言,楚云天将轮椅停下来,扭头看容可温声提醒,“不是你自己心情好要上来推吗,我也当然也不好拦着你。”

容可瞬间想起自己在地下车库,当时自己很是热心肠的推过来让他坐,然后推着一路过来,现在肯定没话可说了,只能原地跺跺脚,却不知道说什么借口好,只是指着楚云天道,“你你你,你这个坏蛋……”

“我如果是坏蛋,那你比我还坏了,刚才是谁拿坏蛋当借口了?现在那群人你已经摆脱了,如果你不着急解决事情,那我们去候机室等着吧。”说完,楚云天身下那个轮椅就自动往旁边滑去。

容可气的差点吐血,双手叉腰站在原地不动,原本说去洗手间真的是随便找了个理由,可是刚才和他们那几人越说越忍不住想洗手间这三个字,这会还真的想去洗手间了,真的是想什么来什么,对着楚云天那背影哼了哼,转身还是去洗手间了。

等容可解决完自身问题,找到楚云天所说的头等舱候机室,进去之后,发现就楚云天一个人坐在那里看书,她没有上去打招呼,只是四下随意的走动,等她逛了一圈之后,最后叉腰站在楚云天不远处,看他认真看书,看了一会忍不住问道,“喂,楚云天,这里怎么比外面安静多了。”

楚云天视线没有离开书本,温润的声音直接飘出,“因为这里是头等舱的候机室。”

容可嘴角抽了抽,这不是废话吗,她当然知道啊,只是这里怎么就只有他们两个人,走过去在他对面坐下,好奇问道,“我知道啊,但是这都马上登机了,头等舱的其他旅客都不进来吗?”

“嗯,因为头等舱没有其他旅客了。”楚云天继续看书,但不忘回答容可的问题。

“没有其他旅客,是什么意思?”容可一顿,什么叫没有其他旅客,这人真奇怪,每次说话不是气死人就是憋死人。

“就是你听到的意思。”楚云天目光仍是不离开书本。

她听到的意思?什么意思?半晌之后,容可忍不住睁大眼睛,忽然喝了一声,拍着桌子说道,“原来是你将头等舱包了!怪不得淑媛买不到票啊,你真是太有心计了!”

“嗯?”楚云天点点头,随意的将书本合住,“这话你还真是理解错误了。飞机票是我买的早,她买的晚。我又怎知后来的事情,她也会去新疆,会买不到头等舱?既然你想让她进来,我刚才看见周家那兄妹三人都在一号候机室,你去叫她好了。”

“我才不去叫呢!”容可对着那他哼了哼,周家三人?只要有周苏杭的地方,她才不主动去了,非常肯定的摇摇头,转念又一想,辩解道,“我也不知道她会跟着过来,所以考虑不周也是情有可原的。”

楚云天没理她,只是端着面前的茶水浅酌一口,“所以,客人是你的,不是我的。照顾不周也是你自己的事情了,还有到了新疆,也是需要你自己招待的。”

“让我招待啊?”容可目瞪口呆,感情这黑心鬼没有拒绝周淑媛跟来,本以为他也是看着人多热闹,所以让周淑媛跟着过来了,没想到注意黑心鬼这注意是在这里打着,不禁挑眉确认道。

“嗯。”楚云天抬头看着她,在她话落之后立刻温和点点头。

容可一听这个确定的答案,反正周淑媛也说了有卡行天下,新疆还是国内呢,还能出什么事情不成,到时候她从楚云天这里喝上几瓶,再讨上几瓶酒,对了,还要帮这秦允之讨上几瓶,然后自己就去玩转新疆去,想到这里她极为鄙视的瞪了眼楚云天,道,“放心,我招待的比你还好。”

容可这一句豪言壮志刚说完,两人就听到外面广播通知登机时间快要到了,让各位旅客做好准备。容可四下看了看,在这里也没看到自己的行李,再看面前这位楚云天大爷也不担心,想了想应该就是刚才那保镖帮忙收拾的托运的,心里又不断感叹,有钱人真是好啊,保镖也是好啊,出门必带的物品。

两人收拾好随身物品,起身就准备登机,头等舱在加上楚云天这残疾人身份,这登机时间真是优先的不能优先了,进了二十多分钟后了,才听到外面说可以登机了。

容可将包包放下,随口叹了下气,好几个小时呢,就这样和这个黑心鬼同处一个狭小的机舱,真是很委屈她了。有些颓废的找了个位置,距离出楚云天有十丈八丈远的角落里,左看右看觉得还不错,容可就安心坐下。楚云天看到容可这样,道是什么也没说,上了飞机之后,就拿着书本看书。

容可一个人左看看,右看看,实在无聊,随着飞机升入到高空平稳飞行之后,她人就更加迷瞪的睡着了。等她再次醒来时候,发现身上已经盖了一床软毯,而且,她旁边座位上正做的是楚云天,她顿时一愣,叱道,“你怎么挪过来坐我旁边了!怪不得我突然感觉到很冷很冷。”

楚云天挑眉,指了指他的腿上,“好像是你挪过来的?还拽着我身上的软毯,你看我也很冷很冷。”

容可忍不住皱眉,看到那毯子真的是刚上飞机时候,空姐给楚云天的,是紫红色的,而她的是粉黄色的。她赶紧回身去看,发现自己的座位正在那个右角落上,自己的软毯也放在椅子上。她不禁抬手挠了挠头,刚才她是过来这边,可是她就只问了下楚云天带什么书了,她能不能看看,一看那书不是经济管理就是心里战术,她半点都不感兴趣,不就问了一句话吗,她怎么睡着了,她赶紧将软毯拿起来扔了过去,“我也有毯子啊,我才不稀罕你的呢。”

楚云天视线从书本往外移了移,看容可立马起身,快步走到她自己角落那个位置去了,他收回视线也不说什么,打开书自己看自己的,也不管容可怎么样。

容可到了自己位置上,发现冷飕飕的,赶紧拿起毯子摊开就往自己身上裹了裹,结果坐下没一分钟,又气冲冲的抱着毯子走过来,站在楚云天旁边,板着一张小脸道,“我们两个换换,这个太大了,你这个小,刚好我能盖住,我这个大的就先让给你了。”

“好。”楚云天眸光动了动,抬手将腿上的毛毯整理了下,伸出手递给她,又接过她收拾的毯子,展开铺在身上。

容可又抱着毯子回去,她才不要说自己因为这个她暖热了,那个太冷,还有就是那个毯子味道也不好闻,还是这个好闻,上面有淡淡的柠檬清香,满意的将软毯裹在自己身上,将靠椅往下放了放,舒服的躺下打了个哈欠满意的闭起眼睛准备睡觉。

可是没睡一分钟,她就觉得哪里又不对劲了,她刚才之所以在楚云天旁边睡觉,那是因为他那里软和啊,这角落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风冷飕飕的,容可打了个寒颤,又一股脑坐起来,身上裹着软毯,一蹦一蹦的到楚云天这里来,这个黑心鬼肯定知道自己不会和他挨着坐,所以一上飞机自己就找了个好位置先占着,剩下那些烂位置才让她去挑,还以为他好心呢,没想到心思这么坏。

“怎么了?”楚云天回头看裹得和粽子一般站在旁边的容可,又温声提醒,“现在虽然是高空平流层,飞机飞行很是平稳,可是你也系好安全带小心偶尔刮过来的气流。”

“我要坐这里,把你的书先收了。”容可抬手指了指刚才那个位置,挑眉让楚云天将上面放的东西拿走,丝毫也不觉得自己再回来坐这里有什么丢人的。

“你要坐这里?好,既然选了这个位置就好好坐下,可别再到处跑来跑去,不然一会空姐出来说你,你可别说认识我了。”楚云天伸手将上面书籍拿过来放在小桌上,给容可腾出地方。

容可再也不说话,她刚才真的是跑过来跑过去,也知道自己不对,飞机上又不必哪里,不能拿自己生命开玩笑啊,要是一会空姐出来,当着面说这位小姐请您别动安分坐好,那可就是真的丢人了,将手从毯子里拿出来对着楚云天摆摆,“知道了,啰嗦。”

她坐下之后,也将这个椅子往后放了放,抬头往上看了看,非常满意这边的温度,心里感叹这里才是最佳位置啊,怪不得这个黑心鬼一进来就挑这里,回头问楚云天道,“还有几多到新疆呢?”

楚云天抬手看了看表,说道,“还有一个小时,你在睡会,到了我叫你。”

容可斜眼瞟了下他,这人真精神,反正她困得不行,抬手再打了个哈欠,很是满意的闭着眼睛就睡了过去。

楚云天眸光微动,回头见她闭着眼睛不动了,鼻尖发出清浅的呼吸声,他调出温度板将温度变成恒温之后,再拿起桌上的书籍,修长的手指放在书上,轻轻的翻页。

飞机一直平稳的飞行,反正等容可有意识时候,已经听到空姐说正在降落,她抬手揉了揉眼睛,眯瞪着问,“什么时候了?”

“下午一点十分。”楚云天回道,递给她一件衣服,“现在早都入秋了,你刚刚睡起来可别感冒了。到时候感冒发烧,这里人生地不熟,看不成病不说,那美味的酒你也品不出什么味道来。”

容可气鼓鼓的,但是觉得这黑心鬼说的挺有理,他们不远万里飞到新疆,可不是专门来喝酒的,如果现在感冒了最高兴肯定就是面前这家伙,巴不得她少喝呢,“我很健康很健康很健康的!”

说完,还是接着衣服穿上,一会热了再脱下来就是了。好心换好心,容可也帮着楚云天坐到轮椅上,推着他下机舱时候,容可还想着不知道周淑媛在哪里等她,可是等她人刚出了机舱,看到不远处那三人,顿时觉得无语凝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