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七章

小说: 重生成神 作者: 咸鱼翻身 更新时间:2015-01-28 11:36:57 字数:2092 阅读进度:436/521

李援朝,是一个老革命家了。参加过新中国成立后六次战争(抗美援朝、中印战争、抗美援越、中苏珍宝岛之战、西沙保卫战、对越自卫反击战)中的四次战争,分别为抗美援朝、中印战争、抗美援越和对越自卫反击战,立下赫赫战功。如今是中央军委副主席,在军中有着很高的威望。七大军区中有不少的中高级军官是他所**来的,用门生遍布军政两街来说,那是一点也不夸张的。

李援朝和崔明珠是八拜之交,他也对崔家很是照顾。就在今天他接到现任国家主席的电话之后,刚开始也是坚决不同意配合创神集团对崔家的生意进行打压。但最后他还是无奈的同意了。不是因为别的,他也知道,就欧阳现在表现出来的实力,他想消灭掉崔家确实是非常的容易,就算是政府力挺崔家,那也是螳臂当车,顶多就是让崔家再多支持个一两个星期,绝对不可能改变的结局。相反,政府也会因此和欧阳交恶。这是他和赵宝刚都不愿意看到的。

在深思熟虑之后,他在接下来的投票中投了赞成票。

虽然他在投票中投了赞成票,但让他就这么坐着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八拜之交被打压的破产,他做不到,所以他才会给崔明珠打电话。将事情详细地告诉了崔明珠,并且给他出了一个主意,让他将崔天恩交给香港政府接受审判。然后再公开向欧阳道歉,争取取得欧阳的原谅。这样的话,顶多也就是让崔天恩在监狱里呆上几年。可以将崔家的损失降到最低点。

像崔明珠这样的老狐狸,自然也是知道这是目前最好的办法了,所以才会不得已狠下心来,要将崔天恩送到警察局去。

“没用的天恩。现在谁也帮不了你,你自己做下的事情,你就要有这个勇气承当起来。放心吧,就算是你进了监狱,也不会呆太久地。只要等这件事情过去了,爷爷就想办法把你弄出来。”崔明珠这时候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眼泪忍不住的流了下来。

“爹地,难道这次真的没有任何办法吗?天恩从来没有吃过什么苦,进了监狱没人照顾,他会受不了的。”崔天恩的妈妈恳求道。

崔明珠摇了摇头,他是真的没有办法,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次他闹出来的事情实在是太大,没人能为他扛这个黑锅,只能让他自己去背。就当是去历练了吧,也许经过这一次的事情。他能够改一改他那性格。”

……

对于崔家的事情,欧阳虽然没有亲眼看到。却也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看你们这么识相,这次我便先放你一马。”欧阳自言自语的说道。他口总虽然是这说的,但他的内心深处并没有想过因此就放过崔家。“斩草不除根,春风吹有生”这么简单的道理欧阳还是自知道。

他之所以先放崔家一马,只是想因此卖一个人情给中央政府。毕竟,他没有想过要和他们闹翻,这样的话对他并没有什么好处。没好处地事情欧阳又怎么回去做呢。

欧阳给自己施展了一个隐身术,然后整个人无声无息的飞到了香港上空。双手迅地结着奇怪的手印,一道道金光从天空中散出来。

金光一闪而逝。除非是有大修为地修真者才能感应到这里正在散着庞大的能量,普通人根本就不知道。天空中曾经出现过这样奇怪的现象。

一闪而逝的金光柄没有从空气中彻底的消失,只不过转化成了人类肉眼看不到的一种能量。这种能量被欧阳施展出来之后迅的融化在了空气中,然后慢慢的将整个香港笼罩了起来。

一时之间,下面暴乱地人群全部都不约而同的停止了自己地行动,同时也慢慢的恢复了理智。

“我们这是在干什么?”这是很多人清醒过来的第一个念头。

就凭着区区一个小法术,欧阳便完全的控制住了局势,接下来就该去把那个太一教的神秘女杀手解决了。欧阳觉得,这个女杀手虽然实力不怎么厉害,但留下来怎么说也是一个祸害,还是清理掉的好。

要不然的话等晚上蓝灵儿的演唱会开到一半,这个神秘杀手突然来上一个,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欧阳直接一个瞬间转移,立刻现身在了夜所居住的那间酒店房间里。很显然,夜根本没有想到,自己的房间里竟然会突然莫名其妙的出现一个人来,顿时情不自禁的呆了一下。

不过夜毕竟是一个高手,稍稍一惊之后马上就恢复了过来。整个人迅的从沙上飞跃起来,黑色的袍子在瞬间之中将她的身体包括她那绝世的容颜都笼罩了起来。这样一来,如果不是欧阳知道她是一个女人的话,又怎么会想象的到她会是一个女人。

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夜的手里已经多了一把闪着金光的弩,黝黑的箭已经搭在了驽,随时都已经向欧阳动攻击。不过她并轻举妄动,只是双眼冷冷的望着欧阳。

“你是什么人?无缘无故的跑到我的房间来干什么?”夜双眼充满着戒备,看来欧阳这个不之客的突然出现让她的心里非常的紧张。毕竟,能够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她的房间里的人,又怎么会是一个简单的角色呢。要是欧阳刚刚不是现身在这里,而是在她的身后然后出其不意的给自己来上一刀,一想到这里,夜的心里便是一阵恶寒,。

“嘿嘿,我是什么人这不重要。你只要知道我来这里是为了解决你的就行了。”欧阳轻笑一声说道。

“你是来杀我的?为什么?”一听欧阳是来杀自己的,夜的心反而平静了下来。死对于她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也许还能算的上是一种解脱。所以她不觉得紧张了,不过她还是要问清除眼前这人为什么要杀自己。她不能死的不明不白的。