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五章

小说: 重生成神 作者: 咸鱼翻身 更新时间:2015-01-28 11:38:17 字数:4188 阅读进度:493/521

欧阳在轻松的搞定了库斯以及他的一干保镖之后,带着自已的小舅子走出了这间早已经废弃不用n年之久的破工厂。宋天平对于欧阳说实话真的是感觉有些怕怕的。因为刚刚欧阳表现出来的手段他看的很清楚,那一系列非人类的“魔术……让他有一种胆战心惊的感觉。尤其是现在他只要一想起欧阳在谈笑之间让那么多的人自断胳膊而面不改色,他便忍不住的直冒冷汗。

当然除了害怕之外他对欧阳更多却是钦佩。在这之前,宋天平的偶像是电影《古惑仔》里的主角陈浩南,他认为陈浩南很酷很有型。可是自今天开始他决定换偶像了,陈浩南再厉害能有自己这位姐夫厉害吗?

一想到这里竟然有了那么一位牛B的姐夫,宋天平又是觉得一阵兴奋。“他***,有这么一位人姐夫在,看日后强还怎么跟我斗,嘿嘿。”宋天平在心中暗自得意的想道。此时此刻,他对于刚刚的绑架早已经忘记的一干二净了。现在他心中一心想的是日后如何靠自己的人姐夫把强给压死。

这间破工厂位置确实是非常的偏僻,难怪库斯会选择这里。在这么偏僻的地方,别说是开枪了,就是射几枚导弹估计都没人会听的到。不过也正是这样反倒是便宜了欧阳,否则欧阳可又要把库斯一行人抓到自己的空间领域里面去虐待了。

宋天平一出破工厂的大门,看到外面那半人高的杂草,心中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同时心中也是感觉到一阵后怕。在这么一个荒芜的地方,如果自己的姐夫不来救自己的话,只怕自己被撕票了也没人会知道。

“姐,姐夫,这,我们怎么回去啊。”宋天平显然还没有适应叫一个人做姐夫,所以叫的有些不自然。刚刚他四下里观察了一下,这破工厂外面连栖报废的破车都没有。所以这让他有些觉得为难。

欧阳被宋天平这莫名其妙的一问倒是问的有些糊涂了,疑惑地望着宋天平纳闷的说道:“什么怎么回去?”

宋天平手舞足蹈了半天之后总算是从嘴里吐出了几个字,“这地方没车啊,连出租都没有,我们怎么回去?总不至于要我们走回去吧。这些该死的家伙,什么地方不好选,来这么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好吧,来了就来了吧,可是连车都不留下一部……”宋天平唠唠叨叨的说道。

欧阳苦笑的摇了摇头。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一个大男人竟然可以罗嗦到这种程度。当下也懒的再说些什么,随手朝着空中轻轻一招手,一朵祥云缓缓的从天而降。宋天平在看到自己的姐夫竟然能够像孙悟空一样地招来筋斗云。早已经震惊的连呼吸都忘记了,同时脑中一直来回的浮现出四个字“这还是人吗?”(这貌似是五个字)

“好了别呆了。快点站上去,你姐姐自从你被人绑架了之后。可是紧张的连饭都吃不下去了。我们快点回去,也好让你姐姐早点放心。”欧阳一边说着。一边一把将宋天平拉到了祥云上面。

站在云端之上,宋天平脑子还没有回过神来,还是一直想着那四个字(摆脱,那是五个字好不好),整个人看上去就好像是傻了一样。欧阳都有些郁闷了。祥云地度很快,至少比较飞机的度要快上很多。没两分钟地功夫。欧阳便已经凭借着宋佳欣的气息找到了宋宅。没办法,欧阳自从和宋佳欣在一起之后,从来没有来过。宋家,这是第一次。而宋佳欣也从来没有对他说自己父亲住什么地方,欧阳只好凭气息找人了。

“欧阳!”宋佳欣见到欧阳顿时激动地喊到,再一看站在欧阳身边的宋天平,宋佳欣一直悬挂在喉咙口地心总算是放下来了。原先一直坐在沙上还在为宋天良的事而生气的宋良秉一见自己的宝贝儿子已经回来了,顿时从沙上“跳”了起来,窜到宋天平的身边关心地说道:“天平,谢天谢地,你总算是平安的回来了。”唠唠叨叨了半天,宋良秉突然现自己地儿子好像是平时有些不一样了,眼神涣散一点神都没有,整个人混混沌沌的,如果宋天平再配合的流点口水,只怕宋良秉都要以为自己这位宝贝儿子变傻子了。不过即使宋天平没有乱流口水,也把宋良秉给吓了个半死。他可就这么一个宝贝命根(至于宋天良,在他心中远不如宋天平重要),要是从此以后变傻了,那可怎么办?

“欧,欧阳是吧,天平这是怎么了?他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宋良秉望着欧阳有些焦急的问道。

对于宋良秉这个老头,说实在的欧阳真的不是非常喜欢。不过再怎么不喜欢,他也是宋佳欣她爸爸不是。他怎么说也得给宋佳欣一个面子,于是说道:“放心伯父,他没事,只是刚刚被那些绑匪吓着了,休息一会就好了。”欧阳这么说可不是故意去撒谎的,他总不能说宋天平是被自己给吓的受惊过度了吧。所以库斯这黑锅算是背定了,反正也没有人会知道。

对于欧阳所说的,宋良秉明显还是不太放心,当下打电话叫来了救护车,直到医院的医生也说宋天平只是受惊吓过度,休息一会就没事这才放下心来。

从医院里出来回到宋佳欣的家里,欧阳刚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走在前头的宋佳欣猛然一下子转过身来,一双美丽又迷人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欧阳,寒着脸说道:“快点老实交代,这次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人去绑架天平?”

欧阳的脸上顿时露出了尴尬的笑容,同时他的心中直叫苦,“这问题我可怎么回答啊,总不能说是因为海妮亚的缘故,库斯大吃自己的醋,但是又对付不了自己,所以才会找宋天平下手吧。”

宋佳欣见欧阳的脸上露出这么一丝苦笑,顿时明白肯定是欧阳又再外面招惹了什么女人,冷哼一声说道:“哼,我就知道。你肯定是因为某些个女人从而得罪了那些黑道大哥。这次人家绑架天平我看是因为找不到你人所以才拿天平下手的吧。”

这时候,欧阳除了保持苦笑还能干什么,所以有时候这女人的直觉就是那么准确,就宋佳欣这么随便一猜,立刻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猜地是**不离十。即使是欧阳也不得不对宋佳欣佩服万分。

库斯现在地情况可就不好了,欧阳刚刚在离开那间破工厂的时候,抱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高尚念头,欧阳给香港某医院打了电话,所以就在宋天平被宋良秉送进医院之后没多久。库斯以及他的那些保镖手下们也纷纷被送到了医院。

库斯的那些保镖手下倒还好说。无非是全部断了一条胳膊,而且欧阳为了防止他们出现失血过多而死的意外出现,所以都给他们施展了个止血的小法术,这样一来。他们倒是没有一个有生命危险。只不过生命是没有危险了,必要的痛苦却还是要承受的。而且这痛苦还是比一般地断手痛苦数倍。例不是欧阳小气不肯给他们来个痛苦成百上千倍。只是这些人毕竟还是个普通人。太大地痛苦欧阳怕他们承受不了。这样要是逼的他们全部自杀了,那可就没的玩了。(真他***邪恶!)。

至于对库斯。欧阳可就没有那么好心了。他不仅是废掉了库斯地四肢,而且还让他的痛觉神经变得异常达。可以这么说。库斯现在地痛觉神经可比普通人敏感了百来倍。即使是蚊子咬他一口。那都不亚于拿刀在他地身上扎一下。不仅是这样,欧阳还根本就不怕他想不开会死。因为欧阳已经用神识通知了地底下的十店阎王。并且让判官将库斯地生命延长至百岁。所以在他没满百岁之前,那根本是想死都死不了。也是。欧阳不想让他死的人,又有什么人能死地了呢?

在库斯被送进了医院之后,他地情况让那些医生可是大大的吃了一惊。因为以现在这些医院地各种检查设备。根本就检查不出来库斯身上有什么地方不对劲的。因为从表面上看。他根本就是一点伤都没有。在做检查地过程中,库斯更是一直都在承受着莫大的痛苦。这其中的痛苦。也许只有库斯自己才能够清楚了。

相比与库斯,威尔家族地其他成员可就韦运多了。他们只是在太阳升起之后刚刚起床,马上就被一些人高马大地保镖“温柔!!的请出了他们现在所住地豪宅别墅。并且被随同一起前来的律师告知,他们的产业已经被接收。

这个消息对于威尔家族的成员来说无异于是晴天霹雳!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一夜之间,庞大如“航空母舰”一般的威尔家族怎么就跨了,而且还跨的那么快,那么令人意想不到。

不仅是他们的豪宅别墅,就是他们家族集团,还有一些不动产以及股票,也尽数被欧阳派去的人给66续续的接收了。威尔家族的精神领袖,也就是库斯的爷爷在听到这一消息的时候,终于心脏病作去见了上帝他老人家。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库斯的父亲忍不住的朝身边欧阳派去接手威尔家族产业的律师吼叫道。

那位律师脸上挂着一丝冷笑,非常不屑的说道:“对不起而且先生,如果你想知道这其中到底是生了什么事的话,去问你的儿子,库斯威尔他会比较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说完,这位律师手一扬,指挥着手下人将这些不相干的人请了出去。

库斯的父亲听到这位律师的话之后明显一楞,随后狠狠一巴掌甩到了身边一位衣着光鲜的中年妇女,这一下便将她打的摔到了地上,“都是你教的好儿子,要不是你,我们威尔家族也不会落到现在这种地步。”

在愤怒的同时,库斯的父亲也在为欧阳的势力感到震惊。在美国,他们威尔家族虽然算不上最牛B的家族,但也绝对不是普通家族可以相比拟的。可是对方却可以在一夜之间就把自己整个家族搞得一毛钱都不剩下。他真的是想不出这世界上有什么人能够做到这一点。

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却无奈的现,手机也早已经被刚刚那些如狼似虎的强盗给拿走了。用那些人的话来说,那就是现在他们所有的东西都已经不归他们所有了,就连内裤都是。不过还好,欧阳派去的人没有做的那么绝,不至于把他们身上的衣服都脱下来。

“美国威尔财团一夜之间被神秘集团吞并”这个消息仿佛向是长了翅膀一样的很快便传到了全世界任何一个有电视、有报纸、有网络的地方。香港的医院就是好啊,连病房里面都有卫星电视。所以,库斯非常“及时”的知道了生在自己家族的事情。他楞住了,眼睛死死的盯着电视机品屏幕。

“不会的,不会的,这是假的,这是假的。!!最后几个字库斯几乎是喊出来的,喊完之后他便剧烈的咳嗽起来。在库斯的眼里,自己的家族是强大的,被人在一夜之间吞并这在他看来根本就是天方夜谆。

可是今天不是四月一日,各大媒体没必要开这么大的一个玩笑。所以库斯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联想到欧阳在那破工厂里所说的话,库斯马上便想到吞并自家财团的幕后主谋是谁。这时候,如果欧阳能出现在他的面前的话,只怕他就算是拼着痛死的危险,也要咬下欧阳一块肉不可。现在的欧阳和他可不是只有简简单单的情敌关系了。

不过再冷静的想一想,库斯无奈的泄气了。如今的自己在欧阳的面前根本和一条狗没什么区别,欧阳要捏死自己那简直和玩似的。自己拿什么跟人家斗。想到这里,库斯只觉得自己的脑袋里一阵剧烈的疼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